返回目录
盗贼掌握这些情况后,就更加肆无忌惮。
李超荣也表示,很兴奋加入投票『piào』协会,协会已经『yǐ jing』成为『Become』一个全美範围的领先的亚太裔政治组织,自己『his』很期待同协会的同事一道,令协会在以往卓越成就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他们或回国创办高新技术企业『business』,或被国企聘为高级技术、管理『managing』职务,或被知名高校聘为校长、院长、学科带头人。
随后,她代表加拿大远征南非,参加2009全球世界『shì jiè』小姐大赛,成为『Become』唯一『wéi yī』一名跻身前7名的亚裔选手。
小说 > 穿越 > 军火妖妃 > 《军火妖妃》第1卷 第二百六十一章 某殿下秒的对方连渣渣都不剩!

第二百六十一章 某殿下秒的对方连渣渣都不剩!


    被打扰到的百里寒冰缓缓的抬起头来,看了李壕玉一眼,单单只是一眼,就让李壕玉忘了自己『his』正在操纵武气。

    那是怎样的一种眼神,冷的近乎无情,就像是从冥界走出来的夺魂使者,叫人看了心里发颤。

    李壕玉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

    小灵猫站在叶妖娆的肩头竖起了身子,嘴上喵喵的叫着:那小子要倒霉了,绝逼要倒霉了,惹谁不好惹到你家男人!

    叶妖娆本来没有想过要怎么样,把猫要回来就算了,偏偏这个知府大人的公子还不依不饶……

    现在……

    看某殿下那脸色,她还是乖乖的退到一边去吧……一会儿的场面肯定会很错乱!某殿下对衣服的执着感『sense』,连皇上都不敢去挑战……她要默默的为那个李什么玉点根蜡烛,阿门!

    “你把我的衣服弄脏了。”不过是很平淡的直叙,从百里寒冰口中说不出来,却硬生生的让周遭的温度『attitudes』冷了几个点。

    那李壕玉还不知道『zhī dao』自己惹到了什么人,在那很轻蔑的朝着百里寒冰硬嘴:“不过是一件衣服,你要多少,一会本少爷都给你买了,现在先给本少爷让开!”

    闻言,百里寒冰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不得不说,长的好看的人就是这一点占优势,连皱个眉头都俊美的不可思议。

    李壕玉见眼前这个人像是听不懂他的话一样,跟着就不耐烦了,想要伸手把他推开,将他身后的叶妖娆拽过来。

    可……

    下一秒,他就硬生生的停了自己的动作。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他根本动不了!

    谁都没有看清楚百里寒冰是怎么做的,只见眼前白光一闪,再反应过来的时候『shí hou』,他的四周浮着十几个茶碗,前额细碎的发丝轻轻扬起,轮廓深刻,眼神似一头初成年的豹,近乎冷酷,暗藏炽热。

    那双深邃无低的冰眸一眯,所有『all』的茶碗就像是有感『sense』应一般,哗啦一声朝着李壕玉飞了过去!

    李壕玉下意识的伸手去挡,却在下一刻,露出了十分惊恐的神情。

    怎么可能『kě néng』,这个人的武气竟然会这么崇拜!

    几乎『much』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offer』,李壕玉整个人都被那无形的气体弹了回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噼里啪啦……

    只听一阵清脆的响声,茶碗有些坠在了李壕玉的头上,有些碎了一地,茶渍如同开了的花瓣,一点点的染在了李壕玉的衣服和头发上,还有水不断的顺着李壕玉的侧脸流下来。

    如果说李壕玉刚刚只是狼狈了一下下,那现在的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他口中所说的路边乞讨的乞丐,再也没有半点的气质可言。

    再加上李壕玉长的本来就随他父亲,这样『then』一整,就更加的难看了。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考生们震惊的望着这一幕,脸庞之上的表情,极为精彩,片刻之后,急促的呼吸,犹如风车一般,在客栈里响了起来。

    就连那个姓全的少爷看着百里寒冰的眼神都变了,像是有了忌讳。

    在大湟王朝本来就以武为尊。

    现在看百里寒冰这么厉害『Fierce』,那些衙役们根本没有一个人敢在上前的。

    百里寒冰却缓步走了过来,冷冷的俯视着地上的李壕玉,皓齿微露,俊美如神,青浅混交的衣衫裹着那修长的身影,透着一股冰冷的杀气。

    李壕玉的手心撑在地上,害怕的向后退着,只见对方一双没有任何感情的眸子,冷冷的盯着自己,一步步的走进,那个样子,仿佛是一条谁都招惹不起的毒蛇,要将他整个人都生吞入腹。

    那浓厚的压迫感竟让他透不过气来,难道这个人是沉家的人,所以他的武气才会这么的浓厚?

    不!

    不会的!

    沉家的人,他都见过,武气在他之上的人虽然不少,却都是沉家有头有脸的人物。

    而眼前这个人,他连看都没有看到过!

    李壕玉愣愣的望着越发逼近的俊美男人,眼中的那股轻蔑,早已经『yǐ jing』被惧怕所取代。

    “你是谁!”似乎是想将心中的震撼随之吐出来一般,李壕玉狂吼着,尾音有着几分难以掩饰的颤抖……

    百里寒冰在听了这句话之后,瞳孔里的杀意沉下来,又恢复清冷淡漠的模样,眼皮掀了一下,墨发随风飘着,如同黑玉一般的瞳仁微微扬起:“你还不配知道『zhī dao』我的名字。”

    他说的语气很淡,淡到让人甚至能听到那里面微微的嘲弄。

    李壕玉早就被吓僵了,等到百里寒冰走过去,他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眼睛却朝着全公子的方向看了过去,无非就是想让对方给他做主。

    因为他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如果全公子出手,肯定能把这个拽到天上去的冰小子打的屁滚尿流,全公子可是木阶武者,整个大湟王朝,除了皇族的人,就属全公子的武气最高了,如果他能出手,肯定能给自己把这口恶气全部『all』都讨回来!

    全志城没有立刻『lì kè』就动,他还在观察,观察百里寒冰到底是哪个阶的武者,否则像李壕玉那样冒冒然然的出手,这里有这么多人,输了的话也就太难看了。

    “李兄,你没事吧?”全志城先是关心了李壕玉一句,然后朝着身后小厮吩咐道:“还不快点把李公子扶起来。”

    李壕玉一站起来,就狠狠的骂了点什么。

    在场的考生们已经惊呆了,眼睛随着『suí zhe』百里寒冰的身形动过来动过去,那副样子简直就是把百里寒冰当成神一样来崇拜了。

    也只有叶妖娆知道某殿下只所以会出手,就是因为他那衣服脏了!

    没错,不是为了她,完全『wán quán』是为了他自己的衣服!

    “还是很脏。”低低沉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着,没有什么情绪波澜,但是『But』叶妖娆还是在那里面听出了一点点不爽的味道。

    叶妖娆伸手拍了拍百里寒冰的肩,安慰道:“没事,他的衣服更脏。”那么多茶水泼在身上,洗起来都费劲。

    很显然,百里寒冰被安慰到了,看着李壕玉那气到跳脚的样子,很酷的点了点头:“一会你去和他商量一下赔偿问题『wèn tí』。”

    叶妖娆真想拽着百里寒冰的衣袖叫男神!

    这种把别人衣服弄到不能穿之后,还想给对方索要赔偿的人,真是非常不多的!

    无耻如此,淡然如此的也只有某殿下了!

    李壕玉他们本来站的就不远,当然是听到了百里寒冰的话,那一张包子脸瞬间就给狰狞了,就连一心要维持自己平易近人形象『xíng xiàng』的知府大人也气的鼻子一鼓一鼓的,那模样恨不得把百里寒冰嚼个粉碎!

    但在这么多人面前,他还是得忍住,这些考生们平时看起来没有什么威迫感,怕就他们联合起来朝着他抗议,到时候『shí hou』上面的人下来,他压不住的话,倒霉的还是自己。

    所以知府大人只能攥攥双手,也不敢真叫那些衙役把百里寒冰抓起来,只怒斥了一句:“你!就是你!取消这次的加赛资格!在客栈里滋事,简直就没有把本官放在眼里!”

    百里寒冰听了这句斥责,连看都没有看知府一眼,仿佛加不加赛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无所谓的小事。

    就是这样『then』的态度『attitudes』,才让人更生气!

    不管是李壕玉还是知府大人就想让百里寒冰知道他们的厉害『Fierce』,放下姿态来,朝着他们求饶。

    可谁知,这小子竟然柴米油盐什么都不进,连加赛一事都威胁不到他!

    李壕玉气的胸膛上下起伏着,又想动手!

    百里寒冰只是一个眼神看过去,水一般的武气就像是温和的气流萦绕子了他的身边,制造出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李壕玉自己是火阶的武者,最怕的就是水阶的人,如果出手的话,根本没有丝毫的胜『win』算,分分钟就能被秒死!

    洛阳城虽然是江南最富有的城市『chéng shì』,但是『But』毕竟离京城远,他平日里算的上是最牛的,现在出现『chū xiàn』这么一个水阶。

    那些考生们简直就是沸腾了,连呼吸都跟着停止了一样,眼巴巴的看着百里寒冰!

    李壕玉又看了身侧的全志城一眼,朝着百里寒冰冷笑了一声,他怎么忘了,他虽然不能对付对方,还有全少爷呢。

    全志城在接到他的目光之后,便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大步向前跨了一步,看着百里寒冰的目光不再是探究,而是慢慢的自满和嘲讽:“这位兄台,我劝你还是把你的武气收起来的好,不过是个刚满水阶的武者,这天底下有的是人比兄台厉害,兄台这样不顾后果,若是遇到比自己厉害的,肯定会让人打的皮青脸肿。”

    说着,他微微挥了一下自己的衣袖,你浑然木气就从他的身上弥漫了出来,冲淡了萦绕在百里寒冰四周的水性武气,下巴微抬着,满满是看不起百里寒冰的意思:“或者,兄台想要再试试,谁更厉害?”

    全志城的话音一落,四周的考生就嚷了起来:“木阶!我居然能看到木阶属性的武者!”

    “这下那两个小子绝对是死定了!水阶虽然不弱,但是再怎么样也不可能『kě néng』战胜『win』木阶啊!”

    “是啊是啊!”

    就在全部『all』考生都在为全志城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武气所感叹的时候,只有叶妖娆皱着柳眉,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侧的百里寒冰,丹凤眼微挑,某殿下明明是金阶属性的武者,而且『ér qiě』以他的武气充沛度,指不定能点燃多少水晶球,怎么会拥有水性武气……

    除非……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