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如今的且克且克兰干村红旗高高飘扬,村容村貌干净整洁、一条条道路灯火通明,村民的心更亮了、更暖了我们将坚定坚决聚焦总目标,扎实落实‘访惠聚’驻村工作【work】‘1+2+5’目标任务,让且克且克兰干村的全体村民日子越过越好,让且克且克兰干村成为【Become】村民幸福的驿站!刘鹏说。
但在且克且克兰干村,有这么一个人,他是村干部的念想,是群众的温暖,看到他,干部和群众就会觉得【felt】踏实,他就是自治区国土资源执法监察总队驻莎车县塔尕尔其镇且克且克兰干村第一书记、工作【work】队长刘鹏。
加强公务员管理【managing】,加大公务员考试向基层、南疆倾斜力度【attitudes】,强化基层干部双语学习培训。
辛勤的劳动,是续写辉煌的不竭动力。
如今,该村在自治区国土资源执法监察总队驻莎车县塔尕尔其乡且克且克兰干村访惠聚工作队队长、第一书记刘鹏的带领下,正成为【Become】幸福的驿站。
(本报记者【jì zhě】王永飞、李杨、马伊宁、杨舒涵、谢慧变、黑宏伟,通讯员巴·金梦、赵春林采写)。
小说 > 都市异能 >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 章节目录 第2648章 大团圆

第2648章 大团圆


    无奈的段飞只能将二人都抱出了小实验室,现在客厅里有三个人,一具尸体,两个昏迷的人。

    “这件事应该【yīng gāi】还有转机,但转机是什么就不知道【zhī dao】了。”段飞还是决定先将尤灵和季日青救醒再说。

    等尤灵醒了之后,段飞问她,她到底在那个小实验室里做了什么,尤灵只是说:“我用了倒逆**,将上官云父亲死于非命的几十年阳寿都嫁接到了上官云身上,我不知道【zhī dao】倒逆**是不是真的,但还是要试一下。”

    “什么?倒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搞笑。”段飞活这么大还没听说过什么倒逆**。

    “我在修炼幽灵神功的时候【shí hou】发现的,不是什么重点,所以我当时只是简单地看了几眼,没想到今天居然派上了用场。”

    就算尤灵这么解释,段飞还是没懂倒逆**是什么意思。

    “嫁接寿命又是什么意思,你难道是阎罗王吗?”段飞的眉毛都因为诧异变得一高一低。

    “也得阳寿未尽的人突然去世才符合这项规定,譬如上官云的父亲。本来他可以【 kě yǐ】寿终正寝,但凌丰霄杀了他。所以他剩下的五十几年寿命就浪费了。幽灵神功修炼的最高境界就是没有实体,没错,你可以【 kě yǐ】把我成为阎罗王,我觉得【felt】没什么不好。以后我的代号可以改成阎罗王,我觉得这很酷炫。”

    段飞点了点头,“所以就是说,上官云会复活?”

    “不,我不确定。因为倒逆**我一次都没使用过,这是第一次。按照理论来说,只要我把上官云的亲人,也就是他父亲的生辰八字都记下来,用血写在他的心脏位置,他就能复活。靠着他父亲原来的寿命继续存活。”尤灵解释道:“我实在不愿意看到上官云薄総icket】涑烧庋緕hè yàng】,如果真要这样【zhè yàng】,我宁愿是我杀了他。然而【however】,他连这个机会【offer】都不肯给我就死了。”

    “那照你的意思,倒逆**简直就是能够无限制延长别人的生命啊。这不是件天大的好事吗?”段飞有些激动。

    “不,倒逆**每个人只有一次试用机会【offer】。无法【to be】无限制延长别人的生命,否则,就跟妖精有什么区别。”尤灵现在只能安安静静地等着上官云醒来,如果他真能醒来的话。

    季日青听着听着也蒙圈了,坐在沙发上看着上官云醒过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发现我也能催动固纶鼎,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之后宝器的守护者才能够催动宝器的吗?”段飞显得很诧异。

    季日青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的确只有宝器的守护者才能催动宝器,这是一条定律,是死的。”

    “别闹了,难道我还是固纶鼎的守护者不成?”段飞开玩笑【wán xiào】道。

    结果季日青非常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虽然我也不想相信【上帝会存在的】这是真的,但这的确就是真的。段飞,你的确还是固纶鼎的守护者。不,我觉得应该【yīng gāi】是这样,你是所有【all】宝器的守护者,这在古往今来都是头一回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

    “……”段飞懵了,“你别开玩笑【wán xiào】,我有光琉璃就够了。”

    季日青摇了摇头,“你以为我愿意相信【上帝会存在的】这个事实吗?但事实的确如此,你的确就是固纶鼎的第二位守护者,不信你可以催动一下幽灵大人的金缕盒,以及上官云的玉片衣,我相信都是能够催动的。”

    结果这么一试,尤灵的金缕盒果然被自己【his】给催动了,接下来就是上官云的玉片衣了。

    玉片衣跟古时候【shí hou】的金缕玉衣有点像,然而【however】它的材料全都是极薄极薄的玉片编制而成。目前还不知道玉片衣有什么作用。

    等段飞催动之后,上官云身上的玉片衣就像生长一样把上官云整个包裹起来,就像一个木乃伊。段飞吓了一跳,赶紧停止催动。结果玉片衣也就停在那儿不动了,也没有要缩回正常大小的意思,也没有要恢复原状的意思,就是半路停住了。

    “我觉得你不应该在半路结束【End】,试着再催动一次,让玉片衣自己【his】停止。”季日青提议道。

    段飞按照季日青的提议做,结果玉片衣果然自己锁了回去【hui qi】。没想到这么胡乱一搞,上官云好像变年轻了,就想去美容院走了一遭,看来玉片衣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够返老还童。

    没过多久,上官云居然醒了过来。他睁开眼,强光刺得他根本睁不开眼,他的眼睛挣扎了好一会儿,很久才适应客厅里的光线。第一句就是:“我怎么还没死。”

    而上官云醒来的时候尤灵也没有觉得身体有任何不适,看来正如固纶鼎里所看到的那样,尤灵和上官云终于能有一个好的结局了。

    “不管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你都要珍惜啊。你们俩接下来的生活会很幸福,也不用去担心【 dān xīn】相生相克的问题【wèn tí】了,因为你已经【have been】死过一次了。”段飞觉得这个结局令他非常满意。

    “事情【shì qing】终于解决【settle】了,终于不用再担心【 dān xīn】我会影响你,你会影响我这件事了。”上官云薄総icket】ё庞攘椋岸粤硕畏桑拔宜档娜俊緌uán bù】作废。”

    尤灵推开了上官云,“好你个上官云,背着我到底干了些什么!”

    “好了,也没什么,只不过这小子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于是就把你托付给了我,让我好好照顾你而已。对了,现在你们俩也不用担心相生相克的问题【wèn tí】,不如尤灵你搬来我们家,都是一家人,方便我们照顾你,怎么样?”

    “好。”尤灵同意了。

    “既然这样,咱们就先回家。我段家大宅一家人终于凑齐了。你们俩现在可以先去把结婚证给领了,到时候等尤灵生完孩子恢复了就举行婚礼,你们觉得怎么样。”段飞提议道。

    两个人都不反对,那就按段飞的意思办。

    “好了,三件事我至少有一件事是完成了的,接下来还有两件事,就不得不去做了。”段飞心下一沉,先带着上官云和尤灵回了家。

    尤灵算是正式以所以老婆【lǎo po】的身份进入段飞的家,东西之后段飞请人从尤灵的家全都搬了过来。上官云每天兴奋到不行,一个十足的准爸爸模样,而尤灵也开始【kāi shǐ】嫌弃这样的上官云,每天都在说:“我看上的上官云不是这样,我要退货!”

    每天家里还算欢声笑语不断,但是【dàn shì】很快,陶啸天那儿又要开始【kāi shǐ】展开新的行动了。

    段飞一直觉得陶啸天很搞笑,他到底厉不厉害【Fierce】?如果不厉害【Fierce】的话那又为什么要盯着这么大的目标,之前自己的徒弟还被尤灵给弄死了。啊,想着想着,段飞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慕北北。怎么说慕北北现在还不算跟陶啸天彻底决裂,不过关系出现【chū xiàn】裂痕那是肯定的。

    见死不救这种事,要是被那个快死了的人活下来,还真是会造成不可磨灭的伤痛呢。如今慕北北即使这样。

    而且【ér qiě】现在陶子望还死了,光靠陶啸天一个人是无法【to be】完成他的“宏图霸业”的,因此【therefore】他就必须拉上一个人,或更多,否则,他根本无法成功【走上人生巅峰】。于是他又开始打自己女徒弟慕北北的主意,私下里问慕北北跟段飞关系应该不错吧,否则段飞怎么可能【would】救她呢。

    慕北北一想,幸亏这个老家伙还不知道自己就是纶巾扇守护者这个身份,否则自己的纶巾扇保准被老家伙抢走,说不定老家伙还会利用自己,得到更过的纶巾扇。

    “我快死的时候师傅您是怎么对我的,如今您又要从我这儿谋取些什么。师傅,您难道不觉得很可耻吗?”慕北北就笑了,“师傅,我记得您不会吸星之术对吧。”

    陶啸天往后退了一步,心想自己的徒弟不会要叛变吧?带着这种情绪,陶啸天决定还是回去【hui qi】再谋划谋划,总之靠自己徒弟这条路,应该是行不通了。但是【dàn shì】……陶啸天还是不甘心。宝器也好,段飞也好,上官云的血也好,一切的一切都是宝贝,都要得到的。

    对了,他为什么不去买点情报呢?贸贸然地自己谋划,却没有重要【zhòng yào】的情报,谋划起来还是事倍功半。所以说,陶啸天准备【ready to】去买点情报。

    燕京买情报当然要去毛一华那儿,这是世人都知道的事情【shì qing】。但是世人不都知道毛一华的好兄弟【xiōng dì】是段飞,而如今段飞正在接管毛一华的贩卖情报事业,虽然他只是挂个名。所以,陶啸天站在了毛一华家门口,季日青开的门。

    “先生请坐,请问您是来买情报的么?”

    “你是……”

    “啊,我是阿青,是老大的手下,现在老大不在,由我负责【Responsible】贩卖情报,如果有想知道的,不妨告诉我。”季日青介绍道。

    陶啸天点了点头,“我想知道,怎样才能得到段飞的小金字塔飞行器,还想知道怎么杀了段飞和上官云。”

    “这两个问题,我得先去情报库看一下,如果有的话,我会通知【tōng zhī】您的。”季日青转身就去了情报库。

    陶啸天坐在客厅里,慢慢喝茶。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