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经过地检署侦办、刑事局测谎,谢依涵认罪一人犯案,先用安眠药掺在张翠萍夫妻俩的咖啡(kā fēi)里,待两人昏迷后,再一一拖到河边加以杀害,接着盗领陈进福300万元存款,又冒用张翠萍的提款卡到银行盗领,不过谢依涵辩称,杀人动机是因为长期遭到陈进福骚扰,曾经向张翠萍求援被拒绝,才会痛下杀手
被害人报案验出阴道内有老的DNA,愤而报警,结果查出林男犯下多起类似案件
7万人积欠健保费,其中没能力缴费的民众更多达6万人,如何(rú hé)帮助这些需要救济的民众,恐怕才是执政者当务之急
我看到后面他逼近来,我就赶快加速往前,结果他速度(attitudes)比我更快,然后就追着我,按着大喇叭一直这样(then)『叭叭叭』,他车上载满小朋友,他不应该(yīng gāi)这样(then)开车的
新北市三芝区一间安养中心(center)26日下午再传老人跌落池塘事件,一名72岁魏姓妇人被人发现脸部朝下、浮在后院池塘中,警消人员获报后赶往现场,魏妇被救起时,虽已失去生命迹象,但经淡水马偕医院急救已回复心跳,但未脱离险境,警方初勘现场及调阅监视画面研判应是失足落水意外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211章 我要你跟我结婚!

第211章 我要你跟我结婚!


    “该死!”路易一拳砸在墙上。

    这下,他要怎么和乔暖甜分手(就发裸照)呢?看乔暖甜刚才那副架势,如果自己(zì jǐ)跟她分手(就发裸照),她一定会自杀的!

    路易烦躁的挠了挠头。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路易拿起手机一看,脸色更差了。

    电话是他父亲打来的。

    路易犹豫着要不要(压嘛碟)接通电话。

    电话却像是催命一样,一遍一遍不停(back again)的想着。

    手机铃声越大,乔暖甜的哭声就越大,像是在竞赛似的。

    无奈,路易还是接通了电话。

    “父亲。”

    “不要(压嘛碟)叫我父亲,你这个孽子,我就在你房间门口,把门给我打开!”电话里传来伯纳德市长的怒吼声。

    紧接着一阵敲门声响起。

    路易没办法,挂断电话,转身对乔暖甜说道:“你先别哭了,我父亲就要来了(lai l),你把衣服穿好。”

    乔暖甜哭哭啼啼披了件衣服。

    她根本不想这么快把衣服穿好,她要的就是让所有(all)人看到她和路易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关系,而且(but)还很可能(would)是路易强迫她的。

    路易无奈的走到房门前,打开了房间的大门。

    房间大门一打开,伯纳德市长一马当先走了进来。

    看到屋内一片狼藉,床上甚至还有血迹,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腥味,乔暖甜则头发散乱,满脸泪痕,身上只披着一件单薄的外套。

    伯纳德市长瞬间脸色铁青,他一巴掌打在路易脸上,怒骂道:“你看看你干了什么好事!我真为有你这样的儿子感(sense)到羞耻!”

    “父亲,事情(affair)不是你想的那样……”路易捂着脸,无力的解释起来。

    可惜伯纳德先生根本不听他的解释,再多的解释也比不上网上流出出来的那些照片更有说服力。

    伯纳德家上百年的历史(History)中,路易是第一个令家族蒙羞的人。

    “不要再解释了,你和乔暖甜小姐先跟我回家,我们要好好商量商量怎么化解这次的丑闻!”伯纳德先生狠狠瞪了路易一眼,吩咐身后的助理和保镖们立刻(lì kè)清理现场,并且带走路(walk)易和乔暖甜。

    在伯纳德先生的保护下,一行人悄悄从酒店(hotel)后的员工通道,避开记者(journalists)们,出了酒店(hotel),驱车赶回伯纳德家。

    “我把人带回来了(lai l)!”一进伯纳德家,伯纳德先生便气冲冲地对正坐在沙发上喝着红茶的伯纳德夫人发起脾气。

    “你这么朝我发脾气干什么,又不是我唆使他们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这件丑闻的。”伯纳德夫人冷笑起来,重重的放下茶杯,心头火起。

    “说到底还不都是因为你养的好儿子!”

    “我养的好儿子,你现在知道(knew)自己(zì jǐ)有多不关心儿子的成长了?现在出了事,就知道(knew)怪罪到我头上,我也很忙,我也有很多自己的事业,孩子不是我一个人的!教养他你也有份,伯纳德先生,请你先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吧!”论起口才,伯纳德夫人不见得比身为市长的伯纳德先生差。

    “好了,父亲母亲,请你们两位不要再吵了!”路易终于忍不住出声,对伯纳德夫妇说道:“父亲母亲,请你们相信(xiāng xìn)我,我真的对这件事一点影响都没有,我不可能(would)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和乔小姐发生关系的,更何况,今天我们原本打算和平分手的!”

    路易说完,将目光投射在乔暖甜身上。

    之前又是父亲的质问,又是媒体的狂追猛打,再加上突如其来的变故令路易一时慌了神,现在冷静下来想一想,整件事到处都充满了破绽,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他没有丝毫这件事的记忆,那么现在,最大(zuì dà)的疑点就在另一位当事人乔暖甜身上了。

    “告诉我,甜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明明在和你一起(with)吃饭,等我再醒过来就到了你的床上?我想这件事你应该(yīng gāi)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路易瞪着乔暖甜,眼神冰冷,要求他给他一个解释。

    乔暖甜咽了口口水,事到如今,她豁出了全部(quán bù)名誉,如果还不能套牢路易,那她可就算是前功尽弃了。

    “你喝了酒,醉了,所以才会侵犯我,你的力气是在太大了,我根本无法(to be)挣脱。”乔暖甜委屈的说道。

    “别再装了,中午吃饭时候(When)我根本没有喝过酒!”路易见乔暖甜还在装,不由得提高了声音,“是你算计我对不对?你料定我对你不会有太深的防备,再加上当时我急着和你分手,所以才会疏忽大意,给了你可乘之机!”

    “是!是我算计了你,那是因为我根本不想跟你分手,我爱你啊,路易,你明不明白我的苦心!”既然谎言已经(yǐ jing)没有办法再圆下去了,乔暖甜索性破罐子破摔,对路易说道:“可是跟我发生关系的人确实是你,你不能耍赖,而且(but)我还未成年,你如果不对我负责(Responsible)人,我就报警,让警方来处理这起未成年人猥、亵案,到时候(When)不仅(not only)你,连带着整个伯纳德家族都得玩完!路易,你敢用整个伯纳德家族做赌注和我赌一场没有胜(shèng)算的赌局吗?!”

    乔暖甜现在哪儿还有半分路易记忆力的温婉柔弱。

    听到她的这番威胁,路易颓废的跌坐在沙发上,将脸埋进手掌心里。

    左安辰说的没错,乔暖甜根本不是什么柔弱善良的小白花,她根本就是个心机女,满心都是阴谋算计,只要能对自己有利,她就会不择手段达成。

    “你到底想怎么样?”路易颓唐的问道。

    “我要你跟我结婚!”乔暖甜一字一顿的说道。

    “乔小姐,你以为你这么算计了我们伯纳德家族之后,我们还会接纳你,让你成为(chéng wéi)伯纳德家族的女主人吗?”伯纳德市长听了路易和乔暖甜之间的对话后,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伯纳德市长,我想您大概还没有搞清楚现在状况。是你儿子侵犯了我,犯罪的人是他,不接纳我也可以( kě yǐ),那你们就等着他去坐牢吧!”乔暖甜冷冷地说道。

    伯纳德夫人坐在沙发上,手指上夹着一根细细的女士香烟,仿佛局外人一般冷眼旁观了整出闹剧,她弹了弹烟灰,淡淡的说道:“你们三个闹够了没有?伯纳德先生,路易,你们现在确实受制于乔小姐,但是(But)乔小姐,你有考虑过吗?用自己的贞操来做赌注,实在是不怎么明智,更何况嫁个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你会幸福吗?我不希望(hope)你重复我的老路,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从此各过各的,一辈子挂着伯纳德夫人的头衔,得不到真正的幸福。”

    “伯纳德夫人,这就不用您操心了,哪怕是只有伯纳德家族少夫人的头衔,我也愿意,至于路易爱不爱我,我想我很清楚,路易也很清楚,即使我们彼此不相爱,他也必须把伯纳德少夫人的头像给我!”乔暖甜冷冷地说道。

    伯纳德夫人按灭手中的香烟,起身走到路易面前,拍了拍他的脸蛋,“宝贝儿,还记得你第一次告诉我你爱上了这个叫做乔暖甜的东方女孩(nǚ hái)儿时,我对你说过的话吗?我从未看好过你们之间的感(sense)情,但请你至少保持应有的理智,否则必将承受严重的后果。不过我觉得(jué de)这也许(yě xǔ)是好事,我的宝贝路易,你该学会成长起来了。”

    说完,伯纳德夫人转身走出了客厅。

    伯纳德先生在客厅里不停(back again)的踱着步子,思量再三,最终还是咬咬牙,对路易和乔暖甜说道:“这件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不管你们了,我也管不了你们这些年轻人了,路易,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记住(remember),不要让家族蒙羞,否则,我只好按照家族的传统惯例,将你驱逐出伯纳德家了。”

    “怎么样?路易,你想好了吗?是否同意和我结婚?”乔暖甜听到伯纳德夫人和伯纳德先生的这番话,知道他们已经(yǐ jing)想不到更好的保下路易的办法了,说是将选择权交给他,实际上已经变相逼着他做出了对家族最有利的选择。

    知道自己已经无法(to be)逃出乔暖甜的陷阱了,但路易还是不甘心就这么和乔暖甜这个卑鄙的女人结婚,他咬牙切齿地对乔暖甜说道:“你再让我考虑考虑吧。”

    “好,我再给你24小时考虑,超过期限,你就等着警察(jǐng chá)上门找你吧!”乔暖甜撂下一句狠话理了理散乱的头发,又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衫,姿态优雅的走出了伯纳德家大宅。

    酒店里,正在和乔暖菲腻在一起(开房去)(with)从互联网上搜索让·皮埃尔大师经典电影(movie)看的唐茉茉,突然被一条弹窗信息吸引住了。

    “菲菲你快看,这照片里的人是不是路易和乔暖甜呀!”唐茉茉立刻(lì kè)握着鼠标点开了这条弹窗新闻。

    放大了的照片显得更加清晰,只需一眼,乔暖菲(ticket)闳铣隽苏掌锏娜巳啡肥凳稻褪锹芬缀颓桥稹

    “你看,就是他们两个没错呢,而且他们怎么还衣衫不整的呀!”唐茉茉来了兴趣,立刻开始(appeared)阅读这条新闻。

    “市长公子疑似强迫未成年少女与其发生x关系!”唐茉茉大吃一惊,这可不就是再说路易和乔暖甜么!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