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南大门韩国(Hán ɡuó)烤肉同样也提供桌边服务(fú wù),顾客不用动手自己(zì jǐ)烤就可以( kě yǐ)吃到韩式烤肉,老留着一个大?E子,听说与艺人赵舜很像,而店的招牌就看得到老照片,由于(Meanwhile)该店评价不错,用餐时间往往是客满状态,建议事前订位
俄罗斯22岁幼儿园女老师(teacher)戈尔洛娃(Katya Gorlova)白天是清纯女教师,晚上被爆兼职卖淫,性交易过程还被偷拍在网路上流传,目前遭到校方盘问调查
费城牛肉帕尼尼+洞见蛋是首次品,相较上回的最爱(love)肉帕里尼,它那中间挖空放入的半熟蛋让牛肉?u变的更香浓,而且(ér qiě)起司也很好吃让人会很有幸福感(sense)
活动,邀请国际摄影大师马赛Kyo 为12个景点费心选择最佳摄影点,并以3场主题摄影团、线上摄影展、集章换月?训认盗谢疃队内外民众一起(with)以新的视角体验台北的百年城市(chéng shì)风华
官方估计,约有250公顷的蔬菜、花卉、药用植物等因大雪掩埋而受到损害,有47头水牛因而冻死;尤其在沙坝地区,被掩埋的蔬菜和花卉就高达105公顷、有40头水牛死亡,是受害最为惨重的地区
日本(吃屎的国家)众议院因应选举年龄(age)门槛下修至18岁,为了让7万多名因升学、就业而搬家的年轻族群能够保有投票(piào)权,在22日的全体大会上通过《公职选举法》修正案,计画将更改现行规定,让搬家未满3个月者可在原住所进行投票(piào)
小说 > 历史(lì shǐ)军事(military) > 校草求扑倒 > 第六章 不说谢谢

第六章 不说谢谢


    艾玥的嘴、鼻孔不断冒着泡泡。

    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

    意识越来越模糊。

    死神又来了(lai l)!

    就在艾玥决定放弃挣扎之时,突然感(sense)觉男人换了一个姿势,松开紧圈在她脖子上的臂膀,拽着她的衣领往水里上游。

    原来他会游泳!

    他是来救她的!

    可是,救人不是这样(zhè yàng)救的好吧?!

    河水还没淹死她,已经(yǐ jing)被他给勒死了!

    这些是残留在艾玥脑子里最后的意识。

    当她醒来时,人已躺在岸上。

    阳昊天正在给她做胸外心肺按压,一边紧张的大声呼喊着:“艾玥!艾玥!听得到我说话吗?醒醒……快醒过来……求求你快醒……”

    “咳咳……”艾玥咳嗽几下,呛在喉咙里的水吐了出来,恢复呼吸。

    一睁开眼睛,便看到浑身湿透的阳昊天。

    满脸担忧之色,眼睛红红的,脸上不知是泪水,还是河水。

    而他的双手,来不及收回去(hui qi)。

    艾玥条件反射一般,一把推开他。

    “哎哟喂!”阳昊天没有防备,被她推了个四脚朝天,脊背被尖锐的小石子搁得生痛。

    “我怎么在这里?”艾玥自己(zì jǐ)坐起身来,眩晕阵阵。

    刚刚经历过死亡,脑子一片空白,出现(chū xiàn)短暂性失忆。

    “推人的劲那么大,应该(yīng gāi)没事了,没事了……”阳昊天长吁一口气,放下心来。

    艾玥偏转脸来,辨认了好一会儿,“你是……阳昊天?你怎么在这里?”

    “我和你在这里……”阳昊天望了过来,视线停留在她身上的某处,脸色瞬间涨红,话也说不下去了。

    艾玥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的上衣扣子被解开了几颗,大片肌肤现了出来,顿时恼怒质问:“你对我做了什么?还有你的手!!”

    别以为他是a高史上最美校草,就可以( kě yǐ)对她为所欲为!

    她才不是他的脑残粉呢!

    阳昊天赶紧闭上眼睛,不敢乱看,急急的解释,“别误会,我刚才手……那样……是在救你!”

    “为什么救我?我的衣服怎么是湿的?”艾玥转过身去整理衣服。

    “你掉到河里了,是我把你救起来的。”

    经他提醒,艾玥的记忆逐渐恢复。

    想起自己掉进河里,好不容易浮起来,却又被人拉入水中的情形。

    四处看了看,除了他,并没有其他(other)人。

    那么,拉她重新进水的人肯定是他没错啦!

    艾玥抚摸着脖子上那一圈被勒出鲜红印迹,哭笑着质问道:“阳昊天,你会游泳吗?”

    “会!”阳昊天答。

    “会游泳并不代表一定会救人吧?”艾玥又问。

    “……是。”阳昊天弱弱的答。

    “你救了我,我本该谢谢你的!”艾玥自顾自站起身来,拍拍粘在身上的泥土,“但是(But),害我差点丢命的人也是你,这句谢谢我就懒得说了。”

    她确实不需要他救,完全(completely)可以自己从河里爬起来的。

    阳昊天羞愧不已,“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因为他不当的举动,使她陷入危险当中,人家没有骂他已经(yǐ jing)挺好的了。

    艾玥有些诧异的看了他几眼,“你不用道歉!我知道(knew)你是出于一片好意救人。但是(But),下次在你救人之前,还请估量一下自己有没有十足的把握再出手去救好吗?今天在饭馆里你喝了不少的酒,怎么可以贸然下水救人呢?如果今天运气不好你就这么挂了,我的罪过就大了!”

    语气里带着些许责备的意味。

    “是是,是我考虑不周,下次会注意(zhù yì)的。”阳昊天乖巧点头。

    “没有下次!”

    “好!不会有下次!”

    艾玥微拧眉头,更加诧异。

    阳昊天这是怎么了?

    小心翼翼的模样,一点不像风光无限的学生(xué sheng)会会长。

    总听人说“一物降一物”。

    难道自己就是降克他的那个人?

    打住!

    肯定是她想多了!

    “没事了,你起来吧!”艾玥向坐在地上的他伸出一只手。

    阳昊天欣喜,就着她的手站了起来,“你不怪我了?”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艾玥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用了一点小劲才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回。

    “那我可以送你回家吗?”

    “不可以!”

    “为什么?”

    “我和你不熟,不喜欢(xǐ huan)被人误会。”

    “我们是同学,送一送怎么会被人误会?”

    “会!凡是与你有过近距离接触的女生都会被人误会。在a高的这一年中,你的女友有多少个,你自己应该(yīng gāi)知道(knew)的吧?”

    “那些都是绯闻!不是真的!”

    “我知道。”

    “那你有因为那些事情(affair)讨厌(hate)我吗?”

    “嗯……”艾玥歪着头认真想了想,“没有!”

    “那……”

    天色渐暗,艾玥没有再给他说下去的机会(jī hui),打断他的话头,“天快黑了,我得回家了。”

    “啊嚏——!”

    凉风吹来,阳昊天打了一个喷嚏。

    艾玥扫了一眼浑身湿透而显得娇弱不胜(shèng)衣的他,声音柔和了几分,“你也快点回家吧,身上衣服都是湿的,别弄成感冒。”

    说着,转身快步走向自行车。

    今天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这些事情(affair)太突然,也太诡异,令她一下子接受(jiē shòu)不了。

    觉得(felt)还是与校草保持距离的好。

    阳昊天在身后高声喊道:“艾玥,明天的生日party,一定要来!”

    艾玥转身望着他,沉默好一会儿,“你答应不做出今天那些奇怪的举动我就去!”

    “好……我答应你!”

    “那么明天见!”

    阳昊天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愣了好一会儿。

    从刚才的对话中,一向聪明有加的他,有些分辨不清她的意思。

    不喜欢(xǐ huan)他,又不排斥他。

    把他当成普通同学对待是吗?

    他才不甘心只是这样(zhè yàng)呢!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