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新北市泰山区明志路二段民生路口,25日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一起<yī qǐ>超惊险的车祸意外,只见一辆大货车右转时,擦撞倒脚踏车骑士,几乎<jī hū>快要将民众辗毙
《天使帝国IV》今(5/25)日公开游戏动画并宣布预购开跑,本次精装版豪气赠送5个超人气公仔,定价为NT
此次《明月几时有》描绘香港<中国香港>在对日抗战沦陷统治下的可歌可泣抗争故事,不仅<bù jǐn>每个角色在历史<lì shǐ>上均有真实人物原型作为参考,同时更再现1940年的香港<中国香港>全景风貌,所以更特别大手笔投龋 dù>?u作费用在广东搭景,而未来后期特效?u作更力求重现上世纪40年代的香江风云
的衣裤,均不利心血管健康,尤其高压患者长时间穿戴,更容易加重血管负担,甚至可能<would>会因缺氧昏迷送医
李男不能接受<accepted>,但张女随后更换手机号码,并与新欢另觅住处,拒绝与他联?M
然而<however>从第二学期开始<kāi shǐ>,时间也只剩下半年,国家决定让暗杀成功<chéng gōng>者独得一百亿日元报酬,协力团体共享三百亿日元报酬,全班同学想尽办法杀死老师<teacher>的时候<shí hou>某位杀手露出了真面目,让E班学生<students>大受冲击,此时杀老师<teacher>讲出了自己<his>不为人知的过去,E班学生<students>一时间不知道<knew>该杀死老师还是要救老师,随着<suí zhe>暗杀时间截止日逐渐来到,到底E班学生们的选择会是如何<rú hé>?能顺利迎接毕业典礼吗? 
还另外加入了摧毁与搜索任务,当玩家完成区域<qū yù>所有<all>的遭遇战与支线任务后即可接取
第69届坎城影展23日凌晨闭幕,几家欢乐几家愁,最后,由肯洛区所执导的《我是布莱克》夺得最大<zuì dà>奖最佳影片金棕榈奖,札维耶多蓝的《不过就是世界<shì jiè>末日》则拿下评审团大奖,得奖结果可说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小说 > 全本经典架空 > 官道奇才 > 《官道奇才》第一卷 第27章 劝说杜佳妮

第27章 劝说杜佳妮


    谭亮可不敢说杨定的坏话,在谭亮心里,批评杨定就是得罪陈涛,这可不是明智之举。Www.Pinwenba.Com 吧

    谭亮想了想说道,“吴局啊,咱们当领导的,对下属一定要存有包容之心,凡事得分两面来看,就我个人认为,杨定绝非那种傲慢无理之人,想必当中有误会,吴局,多了解一下杨定,他是个不错的同志。”

    谭亮不下任何的结论,是撤是保留还是升职,随你们来定,总之谭亮决定不介入。

    吴小刚见谭亮的态度< dù>委婉,但他绝对是在帮杨定说话,于是小声哼道,“我看呀,没什么误会。”

    有了谭亮的话作为铺垫,郑治这才缓缓道来,“吴局,谭局的话不假呀,就我对杨定的了解,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牛B人物>,产权股在他临时负责<fù zé>的这段时间,每一样工作<work>都井井有条按时完成,而且<but>完成的质量很高。我是这样<zhè yàng>想的,产权股的杜佳妮身体不适,而且<but>又是女同志,产权股的责任是很重大的,由一个女同志来挑起担子挺难为她,我的意见<remark>是由杨定当股长,杜佳妮另作安排。”

    吴小刚一听,怎么会是这样<zhè yàng>,他们怎么不考虑一下自己<his>的意见<remark>,不撤职就算了,居然还要升他的职,吴小刚看向李家福,“李局,你怎么看。”

    李家福见吴小刚还不死心,这个乡镇来的领导真是个死心眼儿,这不明摆着吗,大家都为杨定说话肯定是有原因的,居然还来问自己。

    李家福说道,“郑局都定下了,我赞成,讨论<discussion>下一个吧。”

    两小时的时间,新一届的房管局中层班子人员初步选定。

    人就这么现实,之后两天,谭亮安排的事情<affair>都跳过了杜佳妮,直接找杨定,杜佳妮虽然心里知道<knew>会有这种结果,但仍然有些酸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在股里干了这么多年,哪一件事情<affair>自己不是全力以赴。

    杨定不想杜佳妮继续消沉下去,中午便约杜佳妮在外边儿吃个小炒。

    杜佳妮就像是临别前的嘱咐一样,一个人讲了很多。

    “杨定,产权股的股长这次肯定是你来担任,以后你身上的担子会很重,很多事情会主动找上门来,而且会有各方的压力。你这么年轻,你有你的后台,不过千万不要<bù yào>轻易得罪任何一个人,来找你办事的人,谁背后没有一个圈子,得罪了一个,你就是得罪了他们那一波人。既不能违反政策,又要合理的把事情抹平,多想一想多问一问错不了……”

    看着杜佳妮严肃的样子,杨定认为,她不想离开<lí kāi>领导岗位,而且她确实是一个当领导的材料,听了杜佳妮一席话,杨定感<sense>觉受益颇多。

    杨定说道,“杜佳妮,你呢,真不想担任职务了吗。”

    杜佳妮摇了摇头,无奈说道,“不是我不想担任,而是局里的领导容不下我,以前我得罪了太多的人,现在谁不想把我踩下去,我现在还没有卸职,已经<yǐ jing>有很多人对我指指点点了,我以后得夹着尾巴做人了。”

    杨定就知道杜佳妮是个女强人,她不想在单位里混日子,“杜佳妮,我辛苦一点,帮你走动一下,这次中层干部里我希望<hope>你能留下。以前你在局里风风光光,我真不想看到你浑浑噩噩下去。”

    杜佳妮看着杨定,眼神里透露着感<sense>激,“杨定,你已经<yǐ jing>帮了我很多,没必要再这样对我,我哪里值得你来可怜,杨定,你为什么要帮我。”

    杜佳妮自认以前没有对杨定足够重视,而且在那次下派窗口时还默认杨定成这个羔羊,之后她有一点改变,对杨定加了些关心而已。

    自从杨定看过她的上半身以后,杜佳妮每次见到杨定都有一种亲切感,越看越顺眼,心里已经把杨定当成一个很雄壮的男人,就差没在杨定面前把心里的感觉<gǎn jué>表现<performance>出来。

    最近杨定帮了一个大忙,如今还为自己着想,杜佳妮在杨定面前就像是冰棍遇上了炎热,慢慢开始<kāi shǐ>融化。

    看到杜佳妮有些酸楚,杨定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总之杜佳妮已经成了他的朋友,朋友的心怒哀乐都会影响到杨定的心理变化。

    杨定笑了笑,“不为什么,美女<měi nǚ>我总是乐意帮忙的,呵呵。”

    见杜佳妮瞪着自己,杨定补充着,“开个玩笑<wán xiào>别介意。杜佳妮,你不任职是一种浪费,你的作风和我无关,我也不过问,单纯从工作<work>上讲,我对你是很欣赏的,我帮你也是因为工作出发,虽然我不是局领导,不过,我们是朋友。”

    “我们是朋友……”

    杜佳妮脑海里重复着杨定的话,她在局里这么多年,一向是以自我为中心<zhōng xīn>,根本没有一个人可以<can>称为朋友,杜佳妮的右手在唇上一抹,心里有种触动。

    杜佳妮说道,“好吧,我们是朋友,作为朋友,要是我真的可以<can>继续任职,我会像以前一样全力工作的,不过,我也会改变以前的处事风格<manner>,为了你……,为了你这个朋友,我愿意改。”

    杨定不敢再看杜佳妮的眼睛,杜佳妮的语气充满着温情柔和,杨定有些把持不住,杜佳妮的声音太有诱惑了,杨定知道,要拿下杜佳妮很容易,不过却不能产生什么真感情,毕竟她是有前科的,每个男人都会有所顾及。

    杜佳妮又何曾忘记自己的身份,人尽可夫的情妇而已,她也不指望和杨定能有什么发展,于是站了起来,“吃好了,走吧。”

    下午上班,杨定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告诉付大伟,他到郑治办公室去一趟,有事儿打电话,杜佳妮看着杨定出去,心里猜测到,他是去找杨定谈自己的事情吗。

    正想着,付大伟大声说道,“杜股长,谭局找你,让你去他办公室。”

    谭亮找自己什么事儿呀,最近的工作他都直接安排杨定了,杜佳妮边走边想,来到了谭亮的办公室。

    “谭局,找我什么事儿。”

    杜佳妮答应了杨定要好好的处事,所以微笑着坐在谭亮对面的凳子上,若不是中午的谈话,杜佳妮根本不会搭理谭亮。

    谭亮将门关上,双眼瞟了一下杜佳妮的胸部和大腿,坐回了自己的椅子,“杜股长,这次中层干部调整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吧。”

    杜佳妮点了点头,“听说了,我完全<completely>服从组织上的安排,认为我可以,那我继续干,如果认为我不行,我也不会有情绪。”

    杜佳妮首先表明了态度,一切都已经看开了。

    谭亮很严肃,其实双眼不断的打量着杜佳妮的脸和胸部,“杜股长,我分管产权股多年,你也一直在产权股里工作,你从工作人员到副股长,直到现在的股长,我是一步一步看着你成长起来的,根据我现在掌握的信息,这次中层干部的调整,对你很不利。”

    杜佳妮有意识的将左手横在胸前,“谭局,我有心理准备<zhǔn bèi>。”

    谭亮站了起来,“那就好,我就是先和你通通气,怕你到时候<shí hou>情绪上有影响,工作上会抵触。我是这样考虑的,股长你肯定当不了,但凭你的能力和资历,当个副职是完全<completely>没有问题<wèn tí>的,我在想,这回到底帮不帮你这个忙,让你担任个副职,想了很久,所以找你来谈一谈。”

    谭亮走到了杜佳妮面前,屁股靠在办公室的边上,右腿搭在左脚上,双手交叉胸前,低头注视着杜佳妮。

    杜佳妮抬头看着谭亮,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问了起来,“谭局,我还是那句话,要是你觉得<jué de>我行,我尊重你的决定,在工作上一定为领导分忧,在办公室里为股长当好参谋。”

    谭亮笑着摇摇头,“杜股长,你认为当个副股长真需要考虑他的能力吗,而且现在张天河完蛋了,会有领导重视你吗,我可是冒着天下之大不为而帮你。”

    谭亮绕到了杜佳妮身后。

    杜佳妮心里有些紧张,谭亮想干什么,怎么说话让人听不懂,“谭局,我不明白。”

    谭亮的手一下子搭在了杜佳妮的双肩上,轻轻揉了揉,“杜股长,识实务者为俊杰,一朝天子一朝臣,我可比张天河年轻好几岁,哈哈。”

    杜佳妮的身子抖擞着,闭上眼睛站了起来,睁开之后怒视着谭亮,“你干什么。”

    谭亮抬头一笑,“哈哈,你问我干什么,你不清楚吗,以后跟了我,把我伺候好了,我给你个职股长当,你也别装什么清纯了,你的那些破事儿我还不清楚吗,要不是靠着长相,你可以混到今天这步。”

    “无耻!”杜佳妮破口骂出来,除了前夫,他只被张天河碰过身子,在某种程度上讲,她并不是一个贱女人。

    谭亮如此轻薄,她岂能忍受。

    谭亮看着杜佳妮性感<不是骚>的大腿,真想一把扯下她的牛仔裤,“杜佳妮,我再给你一次机会<offer>,你肯当我的情妇,咱们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你放屁!”杜佳妮冲到了办公室门口一把将门打开,门外就站着一个人,杜佳妮像看到了救星一样,很想扑进他的怀里,嘴唇微动,“杨定”。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