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目前山杜克大学的本科学《kē xué》位教育《 jiào yù》将先开放15个省、直辖市招生,包括《bāo kuò》江苏、北京、天津、河北、上海、浙江《Zhejiang》、安徽、山东、河南《Henan》、湖北、湖南、广东、重庆、四川和西
据宁波市公安部门消息指出,确定爆炸中心《center》部位于李梦社区北侧原李家村周边空地的
你烧炭走了的话,家人只是含泪送终,就这样《zhè yàng》而已,他们的生活还是要过,你一个人独自在这边想得脑袋打结一个晚上,为什么不找朋友说呢?
吴员骑从学府路左转中正东路直往马偕医院飞奔,沿路鸣警笛警示路上车辆让道,驾驶人也都很配合礼让,过程中吴员还用手势挡住对面车道的来车,方便白男的自小客车左转进马偕医院,让长达5公里的紧急救援路程,短短6分钟就抵达医院,帮助高妇顺利保住怀孕4个多月的胎儿
竹科老兵感《sense》叹,台湾《tái wān》企业《business》若不再投资,未来五年将被大陆赶上或打趴在地上,担心《worry about》受怕哪天会失业
小说 > 历史《History》军事《military》 > 北雄 > 第543章智商

第543章智商


    当然,与有些胆寒的曹旦,童广寿等人不一样,裴矩想到的是,这两年李定安名声越发的大了。

    北据突厥,南击李渊,战绩彪炳不说,外事上处置的好像也很不错呢,若非能交好突厥,突厥的那位义成公主殿下怎么会将皇后送归?

    他是在突厥边事上有大建树的人,于当今的情形看,向突厥称臣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affair》,先和后打,还是先打后和,都要因地制宜。

    比如说李定安在代州,向突厥怎么摇尾巴都不奇怪,可却能先打后和,这就不容易了,显然李定安在义成公主夺取突厥汗位的争斗当中出了力气,不然的话,凭什么小气又记仇的突厥人不来跟他厮杀,却将萧皇后送给他呢?就因为他还打着日月星辰旗吗?

    不过话说回来了《lai l》,李定安能结好于突厥也不用大惊小怪,义成公主成了突厥可汗,那么在她眼中,南边儿的这些诸侯们又有谁不是叛臣呢?那么一直没有称王的李定安得个便宜也就在情理之间了。

    至于李定安和突厥联结的有多紧密,义成公主能不能稳住突厥各部,坐稳汗王的位置,之后又会如何《rú hé》对待北边儿的各个诸侯,却还要拭目以待。

    一个女人,竟然登上了突厥汗位,想到这里,裴矩也是暗自叹息了一声,到了如今,天下事也真是奇哉怪也,让人看不懂了。

    “王薄?孟海公?”

    听到这两个名字,这两个名字听在耳朵里,众人皆是讶然。

    裴矩则眯了眯眼睛,心里道了一声果然,挟天子以令诸侯啊……那李定安打的倒是好主意。

    王薄这人不算什么,可却是如今天下第一反贼,连宇文化及兄弟《xiōng dì》都要屈居其下,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这人第一个起兵反隋,还作了一首无向辽东浪死歌,传颂一时。

    地位《Brydon》上相当于秦末的陈胜《win》吴广,汉末的张角,肯定是要名标青史了。

    大丈夫生不能九鼎食,死即要九鼎烹,嗯,这几位就是要被九鼎烹的人物儿,其他《qí tā》人是吃饱喝足,还是被人煮来下酒,却还未定。

    当然,王薄现在还活的好好的,他属于比较命大那一类,之前被张须陀追的狼奔豕突,连累了不少山东豪杰,等张须陀死了,却来了《lai l》个杨义臣,又被痛揍一番。

    杨义臣走了,又来了宇文化及,这次王薄没逃了,直接降了宇文化及,待到宇文化及兵败,王薄又投了窦建德,现在驻守聊城,过的不太如意。

    所以说,王薄的生死无关紧要,现在天下的诸侯们谁还在乎王薄是哪个呢?可他的人头却很有象征意义《meanings》。

    而孟海公嘛,这人占据曹戴两州很有些年头儿了,他的地盘位于山东到河北的咽喉要道上,自称宋义王,听着很不错,可实际上过的却是东躲西藏的日子。

    谁来了,他就往山沟里一躲,等你走了他才探头探脑的出来活动,嗯,一个比较恋家的家伙,在家乡名声竟然很是不错。

    显然,并不是什么人都想称王称霸的,孟海公却是只想领着人吃口饱饭而已。

    现如今河北一定,其人理都没理王世充的招揽,直接向窦建德称臣了,不过呢,窦建德想在曹戴两州征兵,这人却是推三阻四,让窦建德很是不高兴。

    而且《ér qiě》他这个宋义王却是窦建德麾下第一王爵,这让窦建德的部下们情何以堪?所以说,只要窦建德开口,很有些人愿意去砍下孟海公的人头呢。

    这回黄门侍郎凌敬头一个说话了,“此事不妥,王孟二人附于主公,有功无过,无罪而轻易杀之,定让天下豪杰齿冷,何人再敢前来相投?还请主公三思啊。”

    话音未落,那边儿兵部侍郎高雅贤道:“姓王的曾给宇文化及那贼子效力,说不定什么时候《When》得罪过皇后呢,再有孟海公那厮连皇帝诏令都不听,留着何用?取他们两个的人头送去给李定安,说不定能将皇后给换回来呢,如此岂不是好?”

    这话一出口《export》,一些只想着萧后美貌的家伙顿时怪笑着纷纷点头附和,他们才不管是萧皇后想要什么,还是李定安如何《rú hé》如何,他们其实只认为,李定安很不好惹,送去两颗人头就能与其结好的事情《affair》,就不妨做上一做。

    再说了,大首领可是对萧皇后很着迷呢……

    这时中书舍人刘斌说话了,“诸位将军莫要戏言,王薄也罢了,一个反复之人而已,然孟海公却有贤名在身,诛之不详,再者,李定安狼子野心,今日向我讨要王孟二人,我若应之,异日又当如何?”

    “此时示弱,无助于事,且助其人气焰,所以臣以为,当拒之为上。”

    接着一人冷笑一声,道:“咱们刚跟王世充打了一仗,再要惹恼了李定安,不定连突厥都要视咱们为敌,到时先反的恐怕就是王薄和孟海公吧?”

    刘斌扭头看过去,说话的是御卫统领,当初的太行贼首范愿。

    刘斌掩藏住眼底的轻蔑,不客气的道:“将军莫怕,即便那李定安来攻,太行山峦林立,总有躲藏之处的……而且《ér qiě》……事急之时,先反的可未必是王孟两人呢。”

    好吧,这就是指着和尚骂秃驴了,他既在讥讽范愿曾在太行为匪的经历,又暗指其为晋人,又背主而投李定安的可能《would》。

    他火气这么大,可见和范愿的积怨形成《xíng chéng》《xíng chéng》也不是一天两天。

    范愿自是大怒,指着刘斌便破口大骂,刘斌可也不是什么纯粹的文人,按住腰刀刀柄反唇相讥,若非这许多《xǔ duō》人在场,说不定两人当即就能抽出刀子来火并一场。

    两人争吵不休,其他《qí tā》人也不怕事儿大,崔君肃,童广寿等人也加入进来,你一言我一语的,弄的火星四射,连一直稳坐于位的裴矩都快被点着了。

    说了这里,其实也就能看的出来,农民军中长年累月形成《xíng chéng》《xíng chéng》的诸多矛盾实非一朝一夕能够化解。

    窦建德终于不耐烦了,站起来一拍桌案吼了一声,“都给老子闭嘴。”

    见他发火儿,大堂上的人们很快便安静了下来,于是,窦建德又得到了一个宝贵的经验,不能叫这么多人一起《with》商量事情,七嘴八舌的听不出好主意不说,还可能《would》起了内讧。

    他其实也挺可怜的,一路走来,从经验和教训中仔细的吸取养分,可成长的速度《 dù》还是有点赶不上天下大势的变化。

    一些人一辈子才走过的道路,在他这里几年间就完成了,其实不论是他还是他的部下们,都无法《to be》完全《completely》适应这样《zhè yàng》的节奏。

    这会儿,窦建德就先斥责了刘斌和高雅贤,范愿几个人,令他们回去《get back》军营当中“闭门思过”,接着便又赶走了其他臣子,只留下裴矩和曹旦两人。

    大多数人没吃饱肚子,却弄了一肚子的气,过后有的鞭打士卒,有的砍下侍从的脑袋,真真是不一而足,即便是崔君肃也不能例外,戾气这东西是会传染的。

    窦建德其实也想杀上几个人来平平心里的烦闷,只是做了皇帝的他机会《jī hui》可不像以前那么多了。

    等到大堂上终于清静下来,他举起酒薄秔iào》峋睾筒艿┖攘肆奖闶巧晕⑵骄惨幌滦那椋獠盼实溃骸袄疃ò卜鞘且子凇抖善涫邓档牟淮恚衾疃ò猜示垂ィ删头鞘峭跏莱淇杀攘恕!

    曹旦一瞅妹夫的样子其实就知道《zhī dao》,这位总想向别人低头的老毛病又犯了,而且势力大增之下,还越来越看重正统和家世了。

    为此窦建德确实做出了努力,比如向东都的皇泰帝称臣,还给自己《his》弄了个家谱,说自己《his》是扶风窦氏后裔,东汉大司空窦融是他的祖宗。

    他娘的,天下姓窦的难道都是扶风窦氏出来的不成?

    一边腹诽着妹夫的做下的糟烂事儿,一边嘴上却道:“不若派一使者,先去晋阳探探消息,李定安还在跟李渊相峙,哪儿还有闲来寻我等的麻烦?不定哪天,就能听到其人授首的消息了呢。”

    这话说的气虚力弱,实在不能令人称道,显然当初李破东出河北,着实将他们唬的不轻。

    窦建德眨巴了几下眼睛,扭头望向了裴矩。

    裴矩老奸巨猾,当即便笑道:“贤弟此言甚善,不若以中书舍人刘斌为正使,王薄,杨恭仁两位为副使出使晋阳,至尊以为如何?”

    窦建德和曹旦两个都有点蒙,瞪大眼睛瞅着裴矩不说话。

    裴矩以为他们没听懂自己的深意,不得不解释一句,“刘中书能言善薄秔iào》纾灾磷鹨彩侵倚墓⒐ⅲ肜床换岣毫酥磷鹬赝小!

    “杨恭仁出身显赫,乃已故观王杨公之子,他去了晋阳,也好跟皇后说话……”

    等裴矩说完,那边儿的曹旦狠狠的揪起了大胡子,心说此人心思歹毒,杀人不见血的手段实是……日后不得不防啊。

    窦建德却终于轻松的笑了起来,点头赞道:“爱《love》卿多智,旁人不及啊……”

    裴矩微微低头,以示谦逊,心里却道,这点小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