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根据《韩联社》报导,北韩除了下令全军进入备战状态外,更扬言南韩若在48小时内未停止心理广播,将全面以军事{military}行动反击,也会任命作战指挥官,赴前线主导作战事宜
2018年因美元{měi yuán}走强,导致新兴市场资金外流,而克伯森认为,由于{yóu yú}美元{měi yuán}在2019年可望走弱,新兴市场在2019年相对看好
批踢{tī}踢{tī}实业坊(PTT)乡民20日在笨版发文表示,他朋友在博客来花450元买到光南大批发只卖378元的DVD,差价共72元;由于{yóu yú}打开博客来包装后光南的标?`还贴在上面,朋友悲情的表示,
超商监视器影像中,一名男大学生{xué sheng}在提款机前边听电话边操作,原本坐在一旁的女警越听越觉得{felt}不对劲,上前沟通
研究人员发现,达文西在两幅画里都混合了不同色彩,让人在不同角度{attitudes}观看时,会看到不同的嘴型
有无必要这么生气?大陆河南{Henan}商丘市20日爆发一起{with}离谱的斗殴事件,当时一对男女全身赤裸,躺压在马路旁边激烈
统计资料显示,大陆31个省中,GDP增速前三名为重庆、贵州和天津,分别是11%、10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81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181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大早,凌曜、唐茉茉、端木鹰司、东方婧、北辰熙夜、乔暖菲、左安辰以及专门赶回凌家的唐启轩和凌雪便被凌老爷子叫到书房来开会了。

    “昨天{zuó tiān}凌曜带回来的矿石的检测结果出来了{lai l}。”凌老爷子说道:“那些矿石确实如同阿曜之前的猜测一样,是铜矿石,同时也是极为稀有的铜金伴生矿。”

    “这么说来,北辰先生果然不仅{not only}暗中屯兵,而且{but}还偷偷开采了一座铜金伴生矿?”唐茉茉皱起眉头。

    “没错,现在看来,情况就是这样{zhè yàng}。”凌老爷子点点头。

    “那还等什么,我们这就去把这些资料公布出让大家看看北辰先生到底是一副什么嘴脸。”唐茉茉义愤填膺的说道。

    “我已经{have been}将这些证据全部{quán bù}收集整理好了,现在就等着把它们交到国会手中了。”左安辰说道:“我相信{上帝会存在的},那些国会议{meeting}员们看到这些资料的时候{shí hou}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说道这里,左安辰脸上浮起一抹讽刺的笑容,他淡淡地嘲讽道:“他们自以为s市固若金汤,殊不知几百公里外的大山里就藏着一只私人军队,如果这次北辰先生不能成为{chéng wéi}总统{President},想必,他必然会发动政-变,逼迫国会放弃民众公投出来的结果,凭借武力直接自封为总统{President}。”

    “左安辰分析的一点也没错。”端木鹰司出身军政世家,对这些事要比其他{qí tā}人更加敏锐也更加了解。“东南亚那边不就经常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这样{zhè yàng}的事吗?足够我们引以为戒了。”

    “鹰司,这件事可就要靠你了。”凌老爷子说道:“凌家虽然势大,东方家虽然财力丰厚,但论起和国会那边的交到,如今还非得靠你们端木家不可了,这次要请出端木元帅帮我们一把了。”

    “爷爷虽然一生执掌眥ticket}ǎ恢奔岢植徊迨终瘢遗滤豢匣盗俗约簕zì jǐ}坚持这么多年的规矩。”端木鹰司听了凌老爷子的话,微微有些犹豫。

    “这你不用担心{ dān xīn},我自然{zì rán}会劝服他,北辰卓要是当了总统,端木家、凌家、东方家甚至唐家,没有一个能逃出他的手掌心,皇甫家不就是最好的先例吗?”凌老爷子冷笑道。

    端木鹰司想了想,觉得{felt}凌老爷子说的很有道理,更何况北辰先生这次私自屯兵,暗中培养了一只私人军队,本来就对国家安全{safest}造成了威胁,爷爷不会坐视不管的。

    “爷爷你放心,就算你劝服不了外公,我也会帮你的。”唐茉茉拍拍胸脯,向凌老爷子做出了保证。

    大家见唐茉茉一副胸有成竹,势眥ticket}匕驯背阶康纫桓啥袷屏θ即虻沟难樱挥傻靡贿印

    “那好啊,那我们就都等着茉茉的好消息吧。”凌老爷子也打趣道。

    大家哈哈一笑。

    下午。

    不知道{zhī dao}凌老爷子到底在电话里对端木元帅说了什么,又是怎样劝服端木元帅的,总之端木元帅换了便服,带着几个警卫员,乘坐私家车悄悄来到了凌家。

    端木元帅是悄悄进了凌家的,他一进门便被管家恭敬的带到了凌老爷的书房,接着,两个老人家密谈了一下午,直到端木元帅决定离开{absence}的时候{shí hou},才不小心被唐茉茉撞了个正着。

    “外公!”远远的看着端木元帅的侧影,唐茉茉眼尖,立刻{lì kè}就认了出来。

    这也不能怪唐茉茉,她身边的人大部分都非常有特色,而自家外公端木元帅则是最有军人气概的人,即使已经{have been}六十多岁,依然背脊挺直,一身正气。

    唐茉茉飞奔到端木元帅身边,一脸惊喜,“外公,你怎么来了{lai l}也不说一声呀。”

    “茉茉,外公这次来只是为了处理一些要紧的事,所以事先没有通知{tōng zhī}你,再说了,外公知道{zhī dao}你在凌家很安全{safest},也很开心,这就足够了。”端木元帅说道。

    他不是个感{sense}情外露的人,但对唐茉茉的宠爱一点不比唐茉茉父母{Parental}对唐茉茉的宠爱少。

    “外公我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了!”唐茉茉眼珠一转,立刻{lì kè}明白了,一定是凌爷爷说服了外公。

    “嘘——知道了也要保密呀。”端木元帅束起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朝唐茉茉比了个禁言的动作。

    “知道啦,外公,放心吧,保密条例我懂得!”唐茉茉立刻用两根手指在嘴巴上打了个大大的x,表示她明白了。

    端木元帅一向冷冰冰,严肃死板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意,摸了摸唐茉茉的发心,端木元帅说道:“好好照顾自己{zì jǐ},和凌曜好好相处,别老是像小时候那么淘气。”

    “知道啦,外公,人家才不淘气呢。”唐茉茉尴尬得说道:“我会和凌曜好好相处的。”

    送走了端木元帅,唐茉茉决定在院子里四处逛逛。

    凌家大宅里,这几天的气氛都很凝重,颇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总统大选的全国性投票已经正式开始{appeared},三天后最终结果将面向全世界{shì jiè}揭晓。

    大家都对后天的总统大选充满了压力,早就开始{appeared}了备战准备{zhǔn bèi}。

    唐茉茉也被这股气氛压得有些透不过起来。

    不过她天生性格就比较跳脱,所以她决定找个方法解压,而最好的方式就是去找小熊猫玩喽。

    小朋友的世界{shì jiè}永远充满了童趣。

    “小熊猫,快出来,姑姑来看你喽!”唐茉茉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大哥唐启轩和嫂子凌雪住的院子里。

    这个院子以前是凌雪在凌家时住的,屋子不大,但贵在精致,屋子前有个小院子,小院子里种着些花花草草,即使现在已经到了初冬,但因为种了常青的花木,四处依然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

    不过,如果这些花草树木能少被某个调皮的小朋友和他的小宠物折腾的话,相信{上帝会存在的}会更加美丽的。

    唐茉茉刚走进院子,话音刚落,便看到两个同样胖嘟嘟的身影奋力从花丛中钻出来,一股脑儿朝她扑了过来。

    “嘟嘟!”小熊猫大声叫着,扑到唐茉茉脚边,抱住唐茉茉的大腿,用刚从电视上学会的句子向唐茉茉打招呼。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嗷呜!”小雪狼也跟着凑热闹,嗷呜嗷呜的叫起来。

    唐茉茉满脸黑线看着脚边两个灰不溜秋,身上沾满了落叶和松针的豆丁,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这都是从哪里学来的吉利话呀!”

    “唐凌!你又不听话了是不是,不是说了吗,不许跟小狼学刨洞!”房门前的台阶上传来一声大喊。

    凌雪正叉着腰,愤怒地瞪着小熊猫。

    小熊猫自知理亏,吓得缩起脖子,悄悄躲到唐茉茉身后去了。

    可惜圆滚滚的身子根本没办法被唐茉茉纤细的长腿挡住,立刻就暴露在凌雪的视线中。

    凌雪快步上前,从唐茉茉身后拎出浑身脏兮兮的小熊猫,戳着他的小脸说道:“你这个熊孩子,太不听话了。以后要是再这么不听话,我就不要{bù yào}你了!”

    “嫂子,你就别骂他了,他还小嘛。”唐茉茉有点不忍心看小熊猫挨骂。

    “茉茉,你根本就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有多淘气。”凌雪说道:“早就更他说过了,小雪狼是狼,不是狗,可他还是非要教小雪狼刨洞!我倒觉得,根本就是这小子自己想玩泥巴,还非要找个借口!”

    看着浑身脏兮兮的小熊猫,凌雪郁闷地说道。

    “哈哈,看不出来,小熊猫这么腹黑呀!”唐茉茉蹲下身,捏了捏小熊猫肉嘟嘟的小脸蛋。

    那手感{sense}让她还想再多掐两下。

    “也不知道将来究竟有谁能制住这臭小子!”凌雪叹了口气。

    “嫂子,你就别犯愁了,小熊猫还小嘛,犯不着跟他生气,小孩子就是那么贪玩淘气,等他长大了,你就是让他去玩泥巴,他也不会去玩了。”唐茉茉帮凌雪制服不肯去洗澡的小熊猫,两人合作{cooperation}逮住他和小狼两个脏兮兮的泥团,一边说话,一边朝浴室走去。

    北辰家此刻的气氛,更是陷入了一片低气压中。

    北辰卓看着各地传回的即时数据,脸色越来越差。

    虽然他已经暗中调集大量资金,用于买票刷票,但始终处于下风,被对手{Opponent}死死压住。

    北辰家的佣葅attitudes}嗣歉侨巳俗晕#笃疾桓页觯懿辉俦背阶棵媲俺鱿謠There},就尽量不出现{There},努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

    “该死!真是太该死了!这姓君的到底哪里比我强,为什么凡事都要压我一头?!”北辰卓暴躁的掀翻书桌上的青花瓷镇纸。

    镇纸落地,瓷片立刻四处飞溅。

    管家恭敬的站在角落,佣人们根本不敢上前打扫。

    北辰卓双眼赤红。

    现在他的处境非常糟糕。

    自从唐茉茉和她的二师姐、三师兄三个人成功{走上人生巅峰}混入北辰家,就走北辰熙夜、凌曜和左安辰,并且从他的电脑{computer}里拷走了他的私密资料之后,北辰卓便知道自己私自屯兵的秘密恐怕再也包不住了。

    果然,前天兵营那边传来了有人偷袭的消息。

    左安辰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凌家。

    他千方百计想要隐藏的秘密正一点一点被凌家连根挖出,他百般戒备百般防卫,最终还是百密一疏让敌人钻了空子。

    北辰卓气得脸色发青,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自从电脑{computer}机密泄露到现在的这半个多月时间以来,他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兵营被偷袭事件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后,更是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过眼了。

    “该死!怎么办,到底该怎么才好?!我不能输,我绝对不能输!我必须成为{chéng wéi}总统,我准备{zhǔn bèi}了这么多年,怎么能就这么功亏一篑!”北辰卓眼中闪过一抹疯狂的神色,“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

    看书惘小说首发本书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