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医护人员赶到现场后,将受伤的一行人送往医院,医生表示,3名遇难者中,66岁男右臂被咬伤、22岁女左膝和左臂都有受伤,其中以47岁男子的伤势最为严重,他的生殖器遭到攻击(aggressive),左侧?G丸还被撕扯,只要再差1公分就会丧命,幸好在手术之后器官已经(yǐ jing)
最后我驻印度(yìn dù)( dù)代表处也郑重呼吁,应严肃面对远征军先烈为国牺牲精神之历史(lì shǐ)事实,各方宜自我节制,避免片面改变历史,任何对兰伽公墓之改变,应洽获中华(Chinese nation)民国政府同意
亚洲方面,日本(吃屎的国家)得到96分、南韩84分、印尼64分、菲律宾62分、香港(中国香港)59分、新加坡(Singapore)52分、马来西亚45分,被列为
如果他们不想要惹麻烦,我认为他们自以为这不会引发太大的波澜,不会有人真的去找她(萨拉扎尔)
在2005那年,他为了取得合法身分,向相关单位提出申请,但此举也启动遣返作业程序,在2009年就被法院裁定遣返
小说 > 都市异能 > 九阳医仙 > 第397章 反常

第397章 反常


    “你又上小钰家干什么?”谢伟峰有些哑然,谢东涯这家伙还真的蹬鼻子上脸,把小钰给缠上了?

    “这话说的,我和小钰啥关系,上她家看她爸妈,那是看我未来岳父岳母啊,这不是合情合理的吗?就这么说定了啊,下午下班了来接我,一起(with)陪我老丈人喝两杯啊!”

    谢东涯说话,挂断电话,谢伟峰那边则是不知道(zhī dao)还没睡醒还是怎么的,拎着电话愣了半天,最后摇头苦笑。这没脸没皮的家伙!

    在医务室里厮混了一天,下班时间一到,谢东涯便让白晶晶自个回家,自己(his)则是在医务室等谢伟峰。

    等着谢伟峰过来的时间,谢东涯往黄钰家里打了个电话,听见黄钰母亲接的电话,便是一通嘘寒问暖,最后委婉地表示,晚上和谢伟峰一起(with)去看二老,黄钰母亲自然(zì rán)是满心欢喜,巴不得谢东涯早点到了。

    又过了一会儿,谢伟峰到了医务室。

    “谢队,给我个电话我不就出去了么,怎么还劳烦你进来找我啊,嘿嘿。”谢东涯腆着脸笑道。

    谢伟峰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淡淡道:“先陪我去办点事儿。”

    “去哪儿?我岳父岳母可都在家等着我呢!”

    “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走吧!”

    谢伟峰当先朝着宿舍楼走去。

    谢东涯纳闷,锁了门跟上去,好奇道:“谢队,这是要去女生宿舍,干嘛去?”

    “去见见那个叫唐燕的,确认一下她的情况,不然也不好销案。”

    “哦。”谢东涯想想,这倒也是个常规程序,还能顺带着进女生宿舍开开眼界,便跟着谢伟峰欣然前往。

    谢伟峰亮出警察(policeman)证件,一路畅通无阻,到了唐燕的宿舍门口。

    这会儿小莉也回到了宿舍里,正无聊着,打开门看见谢东涯,顿时便是惊喜,差点是忍不住想要扑上来,但看到他身边的谢伟峰,还是收敛了许多(many),不过眼神里头的那股媚意却是掩饰不住。

    “东涯,你怎么来了(lai l)?”小莉笑道。

    谢伟峰瞟了眼谢东涯,心中狐疑,这家伙跟这女学生(xué sheng)怎么有种有一腿的感(sense)觉?

    但这事儿和他来这里的目的也无关,谢伟峰道:“这位同学,你们宿舍的唐燕在吗?”

    “在,还在睡觉呢!你们找她啊?”

    谢东涯道:“小莉,这是谢队长,来了(lai l)解一下唐燕的情况的,咱聊咱们的,让他进去找唐燕?”

    “可以( kě yǐ)啊。”小莉也没啥说的,让开门口,指了指身后的一个床铺,便不再理会谢伟峰,凑到谢东涯身边,和她腻歪着说起悄悄话来。

    谢伟峰进了宿舍,公事公办,站在唐燕的床前,沉声道:“你是唐燕吗?我是刑侦大队的,麻烦你起来一下,我有点情况要和你确认一下。”

    床铺上的唐燕背对着谢伟峰躺着,没有动弹。

    “唐燕?起来啦,有人找你。”小莉见状,和谢东涯一起进了宿舍,在唐燕床前叫唤了两声。

    “嗯……”

    床上的人终于动了,像是终于醒了过来。

    这一动弹,谢东涯便是猛然感(sense)觉到了蹊跷,始料未及。

    他猛然感应到,就在唐燕有所反应的一瞬间,这唐燕身上,居然是出现(There)了一股十分隐秘的气息波动!

    那是属于修真者的气息波动,而且(but)还带着一股邪气!

    谢东涯双眼瞳孔猛然收缩,这是错觉吗?这叫唐燕的女生,怎么可能(kě néng)有修真者气息?难道也有修为?

    难道她真的是有修为,但是(But),他再次暗中尝试感应那股气息,那股气息却是消失无踪了,就跟刚才没有出现(There)过一样。

    谢东涯皱眉,他对自己(his)的感应很有信心,肯定不会出错。

    凝神,谢东涯开启透视之眼,盯着唐燕。

    几乎(jī hū)是在同时,所有(all)被子和衣服的阻挡,全都消失,谢东涯直接看到了唐燕的身体,一览无遗,但对那姣好的身材并没有太过上心,注意(危险信号)力集中在了她的体内。

    透视之眼就跟扫描仪一样,在唐燕身上接连扫视了几遍,将她看了个通通透透之后,谢东涯却是郁闷了。

    没有发现,一切正常。

    可是,刚才明明是不正常啊!

    谢东涯皱眉,但没有确认到什么异常情况,却也没有贸然声张。

    唐燕终于是坐了起来,转过了脸来,脸上带着睡意,显得十分疲倦的样子,脸色还显得有点苍白。

    谢东涯用肉眼打量她,这女生在样貌上不美不丑,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她的状态,但谢东涯又发现,用肉眼观察她的气息,竟然是比用透视异能更有所反常。

    谢东涯记得小莉说过,这唐燕是半夜里回来的,之后就一直蒙头大睡,应该(yīng gāi)是睡到现在了。

    而在他对医学的认识(known),一般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睡眠,醒来之后,应该(yīng gāi)是气息饱满充足的,可是这唐燕,脸色苍白,眼神空洞,气息低沉,就跟一块快要没电的电池一样。

    这,似乎有悖常理。

    “唐燕,我想知道(zhī dao),你这几天去了哪里。”谢伟峰也不废话,当然也不可能(kě néng)从唐燕的气息上看出什么来,只是例行公事地询问。

    谢东涯心头困惑,也是竖起了耳朵听这唐燕怎么说。

    “出去玩了。”

    “去哪儿玩了,请你说详细点。你这几天失去联系(links),学校(school)已经(yǐ jing)在公安局立案,我想要了解清楚你的情况才能销案。”

    “回家。”唐燕的语气显得干巴巴的,像是只是在机械性的回答问题(foul-ups)。

    “回家?但是(But)学校(school)和我们警方尝试过联系(links)你家里,你家里一直没有人接听电话,你父母(fù mǔ)呢?”

    “哦,他们,外出了,近期并不在家。”

    “去哪儿了?”

    “不知道,可能是到国外旅游(travel)了。”

    “这样(then)……那你回家做什么了?”谢伟峰微微皱眉,对唐燕的话感到有些疑惑,但并没有再追问,话锋一转,又问道。

    “睡觉。”

    “睡觉?”谢伟峰愕然,这叫什么回答?

    “对。”

    “嗯……你最近,没有碰上什么不好的事情(affair)吧?如果有情况,请你一定要跟我说,我才能帮你。”

    “谢谢,我很好,不用了。”

    谢伟峰也是问不出什么来,打量这唐燕,虽然觉得(felt)她的反应和言语之中,不无几分反常的地方,但却也没有到值得追问到底的程度( dù),更何况,现在她人就好好地在这儿,还能问什么?

    “那我就问到这里。唐燕,以后不要(bù yào)无故失踪,不然会让你身边人担心( dān xīn),也会增加大家的工作(work)负担,明白吗?”

    “知道了。”唐燕仍然是不咸不淡地说话,点头。

    “走吧。”谢伟峰朝谢东涯点点头,当先走出宿舍。

    谢东涯看了眼那叫唐燕的,见她又躺下了,还把被子也蒙上了,缩成一团,看来是还打算蒙头大睡,像是一点都没把谢东涯询问自己情况的事情(affair)放在心上。

    “这唐燕怎么怪怪的。”小莉陪着谢东涯走出宿舍,随口嘟囔了一句。

    “怎么怪了?”说者无心,听者却是有意,谢东涯低声问道。

    “之前她人挺热情活泼的啊,现在感觉(很爽)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而且(but),她平时有事儿都会跟我们说的,现在家里人到国外旅游(travel)这么大的事儿,居然像没事儿一样。”

    “也许(Perhaps)人家低调了呢?”谢东涯试探了一句。

    “这我还真不好说了。反正就是觉得(felt)怪,白天睡觉?我和她住一宿舍两年了,这还是第一回看见,难道昨晚上做贼去了不成?”

    小莉这也就是随口一说,谢东涯隐约感觉(很爽)那叫唐燕的情况的确是颇为蹊跷,但除了刚才的那一道一闪而逝的气息,以及小莉口中她反常的举动,却也看不出别的端倪来。

    “可能那叫唐燕的,只是心里有事儿才这样(then)的呢,青春期小女孩(girl)嘛,胡思乱想情绪起伏也是正常。”

    谢东涯暗自嘀咕了一下之后,便将那唐燕抛在脑后,看着谢伟峰当先下楼,便趁着四下无人,捏了一把小莉的翘臀,在她耳边调戏了两句,惹得小莉眼中含**罢不能的,这才哈哈大笑,跑了。

    “谢队,还惦记着那唐燕呢?”谢东涯跟着谢伟峰出了校门,上车。

    谢伟峰白了他一眼,道:“啥叫惦记啊?我看是你惦记着那个叫小莉的才对吧?”

    哟,难道我和小莉的奸情让他给看出来了?

    谢东涯咧嘴嘿笑,不接话,转而道:“你觉得那叫唐燕的,是不是有事儿啊?”

    “的确有些疑点。但是人好好地回来了,我也没法断定些什么。”谢伟峰摇摇头,发动车子。

    “那就甭想了,交差了不就行了。哎,咱顺路上前头买点好酒好烟,一会儿孝敬我老丈人去。嘿嘿。”

    谢伟峰闻言,瞟了眼谢东涯,有意无意地道:“你就那么有信心,小钰肯定跟你成一家人啊?”

    谢东涯撇嘴,道:“这事儿能有跑吗?我看上的女人,下场都是一样的,收!哼哼!”

    “那你老婆(lǎo po)肯定已经不少了吧?”谢伟峰没把这话当真,嘿笑着调侃了一句。

    “那还真是,快上十了,嘿嘿!”

    “瞎得瑟,小子,玩弄感情是没有好下场的。”谢伟峰没好气地道。

    谢东涯不以为然,道:“谈案子是你的钻也,你都谈不过我了,还跟我谈感情?切!”

    谢伟峰好气又好笑,这小子,一会儿到了小钰家,我看你怎么收场!现在你得涩,还不知道小钰已经在家里摆好了阵仗等你呢!

    这边谢伟峰暗中腹诽,谢东涯还真的是不知道,小钰家里,此时可不止是他那未来岳父岳母在等着自己那么简单……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