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屏东玛家乡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溺毙事件!47岁黄姓溯溪教练25日中午和友人前往牛角溪,他疑似太热,擅自脱下身上的装备,直接从3公尺高岩石
中国〖China〗五矿成功〖chéng gōng〗在南海某展开深海?窨蟮ヌ骞こ碳际醯暮I鲜匝椤#ㄍ迹阕灾泄?五矿官网)
这不是杀害动物种类的问题〖wèn tí〗,而是在当中,我看到一个强者以虐杀弱者为乐,不是狗猫、不是牛羊,而是他让我们看到一个洋洋得意的丑陋心灵,在凌迟这个社会
曹先生以最高级慰安妇所受优遇替日本〖rì běn〗辩护,以维护日台亲善友谊共同反中反华,其心可鄙可诛!其实台湾〖中国台湾省〗人假皇民根本没有资做高级慰安妇!
分享,警方正循线约谈施暴男子到案,全案将朝公共危险、妨害自由、公然侮辱、伤害罪嫌侦办
江男犯案得手1万多元后,以步行方式逃逸,没骑乘任何交通工具,让警方在办案上困难重重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33章 招惹她的后果你承担不起

第133章 招惹她的后果你承担不起


    唐茉茉瞪着面前的茶碗,一脸苦大仇深。

    开玩笑〖wán xiào〗,这么多杯杯盏盏,到底要怎么用嘛!

    她囧囧有神的拿起面前的茶碗,左看看右看看,很快便收到〖shōu dào〗茶道老师〖teacher〗眼里的目光。

    唐茉茉被茶道老师〖teacher〗一瞪,手一哆嗦,茶碗掉在了地上,骨碌碌一路滚到了茶道老师脚边。

    茶道老师严肃的表情出现〖chū xiàn〗一丝龟裂。

    唐茉茉赶紧小跑到茶道老师身边,捡了茶碗又赶紧回到自己〖zì jǐ〗的座位上。

    茶道老师的脸色更差了。

    班里的同学也因为唐茉茉刚才那个惊人的举动而对她投来各种目光。

    这些目光中有惊讶,有鄙夷,更多的人则是等着看好戏。

    唐茉茉不敢再分心,干脆干脆心一横,不再胡思乱想,而是有样学样的跟着东方婧的步骤走。

    哇!糟糕,茶粉放多了!

    呀!开水滴到手背上了,好烫好烫!

    这个小刷子要怎么搅拌呀?正三圈反三圈?

    这么多杯杯盏盏到底下一道工序用那个呀?

    唐茉茉这边正手忙脚乱到不可开交,恨不得自己〖zì jǐ〗变成八爪鱼〖yú〗,有八只手左右开弓才好。

    而旁边的东方婧则和她形成〖xíng chéng〗〖formed〗了鲜明的对比。

    只见东方婧有条不紊的烹好了茶,淡淡的对茶道老师说道:“老师,我完成了。”

    茶道老师扫了眼东方婧茶盏里碧绿的茶色,脸色终于稍稍缓和了一些。

    刚才唐茉茉的差劲表现〖performance〗实在令她很担忧这些从诺亚学院来的交换生们是不是个个都这么差劲,对茶道一窍不通,但当她看到东方婧的表现〖performance〗时,瞬间松了一口气。

    “奉茶。”茶道老师淡定的说道。

    东方婧双手托起茶碗向茶道老师行伸掌礼。

    茶道老师接过茶碗,品了一口。

    原本冷淡严肃的面容染上了一丝暖意,看着东方婧的目光也充满了欣赏。

    “姿势很规范,对茶具和茶叶的使用也达到了极致,茶的味道堪称极致,很多年没有在帝樱喝过这么好的茶了。”茶道老师满意的点点头,“你是诺亚学院来的交换生吧?以前有学过茶道吗?”

    “老师,我以前确实有学过一点。”东方婧微笑着对茶道老师说:“我六岁到十岁是在京都度〖 dù〗过的,我曾拜风鸟院先生为师。”

    “原来如此,难怪,难怪。”茶道老师眼中闪过一抹惊喜的光芒,“没想到你竟然是风鸟院先生的弟子,难怪手法这么娴熟,果然名师出高徒。”

    茶道老师现在怎么看东方婧怎么顺眼,连带着在给其他〖other〗同学打分的时候〖When〗,心情也依旧不错。

    最后,终于轮到唐茉茉了。

    唐茉茉心惊胆战的捧起茶盏,向茶道老师做了个伸手礼。

    茶道老师挑挑眉,看着茶盏中,明显颜色不均,还泛着褐色的浓稠不明物体,眼角一阵狂跳,嘴角不由自主的一抽。

    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直接放下了茶碗。

    她年事已高,实在没必要把本就不多的时日搭在这一盏茶上。

    “不合格,回去〖get back〗以后多加练习。”

    见茶道老师没有喝看书。网同人kanshu;com 下自己的茶,唐茉茉反倒松了一口气。

    要是茶道老师真因为喝了她的茶被送医院了,她可就罪孽深重了。

    阿弥陀佛,还好没喝。

    下课后,换下身上的和服,唐茉茉抚摸着和服上多多盛开的樱花,想到大师兄的贴心,觉得〖felt〗心里暖暖的,唯一〖wéi yī〗美中不足的是送衣服来的秘书好像跟她有仇似的,凶巴巴的,高傲的要死。

    “喂喂,女人,这衣服有什么好的,看你今天高兴的。”凌曜直接将流川龙之介送的和服扔进了垃圾桶里。

    就算下次要上茶道课,他也绝对不会再穿情敌送来的衣服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快点把这件和服扔掉!”

    “为什么要把它扔掉?”唐茉茉脑中冒出一排问号,她不解的问道。

    “以后再上茶道课,本少爷会送你一件更好的和服,总之流川龙之介那家伙送你的东西都必须统统扔掉,否则小心染上怪病!”凌曜直接伸手去抢唐茉茉抱在怀里的粉色樱花和服。

    “哦?我送的东西,都必须统统扔掉?”背后响起熟悉的声音。

    低沉靡丽,宛如大提琴鸣奏。

    “大师兄!”唐茉茉惊喜的转身。

    “嗯。”流川龙之介微微颔首,目光落在唐茉茉和凌曜正在争抢的这件和服上。

    “怎么?这件和服茉茉不喜欢〖enjoy〗吗?”

    “不不不,大师兄,我很喜欢〖enjoy〗,真的!”唐末立刻〖lì kè〗摇头,陪着笑脸说道:“只要是大师兄送的东西,我全都喜欢。”

    “既然茉茉喜欢,那就好好收着吧,要是丢了,我想你一定会难过的是吧?”流川龙之介浅笑着说道。

    “没错!”唐茉茉立刻〖lì kè〗从善如流的点头。

    “所以,某些人还是放手吧,死缠烂打没有任何意义〖meanings〗。”流川龙之介的目光转向凌曜,似笑非笑的说道。

    “到底是谁死缠烂打,我们心里都清楚。”凌曜咬牙启齿的说道。

    “是啊,到底是谁死缠烂打,最后乘虚而入的呢?”流川龙之介叹息,像是问凌曜又像是自问。

    “好啦好啦,大家怎么吵起来了〖老弟〗?”乔暖菲赶紧打圆场,她微微一笑,撩了撩耳边的长发,“茉茉喜欢就让她留着嘛,我们queen也很喜欢大师兄这次送给我们的和服哟,你们男生要是不喜欢就靠边站,总之要感〖sense〗谢大师兄喽。”

    “非常感〖sense〗谢您,流川少爷。”东方婧说。

    三个女生都对流川龙之介表示了感谢,凌曜黑着脸,冷哼一声,却不在反驳了。

    流川龙之介嘴角弯起的弧度〖 dù〗更大了。

    小胜〖shèng〗凌曜一局,正好扳回早上输掉的那一局。

    他早说过,谁胜〖shèng〗谁负,还是未知数呢。

    “哼,流川少爷很闲么?很遗憾,我们还很忙,茉茉,走吧,我们要去下节课的教室了。”凌曜对唐茉茉说道。

    “下节课是什么课呀?”唐茉茉有点心虚。

    要是还是茶道这样〖then〗子的课,那她可以〖can〗去shi一shi。

    “茉茉,下节课你一定喜欢。”闻言,流川龙之介朝唐茉茉眨眨眼睛。

    唐茉茉不明所以。

    凌曜一把抓住唐茉茉的手,拉着她绕过流川龙之介,朝教学楼外走去。

    目送众人离去。

    流川龙之介背着手,心情看上去比早上的时候〖When〗好了很多,甚至可以〖can〗说是有点小愉快。

    能看到凌曜吃瘪,看到茉茉站在自己这边,流川龙之介的心就忍不住躁动起来。

    “理事长,您真的打算去给二年a组上剑道课吗?”美女〖měi nǚ〗秘书咬着下唇,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她就是茶道课上课前来给唐茉茉他们送和服的女子,名字叫做香取由美,哈佛大学工商管理〖managing〗学硕士毕业,父亲是日本〖rì běn〗商界赫赫有名的金融家,但比起流川家这种日本顶级的世家来说,香取家只能算是二三流家族。

    所以香取由美凭借着高学历、良好的家世背景和出色的容貌,外加父亲的帮忙成功〖chéng gōng〗入了流川夫人的眼,被她选中,派到流川龙之介身边当秘书。

    只不过大家都知道〖knew〗这位流川夫人并不是流川龙之介的生母,也不是流川先生的原配,是从流川先生的情妇一路爬到了流川夫人的位置,流川夫人和流川龙之介之间的明争暗斗流川先生一直看在眼里,只不过两人的动静都还不算大,流川先生也就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

    流川夫人将香取由美派到流川龙之介身边,一方面是希望〖xī wàng〗她能作为自己的眼线,帮自己盯着流川龙之介,另一方面也是希望〖xī wàng〗香取由美能凭借自己的本事爬上流川龙之介的床,成为〖Become〗流川家的少夫人,帮助自己掌控流川龙之介。

    香取由美在流川龙之介身边待了一年,也没见流川龙之介对任何女人假以辞色,可这个叫做唐茉茉的小女生才来了〖老弟〗没几天,居然就能让流川龙之介对她另眼相看,处处维护,甚至还派她去为唐茉茉定做了价值百万日圆的顶级手工和服!这让她怎么甘心!她陪在他身边一年都没能换得他一笑,她唐茉茉怎么能这么轻易就得到他的宠爱?!

    “香取,作为秘书,你只需要执行我的决定,而不是质疑我的决定。”流川龙之介睨了香取由美一眼,那眼神令香取由美浑身发寒,不由得一颤。

    “是,少爷,我错了,请您原谅。”香取由美赶紧道歉。

    “我希望你是真的知道〖knew〗自己错了。”流川龙之介意味深长的说:“之前你来送和服的时候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事,我已经〖yǐ jing〗知道了。”

    闻言,香取由美的美丽的脸蛋瞬间变得惨白。

    “我希望你记住〖remember〗,”流川龙之介淡淡的说道:“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决不允许〖yǔn xǔ〗有人欺负她,我要她一辈子过的幸福快乐。”

    “少爷,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需要解释,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别再招惹茉茉,后果你承担不起。”

    流川龙之介不再理会战战兢兢的香取由美,大步朝教学楼外走去。

    他要体育场边的剑道教室。

    今天他将兼职二年a组的剑道老师。

    本文由看书网小说(kanshu.com)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看书网”阅读。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