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最后,还要学会合理利用舆论,用当地社会易于接受<accepted>的方式发出自己<his>的声音,争取自身利益。
苏珊.马说:“虽然我个头不高、性格温柔,而且<ér qiě>爱<love>笑,但是<dàn shì>我做生意的时候<When>可是相当严肃的。
据英国《华闻周刊》报道,进入2011年以来,英国华人社会的安全<ān quán>问题<wèn tí>事件频发,从德比郡华人女分析师佳.阿什顿(Jia Ashton)的遇害,到伦敦帝国理工华裔学生<xué sheng>Anthony Soh失蹤后尸体在海德公园被发现,再到最近家住北安普顿的丁氏一家四口被谋杀的恶性案件等。
随后警方于CCTV寻获,杜安翔出现<There>在伯明翰新街火车站<station>、北安普敦公交车以及受害家庭<family>附近的录像片段。
“推翻满帝仰高风,武略文韬建大同。
一个民族的未来依靠于一代一代为之奋斗的人们,勇于学习他人长处,克服自身的不足,找出差距,完善自身,把民族道德情操建立在从儿童抓起,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意义<meanings>深刻。
参加晚会的还有威尼斯地区华侨总会名誉主席胡绍洪、理事长蒋崇王、会长助理王六康等会长团成员。
小说 > 恐怖悬疑 > 虫临暗黑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吞噬(前面几章章节序号错了,不影响阅读)

第一百四十九章 吞噬(前面几章章节序号错了,不影响阅读)


    “世界<world>意志碎片其实也是分为两种类型的......”

    听到塔拉夏这样<then>说着,薛华几乎<much>立刻<gogo>就想起了自己<his>获得的两种不同颜色的世界<world>意志碎片。

    一种是金色的较大方块,另一种则是银色的较小方块。

    “臭小子,看你这表情,应该<yīng gāi>是已经<yǐ jing>明白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吧?”塔拉夏有些自得的笑了笑,然后也没用卖关子,而是继续接着话茬往下说道:“根据我的研究,真正能回应人们愿望的世界意志碎片应该<yīng gāi>是世界基础规则<guī zé>被表面世界物质化后的具象产物,而这些被物质化的基础规则<guī zé>再从世界意志的本体上剥离之前,其实本身还伴随着<suí zhe>一些辅助规则,当基础规则的本身脱离世界意志后,这些伴生的辅助规则也会随之脱落,随着<suí zhe>基础规则的碎片落入表层世界之中。”

    塔拉夏不知从哪儿搞出一个淡蓝色的透明烟斗,有一茬没一茬的一边吐着烟圈一边接着说道。

    “这些伴生的辅助规则在随着基础规则落入表层世界后本身也会物质化,我曾在乌瑞还未封城前,在城中的图书馆里看到过一些有关于这种被物质化的辅助规则的描述。

    文献中写道‘它们的本我形态就像是一颗颗略小些的银白色金属小方块,表面闪着微光,还密布着规则的奇特纹路,这种银白色的碎片本身似乎没有任何功能,但它们却能帮助另一种寻找另一种碎片,并使它们回归本源。’,我刚刚看到了你之前拿出来的那种金银两色的小方块,那种双色交织的现象应该就是一枚已经<yǐ jing>回归了本源的世界意志碎片才会发出的。

    这种世界意志碎片不再具备接受<accepted>许愿的能力,但却具有能吸收其他<other>一切类型的世界意志碎片的功能,而且<ér qiě>,相较于那些具备有限许愿能力的单纯世界意志碎片,你手中的本源世界意志碎片似乎还有些更加玄妙的功能,只是到如今为止,我都还不知道<zhī dao>那到底是什么功能罢了......”

    塔拉夏最后抽了一口烟,然后一挥手,将烟斗直接化为蓝色的烟云驱散。

    “总而言之,你手中的世界意志碎片应该能够吸收掉这一块已经接受过许愿的世界意志碎片,反正这所谓的黄金鸟留着也是鸡肋,你为什么不干脆将其中的世界意志碎片也收集起来呢?说不定未来就会有什么用处哦!”

    “你说的虽然是很有道理...但我怎么总感<gǎn>觉你好像在怂恿我一样?”薛华静静的盯着塔拉夏那张有些模模糊糊的老脸,察觉到这老家伙的目的好像并不那么单纯......

    “哪有!哈哈哈...真的是你想多了......”塔拉夏哈哈干笑两声,连忙将脸转过去,还举起手来假装挠了脸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同时在心中大骂薛华这小狐狸怎么这么难搞......

    “算了,虽然不知道<zhī dao>你在打什么鬼主意,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应该没有在害我,所以也罢,这个当我就自愿上了......”

    薛华盯着塔拉夏看了一会儿,直到看的老法师心中开始<appeared>发毛,才突然嘴角一咧,带着洒脱的笑容将黄金鸟拿在了手中。

    “...呵,这小子......”塔拉夏愣了愣,然后突然也是失笑的摇了摇头,他当然不可能<kě néng>有害薛华的意思,无论怎么说,都是这个小子将他从那暗无天日整天只能自己和自己说话的封闭古墓里救出来的啊!

    但即使如此,薛华突如其来的信任也让这个老法师很是感<gǎn>动,于是他主动出言帮助薛华成功<走上人生巅峰>的打开了黄金鸟雕塑中隐藏世界意志碎片的机关。

    黄金鸟雕塑中的世界意志碎片就隐藏在鸟的左眼中,而在取出这枚金灿灿的小方块之前,薛华首先从黄金鸟的鸟嘴里接出了最后两份所谓的“不死神药”。

    当他把世界意志碎片正式从黄金鸟的眼睛里拿出来的时候<When>,这只原本纤毫毕现,精细至极甚至几近活物的美丽小鸟雕塑突然一下就失去了所有<all>光彩,整个直接退化成了鲁高因下城区那些卖木雕的小贩手中的粗制滥造品,除了材料还算比较珍贵以外,其他<other>方面彻底变成了一坨垃圾。

    看到这样<then>的黄金鸟,一旁的凯恩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苦笑。

    如果他把这种东西拿出去并且指着它说这就是雨林中传说<chuán shuō>已久的“黄金鸟”的话,估计他的称号立刻<gogo>就会由“智者”变成“智障”......

    失去了世界意志碎片的加持后,这座雕塑已经彻底失去了一切价值,凯恩只好将它重新扔回自己的收藏品中,从此让它当个默默无闻的见证者了。

    而薛华在拿到了黄金鸟中的世界意志碎片后,便直接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物品栏中那没金银双色的世界意志碎片取出,让它尝试看看能否吞噬掉这枚已经接受过许愿的世界意志碎片。

    结果果然如同塔拉夏所言,他手中的这枚世界意志碎片刚被薛华从物品栏中拿出来,便如同恶狗扑x...咳咳,不对,应该是饿虎扑食般的扑向了那枚金色小方块,而那枚金色小方块也毫无反抗之意的“自愿”被金银两色的本源意志碎片给融合了进去。

    简直就像是奸夫遇淫...咳咳,应该说是周瑜打黄盖一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呀!

    在融合掉金色小方块后,薛华手中的金银方块就又像是吃饱了要打瞌睡一样重新沉寂了下去,任凭薛华怎么拿手指戳它捅它也都没了任何反应。

    “这特么就完了吗?你好歹也给我长大一圈我也看着欣慰点啊!”薛华看着吞噬了一枚世界意志碎片后却不见丝毫变化的金银小方块,不由得翻着白眼猛烈的吐起了槽......

    这玩意儿简直就像特么猪一样,闻到好吃的就醒了,然后吃完了就又睡着了。

    可特么就是头猪吃了食也要长膘的好不好,你这样吃了睡睡了吃却不见丝毫变化,搞的他这个主人显得好傻 b的好么?!

    吐槽了一阵后,拿这东西也是没有丝毫办法的薛华只好将它重新扔进了物品栏里,接着回过头与凯恩两人准备<ready to>收拾一下残局。

    塔拉夏嚷嚷着累了累了什么的重新缩回了赫拉迪克方块里,薛华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将方块摆到了书桌边靠近窗台的位置上。

    就在他准备<ready to>收拾完毕<wán bì>后好好与凯恩聊一聊的时候,一名传令兵突然敲响了房屋的大门。

    “薛先生,凯恩大人,霍奇将军和奥卡索将军请两位到指挥帐议事。”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