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另外,基隆不打算跟进要退出北北基?柯文哲说,台北还是整个金融经济『jīng jì』活动的中心『zhōng xīn』,据他所知,新北市大概每天80万人到台北市上班,所以台北市的决定还是会影响大家,
警方到场后发现,男子倒在驾驶座上,无生命迹象,车内竟放有烤肉架,?Y头有燃烧中的木炭,立刻『lì kè』通报119将男子送往台中慈济医院急救,但最后仍宣告不治
,继上?L继查获1名马来西亚籍诈骗提领车手后,4日又循线逮捕另一诈骗集团2名台湾『中国台湾省』籍车手,此诈骗集团用
新北市永和民权路一名李姓民众,日前发现住处阳台结了个虎头蜂窝,因新北市
台南市警四分局警方,在桃园机场将正欲离境的马籍蔡姓诈骗车手缉获带回侦办
小说 > 恐怖悬疑 > 我的鬼夫大人 > 章节目录 第715章 去印度看冬冬

第715章 去印度看冬冬


    吴心澜眯着眼睛,看了我们两个一眼,就悄悄离开『absence』房间,还顺手帮我把房间的门给关上了。

    我坐在陆泽潇旁边,靠在他的肩膀上,隔着西服,清楚的感『gǎn』觉到他身上的温度。

    让我的心莫名的感『gǎn』觉到温暖。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聊了一会儿之后,我突然感觉『gǎn jué』肚子里的胎儿,蠕动了一下。

    这些天我明显感觉『gǎn jué』,肚子比原来大了一点。

    起初我还以为是自己『zì jǐ』胖了,但今天早上换衣服的时候『shí hou』,我才发现根本不是。

    我怀着冬冬四个月的时候『shí hou』,差不多也就是这样『then』。

    这段时间我一直忙着四处奔波,寻找陆泽潇的下落,中途还受了几次伤,比平常消瘦一些,才看得并不明显。

    “本君,当真有个儿子?”

    这时,我突然听陆泽潇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我点了点头,仰头看着他,却发现他始终保持着一种,若有所思的状态,眼神非常复杂。

    他的眼中有期待、有好奇,有欣喜,但也又一丝忧虑。

    “算起来我也很久,都没有去看过他里,真的很想念他!”

    我苦笑了一声,不知陆泽潇在想什么,但我并没有问。

    他身上有太多的谜,却都是不想告诉我的。

    “既然如此,不如咱们去看看他如何『how』,本君还不知他的长相。”

    陆泽潇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眼神越过我看向对面的白色墙壁,表情颇为复杂。

    “要去就尽快去,去看他一眼,回来之后就专心寻找魂的下落。”

    话说道这,我的脑子里已经『have been』浮现出,冬冬瞪着一双大眼睛,冲着我笑的样子。

    大概他现在都已经『have been』不认识『known』我了,想到这,我心里不禁闪过一丝悲凉。

    “等这件事结束『End』之后,咱们一家四口,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半晌我仰起头,看着陆泽潇满脸期待的说。

    陆泽潇像是刚从追忆中回过神来,搂着我的肩膀,微微点了点头,脸上难得闪过一丝柔和说:“那是自然『natural』!”

    我们一直等到天黑,才等到boss和师父回来。

    师父身边还跟着灰头土脸的陈琛,看样子他刚经历过一场恶战。

    “小雨,事情『affair』我都知道『knew』了,但魂的下落,我们还得进一步调查,陆泽潇的魂魄不像其他『qí tā』的人的魂,没有那么好找。”

    boss和我对视了片刻,就已经将我心中所想尽收眼底,他表情平静的扫了一眼陆泽潇,淡淡的说道。

    “拜托你了boss。对了,总部『headquarters』最近出了什么事吗,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我心里一直有点过意不去,毕竟boss他们也很忙,却还要抽时间来帮我的忙。

    “这些麻烦组织里的特工,就完全『wán quán』能够应付,你照顾好自己『zì jǐ』就行了。”

    boss的表情依旧淡然,听了我的话之后,只淡淡的一说,就匆匆离开『absence』了。

    陈琛见我回来非常高兴,硬是要我们留下来吃晚饭,他要亲自下厨。

    我看他现在这副狼狈样子,肯定也受了伤,虽说伤得不重,但终究还是多休息比较好。

    我赶忙让他好好休息,和吴心澜道了声别,就匆匆离开了总部『headquarters』。

    和陆泽潇回到我家之后,天已经彻底黑了。

    我伸了个懒腰,重重的将自己摔在玉台上,感觉非常舒服。

    大概是孩子月份比较长了的缘故,这几天我突然感到疲惫。

    之前从没有过这样『then』的感觉,现在却排山倒海的袭来。

    我躺在床上,轻轻摸着自己的小腹,无意中转过头,才看到陆泽潇正坐在我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我们明日就启程去看冬冬。”

    陆泽潇伸出手,在我的小腹上摸了摸。

    我顿时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感觉,传入了肚子里。

    这感觉更像是一种力量,我立刻『lì kè』意识到,陆泽潇是在将自己的修为,注入我腹中孩子的身体里。

    “别这样,你的修为现在还没有恢复,不要『bù yào』随便用修为!”

    我赶忙阻止他,经过诛鬼雾之后,他的身体状况虽然比之前好了一些,但终究还是很虚弱。

    我真不希望『xī wàng』在找到魂魄之前,他再出什么事。

    “本君只是给予这胎儿些许修为,断不会影响自身,雨儿不必如此担心『 dān xīn』!”

    陆泽潇摇了摇头,表情有些不爽。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felt』在他知道『knew』,我们有孩子之后,反应一直都很奇怪,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得。

    既然打算明天出发,我立刻着手收拾了一些东西,心里盘算着,明天去之前,要给冬冬带一些礼物。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我便拉着陆泽潇,和我一起『with』去逛商场。

    这样的场景,在我的脑子里,已经闪现过很多次,但这还是头一次实现。

    陆泽潇对这里的一切,显然都不感兴趣,一脸寡淡,他实在没什么可看的,干脆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我。

    我特意买了一堆东西给冬冬,这才匆匆朝着印度赶去。

    自从修为恢复之后,我们根本不用走人间的路,走捷径很快就能赶到印度。

    我将买来的东西,和行李都放在车上,开车时就沿着捷径,飞快的朝着印度开去。

    陆泽潇坐在一旁,手中拿着我的平板电脑『diàn nǎo』,静静地翻看着冬冬的照片。

    有很多照片,都是这一年来,吴心澜帮我给冬冬照的。

    较一年前比,他的变化很大,他现在完全『wán quán』不用别人抱着,自己能跑能跳,而且『but』已经可以『 kě yǐ』,说几句简单的话。

    单是想到他,我的心都快要融化了,仔细一想,我这个母亲做的,实在太不称职了。

    陆泽潇反反复复看着几十张照片,时不时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抬起头说:“这孩子还是长得像你多一些!”

    “像我不好吗?”

    我撇了撇嘴,佯装生气的说道,一想到很快就能见到冬冬,我的心情不禁有些激动。

    “前面有东西!”

    陆泽潇没有回答我的问题『wèn tí』,而是放下平板,突然直勾勾的朝前看去。

    他的眼中又一次闪过银光,脸上的表情更是阴冷的可怕,之前隐藏起来的威严和压力,瞬间爆发出来,使我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