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不过,随着『Along with』内地成交继续萎缩,市场相信『上帝会存在的』会有更多代理行结业。
在此情况下,通过竞相降价的方式争取资金回笼,补充日益吃紧的资金链条将可能『kě néng』大面积出现『There』。
发展商、中介机构纷纷放大假,大家对这个假期早就不抱什么希望『hope』。
日前开发『kāi fā』商发现“限价令”实际并没有取消,但限价标準作出了变动,不过这一切并没有明确发文通知『tōng zhī』。
小说 > 古代言情 > 绝色病王诱哑妃 > 第871章 静观其变两方人马(2)

第871章 静观其变两方人马(2)


    璃城楚宣王府的那些人,为了从陌殇的手里夺得继承权,明争暗斗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已经『have been』长达十余年之久,想要对付他们哪有那么容易,锋芒太露并不是上上之策。

    不说陌殇的两个叔叔,就是他那两个已经『have been』嫁出去的姑姑,从目前她手上掌握的资料来看,都没有一个手上是干净的。再加上陌殇的两个庶兄,以及把持着后院的老王妃陌柳氏,楚宣王侧妃小陌柳氏,楚宣王府怎是一个‘乱’字了得。

    陌文耀陌文修兄弟『xiōng dì』两个想要取代陌殇成为『chéng wéi』楚宣王世子,可以『 kě yǐ』说是不是秘密的秘密,而陌二爷和陌三爷也跟他们的侄子抱着同样的想法,他们想要取代楚宣王成为『chéng wéi』楚宣王,也是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明面上闹得最凶,实力也最强的人是陌三爷,他几乎『much』是毫不掩饰他的野心,众人都道陌殇应该『yīng gāi』防着陌三爷,实际上看似每天都无所事事,只知风流快活的陌二爷,才是藏得最深的那一个。

    陌二爷的确很会演戏,也极为伪装,他几乎『much』欺骗了璃城所有『all』的百姓,但他却无法『to be』欺骗他的敌人。

    身处漩涡中心『center』的陌殇,除了他自己『his』,他谁都不相信『上帝会存在的』,既防备着陌三爷,亦防备着陌二爷,就连王府里那两个身份最为尊贵的女人,陌殇也是从来都不会给予一个正眼的。

    作为陌二爷强而有力的对手『Opponent』,陌三爷也不相信他的伪装,因此『 yīn cǐ』,这两个人表面上看着和气,背地里脸红脖子粗也是有的,为了争抢地盘跟产业,大打出手也是有的。

    至于宓妃,即便没有陌殇事前的提醒,她也不会觉得『jué de』陌二爷简单,更加不会相信他没有问题『foul-ups』。

    事实上,在宓妃跟陌殇认定彼此,宓妃将陌殇纳入自己『his』的羽翼下,想要保护他开始『appeared』,她就已经暗中在调查和收集有关楚宣王府的一切,以及楚宣王府被划分出来有意夺权的几方势力。

    对宓妃来说,任何企图伤害陌殇,又或是侵占属于陌殇东西的人,通通都是她的敌人,都是不可原谅的对象,只要她跟陌殇在一起『开房去』『yī qǐ』,那么那些人就是她早晚都要面对的,越早将他们了解清楚,对她就越是有利。

    “九明。”

    “属下在,请世子妃吩咐。”

    “你倒机灵。”宓妃看着邹九明那副紧张的模样倍感『gǎn』好笑,难不成她真有表现『performance』得那么凶?

    要不她就试着温柔一点,就像陌殇那样?

    这一刻,邹九明和残恨仿佛都同时读懂了宓妃的心里话,两人都惊悚的瞪大双眼,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万分恐惧的暗忖:别啊,您要是太温柔,我们实在承受不起。

    宓妃眯了眯眼暗笑在心,她觉得『jué de』逗这两家伙玩,其实还挺有趣的,非常有利于放松紧崩的神经。

    “嘿嘿,不知世子妃接下来有何指示。”邹九明从无悲无喜的身上学到一个道理,宁可得罪世子爷,莫要得罪世子妃,这绝逼就是真理。

    要是得罪了世子爷,还能找世子妃帮忙求情。

    要是得罪了世子妃,那都用不着世子妃收拾他们,单就是世子爷也不会放过他们啊!

    所以,他想表达的意思就是,对于世子妃的任何要求,任何指令,都要无条件的去完成。

    “在下达命令『orders』之前,本郡主有个问题『foul-ups』想要先问问你。”

    “啊?”

    “不想回答?”

    “没……没有,世子妃请问。”

    “陌殇的那些手下,我算是熟悉的除了无悲无喜跟莫失莫忘以外,就是你们龙凰旗这十二个人了,那家伙是不是在你们的面前说过我什么?”宓妃好看的眉头轻轻的拧了拧,说不出是高不高兴,反正表情很是有些纠结,初见龙凰旗的时候『shí hou』,她就感『gǎn』觉有些奇怪,看过刚才邹九明的表情,宓妃心里的疑云更多了,“不许对我说谎,否则……哼哼。”

    宓妃朝着邹九明挥了挥拳头,明摆着就是要武力镇压,吓得邹九明缩了缩脖子,苦着一张脸看看宓妃,又看看一旁仰头看天的残恨,内心狂吼道:谁来救救我,呜呜……

    无奈他的心声老天听不到,宓妃也听不到,仍是笑眯眯的望着他,让他压力很大,颤着声道:“回。回世子妃的话,世子爷没有说世子妃的坏话。”

    “这个我知道『zhī dao』,他没那个胆子。”该说她坏话,除非那货想要再被她揍一顿,她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邹九明嘴角抽了抽,低头翻了个白眼,心说世子爷果然惧内,然他为毛听着世子妃如此霸气的话,越发觉得这样『then』的世子妃有魅力了?

    那什么,难道他有被虐妄想症吗?

    “呃……世子爷说世子妃是他认定的人,要我们像尊敬他一样尊敬世子妃,还有世子妃说的话就是他说的话,任何人都不得提出质疑。”世子爷您可别怪属下出卖你啊,属下这是在争取宽大处理呢。

    您都不敢惹毛世子妃的,小的就更不敢了。

    “熙然。”宓妃在心里默默的反复念着陌殇的名字,面色不变,语气不变的又道:“那些话他是什么时候『shí hou』对你们说的?”

    “回世子妃的话,是在世子爷到星殒城不久『bù jiǔ』之后。”

    时间竟然是那么早吗?

    陌殇到星殒城不久『bù jiǔ』之后,不就是他跟她才刚刚认识『known』的时候吗?

    从那时起,他就已经认定了她,就在他的属下面前这么宣告她的身份与地位『dì wèi』吗?

    那个家伙就那么自信『confidence』,她会喜欢『enjoy』上他?

    还真别说,她可不就掉进了他温柔的陷阱里,再也舍不得出去了么!

    “熙然,你还好吗?熙然,你可知,我想你。熙然,我在等你……”宓妃紧了紧袖中的双拳,灵动双眸里的丝丝亮光,似乎只有在想到陌殇的时候才会格外的明亮,炫目,仿佛能将人的灵魂都吸入进去。

    “原本我以为琴郡经过那一次的大清理,已经变得干净了,想来是我太过天真,不过我很高兴,梅财华的出现『There』让得琴郡的问题提早暴露了出来,如此也不至于今后打我一个措手不及。”

    “世子妃所言甚是。”

    “就目前咱们手里的掌握的消息来看,隐藏在琴郡暗处的那些人,不但跟璃城牵扯甚深,就是跟海外也有所牵连,势力不容小觑。”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