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一只小小的雪纳瑞被弃养,吓得躲在一辆老旧的车子下,无论怎么哄骗都不愿意出来,救援团体
据《风传媒》报导,从小在台湾<tái wān>长大的陈昭颖,没有任何外国学历,却在因缘际会下,闯入硅谷的新创公司担任工程师
今年农?压?年假期短,许多<many>民众不想出门人挤人,只计画在家好好休息,独享悠闲惬意的时光!为了打发时间,宅在家看电影<movie>变成超棒的娱乐<entertainment>,现在不用花大钱到威秀看强档大片,有电信业者早已预备好满满片库,同步上架年度< dù>最新得奖电影<movie>,每一部几乎<much>毫无冷场
这天坐在沙发椅上,两双眼睛望着窗外,整个专注到不行,就连马麻邱亚?弈贸鲆煌胂闩缗绲娜馊猓?计餐泛鍪樱?魍?远方彷?吩诔了迹?肝业墓飞?意义<meanings>为何?我为何要吃饭?
的香?W画面,影片中疑似还可以<can>听到女职员忍不住忘情呻吟,影片被po上网后立即获得网友踊跃分享,成为<Become>网路上的热门话题
美国亚利桑那州(Arizona)一对情侣1月10日偷走一辆休旅车后开始<kāi shǐ>逃亡,甚至直撞护栏闯入沙漠区,最后车子卡在崎岖的路面,他们只好下车各自往不同方向逃跑,眼见警察<policeman>已包围并开枪,他们乾脆放弃挣扎,直接转头跑向彼此的方向,最终互相拥抱
小说 > 恐怖悬疑 > 鬼称骨 > 第28章 阿爸许8

第28章 阿爸许8


    说到至阳之物的时候<shí hou>,姥爹不禁想起在峨眉山里跟迷海大师学吸食阳光的情形来。自离开<absence>那里之后,衣食无忧,餐餐饱腹,所以没再那么做。

    以后趁没人的时候<shí hou>应该<yīng gāi>再试试。姥爹心想。

    外公对我说,姥爹曾经问过年幼时的外公一个关于吃饭饱肚的问题<wèn tí>。

    姥爹问,你知道<zhī dao>为什么人要日食三餐吗?

    外公说,因为饿。

    姥爹摇头,说,这是我们人的错觉。人只有在真正觉得<jué de>饿的时候才应该<yīng gāi>吃饭。很多时候,日食三餐是不必要的。之所以我们早中晚一日三餐吃饭,是因为别人都是这么做的。当看到别人都在吃饭的时候,原本不饥饿不应该进食的人也会觉得<jué de>饥饿,甚至胃口大开。在不需要进食的时候吃饭,那是伤害自己<zì jǐ>的身体,会损耗寿命。可是为了不被其他<qí tā>人当做异类怪人看待,人们都不约而同地按时进餐,步调一致。

    听了这番话之后,我难免想到姥爹离开<absence>峨眉山之后像常人一样吃饭,而不继续迷海大师的方法,是因为他不想被人当做怪物看待。

    但是<But>吸食阳光的****一直在他心里挥之不去。

    在追查弱郎大王去向的第二天早晨,阿爸许由于<yóu yú>头一天的奔波而疲倦,打破常规地没有比姥爹早起。

    姥爹清晨起来的时候见阿爸许还在酣睡,便独自一人爬到了屋顶,对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吸食。吸食的时候只有一种淡淡的比喝水还轻的感<sense>觉,却没有在峨眉山里时候那种果腹的感<sense>觉。一种像是喝汤,一种像是吃饭。

    姥爹认为这是不够饿的原因。之前身体几乎<much>夺空,所以吸食的时候效果好。现在肚子里还有昨晚没有消化完的食物<Food>,所以吸食的时候效果差。

    虽然如此,姥爹还是尽力让心宁静下来吸食。

    既然效果不好,那我多花点时间好了。虽然不如吃饭那么饱,但喝汤也能喝个水饱。姥爹是这么想的。

    姥爹吸食得忘记了时间。突然,姥爹感觉<gǎn jué>阳光凝固了,像流动的水被极其寒冷的空气袭击瞬间冻住了一样。这一凝固,姥爹立即感觉<gǎn jué>口鼻被堵住,胸口闷得慌,几乎要窒息。身子也不能动弹。他就像一只水里的鱼<fish>,水被突然冻住,鱼<fish>自然<zì rán>不能游动,不能呼吸。

    他的呼吸已经<have been>完全<completely>断掉,胸腔疼得厉害<Fierce>,似乎里面的肋骨在努力往外撑,想获得一点吸气的空间,可是凝固的阳光阻止了它,跟它抗衡。

    姥爹的脑袋变得晕晕乎乎,几乎被闷死。

    这样<zhè yàng>不知过去了多久,就像迷迷糊糊睡觉一样,或许睁眼才过去一分钟,或许睁眼一看外面天都亮了。

    恍惚之间,姥爹听到了迷海大师的轻叹的声音。那不是消极的叹息,而是带着喜悦的叹息,仿佛是婴儿出生后接生婆的叹息,又仿佛是家中老父听到儿子归来的如释重负的叹息。

    这叹息仿佛是一阵春风,迎着姥爹的脸吹来。冻住的水便像春季来临一般融解,又恢复了生机。眼前的阳光不再凝固,五颜六色的光在姥爹眼前忽强忽弱,给人眩晕的感觉。

    世界<world>恢复了舒畅。口鼻重新呼吸,胸口重新起伏。

    这是一瞬间,也是许久许久。

    姥爹闭上了嘴巴,害怕那种凝固的感觉再次出现<chū xiàn>,将他活活闷死。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姥爹转过头来,见是阿爸许上来了<lai l>。

    “你上屋顶来干什么?”阿爸许疑惑道。特别是刚才姥爹橡根木头一样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让他生疑。

    “弱郎的事情<shì qing>会解决<jiě jué>的。你不要<压嘛碟>太担心<worry about>。”阿爸许以为姥爹在为弱郎大王的事情<shì qing>忧心,便劝解道。上次他用湘西赶尸的方式控制弱郎大王,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此时他的信心暴涨。

    姥爹盯着阿爸许看了半天,一句话也不说。

    阿爸许被他看得发毛,说道:“你别这样<zhè yàng>看我。我不是骗你,我一定能给你解决<jiě jué>弱郎大王的。”

    他不知道<zhī dao>,此时姥爹的眼睛有了一种幻象。

    姥爹忽然感觉换了一个世界<world>,一切的事物都有了一层青灰的底色,像是隔着一块质量不大好的玻璃看世界,像是在三伏炎热季节<season>的水气里看世界。他看见阿爸许身体周围冒着一股淡淡的白色热气,好像天与地就是一个蒸笼,而他快蒸熟了一样。

    “你不热吗?”姥爹问他。

    他愣了一下,说道:“我不热啊。”

    姥爹看屋顶下面的树,树的周围也有一股热气,再看其他<qí tā>的,发现凡是有生命的都在周身一圈有热气冒出,凡是没有生命的都没有热气。

    难道我看见的都是阳气?姥爹心中自问。他抬起手来看自己<zì jǐ>的手,发现手臂上热气直冒,好像是从沸腾的水壶上蒸发出来的,比阿爸许的热气要强多了。

    姥爹再看从屋前路过的人,个个身上冒出一寸来长的热气,都比阿爸许的要高要多,走动的时候,热气在身后拖出淡淡的影子。

    姥爹心想,阿爸许大病初愈,阳气是没有那么旺盛的。

    下了屋顶之后,姥爹眼睛里的热气消失了,眼前事物都恢复正常。只有在长久地闭上眼睛,然后突然睁开的时候,那青灰的底色和白色的热气才会重新出现<chū xiàn>,但依然转瞬即逝。

    寻找弱郎大王的第三天,阿爸许突然对姥爹说:“你好像到外甥的级别了。”

    姥爹一愣。

    阿爸许笑道:“我的感觉很准的。那天在屋顶看到你,我就感觉你突然到了外甥级别。只是到现在才跟你说。”

    “你不是逗我吧?”姥爹说道。

    “我说了,我的感觉很准的。”阿爸许重复道。

    姥爹开玩笑<wán xiào>道:“那你用你的感觉去感觉一下弱郎大王到底在哪里。省得我们天天在寨子里转悠。”

    阿爸许道:“有些事情能感觉到,有些事情是感觉不到的。如果偷偷进入女人房间的是弱郎大王,那我们想找到它就更难了。”

    “为什么?”

    “它能潜入女人的房间,还能做那档子事,那就说明它的身体没有原来那么僵硬了。”

    姥爹道:“那不一定吧。那些女人不是说了吗,她们感觉到猥亵她们的男人的坚挺。”

    阿爸许道:“那只是一方面。如果它能扑到女人的床上,扑到女人的身上,还能做完事安然无恙地离开,那说明了什么?说明它已经<have been>不怕被绊倒了。弱郎最大<zuì dà>的缺点的就是怕被绊倒。它克服了这个最大<zuì dà>的缺点,就比以前还要厉害<Fierce>一个层次,我们就不是它的对手<Opponent>了。”

    姥爹想起那晚要不是身上因为洗过硫磺温泉让弱郎大王稍稍犹豫,自己也早已变成一具跳尸了。如果弱郎大王真如阿爸许所说不再惧怕绊倒的话,那自己死在它手里就跟蚊子被拍死一样简单。

    “如果它再遇到我,还会不会像上次一样犹豫片刻?”姥爹问道。

    阿爸许道:“你以为洗了煮珠湖的硫磺温泉对你有益吗?”

    姥爹听了这话,觉得不可理解。

    “要不是在那里泡了几天,我上次就被弱郎大王咬死了。”

    阿爸许淡然一笑,说道:“被钓上来的鱼,当然要先让它吃一点好吃的诱饵。”

    “哦?”姥爹听出话里有话。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But>我清楚。很多得罪了鬼灵的人来到这里洗浴,以为可以<can>像传说<legends>中的那样避开鬼灵的骚扰。但实际上来这里泡过硫磺温泉的人最后几乎都被鬼灵害死了。”

    姥爹顿时头皮发麻,惊问道:“这是为什么呢?难道硫磺温泉不但不能避开鬼灵,还会吸引鬼灵吗?”

    “不是。硫磺本身就有辟邪作用,不至于吸引鬼灵。”

    “那为什么泡过的人都被鬼灵害死?”姥爹急切问道。自己泡过温泉,与此事紧密相关,自然<zì rán>非常着急。

    阿爸许将谜底解开来。

    原来硫磺温泉确实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作用没有流传的那样神奇。几天之后,随着<Along with>硫磺味的淡去,人的本身体味又恢复过来。可泡过温泉的人以为从此不再怕鬼,行事比以前更大胆更无度< dù>。特别是有些专做亏心事的人,在这里洗过之后以为穿上了一件可靠的保护衣,所以做亏心事的时候没有任何恐惧和忌讳。最后因为做事太过分,不是惹上官司,就是惹上仇人。哪怕鬼不找他,仇人也会将他置于死地。

    而一些被鬼干扰的人也掉以轻心,没有防备。所以在硫磺味淡去之后,鬼魅轻易将其魂魄勾去,或者作祟吓死。

    阿爸许说:“硫磺味只能躲过一时,时间一久,硫磺味消失,还是能找到。有的人以为一劳永逸而放弃提防,最后轻易被鬼杀死。”

    “原来这样。看来得到一些好东西并不见得是好事!多亏今天听了你这番话,我以后会更加警惕。”姥爹感叹道。

    阿爸许哈哈大笑,可是刚刚痊愈的身体似乎扛不起这么放肆的笑,还没笑够就连连咳嗽几声。“你说得对!好事不一定给你好结果,坏事不一定给你坏结果。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借鬼灵的力量来帮我做事的原因。在别人看来,这或许是不耻所为的。对我来说,只要能达到好的结果,手段是好是坏我不那么介意。”

    “话虽这么说,但我还是不认同你现在的做法。你对那些瓦罐里的东西下手太狠,或许它们会想其他办法报复你的。”姥爹说道。

    没想到不久<shortly>后姥爹的话果然一语成谶!

    不知道阿爸许临死之前是不是回想起过姥爹这句话。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