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但这令人心痒痒的?j望,依然潜伏在独派心中,于是狡猾的政客只能如骇客破解操作系统般,四处于体制中找后门钻
当时两名〖two〗青少年车祸受伤,警察〖policeman〗赶到现场时,争论要不要〖bù yào〗开车送受伤男孩就医,对话内容遭路人录下
法官审理后,认为王男手段?床小⒍裥灾卮螅?跋焐缁嶂伟采蹙蓿?虼艘簧笠郎比俗锱写ξ奁谕叫獭Ⅰ荻峁?ㄖ丈恚缚缮纤摺?
反课纲学生〖students〗、民众持续?琢旖逃?部前广场,并在上午〖morning〗10时召开记者〖journalists〗会,要求国民党立法院党团签署朝野协商,或表决同意召开临时会,也希望〖xī wàng〗立法院长王金平、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到抗争现场给学生〖students〗鼓励
换言之,反黑箱只是台独主张的遮羞布,其作用是在?u造冲突〖chōng tū〗、对立,进而引发动乱,最后是谋取政治利益,这就是民进党惯常使用的三步骤战略
小说 > 玄幻仙侠 > 无尽丹田 > 第二卷 至尊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天域寒冰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天域寒冰


    “你们几个挨个离开〖lí kāi〗,我最后掠阵!”

    确定离开〖lí kāi〗的方法,聂云不再着急,目光扫向其他〖qí tā〗诸人。

    他自己〖zì jǐ〗没任何问题〖wèn tí〗,是今世身,剩下的人,他还不能确定 ,仔细

    观察一下,确认对方身份,才不至于被动。

    “是!”段亦等人明白他的意思,灵秀大帝当先向石碑上的今生图案飞了过去,身上光芒一闪,在众人面前消失。

    紧接着段亦、梓桐不毁也纷纷飞过去,只剩下万法主宰一人。

    聂云最想看的也就是此人,之前他被单独〖alone〗抓走,回来之后,无论言语还是举动,都有些配合假聂云,让人不得不怀疑。

    “你应该〖yīng gāi〗是万法主宰的前世身吧!”见对方并不离开,聂云淡淡道。

    “我是今世身!”万法主宰眼***现一丝慌乱,突然身体一动,笔直向眼前的石碑冲了过去,不过他走的不是今世图案,而是前世图案!

    嗡!

    还没来到石碑跟前,一道庞大的灵魂力量将其禁锢,他仿佛一下撞到了蜘蛛网上,被活生生挂在空中。

    “让别人跑了一次,如果你再能逃走,也未免太小看我聂云了!”

    轻轻一笑,聂云手指变成金色,轻轻一点,一道寒芒直射万法主宰的眉心。

    “你……”万法主宰瞳孔一缩,想要说什么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眨眼功夫眉心出现〖There〗一个血洞,灵魂开始〖kāi shǐ〗消散。

    他做梦都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真正动手的时候〖shí hou〗,丝毫都不拖泥带水,甚至连给他解释的机会〖jī hui〗都没有。

    呼!

    万法主宰死亡,尸体眨眼功夫化作一道青烟,向今世身的图案飞了过去,随即消失不见。

    “果然如此!”聂云并未惊讶 ,而是点了点头。

    如此简单击杀这位万法主宰,他正是想试验一下。

    之前前世身的逍遥仙、扶暗潮死亡,为了隐瞒,故意自爆成碎肉,并未看到什么,此时留了他完整尸体,刚好可以〖 kě yǐ〗细细观察。

    前世身的万法主宰死亡,体内的所有〖all〗精气,飞向今世身的图案,说明死后的他,彻底和今生融合。

    看来之前的猜测都是对的,无论前生、今世还是来生,击杀任一一个,另外的就会吞噬其中精气神,变得更加强大。

    这也是丹神主宰为何实力远超其他〖qí tā〗主宰的原因。

    “进去!”

    将自己〖zì jǐ〗的推论研究明白,聂云也不停〖bù tíng〗留,身体一晃进入石碑,眼前一阵黑暗,再次睁开眼睛,场景已经〖yǐ jing〗和之前的完全〖wán quán〗不同。

    眼前是一片崇山峻岭,在没有村庄,他整个人正站在崇山中西的一个高台上。

    高台前方是漆黑的深坑,里面雾气浓郁,即便天眼都看不清里面到底拥有什么,虽然看不到,但却给他一种强烈的危险之感〖sense〗。

    “主人!”

    “聂云主宰!”

    段亦等人飞了过来,灵秀大帝看到他独自一人过来,有些奇怪:“万法主宰呢?”

    “这个万法主宰是假的,我已经〖yǐ jing〗出手斩杀!”聂云回答一句,继续向前看去:“有没有什么发现?”

    “没有,这个深坑看不到底,你没过来,我们也不敢贸然冲过去,所以,并未发现什么……”

    灵秀大帝道。

    “刚才一道青烟飞过来,去了哪里?”聂云问道。

    “直接向这个深坑飞过去了!”段亦道。

    “好,咱们也过去吧!”万法主宰前世身形成〖caused〗〖xíng chéng〗的青烟,肯定是去找今世身了,只要追过去,肯定能找到假聂云等人。

    聂云回来,众人仿佛再次有了主心骨,跟在后面向面前的深坑飞了过去。

    眼前的巨坑不知道〖zhī dao〗有多深,迷雾环绕,让人看不清,聂云认准方向,防御之气形成〖caused〗〖xíng chéng〗巨大的雨伞将所有〖all〗人遮挡在里面,笔直向下飞行。

    “好热,下面难道是熔岩?”

    “我们现在的实力虽然降低了,但也绝不是熔岩能够影响的,这里的温度〖attitudes〗比熔岩更加可怕!”

    ……

    越向下飞行,众人越觉得〖jué de〗燥热难耐,仿佛进入了一个巨大的火炉,灵魂肉身都受到剧烈煎熬。

    “不是熔岩,也不是火焰,是一种寒冰!”

    灵秀大帝好像知道〖zhī dao〗些什么,突然开口道。

    “寒冰?你开玩笑〖wán xiào〗吧!寒冰是冷的,如此炙热的环境,如果有的话,肯定早就融化了!”梓桐不毁哼道。

    “是啊,如此炙热的环境,怎么可能〖would〗拥有寒冰?”

    段亦也满脸奇怪,并不相信〖xiāng xìn〗。

    “你确定是寒冰?”不理会二人的奇怪,聂云看向灵秀大帝。

    虽然对方说这是寒冰,他也觉得〖jué de〗不可思议,但还是选择相信〖xiāng xìn〗。

    世界〖shì jiè〗之大,无奇不有,有些事情〖affair〗,并不是常理能够推论的,就好像三世身,前生、今生、来生,居然能够待在同一个空间,这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affair〗。

    “我当初和……修罗王一起〖with〗的时候〖shí hou〗,曾听他提到过一种奇怪的寒冰,叫,这东西并非阴寒,而是炙热,靠近之后,肉身会被烧焦,灵魂却会被冻成冰块,从身体剥离出来,非常诡异!这地方虽然炙热,但你们有没有感〖sense〗觉到灵魂却像陷入了冰窖,运转起来都慢了不少?”

    灵秀大帝缓缓道。

    “这……”

    “果然如此,我的灵魂果然感到了一丝僵硬,天底下居然还有如此古怪的东西?”

    段亦、梓桐不毁运转灵魂,果然感到了一丝不一样,一个个面面相觑,虽然不相信,却不得不不承认〖admitted〗,这是真的。

    “天域寒冰?”聂云眉毛皱起:“那……修罗王可否说过破解之法?”

    这种天域寒冰非常古怪,就连现在的他,都感到了一丝不对劲,如果没有破解之法,恐怕很难通过。

    “他说是说过,但……那件东西很难寻找,即便是我,都从未见过……”

    灵秀大帝一脸踟蹰。

    “哦?什么东西?”

    “听说是一种叫地狱寒晶的东西,这件物品,更加阴寒,将其放在口中,就可以〖 kě yǐ〗抵御这些天域寒冰的灼烧之气,不再受伤!”

    灵秀大帝犹豫道。

    “地狱寒晶?你确定?”

    聂云一下愣住,随即脸上露出狂喜之色:“这东西……我多得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xǐ huan〗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ticket〗、月票〖ticket〗,您的支持〖zhī chí〗,就是我最大〖largest〗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