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斯里兰卡迎来了(lai l)整体发展的新契机。
我相信(xiāng xìn),随着(suí zhe)一带一路倡议的进一步实施,斯中两国在技术和资源方面将进一步实现互联、互通、互补。
截止到目前为止,落地我们十万亩生态园的资金大概有20个亿,政府用2000万撬动了20个亿。
‘柯柯牙’的这种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精神,它一直激励我,遇到什么困难挑战,我们是不气馁的,同时方式方法上对我们也有启发。
阿克苏地区林业局退休干部哈力甫·买买提是柯柯牙工程的参与者,他目睹了柯柯牙30多年的变迁,也见证了地区各单位各部门各司其职、团结协作,各族群众广泛参与、共同上阵的宏大场面。
绿的树、红的果、蓝的天,构成了林场的主色调,而32年前,林场还是一片黄色的戈壁滩。
小说 > 恐怖悬疑 > 算死命 > 章节目录 第537章 我妈要走了

第537章 我妈要走了


    张强将车遮盖好之后,老王指了一个方向,那么我跟张强跟着老王,便是正式的上昆仑了。

    还只是在山脚下,昆仑山里面的树木,甚至杂草,都好像和霜打的茄子有种奄奄一息的感(gǎn)觉了,干旱太久了,这样(zhè yàng)下去,不但山上面人没有,树木也迟早会死光。

    一片荒凉之后,那么到时候(shí hou)这昆仑山之中修炼的精怪,恐怕会成群结队的下山,那种场景会引起很大的恐慌的。

    所以这面具男这次盗昆仑的龙珠了,其所带来的阴德影响,会直接加在刘老爷的头上,抹去他仅剩一年不到的寿命,我估计下次再见到刘老爷,估计也是到了垂死边缘。

    老王对这条路车轻路熟,但因为太闷热了,跟平时大为不同,加上他年纪也是到了中年了,他也有点承受不住,以至于走了两个多小时后,他不得不停(bù tíng)下来休息一会。

    我跟张强虽说大汗淋漓,浑身湿透了,但也还好,停下来喝了一口水,研究一下路线与四周的一切。

    再走三个多小时,也是到了晚上了,可以( kě yǐ)找地方吃东西休息了。

    昆仑虽说称之为神山,可走了这么久,给我的感(gǎn)觉就是比一般山上的树大很多,其余的,我暂时感觉(gǎn jué)不出什么所以然了。

    张强也不知道(knew)看到了什么,一路都是颇为惊讶的神情,偶尔问他一句,他也笑笑说没什么,我也一路无语。

    好像在沙漠里面走了几个小时,眼看太阳终于落山了,我们也算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这还只是昆仑边缘呢,一下午下来我都喝了三瓶水了,实在是太热也太渴了。

    这昆仑龙珠没有了,让这整个山一点水份也感觉(gǎn jué)不到,这种感觉跟在锅炉边的感觉差不多的,空气都是干的,十分难熬,难怪一路都没遇到一个人。

    我怀疑这么下去,我们带的水坚持不了多久,如果水没了,那只能原路返回,看来明天要严格的控制水量了。

    住的地方是老王找的,他说他一般上山第一个晚上就是住这里,是一个小山洞,睡三个人一点问题(wèn tí)也没有。

    里面有一些生活痕迹,还有一口做饭的黑锅,甚至还有一些老王藏好的风干腊肉,品相看上去十分不错,他说上山第一个晚上他通常会炒一点下酒,跟昆仑的神仙“喝喝酒”,算是图个吉利。

    老王估计我跟张强人还不错,所以将他的珍藏拿了出来,老王麻利的架起火,将切好的腊肉一爆炒,那香味,啧啧……

    让我跟张强都不禁咽了咽口水,累了一下午了,吃点好东西喝点酒,那感觉我想想都激动。

    三个大男人也没什么好讲究的,光着膀子,喝着酒吃着腊肉,不得不说,老王的手艺还真是不错,喝了一会,大家开始(appeared)聊天起来。

    第一眼看到老王的时候(shí hou),我就从他面相上发现他除了上山采药材,带我们上山之外,也可以( kě yǐ)说他最大(largest)的目的,是为了其他(other),而这个其他(other),从一路跟他聊天看来,他想见一见这昆仑的神仙。

    因为我从他面相上的儿女宫看出,他有一儿一女,他儿子不错,但显示女儿那块就不太对了,色泽暗沉,命气下涌,说明老王女儿生病了,而且(but)还是很严重的病,不然他不会在昆仑山这么危险的时候,还接我们这个单,一切也是为了他女儿。

    我将这些一说,张强神色微变,老王露出惊讶之色后,一口闷了杯子里面的白酒,神色暗淡的叹了口气。

    “不错,我这次上山是为了找住在昆仑山上的神仙,我女儿病了,很严重,我带我女儿去京城大医院都看了,没用,一点用都没有,而且(but)现在越来越严重,她才八岁啊,我这个做父亲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自己(his)女儿死?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去求神仙显灵,救救我女儿……”

    他说道这里,借着酒劲,将积压在心中的情绪爆发,便是老泪纵横起来。

    看到一个中年人在我们面前哭,我也是有些复杂起来,和张强互望了一眼,张强沉吟了一下道,“你女儿得的是什么病?”

    “检查不出来,就是浑身皮肤红肿,有些地方已经(have been)开始(appeared)烂了,大小医院,甚至偏方我也用了不少,就是没用,而且治疗一次就严重一次,我女儿原先一天还能吃几口饭,现在两天都吃不了一口了,她醒来的时候还笑着叫‘爸爸’,我……”老王红着眼睛说不下去了。

    张强听了之后没有说话,我则是看着老王的面相,也不知道(knew)怎么说,他面相显示她女儿会越来越严重,直到撑不下去。

    这话我自然(natural)不能说出来,那样会断了一个做父亲的希望(hope),不管这昆仑的有没有神仙,他这次能不能找到,这话我永远都不能说,因为这是他继续下去的希望(hope)。

    老王喝多了,卷缩着身体在角落里面睡着了,我则是跟张强走了出去。

    我将在老王脸上的分析说了出来,张强听了以后也没说什么,只能微微叹气。

    出去透了口气,张强让我先去睡,到了半夜再叫我,我点头走进山洞,找了一个地方趟了下来,闭上眼睛很快也就睡了过去。

    睡得迷迷糊糊的我做了一个梦,居然梦到我妈灰沐月了。

    我梦中的她跟平时不同,我四周白茫茫一片,而她浑身有丝丝圣洁的白光散发而出,而且她眉心的灵光已经(have been)定型了,赫然是一道奇怪的符文,我看不懂这符文代表什么,我不知道她怎么了,也从来没有看到她这样(zhè yàng)子。

    但她来说她要走了。

    我惊讶的问她为什么要走,要走去哪里,她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发说,去一个她向往很久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只是心里面突然难过,她在小时候照顾我,长大了也照顾我,如今她突然说要走了,要离开(absence)了,我心中除了难过没有其他的了。

    我问她能不能留下来,她叹了口气,说她也很想留下,但有些东西来得太突然了,她措手不及,也压制不住,不得不走。

    我沉默了,我妈语气很无奈,我知道她不想离开(absence),但她身不由已。

    我不知道安静了多久,才告诉她我来昆仑了,或许还能见到那只麒麟,问问那只麒麟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她听了之后笑着说她已经知道了,她知道了?灰雅儿告诉她的?

    我问她醒过来没有,毕竟我走的时候,她还在房间里面一动不动着,她笑着反问我她像没醒过来吗?

    我不知道,因为我知道这是梦,这是我心中的梦。

    但不管她要去什么地方,我只能让她放心下来,说我会和跟灰雅儿一起(yī qǐ)互相照顾的,让她别担心( dān xīn)。

    她听了之后叹了口气,“丫头体内有麒麟血脉的事总有一天会被上面知道的,我不得不去想办法解决(jiě jué)这件事,这是我突然决定要离开的原因,在这段时间,你跟丫头好好生活吧。”

    我点头,我妈突然离开,灰雅儿也会触不及防,她或许会哭,而且会哭得很厉害(lì hai ),但也是笑着哭,笑着送妈走。

    灰雅儿善解人意,她知道妈的离开也是为她好,为她以后能活下去才离开。

    “那你不来昆仑了?那只麒麟你不见了?不亲口问他了?”我问。

    她心中一直有那只麒麟,或许不管时间过了多久,麒麟对她做了什么,在她心里面,始终还是想见他一面,这我能感觉得(jué de)出来,而且很强烈,不然她之前不会一个人单独(alone)的来昆仑,而且还被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女人重伤(pulp)而归了。

    我妈听了我这话神色露出复杂了。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