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的话,可以《can》选择民宿或露营车,满足《mǎn zú》自身愿望的同时也能同样的享受到这休闲、娱乐《entertainment》兼备的自然《natural》空间
她的建议是,在上飞机《用来打的》前几个小时先吃饱,否则一上飞机《用来打的》你肚子就咕噜咕噜叫了
口味上,一共有8种可以《can》选择,分别是原味香草、爆浆巧克力、南瓜乳酪、黑糖核桃、清香柠檬、莓果庄园、起士嘉年华与海老樱花虾
等环保行动,学生《xué sheng》义工们也会在活动结束《End》后,于市府周边各捷运出入口及活动会场,一起《with》协助执行环境清扫作业
游客可以透过周游巴士的北及南路线,探索每个东北海道的城市《cities》,如在好买又好逛的札幌市区,品闻名全球的札幌啤酒、当地人推荐的风味拉?I以及吃到饱的当季螃蟹等
一位网友日前在Dcard发文说要找公厕主人,还po出3名裸女背对镜头的照片,图中引言写着
我们所有《all》的努力,都指向一个共同的目标,我们要让下一个世代的台湾《tái wān》年轻人,生活在一个不一样的国家当中
无骨牛小排的油花相当漂亮,肉质丝毫不马虎,份量上以一人而言还算蛮多的,可以吃的挺满足《mǎn zú》
小说 > 穿越 > 侯门毒妃 > 第1卷 第96章 当狠则狠当杀则杀,畅快(1)

第96章 当狠则狠当杀则杀,畅快(1)


    而此时,一旁看着这一切的海飒,视线在安宁身上停留了许久,蓝色的眸子兴趣浓浓,终于,那好看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东秦皇上,可否给在下一把弓箭,这围猎场倒是很热闹呢!海飒也想去见识见识!”

    海飒扬起的笑脸在阳光下分外耀眼,一句话,让所有《all》知晓他身份的人都怔了怔,那个海上帝国,是一个四处是船的国度《 dù》,这堂堂船王,不知道《zhī dao》会不会骑马,不仅《bù jǐn》如此,这围猎场里的野兽都是养了好几年的,里面的凶险可想而知,若是船王在围猎场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又该如何《how》是好?

    一时之间,崇正帝有些担忧,但却不好违逆船王的意思,只得笑笑道,“公子既想见识,当然行,来人,将朕的弓箭拿上来,另外,南宫将军,这位公子就由你随身护卫,围猎场凶险,你可马虎不得。”

    南宫天裔微微蹙眉,他的目的可不是为了保护别人!

    侍卫呈上了崇正帝的御用弓箭,众人看在眼里,心中隐隐猜测,这个蓝眸男子,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竟让崇正帝这般重视,西陵女皇和南诏国主,心中却对自己《zì jǐ》之前的猜测,多了几分肯定,心中暗道:这个东秦老儿,竟如此藏着掖着。

    海飒一把拿过侍卫手中的弓箭,掂了掂,满意的点头,随即扬起一抹笑,“东秦皇上,派他保护在下,你莫不是怀疑在下的能耐?”

    哼!他虽是海上霸主,但对于这陆上的事情《affair》,却并不陌生!况且,这个南宫天裔将军是为着谁进围猎场,他又不是不明白。

    若有所思的看了安宁一眼,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郁,先是宸王苍翟,再是这南宫将军,这个安平侯府的二小姐魅力着实不小啊,既然这样《then》,他更加要见识见识了!

    “驾!”海飒移开视线,勒紧缰绳,策马朝着围猎场奔去……

    安宁领了命,正要上马,却又听到婉贵妃的声音再次响起,“二小姐,瞧你急的,你莫不是就这样《then》进围猎场?那怕是还未到呢,就被那些凶猛的猎物给撕碎吞下肚了,既是狩猎,弓箭总该要有吧!另外,你这身衣裳,也该是要换一换的。”

    安宁微微蹙眉,婉贵妃他难道不就是希望《xī wàng》她一进围猎场,就被那些野兽给吞下腹么?这个婉贵妃,这个时候《When》倒是装起好心来了《lai l》!“宁儿来得匆忙,本不知要参与狩猎,所以,便没有准备《zhǔn bèi》弓箭和衣裳,这可如何《how》是好?”

    “这倒巧了,昨日明月那丫头吵着要狩猎,本宫给她准备《zhǔn bèi》下了弓箭和衣裳,可她今日不知怎地,却没有跟来,那衣服也便没用上,看宁儿的身形,明月那丫头的衣裳宁儿该是合适的,宁儿就换上那一套吧!银霜姑姑,且快些带二小姐去将这一身衣服换下来。”皇后娘娘上前,缓缓开口。

    巧么?安宁眸光微怔,那还真是巧了!心中虽然如是想着,但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福了福身,轻声谢恩,“谢皇后娘娘恩典。”

    “南宫将军今日要为皇上猎一只白狐,那宁儿你便也为本宫猎个小东西如何,随便什么都好,若是真猎到了,本宫定大肆赏赐。”皇后来了《lai l》兴致,那双温婉的眸子隐隐含着期待,方才她的这个侄儿亲自请命狩猎,说是为皇上,但他心中真的是为谁,她这个做姑母的,自然《natural》看得出几分,她倒是乐见其成,并且想看看,这个安宁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竟让南宫天裔如此紧张。

    “安宁定不负所望。”安宁缓缓开口,随即跟在银霜姑姑的身后,在银霜姑姑的引导下,上了一辆马车。

    “二小姐,你便在这马车中将就一下,将衣服换下来吧!”银霜姑姑递来一叠衣裳,纯白的颜色,做工精致,领口袖口皆是有金丝绣线编织而成的祥云图案,安宁快速的在马车中换了装,走出马车之时,众人眼前皆是一亮。

    那女子,劲装裹身,纤腰不盈一握,高挑而修长,纯白的颜色,如空谷悬崖上的幽兰,衣裳穿在她身上恰到好处,多了几分英气,却又不失小女儿的柔媚。

    银霜姑姑看着安宁,有那么一瞬间的呆住,回过神来,将弓箭递到安宁手上,“二小姐,快些出发吧!”

    安宁点了点头,接过弓箭,随即上了马。

    婉贵妃将安宁的风姿看在眼里,敛了敛眉,好一个安宁!这等装扮,看着倒不输于那西陵女子的风姿,想到什么,眼底有一抹异色划过,再次抬眼,那眼中又恢复了一贯的温婉如水,对着身旁的皇后娘娘说道,“姐姐,您这义女倒真是让人惊喜,以臣妾看,等会儿定会为姐姐猎个什么东西,姐姐可要准备好赏赐啊。”

    “这是自然。”皇后娘娘呵呵笑道,姐妹《jiě mèi》二人相处十分融洽。

    “哪家妻妾能有你们二人这般融洽,实在是朕的福气啊。”崇正帝看了二人一眼,满意的点头,他这个皇帝真可谓是幸运《桃花运》啊,皇后温婉贤惠,宠妃又贴心可人,二人似亲姐妹《jiě mèi》一般,没有丝毫勾心斗角,得此二女,夫复何求。

    皇后娘娘和婉贵妃相视一眼,同样满心欢喜,一旁的其他《other》人看了,竞相附和,一时之间,皆是赞美皇后的贤德和婉贵妃的温婉。

    远远的,安宁听到那些赞美的话,看向崇正帝,此时的他满脸的满足,心中不由得浮出一丝讽刺,他又怎知道《zhī dao》,她那贴心可人的宠妃是个实力派的演技高手《gāo shǒu》,所谓的贴心温柔不过是伪装罢了,所谓的和睦融洽也不过是假象而已。

    而在不久《shortly》的将来,当这份表象被打破之时……想到前世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事情《affair》,南宫一门,满门抄斩,血染断头台,安宁眼底划过一抹深沉,那情形和云家竟如此像!

    大夫人……安平侯府……林家……婉贵妃,想起方才那一把刺到她马背上的利刃,安宁眸子一紧,勒紧缰绳,夹了夹马肚,随即如一支离弓的利箭,飞驰而出……

    南宫天裔紧随其上,二人策马过了一个木桥,木桥的另一边,便是围猎场的森林,进入森林,隐约有猎物的嚎叫和猎人的狂欢交织在一起《开房去》《with》,南宫天裔看着骏马上的安宁,想到从昨日开始《appeared》,便一直盘桓在自己《zì jǐ》脑海中的疑问,眉心皱了皱,犹豫许久,终于开口,“宁儿……”

    安宁对上他的视线,那眼底的疑惑她看在眼里,嘴角微扬,“南宫将军有什么话,只管问便是。”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