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诸如HTC新旗舰机HTC One M8,首创DUO景深相机,透过背面硬体双镜头设计-主镜头专职拍照、副镜头辅助撷取景深资讯,让用家拍摄完后可自选对焦景深点,想要前散景、后散景一按搞定
人生有时候{shí hou}挺残酷的,从呱呱落地的那一刻起,有的人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不仅{bù jǐn}家世背景好,恰巧外表又长得够帅够好看,而且{but}靠后天的聪明才智还能站上事业的高峰,这时候{shí hou}就不得不羡慕{envy}这块
夜晚来临,雨水也偶尔会来搅和,但是{But}雨水的滴滴答答,配合着音乐{music}、食物{shí wù}以及美酒,却也显得可爱
阿雷纳尔温泉的温度{attitudes}与矿物质含量,经过化学测试,据说十分具有放与治疗功效!
设计,将手机正面及机身按键整合于背面,达到便于操作及萤幕边框极窄化特性,甚至首创轻敲两下唤醒萤幕的
旅行{trip}组乙份,非会员至全省柜位消费任一正品,即可获得品系列旅行{trip}组乙份
迈入第3年,邀请韩国{棒子}知名雕塑家成东勋、台湾{中国台湾省}雕塑家宋玺德进驻东和钢铁苗栗厂3个月,展开一场雕塑与钢铁的对话
建议台湾{中国台湾省}人都要去看,不要{bù yào}老是被利用,自己{zì jǐ}的权益要看清楚,不要{bù yào}轻信奸人,事实上好像谁都不能相信{xiāng xìn},利字头上一把刀,挑拨嫌隙者是会有报应的,这个黑社会坏蛋,怎么很像台湾媒体的作为,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203章 小镇遇故人

第203章 小镇遇故人


    凌曜一翻身下了床,一把拉住唐茉茉的手腕,微微一用力,将她带回自己{zì jǐ}怀里,低下头,抵着唐茉茉的额头问道:“生气了?是气我没有做全套,还是气我不该{never should}在这么旖旎的时刻笑你?”

    他好笑地看着唐茉茉,等着唐茉茉掉进他的语言陷阱。

    可惜这次唐茉茉学聪明了,没有傻傻落入凌曜的语言陷阱,她朝凌曜翻了个白眼,“拜托,别把我当傻子{shǎ zi}刷好么,你明明知道{zhī dao}我生气根本就是因为你耍我,然后还要二次再耍我,我生气的后果,你承担的起吗?”

    “茉茉,你永远这么可爱,让我忍不住喜欢{xǐ huan}上你,你说这世上,除了你我还能爱谁呀?”凌曜无奈又深情地凝视着唐茉茉,叹了口气说道。

    “茉茉小姐、凌少爷,先生让我来跟你说,他和夫人准备{ready to}去庄园附近的小镇逛逛,你们要不要一起{yī qǐ}去呀?”门外传来佣葅attitudes}说难噬

    “我要去!”唐茉茉立刻{lì kè}回答道。

    不等凌曜反应,唐茉茉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凌曜叹了口气,只好也跟着唐茉茉走出了房间。

    凌雪和唐启轩已经{have been}在车里等着他们了。

    唐茉茉和凌曜也坐进车里。

    车子平稳的朝着庄园一英里外的小镇驶去。

    低矮可爱的红瓦白墙小房子构成了这座面积不大的小镇。

    小镇里的道路并不宽阔,相对车辆也很少,人们大多骑着自行车,或者步行。

    今天是小镇举行集市的日子,远近的农户都带着自家的特产或者是带着孩子们来赶集了。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满足{mǎn zú}的笑容,普罗旺斯的乡村生活虽然平淡,却显得更加真实,因而人心也更加宽容,更加平和。

    唐家的车子在集市外停了下来。

    集市上人很多,车子根本开不进去。

    唐启轩护着凌雪下了车,凌曜也在下车时自然{zì rán}而然地牵起了唐茉茉的手。

    唐茉茉微微挣扎了一下,没有从凌曜手中挣脱,便顺着他的心意,让他牵着自己了。

    唐茉茉一边走,一边好奇的看着街上售卖的商品。

    从农副产品{chǎn pǐn}到日常生活必需品,应有尽有,还有许多{many}特色小吃和孩子喜欢{xǐ huan}的小玩具。

    唐茉茉看到前面有很多小孩子围着一个化装成小丑模样的卖棉花糖的小商贩。

    看到五颜六色的棉花糖从棉花糖机里一点一点膨胀出来,空气中都是甜甜的味道,唐茉茉不由得拉着凌曜也凑到小商贩面前,从口袋里掏出钱,对小商贩说道:“我也要一个棉花糖,我要粉红色的。”

    小商贩收了钱,递给唐茉茉一个粉红色的棉花糖。

    唐茉茉咬了一口,甜滋滋的味道在口腔里弥漫开来。

    “还说自己不是个小孩儿,你看你,还不是跟那些小朋友一样围着棉花糖机眼巴巴的瞪着棉花糖出炉。”凌曜好笑地看着唐茉茉。

    “不一样的。”唐茉茉立刻{lì kè}反驳道:“他们要等着问爸爸妈妈要钱买,我自己就能买,这就是大人和小孩子的区别!”

    她仰起头,得意的说道。

    “是吗?棉花糖真的有这么好吃吗?”凌曜凑到唐茉茉嘴边,乘着她不注意{危险信号},在她唇上添了一下。

    舌头感{sense}受到唐茉茉小嘴上香甜的味道,凌曜满意的咂咂嘴,“味道确实不错,挺甜的,真想再吃一口。”

    “色-狼!”唐茉茉红着脸,瞪着凌曜,猛地将手中的棉花糖往凌曜嘴里塞,“既然那么想吃,那就吃个够吧,这个送给你了!”

    该死的凌曜,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占她便宜,就算法国是个开放的地方,她唐茉茉可没有这么开放呀,真是羞死人了!

    唐茉茉把手里的棉花糖塞给凌曜,然后从凌曜手中挣脱出来,迅速朝人群中跑去。

    害怕唐茉茉跑丢,凌曜也赶紧追了上去。

    凌曜追着唐茉茉跑到街道的拐角处,突然唐茉茉迎面撞上了对面的一对年轻男女。

    “哎呦!”唐茉茉差点摔倒,对方也显然被唐茉茉撞的踉跄了两步。

    男子身手敏捷地扶住身旁的女子。

    “茉茉,你还是这么莽莽撞撞的呀。”无奈的声音从对面响起。

    唐茉茉觉得{jué de}很耳熟,立刻朝这对年轻男女看去。

    “左安辰、米雅,是你们两个呀!”唐茉茉惊呼起来。

    她觉得{jué de}兴奋极了。

    没想到在法国普罗旺斯的小镇上居然能重逢左安辰和米雅,真是一件令人惊喜的事情{affair}呀!

    “左安辰,米雅,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呀?”唐茉茉好奇的问道。

    “我和米雅离开{lí kāi}国内之后就选择了来法国定居,这里是我们长大的地方,甚至比国内更令我们感{sense}到熟悉,米雅比我早一些回到法国,我是等所有{all}的恩怨都了解以后才来到法国找到米雅,和她一起{yī qǐ}生活的。”左安辰说道:“现在我和米雅都在巴黎艺术学院学习美术,这次到普罗旺斯是为了写生,我在这附近有一座小屋,如果有时间欢迎你来做客。”

    “茉茉,我也很好奇,你怎么会在这里?”米雅问道:“你和凌少爷不是一向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么?怎么今天只有你一个人啊?”

    米雅东张西望,也没看到凌曜。

    “呃,不要说他啦,”唐茉茉故意岔开话题,“看到你们在法国过的这么好,我也就安心啦。”唐茉茉说道,“嘿嘿,既然你们在这儿有座小屋,不如带我去看看吧?”

    唐茉茉就是不想让凌曜这么快找到她,她要故意让他着急,让他知道{zhī dao}她唐茉茉可不是好惹的。

    “这边请。”米雅做出邀请的手势。

    左安辰牵着米雅的手,两人相视一笑,彼此眼里都是浓的化不开的甜蜜。

    唐茉茉搓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茉茉吐槽,果然是春天来了{lai l},真是春意浓浓呀!

    左安辰和米雅在乡下的小屋在离集市不远的小山坡上,是一幢红瓦白墙的二层小楼。

    小楼前有一个小院子,用白色低矮的木栅栏围起来,里面种满了各色小雏菊,小楼的一层是客厅。厨房和餐厅,二楼是两人的卧室和画室。

    房子的窗户很大,采光很好,站在二楼画室里,可以{can}俯瞰盆地里的小镇集市,还能眺望远处的美丽花海。

    “这地方真漂亮!”唐茉茉由衷地赞美道。

    唐家的城堡虽然恢弘奢华,但是{But}左安辰和米雅的这幢小屋则更加温馨宜居。

    “对了,茉茉,我当时走的匆忙,只听说北辰少爷身受重伤{zhòng shāng},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左安辰端来三杯现磨咖啡{kā fēi},和唐茉茉、米雅三人在院子里的小圆桌旁坐下,一边喝咖啡{kā fēi}一边聊天。

    “熙夜殿下的情况很糟糕。”唐茉茉叹了口气,脸色渐渐笼上一层愁云。

    “熙夜殿下的伤势太严重,失血过多导致休克,脑部缺氧,医生好不容易侥幸从死神手中把他救了回来,只不过,他现在一直都处于昏迷中,没有醒来,医生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这不就是植物人吗?”米雅瞪大了眼睛。

    “嗯,可以{can}这么说。”唐茉茉说道:“不过医生也说了,并不是完全{completely}没有希望{xī wàng},熙夜殿下还是有可能{would}醒过来的,虽然几率很小很小,但是总比没有好呀!”

    “那乔小姐怎么办呀?”米雅有些担心{worry about},作为一个已经{have been}和自己暗恋多年的男人修成正果的幸福小女人,米雅不免替乔暖菲操起心来。

    “菲菲很坚持,她坚信熙夜一定会醒来,我们也相信{xiāng xìn},他们那么相爱,一定会感动上苍的,菲菲都没有放弃希望{xī wàng},我们就更不能放弃希望了。”

    “熙夜殿下是好人,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米雅赞同的说道。

    这边唐茉茉和左安辰、米雅三个人一边喝着咖啡聊着家常,另一边凌曜找唐茉茉都快找疯了。

    他还不知道唐茉茉遇见了左安辰和米雅,并且跟着两个人一起离开{lí kāi}了集市。

    焦急的凌大少爷几乎{jī hū}将整个集市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唐茉茉的踪迹。

    茉茉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凌曜暗暗想到。

    心中不由得埋怨自己不应该{yīng gāi}跟唐茉茉闹别扭。

    “阿曜,还没有找到茉茉吗?”凌雪担心{worry about}的问道。

    “还没有消息。”凌曜无奈的说道。

    “都是你啦,肯定是你惹茉茉不高兴了,所以茉茉才会跑走,现在搞得找不到人了吧,要是茉茉出了什么事,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臭小子。”凌雪责备道。

    “姐,我都知道错了,你就别念叨我了,现在最重要{important}的是快点把茉茉找回来呀!”

    “是啊,小雪,你先别着急了,也不一定都是凌曜的错,说不定是茉茉自己太任性了,她那个死丫头就是这个德行,又淘气又贪玩,还任性。”唐启轩安慰凌雪道:“她都那么大人了,而且{but}还学过功夫,不会有什么大事的,倒是你,还怀着孕,千万别为了这点小事动了胎气呀。”

    “是啊,姐,我再带人好好找找吧,我们来法国的事,没人知道,不会有人对茉茉不利的。”虽然嘴上说着安慰凌雪的话,但是实际上凌曜自己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