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花开富贵迎新春礼盒 (左)订价800元;皇楼蛋?岳窈校ㄓ遥┤怏?蛋?远┘?410元、芝麻蛋?远┘?330元
台湾(tái wān)观光年?选构?际性代表活动之一,更曾被美国知名旅游(lǚ yóu)频道Discovery评为
灯会共分为灯区展示与活动表演两部分,及8大主题灯区,分布(distributes)于县政府前、太子大道以及故宫南院周边,以嘉义当地特产、地景风貌为主题
祭典期间内,市区会搭起100多座雪屋、孩童们吟诵着当地诗歌,来访的旅客则可进入小屋祭祀水神,并品日本(rì běn)甜酒和年糕
但由于(yóu yú)近年来恐怖攻击(gōng jī)事件频传,加上今年除夕德国传出大规模性侵案,让义大利警方不敢大意,加派人力监视,并增加警员巡逻次数
日期与时间:1月9、10、16、17和23 日至2月28日(共计50天;灯秀时间17:00~21:00)
小说 > 恐怖悬疑 > 午夜开棺人 > 第七卷[双王冕](上)夏都阿勒锦 第三十六章(下)[残忍的实验]

第三十六章(下)[残忍的实验]


    第三十六章(下)[残忍的实验]

    摄影机的镜头向前推进,仔细拍摄着床上穆英杰的身体各个部位,特别是拍摄了手臂的位置,此时画外的内藤良一又道:“从幸存的高田中队长的诉说中,这个人具有一种超越普通人的神力,手臂中隐藏着一种可以(can)延长并瞬间夺取人性命(their lives)的绿色手臂,根据高田中队长所记录(Record)下他弟弟的口述,那种手的称呼叫‘孟婆之手’,也叫‘死神之手’,这真的是太神奇了,太深奥了,完全(completely)超出了人类现有的知识范畴之内!据我所知,美国、德国、苏联都不可能(would)拥有这样(zhè yàng)如神一般的人,他叫……”镜头又移动回内藤良一处,他翻阅着文件夹,用生硬的中文(Chinese)念出了穆英杰的名字,又道,“他还有一个弟弟叫穆英豪,从他对高田中队长的诉说来看,他应该(yīng gāi)是有心投奔我们大日本(rì běn)帝国,我们正在尽全力寻找他,命令(mìng lìng)已经(have been)下达给了各地特高课……”

    穆英豪会投奔日本人?内藤良一的想法实在是太美好了,接下来的画面全是内藤良一在丈量着穆英杰的身高,说明他的体重,身体的健康状况等等,整个过程中穆英杰像是植物人一般躺在那里完全(completely)不动,没有丝毫知觉,按照从前所知,这并不符合他的性格,但也可以(can)认定日本人并没有直接在他身体上进行过实验,毕竟对于日本人来说,穆英杰是宝贝。

    第一卷胶片的最后,画面更换了地点,不再有穆英杰出现(chū xiàn),而是在另外一间屋子中,屋子中两张铁床上分别绑着高田中队长和三浦少佐两人,三浦少佐拼命地在床上挣扎着,但始终无法(to be)挣脱开绑住自己(his)的铁链,而高田中队长似乎早已经(have been)放弃了反抗,只是目光呆滞地看着天花板,眼泪(tears)和嘴角流下的口水混迹在一起(stay)(yī qǐ),像是痴呆了一般。

    “我认为首次实验应该(yīng gāi)找身体完全健康的人,据我们的调查,高田是处男,而三浦少佐已经有了家室,我们会在他们两人身上分别做两种不同的实验……”说到这时,内藤良一回头看了一眼铁床上的两人,低声道,“**实验,也许(Perhaps)很痛苦。”

    看到这一幕时,胡顺唐等人明白了,高田中队长和三浦少佐都被出卖了。很明显,石原将军和内藤良一并不喜欢(xǐ huan)他这种改变日本的少壮派下级军官,在他们心中当时的日本是帝国,而这个帝国已经很完美了,不能再有人制造裂痕。三浦少佐利用完了满洲国江上军,随后全部(quán bù)灭口,最终知道(zhī dao)实情的人极少,而他并不是那种可以接触到核心机密的人,必须弄死,但这样(zhè yàng)的人直接灭口未免太可惜了,最终变成了实验体。

    “他们是为帝国未来而献身的,有一天孩子们的历史(History)课文会出现(chū xiàn)他们两名(two)‘自愿者’的名字,后世也会永远纪念他们。”内藤良一说了一番冠冕堂皇的话之后,从旁边的一口“锅”中取出来了(lai l)一个针管,针管中是类似鲜血的红色液体,他走到镜头前道,“这里面装着的是改良过的宇都宫政次教授的心脏血液,其中细菌成分只占有一成,因为我们发现这种细菌自我修复能力特别强,如果不在低温下,会迅速繁殖。”说完之后,内藤良一来到高田中队长床前,将液体注射进了旁边的吊瓶之中,而吊瓶的针管连接着高田中队长的额头,他注射完毕(wán bì)之后示意镜头对准高田中队长,又道,“我们曾经的实验都是采取静脉注射,选择在手臂,都是右手,担心( dān xīn)注射左手离心脏太近,会导致实验体死亡,我在想这种细菌侵袭的过程太快,如果将其直接注射进脑部会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什么事?我们拭目以待。”

    红色的液体注入吊瓶中的葡萄糖液之后,那股红色开始(appeared)顺着针管向其脑部流淌着,好像是可以控制自我速度(attitudes)一样,在接近头部的瞬间立即冲了进去,冲进去的刹那,高田中队长的双眼就立即变成了深色,因为画面是黑白的关系,只能判断出那是血红色,随后高田中队长闭上了眼睛。内藤良一见状赶紧摸着其脉搏,许久后对着镜头摇头道:“失败了,高田已经死了,首次实验宣布失败,也许(Perhaps)是因为葡萄糖液会让细菌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异变的关系。”

    刚说到这里,高田中队长的一只眼睛突然睁开了,嘴巴也张开,不过是歪向一侧,整张脸的肉在上下蠕动着,内藤良一吓得后退了一步,但同时抬手示意摄影师不要(bù yào)慌张,此时高田中队长开始(appeared)说话了:“我……我……我……我……”

    他重复着这个“我”字好几十次之后,又开始发出怪异的笑声,内藤良一在旁边目瞪口呆地看着,仿佛记起来什么,赶紧上前一步一只手抓住其脉搏,一只手又轻轻按住他心脏的部位,随后脸色变了,苍白后又浮现出微笑:“高田已经确定死亡,却又开始说话!”

    高田的笑声像是一种被人掐住脖子的鸟叫,很凄惨,眼珠子也越来越突出,内藤良一此时又返回锅内,拿出另外一个针管,想要注射进吊瓶内时停了下来,干脆直接用针头扎进了高田额头上方的静脉处,用极快的速度(attitudes)将其中的液体完全推了进去,咬着牙完全不管“死去”的高田如何(how)挣扎。

    “我!回!家!了!”高田中队长在喊出最后五个字之后,身子拉直再也没有动静。在旁边铁床上亲眼目睹一切的三浦少佐又开始了挣扎,大骂着内藤良一,吼叫着他会被送上军事(jūn shì)法庭,是帝国的罪人之类的话,但这好像根本无法(to be)引起内藤良一的注意(危险信号)。内藤良一呆呆地看着高田中队长的尸体,一直沉默着,沉默了许久才抬眼来看着镜头,比划着手势询问是否拍下来了(lai l),摄影师用颤抖的声音回答了一个字:“是!”

    “太好了,这是宝贵的资料,肯定是什么地方不对,但这次证实了这种细菌从头部直接注射会让死去的人短暂复活,可他所说的那句‘我回家了’又是什么意思?”内藤良一抬手扶着自己(his)的眼镜,“尸体不能烧毁,必须保存起来,还有研究的价值,得打开他的头部看看他的脑子是否……不,现在就做!”说罢,内藤良一招呼助手前来,拿了锯子,两人合力将高田中队长的脑袋给锯开,锯开后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就像被人认真打扫过一样,十分“干净”。

    “记录(Record)下来!”内藤良一盯着空荡荡的脑壳内,对助手说,完全遗忘了还在摄影的这回事,“这种细菌经由血液中进入人体,在直接注射的情况下,应该只能到达心脏的位置,而不能进入大脑,有葡萄糖的前提下,细菌会发生变异,直接吞噬脑部组织……”

    画面到这里开始模糊起来,出现了无数的奇怪烙印,还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声音,接下来就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黑衣人停下放映机道:“第一盘胶片到这里就算结束(jié shù)了,之后应该还有,但几十年过去了,能看到前面那一部分就已经很不错了。”

    夜叉王身子俯了下去,盯着幕布下方思考着什么,魏玄宇盯着他看着,仿佛在读他的心思。胡顺唐也在沉思着,只是其中思考的最快的竟然是葬青衣,她拿出纸笔写了一段,递给莫钦,莫钦看罢点头道:“对,我也想到这一点。”随后莫钦将纸递给胡顺唐,胡顺唐看葬青衣在上面写着:宇都宫政次与实验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联系(links)?

    胡顺唐默默点头,转身问了黑衣人相同的问题(wèn tí),这也是他在思考的问题(wèn tí),现在看来除了细菌进入人体让人在短时间内具备预知能力之外,似乎与这些实验没有绝对的联系(links),倒是与炙阳简存在关联,但炙阳简一旦离开(absence)扎曼雪山似乎就没有用处了,就算还在也需要雪女、烙阴酒、阎王刃三者结合才能打开,也仅仅是达到一个窥视未来和过去的目的。

    “不知道(zhī dao)。”黑衣人很干脆地回答,继续更换胶片的同时道,“这些胶片我已经看了很多遍,但并没有发现其中有什么端倪,总之一点,三国的实验基础资料全部(quán bù)来自于宇都宫政次的心脏和穆英杰的身体。”

    “你和尖端技术局到底有什么关系?”坐在最前方的夜叉王起身来,回头看着黑衣人,“这个问题你应该最先回答,这一点您似乎不用保留吧?如果没有关系,你怎么知道这个地点的,尖端技术局百分之百会看着这里,你凭什么可以在这里来去自由,还能下手救下那两个日本人?我百分之百可以断定,那两个日本人原本是根来众准备(zhǔn bèi)在这里处死的吧?”

    其他(other)人也起身扭头看着黑衣人,黑衣人也不回答,算是默认了。

    “我这个人通常不靠直觉,但这次我想冒昧的说一句,在我直觉中,你熟悉尖端技术局,熟悉他们的局长,熟悉齐风,也熟悉苍穹a组。虽然我没有证据,只是从你所说的一句话推测出来的,你说‘齐风是苍穹a组的教官之一’,这种事情(affair)属于高级机密了吧?你要不与尖端技术局有直接联系,要不就是你与尖端技术局有合作(cooperation),亦或者你本人也是苍穹a组的教官之一。”夜叉王慢慢走到黑衣人的跟前,打量着这个身高比自己稍矮的男子,“你的动作,战斗的方式,看起来与异术者一模一样,可大多数时候(shí hou)显得很是生硬,这和我当初一模一样,会导致生硬的原因只有一个……”

    说到这,夜叉王身子前倾附耳低声道:“你为了掩饰自己曾经军人的身份。”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