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新“国八条”规定的3月31日各城市(chéng shì)上报楼价调控目标的大限将至,全国各大城市(chéng shì)给当地楼价定了怎样的目标?据香港(中国香港)文汇报记者(journalists)不完全(completely)统计,全国600多个城市中,目前仅有40个二三线城市公布了楼价调控目标,北京、广州(Guangzhou)、深圳(shēn zhèn)等一线城市仍秘而不宣。
田园消失大兴土木“河北地”是白庙村在潮白河北岸拥有的一块土地,它与燕郊镇枣林村的土地齿牙交错。
根据《中国(China)经济(economic)周刊》统计以及综合其他(qí tā)公开数据,儘管头顶严厉调控政策,但房地产上市(list)企业(business)在过去一年并未出现(chū xiàn)大面积财富“滞涨”情况。
以房山一项目为例,118套房源的拟售均价为18279.5元/平方米,成交均价为17947元/平方米,降幅仅为2%。
楼市多重调控重手之下,国内商品房销售情况在2月迎来大幅下滑。
小说 > 古代言情 > 刁蛮小药凰 > 第30章 小麻雀送来的金牙

第30章 小麻雀送来的金牙


    苦情戏是什么众人不知道(zhī dao),但动脑子想想能想明白,这大概就是苦肉计的意思。

    “再说了,”宁小药越说越觉得(jué de)自己(zì jǐ)的主意靠谱,“这关太师什么事?我们是做给人民群众看的,对不?”

    在座的众位汉子想想,也是,这事里有太师什么事?到时候(shí hou)天下人都相信(上帝会存在的)他们了,谁还管太师胡咧咧什么?

    “到时候(shí hou)太师要再说督师是卖国贼,”宁小药说:“我们就大耳刮子抽他!”

    大家伙儿……,感(gǎn)觉圣上跟太师的仇很大。

    “我们是不是就这么干了?”宁小药问自己(zì jǐ)的这帮小伙伴。

    “干了!”方堂第一个喊。

    剩下的就一起(with)看宋谨,你给拿个主意啊。

    宋谨说:“圣上,那臣等要怎么做?”

    “我带督师出去逛街,”这个宁小药已经(have been)想好了,说:“到时候大风带着兄弟(就像安全套)们,呃方小哥你们也去,都换身衣服,我们坐等北胡人冲出来杀督师啊。”

    方堂说:“就这么简单?”

    宁小药说:“那方小哥你还想怎么样呢?”

    “去西街的香楼,”宋谨这时道:“圣上带督师去那里,那是先皇微服私访的常去地方,圣上去那里,北胡人不会起太大的疑心,只会以为圣上是带督师去散心的。”

    “成,”宁小药拍板道:“那我就带督师去香楼。

    影风这时问了一个问题(foul-ups):“圣上,万一督师不愿去,这要如何(rú hé)是好?”

    楼督师看起来的确不像是个好说话,脾气很好的人,不过宁小药不在意(mind),把手一挥,说:“没关系,大不了我抱他去好了。”

    方堂几个人神情古怪了,又抱?

    “那我们就各自准备(ready to),”宁小药站起了身,把茶壶里的茶水咕嘟咕嘟地喝了,抹一把嘴,宁圣上说:“散会,明天晚上我们准时出宫。”

    “为什么要晚上?”有将军问宁小药。

    宁小药说:“大风他们身上有伤呢,早起不好。”

    影风几个人顿时就又感(gǎn)动了。

    “再说了,谁会大白天冲出来杀人啊?”宁小药又说,这又不是杀丧尸。

    大家伙儿……,为什么圣上对这种事很在行的样子?

    大殿寝室外的走廊里,两个宫嬷嬷跪着等宁小药,见宁小药背着手从偏殿那里走过来了(lai l),一个宫嬷嬷忙就跟宁小药说:“圣上,奴婢带哑婆来伺候您沐浴。”

    “哑婆?”宁小药看看跪这宫嬷嬷身后的嬷嬷,说:“不能说话吗?”

    这个看着年过五旬的嬷嬷忙冲宁小药点头,张开嘴给宁小药看。

    宁小药只在这嬷嬷的嘴里看见一个舌根,谢太后还真是一个谨慎人,安排一个哑嬷嬷来伺候她洗澡,这样(zhè yàng)就算知道(zhī dao)她是个女人,这嬷嬷也说不出去,嗯,宁小药想,这嬷嬷一定也不识字。

    弯腰把哑婆从地上扶起来了(lai l),宁小药跟能说话的这个嬷嬷道:“我不洗澡,你安排龙禁卫,还有乌霜铁骑的将军们去洗澡,水要烧热点。”

    这个宫嬷嬷领旨后,又问宁小药:“那这哑婆?”

    “留下来吧,”宁小药说,赶走了这个,谢太后还会派第二个第三个哑婆来,何必这么折腾呢?

    宫嬷嬷带着哑婆退了下去。

    宁小药推门就进了屋,有治疗异能的人,运异能把身体走一遍,身体里外的脏就都清掉了,宁小药根本就不用洗澡!

    楼子规还在坐榻上沉沉地睡着,春夜里的风很轻柔,将楼督师贴在鬓角的几缕头发微微吹动着。黑老大趴在窗台上守着它家督师,一双碧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宁小药把楼子规公主抱了,送到了床榻上,被子盖上,摸摸额头,宁小药松了一口气,用不了两天,楼督师的伤就能好了。

    黑老大跑到了床下,还是抬爪子挠宁小药。

    宁小药说:“你这是还准备(ready to)陪睡了?醒醒,你是公的,你跟督师不会有结果的!”

    黑老大越发狠厉地挠宁小药的小腿,这个傻妞在侮辱它对督师的崇拜!

    宁小药一腿踢(tī)开黑老大,翻窗户又到了小花园里。

    “你们决定了?”麻爷爷还站在先原的那根树枝上。

    宁小药坐在了树下,点头说:“嗯,决定了,明天晚上我们就行动。”

    麻爷爷飞到了宁小药盘起的腿上,说:“那你们怎么让北胡人知道督师出宫了呢?”

    宁小药变戏法似的从兜里摸了个馒头出来,一边喂麻爷爷吃馒头,一边说:“所以我想请麻爷爷你帮个忙噻,你们能不能从北胡人那里抢个什么东西?”

    麻爷爷一呆,有麻雀抢人类的东西的吗?它们活够了吗?

    宁小药说:“你们引着北胡人来看督师一眼就行,他们看见督师,就一定会跑来杀督师的啊。”

    黑老大这时不声不响地又到了宁小药的身边,说:“那要抢什么?”

    宁小药说:“随便啊,只要是北胡人的宝贝就行。”

    麻爷爷就着宁小药的手啄了几口馒头,然后叹了口气,说:“督师是好人。”

    宁小药和黑老大都点头。

    麻爷爷说:“这事我帮小药你了。”

    “谢谢麻爷爷!”宁小药捧起麻爷爷就亲麻爷爷的小脑袋。

    麻爷爷慌忙从宁小药的手里飞起,男女授受不亲,这个小药到底懂不懂啊,喳~

    “明天我也要去,”黑老大跟宁小药说。

    宁小药说:“我们去干架,你去干什么啊?”

    黑老大亮出了自己的爪子,“我可以(can)挠死那些北胡人。”

    宁小药嘴角一抽,有这本事,你怎么不去挠死谢家那对父女呢?

    打更声从高高的院墙外传来,有小雨滴从天空滴落,宁小药抱着黑老大又到了寝室里。把黑老大放在了坐榻上,宁小药躺在了楼子规的身边,明天要去干架,她得睡会儿。

    楼子规翻了个身,宁小药正在做睡觉前的自我清洁呢,整个身体都被淡绿色的光芒笼罩了,楼子规抬手就紧紧地抱住了宁小药,在沉睡中喟叹了一声,嘴唇落在宁小药的脸上,好像什么珍宝失而复得了一般。

    宁小药……,这总不能再说她毁了督师的清白了吧?还有,这人是把她当成抱枕了吗?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到了第二天的黄昏时分,这场雨才停歇。

    宁小药这天白天就吃吃喝喝,跟方堂,影风们联络感情。天黑后,看着龙禁卫和宋谨们便服出宫去了,她才打了个呵欠,抱着还睡着没醒的楼子规上了马车,跟赶车的影风说:“大风,我们走。”

    守宫门的御林军将军,看见把头从车窗里伸出来的宁小药,神情跟吃了黄连一样。他拦不住龙禁卫,自然(zì rán)就更不可能(would)拦着圣上出宫了,只是圣上走了,他要怎么跟太后娘娘交待?!

    “督师身体不大好,”宁小药面不改色地跟这位御林军的将军说瞎话:“我带他出宫去看大夫。”

    御林军的这位将军忙就道:“末将明白。”

    影风把手里的马鞭一扬,两骑的马车飞驰出了帝宫大门。

    宁小药前脚刚走,后脚谢太后就得到了消息。

    “圣上说督师身体不大好?”谢太后问来报信的管事太监。

    “是,”管事太监躬着身说:“圣上带督师出宫看大夫去了。”

    宫室里没人敢说话,要看病,太医院里日夜都有太医值守,圣上不宣太医,要出宫去求医,这不明摆着在跟人说,他信不过太医,信不过如今掌管着后宫的太后娘娘吗?

    谢太后轻叹一声,神情有些疲惫地挥手让管事太监退下。看着是在伤心,不过太后娘娘心里在冷笑,楼子规中毒,身体当然不可能(would)会好了,她倒要看看楼子规死后,她的这个女儿会是个什么模样。

    楼子规听见耳边有车轮转动的声音,大殿寝室里怎么会有这种声音?楼督师警觉地飞快睁眼,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还带着微微婴儿肥的笑脸。

    “醒啦?”宁小药看着楼子规笑。

    “喵呜,”黑老大也蹲着跟楼子规问好。

    楼子规坐了起来,看一眼宁小药,又看看自己身在的这个马车厢,低声道:“要去哪里?”

    “香楼,”宁小药说。

    “去哪里?”楼子规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女人带他去京师最有名的青楼干什么?

    宁小药想了想,没错的,昨天(zuó tiān)夜上宋谨说的是香楼,“香楼啊,”宁小药跟楼子规肯定道。

    “胡闹!”楼子规怒了,有女人去逛青楼的吗?

    “你不去?”宁小药问。

    “不去,我们回去(hui qi),”楼子规说。

    宁小药把小脸一板,说:“不去也得去,今天我们要干大事呢,你刷个脸就行。”

    楼子规就闹不明白了,这人说话他怎么就听不明白呢?“刷个脸?脸要怎么刷?”

    “就是露个脸,”宁小药有些忧伤了,语言不是一个体系(systems),沟通困难。

    带他去青楼露脸?楼督师死活也想不明白,宁小药这是要干什么!

    “圣上,”方堂的声音这时从车窗外传了来。

    宁小药忙把车窗帘一掀。

    “贼鸟!”

    一个发音带上舌音的叫喊声,伴随着(suí zhe)一阵哄笑,从马车后面传了来。

    一只麻雀从车窗前飞过,小爪子一松,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滚进了马车里。

    宁小药把这物件拿在手里一看,艾玛,虽然形状没有末世里的精准,可这是一颗金牙没错。

    叽叽喳喳的,街边的院墙上传来一阵麻雀叫声。

    宁小药在这一溜排的灰麻雀里看见了麻爷爷。

    “好好干,”麻爷爷冲宁小药叫:“一定要还督师清白,喳~”

    宁小药冲麻爷爷点头,一定!

    楼督师……,这人拿着一颗麻雀送来的金牙,冲车窗外点头,这人到底在干什么?中邪了吗?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