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可能(kě néng)他过去会有想要这样(zhè yàng)的举动,那对方不从,那他就在这过程中,犯下了想办法去攻击(aggressive),对方让对方摆平
高材生情杀案主嫌张彦文23日被声押,他在接受(accepted)检警讯问时供出许多(xǔ duō)犯下情杀的心路历程
节目中详述如何(how)辨别危险情人(qíng rén)及提及分手(fēn shǒu)时应注意(危险信号)事项,并提供近日社会所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真实案例,提供民众自我安全(safest)保护知识,并让为人父母(Parental)、为人师长及为人朋友者,多留心细节,多关心身边的朋友,才能成为(Become)其支持(zhī chí)的力量,陪伴走出情伤,展开新生活
23日一一回覆网友的质疑,并提出两项诉求,包括(bāo kuò)香港(xiāng gǎng)入境处承诺并确保针对孕妇的政策一视同仁,以及入境处须就工作(work)人员两次粗暴拒绝她丈夫上厕所一事道歉
判别运动(sports)的本质还是需从它的诉求与其社会的历史(History)脉络与情境等综合因素来检视,表面上来看占中运动(sports)与太阳花学运都是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54章 乔暖菲的秘密

第54章 乔暖菲的秘密


    “不用客气,大家都是一个学校(xué xiào)的同学嘛,我看到你有危险当然要出手相助喽,举手之劳不必言谢。不过你也太弱了,那些小混混不是第一次问你要钱了吧,要是我啊就算不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也一定会报警,让警察(policeman)叔叔来抓他们的,怎么能放任他们逍遥法外为非作歹呢?!”乔暖菲将少年扶起来。

    少年站起身来,看着乔暖菲这个明明比自己(zì jǐ)个子还矮,年纪比自己(zì jǐ)还小的女生却能有和小混混打架(dǎ jià)的勇气,他越发感(sense)到自卑,头不由自主的又低了下去。

    “喂!你可是个男孩子,男孩子就该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别老是低着头一副好欺负的样子!”乔暖菲叉着腰数落起了少年。

    “我……”

    “你什么你呀,我乔暖菲最讨厌(hate)的就是婆婆妈妈的男生了!只有强大无所畏惧的男人才(rén cái)值得崇拜!”乔暖菲拍拍少年的肩膀说道。

    这时她突然想起家人们还在等着她回家过生日呢。

    “哎呀!”乔暖菲连忙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抬眸对少年说道:“你要是还能动就快点去学校(xué xiào)找保安让他们报警吧,我要回家喽~拜拜~”

    说完,她朝少年挥挥手,拉着强叔的手说道:“强叔,我们快点回去(get back)吧,爹地妈咪一定还在等着我回家过生日呢!”

    强叔的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而是沉默着带着乔暖菲上了车。

    粗心的乔暖菲也没有发现强叔的异常,此刻,她还不知道(zhī dao)一场悲剧正等待着她。

    看着少女离去的背影,少年若有所思的回想起刚才乔暖菲说过的话……只有强大无所畏惧的男人才(rén cái)值得崇拜!

    他慢慢垂下眼睫,心中已经(yǐ jing)有了决定。

    乔暖菲上了车没过多久,天上便下起瓢泼大雨,阴沉昏暗的天空再加上阵阵雷声,更是显得无比压抑。

    蓦地,天空中闪过一道闪电,乔暖菲心中莫名的一痛,她微微皱眉,却说不出为什么自己刚才的那一瞬间为什么会产生如此怪异的感(sense)觉。

    “小姐,到家了。”下了车,乔暖菲冒着雨快步朝家里跑去。

    乔暖菲刚进乔家大宅,便听到一阵欢声笑语,只不过一路上,佣(attitudes)嗣强醋约旱难凵袼坪跤行┕忠臁

    “爹地,妈咪,我回来了(老弟)!”乔暖菲兴奋地跑进客厅,却被眼前这一幕狠狠刺伤了。

    自家爹地和妈咪怀里正抱着另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女孩(girl)儿,正有说有笑的将原本属于自己的新玩具送给被他们抱在怀里的小女孩(girl)儿。

    小女孩儿看上去有些怯生生的,但大眼睛里难掩对这些玩具的喜爱。

    “谢谢爸爸,谢谢妈妈。”乔暖菲听到小女孩儿对自己的父母(Parental)说道。

    “爹地妈咪,我回来了(老弟)!”乔暖菲冲到自己的爹地妈咪面前,提高了音量。

    “菲儿回来了呀。”乔妈妈望着乔暖菲的眼神跟以前似乎不太一样了,有些淡淡的疏离和不知所措。

    “菲儿,这是甜甜,以后甜甜就是你的妹妹了。”乔爸爸说道:“今天是甜甜的生日,我们一起(with)来给甜甜过生日吧。”

    爹地,难道你忘了,今天也是我的生日吗?乔暖菲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客厅,路过厨房时,乔暖菲听到佣(attitudes)嗽诔坷镄∩槁圩潘鹛鸬氖隆

    “哎,甜甜小姐真是命苦。”

    “是啊,是啊,要不是老爷无意中发现菲儿小姐的血型不对,去做了dna检测,也不会发现菲儿小姐竟然不是老爷和夫人亲生的孩子。”

    “说起来,菲儿小姐的亲生母亲可真是够坏的,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过好日子,居然偷偷换了别人家的亲骨肉,真是太心狠了。”

    “也不知菲儿小姐长大了会不会像她亲妈那么有心计。”

    “豪门里面是非多,谁也保不准菲儿小姐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Brydon)故意算计甜甜小姐。”

    “甜甜小姐可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

    “也不知老爷和夫人会怎么处理菲儿小姐,是把她送走,还是……”

    乔暖菲躲在门后,听着厨房里佣人们的闲言碎语,脑子里一片空白。

    原来那个甜甜才是父母的亲生女儿……而她只是个偷走甜甜幸福的小偷!

    乔暖菲觉得(felt)这一刻,她的天塌了……

    乔暖菲头也不回的冲出了乔家大宅,顾不上冰冷的雨水浸透她的衣衫。

    泪水混合着雨水打湿了她的面容,她咬紧下唇默默哭泣,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乔暖菲漫无目的的沿着马路向前走着,衣衫头发全部(all)被雨水浸湿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乔暖菲绝望地蹲在路边,将满是泪水和雨水的脸颊埋进双臂间,纤细的肩膀一阵抽动,乔暖菲泣不成声,此刻她完全(wán quán)不知道(zhī dao)该怎么办了,随着(Along with)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感到自己的心也越来越冰冷。

    “吱……”

    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了乔暖菲面前。

    车门打开,有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原本沉浸在悲伤中的乔暖菲突然感到落在身上的雨水消失了,她这才茫然的抬起头,泪眼朦胧的朝身前看去。

    撑着一把黑色雨伞为她遮挡住风雨的俊逸少年正低头看着她,漆黑的眸子里带着关切的神情。

    一名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娇俏女生从少年身后探出头,突然猛地瞪大了眼睛:“乔暖菲,你怎么一个人在里淋雨啊,会生病的,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家。”

    “唐茉茉?”乔暖菲认出来人,这个女孩儿正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唐家大小姐唐茉茉。

    “我已经(yǐ jing)没有家了……”乔暖菲摇摇头,又流起泪来。

    “呃……那你也不能这么淋着雨糟践自己呀,你先上车吧。”唐茉茉打开车门,拉着乔暖菲上了车,虽然她不知道乔暖菲究竟出了什么事,但她隐隐觉得(felt)一定是很大很大的事。

    看着衣衫尽湿的乔暖菲,陪在唐茉茉身边的少年开了口,他又对司机说道:“赵叔,把空调开暖些,车里有点冷。”

    说完,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乔暖菲身上。

    “二哥,果然不愧是女性杀手,好体贴哟~~~”唐茉茉酸溜溜地说道。

    “不如我把衬衫脱给你?”端木鹰司邪魅一笑,作势要把身上的衬衫脱下来。

    “别别,我开玩笑(wán xiào)的!”唐茉茉赶紧认输求饶。

    乔暖菲披着还带着端木鹰司体温的外套,看着唐茉茉和端木鹰司肆无忌惮的笑闹,心中流过一股暖流。

    这时,前方的十字路口堵车了,警方封锁了现场,救护车呼啸而来。

    “二少爷,三小姐,前面似乎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一起(with)交通事故。”司机说道。

    乔暖菲透过车窗朝外看去,突然,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那辆被大货车压扁了的卡宴是那么的眼熟!

    “妈……妈咪……”乔暖菲捂着嘴,颤不成声。

    乔暖菲还记得这辆车是去年圣诞节爹地送给妈咪的圣诞礼物,全球限量版!

    妈咪她……还好吗?

    泪水冲破眼眶,她胸腔中哽着一口气,几乎(jī hū)发不出声音。

    “乔暖菲,你怎么了?”唐茉茉首先发现乔暖菲情绪不对。

    “妈咪……那是……我妈咪的车!”乔暖菲痛哭失声。

    “立刻(gogo)掉头,跟上刚才那辆救护车!”端木鹰司立刻(gogo)冷静地吩咐司机。

    司机立刻掉头,跟上前方的救护车。

    救护车驶进了市第一人民医院。

    端木鹰司的车也跟在救护车后面驶了进来。

    车刚停稳,乔暖菲(piào)懔⒖檀蚩得牛宄龀低狻

    端木鹰司和唐茉茉也跟在乔暖菲身后下了车。

    乔暖菲一下车便冲向急诊大楼,进了楼,她赶紧向导医台的护士(白衣天使)询问刚送进来的那位车祸伤者的情况。

    按照护士(白衣天使)小姐的指引,乔暖菲立刻朝二楼手术室跑去,但越接近手术室,乔暖菲的心便越沉重,这压抑的感觉(很爽)令年幼的她几乎(jī hū)不能承受。

    楼道里很安静,乔暖菲甚至可以(can)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她伸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上,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而不至于失声痛哭。

    唐茉茉默默的注视着乔暖菲,安静地陪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同她一起分担这份无言的压力。

    手术室的大门上,红色的抢救灯依旧亮着,也不知已经亮了多久了,门口的长椅上,乔父颓唐的坐着,脸埋进双掌中,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从他拉松的双肩和弯曲佝偻的背脊看去,妻子出车祸的事似乎令他一下子老了十岁一般。

    这一刻他再也不是那个在商场上呼风唤雨的商界帝王,只是一个默默等待死神判决的普通男人。这一刻,他显得那么无助,那么悲痛。

    在他身旁,刚被接回乔家的甜甜不知所措地捏着衣角,小脸一片惨白,她被眼前这压抑而沉痛的气氛吓坏了,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却不敢大声哭泣。

    乔暖菲强撑着发软的双腿,一步步朝自己的父亲走了过去。

    “爹地……”乔暖菲张了张嘴,半天才发出一声带着哭腔的颤抖声音。

    “啪!”想也不想,乔父猛地站起身给了乔暖菲一记耳光。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