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等到早上业者要开门营业时,才发现橱窗金饰洗劫一空,连忙报警处理,警方循线逮到2嫌,追回部分被窃金饰
很多人都认为钱可以<can>解决<jiě jué>任何事,但它不会!钱并不是生命中最重要<zhòng yào>的,人们应该<yīng gāi>谨记这一点
到底要不要<bù yào>用监视器辅助抓违停,台北市长柯文哲坚持己见,甚至还直言反对者
山东省青岛<Qingdao>市的公车上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女乘客失控,搭讪司机徐方东不成,竟扮起售票<piào>员,因为乘客不顺她的意,竟当众咆哮并脱光衣物,之后更下车在街头怒骂对方;当地警方表示,女子可能<kě néng>患有精神疾病<jí bìng>,需要到医院进行治疗,以免病情恶化
他将少林、太极、咏春等中国<zhōng guó>传统功夫与现代搏击相结合,征战各国擂台,曾经数次KO过各国拳王,其中包括<bāo kuò>11秒KO法国不败拳王
32岁的Dave Jackson在任何地点,包括<bāo kuò>街道上、白雪堆都可以<can>做这个困难的动作,同时也会上传到网路上与网友分享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24章 惹上日本极道第一社团

第124章 惹上日本极道第一社团


    “还有一件事要跟大家宣布。”唐茉茉说道:“那就是我们四个人将搭乘明天晚上的飞机<fēi jī>前往日本东京,开始<kāi shǐ>为期一个月的交换生交流活动。”

    “你这个小丫头,早就计划<jì huà>好了吧。”端木老爷子说道:“先是利用我过生日把北辰家的小子从北辰家弄出来,再趁机鼓动北辰家的小子离家出走,让老张送他和菲菲那丫头去日本,紧接着自己<his>也拉着凌曜、鹰司和阿婧跑路去日本,把北辰卓那家伙扔给我们这帮老骨头对付,你这丫头也太不厚道了吧。”

    “外公,人家知道<knew>你最好了,最厉害<Fierce>了,只要动动小拇指头就能搞定北辰先生啦,所以,就劳烦你动动小拇指头帮我们搞定这件事吧。”唐茉茉眨巴眨巴大眼睛,双手合十恳求道。

    “别奉承我老人家,我老人家可承受不起。”端木老爷子摆摆手,“你这丫头总是不让人省心。”

    虽然端木老爷子嘴上还在抱怨,但唐茉茉知道<knew>,这次外公已经<yǐ jing>默许了出手帮他们搞定北辰卓。

    “欧耶!外公,我就知道你最好,最疼茉茉了!”唐茉茉赶紧上前给外公倒了杯茶,还不忘给凌爷爷也倒了一杯。

    “十八年的恩怨就快是时候<shí hou>了解了。”凌爷爷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淡淡的说道。

    “是啊,自己<his>做下的孽,到头来重要<zhòng yào>偿还了才是。”端木老爷子也赞同的点点头。

    两个老奸巨猾的狐狸聚到一起<yī qǐ>还有什么搞不定的呢。

    唐茉茉的心放了下来。

    嘿嘿,今天晚上她就拉着凌曜一起<yī qǐ>打包行李,明天出发去日本!

    哇咔咔,那边一定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和有趣的事吧!唐茉茉光是想想就觉得<jué de>兴奋不已。

    日本东京国际机场。

    北辰熙夜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拉着乔暖菲,跟随着<suí zhe>人流走出了机场。

    天色已经<yǐ jing>黑了下来。

    两人这次轻装简行,正准备<ready to>跟其他<qí tā>旅客一样先找到地铁站,再乘坐地铁前往帝樱学院。

    刚走出机场大门没多远,一辆出租车便停在了两人身边。

    “先生小姐,你们去哪儿?需要乘车吗?”司机摇下玻璃,操着不太熟练的日语询问道。

    听到司机的口音,乔暖菲一愣,随即熟练的用日语问道:“您不是日本人吧,听您的口音像是中国<zhōng guó>s市那边的人。”

    “是的,那里是我的家乡。”司机有些怀念的说道。

    “那真是太巧了。”这次乔暖菲直接用汉语对司机说道:“我们两个刚从s市过来。”

    “啊?!那这可真是太有缘了,两位要去哪儿,我送你们,正好你们也给我讲讲s市这几年的变化,我已经五六年没有回过家了,哎,都说到国外淘金,可金哪有那么好淘,每天辛辛苦苦也只能维持生计而已,真是没脸回家乡见父老乡亲们呀。”司机一边热情的邀请两人上车,一边唉声叹气,感<sense>叹在国外打工讨生活的艰辛。

    北辰熙夜与乔暖菲对视一眼。

    没想到刚下飞机<fēi jī>就能在日本遇见个同乡,两看书)网全本kanshu”com 人也不好再推辞,将行李放进了后备箱,然后上了出租车。

    “麻烦您送我们去帝樱学院。”乔暖菲对司机说道。

    “好的,两位坐好了。”司机发动车子,沿着机场高速迅速行驶着。

    渐渐的,乔暖菲觉得<jué de>情况有些不对劲,这并不是她第一次来东京。之前为了赶通告,她曾到过几次东京。

    她可以确定他们现在走的这条路线并不是去东京的路线!

    “司机先生,您是不是走错路了,这并不是去东京的路。”乔暖菲心中有些狐疑,于是提醒司机道。

    “没错没错,就是这条路,这条路是捷径,能让我们更快到达目的地。”司机神色有些紧张,赶紧解释道。

    “不,我们不想走这条捷径,麻烦您还是走高速吧。”北辰熙夜与乔暖菲对视一眼,两人都觉得这个司机有些古怪,于是正色道。

    “可是,这条比较快……”司机的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他迅速提高车速,飞快的沿着路边小树林里的林间小路朝树林深处开去。

    “该死,你到底是谁派来的?你想干什么?快点把车停下来!”北辰熙夜一看情形不对,立刻<lì kè>想要打开车门。

    但车门已经被牢牢反锁住了。

    没过几分钟,出租车停在了林间的一片空地上。

    司机连滚带爬的下了车。

    十几名长相凶悍的壮汉一拥而上,一把打开了车门,想要将北辰熙夜和乔暖菲拉下车。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如果是想要钱,那么我们身上多有现金和财物都可以给你们,但是<But>请不要<bù yào>伤害我们。”北辰熙夜扫了眼战战兢兢躲在壮汉们身后的司机,心里已经明白了,这司机多半是跟这些人一伙儿的,不管是为了劫财还是为了别的什么,总之,这次他和菲菲,算是栽了个大跟头。

    “少说废话,我劝你们最好乖乖配合,否则,我们流川组会让你好好见识一下日本黑道的手段。”领头的壮汉,挥了挥粗壮的手臂,狠狠一拳打在了一旁的一棵大树上。

    粗壮的手臂上纹满了青色的纹身,贲起的肌肉充满了力量,脸上一道贯穿整个脸颊的刀疤,让他看上去分外狰狞。

    “你们是流川组的人?”北辰熙夜皱起眉头。

    流川组,成立<was founded>于江户时代,至今以后几百年的历史<History>,堪称日本黑道第一大社团,势力遍布日本各个行业,就连警方和政客们面对他们都要退让三分。

    只是,为什么流川组会找上他们?难道是父亲已经发觉他和菲儿去了日本,所以联系<links>了流川组来抓他们?

    想到这里,北辰熙夜的脸色渐渐沉了下去。

    “把他们绑起来,带到前面的小屋里面去。”壮汉下了命令<mìng lìng>。

    马仔们立刻<lì kè>上前将北辰熙夜和乔暖菲两人的手反绑到身后,推搡着他们,朝树林里的小木屋走去。

    进了小木屋,壮汉命令<mìng lìng>马仔们拿手机拍下了两人被关押起来的照片,然后按照少主的吩咐将照片发到了指定的号码上。

    “我们只是两个普通学生<students>,到日本来也只是为了进行友好交流,我们似乎并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们流川组吧,你们流川组为什么要绑架我们?”北辰熙夜明知故问,装出一副茫然而<however>又无辜的模样,想要从壮汉和马仔们口中探探底。

    “你们确实没有得罪我们流川组的地方,我们流川组也只是替人办事而已,有人拜托了我们少主,一定要赶在你们一下飞机就把你们抓住,所以要怪就怪你们得罪了不该<never should>得罪的人吧。”壮汉并不像跟北辰熙夜说太多,他留下一句话,转身,走出了小木屋。

    房门被关了起来,两人听到门外传来上锁的声音。

    “熙夜,刚才那个男人说是有人拜托他们少主一定要等我们一下飞机就把我们抓起来,你说那个人会不会是你父亲北辰先生呀?”乔暖菲靠着北辰熙夜,轻声问道。

    “一心想要抓到我们,还能请得动流川组出面帮忙的人,除了我父亲,我想不出第二个人。”北辰熙夜苦笑,“还以为逃到日本就能暂时逃出他的手掌心了呢,没想到还是着了他的道。”

    “真是不甘心,好不容易才逃出北辰家,新生活才刚开始<kāi shǐ>就要半途而废!”乔暖菲气得磨牙。

    北辰熙夜苦笑,他又何尝能甘心呢。

    只是,他们能从流川组的手上逃出去吗?要知道,整个日本都是他们的地盘呢。

    小树林外,路旁的树下停着一辆黑色的卡宴。

    壮汉快步走到车旁。

    车窗降了下来。

    看到车里坐着的男子。

    壮汉立刻恭敬的鞠了一躬,弯着腰对车里的人说道:“少主,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北辰少爷和乔小姐绑进了小木屋,并且拍了照片发给那位先生。”

    “很好。”车里的人点点头。

    “少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是否派人尽快与那位先生接洽,将人交给他?”壮汉问道。

    “加藤,我记得当初那位先生以曾经救过我父亲一命作为交换条件,要求我们帮他抓住北辰少爷,是这样<then>的没错吧?”车内传来一道属于年轻男子的低沉冷漠的声音。

    “是的,少主。”壮汉加藤点点头。

    “至于要不要把人交给他,那就是另一桩生意了。”

    “少主,您的意思是?”加藤一时有些摸不透自家少主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通知<supercup>其他<qí tā>人可以收工了,你和佐佐木留下。”

    “少主还有什么吩咐么?”加藤微微一愣。

    “嗯。”车里的男子示意加藤凑近,隔着车门,轻声吩咐了他一件事……

    卡宴的车窗缓缓升起,流川组地位<Brydon>最显赫的王者慢慢闭上那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睛,静静等待着最终结果。

    希望<hope>他们不要让他失望,男子微微勾起唇角,昏暗的车内,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唇角那抹笑意却宛如暗夜中盛开的昙花,惊鸿一瞥,迅速消失的无影无踪。

    本文由看书网小说(kanshu.com)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看书网”阅读。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