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常出席重要{zhòng yào}场合的Frank Muytjens,办公室挂着一件黑色的法兰绒燕尾服西装,供他随时都能帅气出席,经典不败的款式,让他只需搭配白T牛仔裤都很有型!
旅行{trip}途中总有意外的惊喜,首先是因为太早登门拜访,所以甘单咖啡{kā fēi}还没有开门营业
色彩织造系列共推出高筒和低筒2款鞋型,在鞋身与鞋领口处?裼苗头锥嗖实拿媪鲜止け嘀成,鞋侧身的Logo与鞋头、鞋底则以白色皮革缝?u
一旁熟客要我加半匙台式{desktop}哇沙米,之后味道果然跳了许多{xǔ duō},也好吃许多{xǔ duō},但它仍然是:
此车款随着{Along with}低平车身建构与各种基于力学考量的设计,将所搭载的直列四缸汽油引擎,将每滴燃料发挥到最极致,成就了最大{zuì dà}184、245匹德制马力,在1,250的低转速时分别产生270、350牛顿米的丰沛输出,完美实现了自时速0至100公里加速仅需7
对此,全联福利中心{zhōng xīn}回应表示,经查证确认没有销售报废生鲜商品,疑似是该离职员工因被调动职务后,心生不满而爆料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85章 宣战!夺回东方集团

第85章 宣战!夺回东方集团


    会议{meeting}室内,正在举行每月一次的董事会例会。

    八名董事们全都到齐了,再加上作为现任董事长的东方夫人,九个人正围坐在圆桌前,讨论{discussion}这个月的财务报表,并且讨论{discussion}下个月的营销企划。

    “叩叩。”

    伴随着{Along with}清脆的两声敲击声。

    秘书琳达神色微微有些慌张地打断了会议{meeting}。

    “董事长,东方小姐来了{lai l}。”

    琳达话音刚落,东方婧的便走进了会议室。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lai l}?”东方夫人瞬间黑了脸,瞬间站了起来,她冷冷地瞪着东方婧,恨不得用眼神将她撕碎。

    “这里是东方集团,是属于东方家的产业,而我是东方家的大小姐,难道我还不能到自家的集团里看看了?”东方婧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毫不畏惧地走到东方夫人面前。

    “我们现在在开董事会,请你出去,这里不是小孩子胡闹的地方,不要{bù yào}在董事们面前丢东方家的脸!”东方夫人沉声说道。

    “东方夫人说的一点也没错,这里确实是只有董事们才能待的地方。”东方婧点点头,表示认同,“我记得董事们当中所占股份最少的孙董事,拥有集团百分之三的股份没错吧?”

    “是的,东方小姐没有记错。”孙董事点点头。

    “如果我现在拥有集团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是不是就能以第一大股东的身份进入东方集团董事会了呢?”东方婧继续问道。

    “当然可以{can},东方小姐。”孙董事点点头,“目前集团有百分之二十的散股在市面上,百分之十在十五位大股东手中。剩下百分之七十在我们在坐的董事们手中,董事长一人拥有百分之三十五的股权,其余百分之三十五分别在我们八个董事手中,我想知道{zhī dao}东方小姐您所说的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从何而来?”

    “呵呵,大家真的确定东方夫人拥有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么?要知道{zhī dao},她虽然被大家尊称为东方夫人,但实际上可并不姓东方。”东方婧淡淡地说道。

    “东方婧,你什么意思?你父亲去世这么多年,若不是我,东方集团能支撑到今天?”东方夫人气得牙痒痒。

    她真后悔那天没能打死东方婧,现在东方婧这个小贱/人竟然登堂入室,跑到公司来羞辱她,令她在董事们面前,颜面丢尽!

    今天若是不是好好收拾她,她怎么能咽下心头这口恶气!

    “琳达,去叫保安,请小姐回家好好休息,不要{bù yào}再来打扰我们大人开会。”东方夫人用眼神示意琳达叫保安来带走东方婧与端木鹰司。

    “叫保安之前还请东方夫人确认一下自己{his}还有没有资格行使职权,调动东方集团的保安吧!”东方婧将手中的文件夹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

    文件夹中赫然是一份手写的遗嘱。

    董事们瞪大了眼睛,仔细看着这份遗嘱,遗嘱上的字他都见过,这是东方家上一任家主,东方集团已经{have been}过世的前任董事长东方先生的笔记!

    “这确实是东方的笔记。”东方先生生前的好友,同时也是现任董事会成员的齐先生点点头,下了结论。

    东方夫人自然{natural}也看了这份遗嘱。

    她脸色一阵惨白,难以置信地惊呼起来:“这不可能{would}!我在东方家这么多年,从未见他写过这样{then}一份遗嘱!我不相信{上帝会存在的}!”

    “信不信由你,但这份遗嘱我已经{have been}核实过了,当初父亲委托了ks律师事务所对这份遗嘱进行了秘密公正{gōng zhèng},并保存在案。”东方婧收起文件夹,对董事会八位董事们说道:“各位董事,今天我到这里来是为了通知{supercup}大家,十天后,就是父亲的忌日,现在,我作为东方财团最大{zuì dà}的股东,我要求在我父亲忌日那一天召开东方集团股东大会,由ks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当众宣布我父亲的遗嘱,并对东方夫人手中现持有的属于我的股份进行交接,同时彻底清算公司财产{fortune}{property}。”

    “东方婧,你能抢走属于我的东西,那些股份是属于我的,东方集团也是属于我的!你明明就是个小野种,你凭什么来跟我抢董事长的位置?!东方家东方财团全都是我的!是我的!”东方夫人愤怒地朝东方婧挥出了巴掌。

    “东方夫人,请你自重!”端木鹰司一把抓住东方夫人即将{is about}挥下来的手,替东方婧挡下了这一巴掌。

    他猛地一用力,东方夫人踉跄了一下,差点跌倒。

    “东方夫人确实有苦劳,所以我不会让你一无所有{yī wú suǒ yǒu}{all}的,我会按照集团ceo薪水的双倍支付你这些年作为东方集团董事长的酬劳。”东方婧说道。

    可惜东方夫人根本不愿意接受{jiē shòu}。

    价值几百亿的股票{stocks}{ticket}与区区千万的薪水相比,东方夫人自然{natural}不肯轻易放手。

    “东方婧,我看这份遗嘱分明就是你伪造的吧!”东方夫人气急。

    “是不是伪造,届时自然会有分晓。”

    “你给我滚出去!”

    “不用东方夫人发话赶人,今天我要说的就这么多,说完我自然会走,”东方婧嘲讽地看着恼羞成怒的东方夫人,镇定地说道:“东方夫人还是早点把董事长帮公司里的私人物品收拾一下比较好,省的回头来不及收拾。各位董事,我们十天后再见。”

    说完,东方婧和端木鹰司走出了会议室。

    出了东方集团。

    坐进车里,东方婧终于松了一口气,回想起东方夫人那张明明被气到不行,却又有些担惊受怕的表情,东方婧忍不住露出一抹微笑。

    “恭喜首战告捷!”驾驶座上的端木鹰司,伸手捧起东方婧的小脸,在她唇上印下轻轻一吻。

    “接下来一定会有一场恶战。”东方婧说道:“以我对东方夫人的了解,她不会这么轻易就认输的。这些年一直是东方夫人执掌东方集团,财务上她肯定动了不少手脚,她的小金库和私产一定不少,这次她若是想要保住东方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一定会从两方面着手,一是组织律师团跟你争夺东方先生留下的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二是大量收购市面上的散股并且说服股东们出让手中的股权。”

    “阿婧,有什么是我能帮忙的吗?”端木鹰司问道。

    “公司的财务报表我已经看过了,表面上看没什么问题{foul-ups},但是{dàn shì}东方夫人一定还有一份真正的财务报表,我需要你帮我拿到它。”

    “如你所愿。”端木鹰司邪魅一笑。

    晚上八点,东方婧开着车,孤身一人返回东方家大宅。

    对于东方婧的这次归来,可以{can}说是出乎东方夫人的意料。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东方夫人回想起今天上午{morning}东方婧在董事会上的举动,心中立刻{lì kè}升起一股恶气,恨不得上前狠狠打东方婧几个耳光。

    “这里是东方家,作为东方家的大小姐,难道我东方婧连自己{his}家都不能回了吗?”

    “你还有脸回来!你拒了北辰家的婚事,北辰卓那个老狐狸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我们东方家与北辰家之间已经有了间隙,这一切都是你害的!而且{but}那天你当众跟端木家的小子走了,这等于当众打了我们东方家的脸,我们东方家怎么会出你这种没有教养,不知廉耻的小贱/人!”东方夫人尖声指着东方婧骂道。

    东方婧默不作声,将对东方夫人的所有{all}仇恨都忍了下来。

    现在还不是发作的时候{shí hou},今天她之所以回东方家来是有目的。

    来之前她就已经跟端木鹰司商量好了,她从大门进入,吸引东方夫人的注意{危险信号}力,缠住东方夫人,而端木鹰司则带人潜入东方家,暗中寻找东方夫人藏起来的那份真正的财务报表。

    东方婧任由东方夫人发怒大骂,也不还口,只是暗暗注意{危险信号}着时间。

    终于,手机响了,上面显示的号码是端木鹰司的。

    东方婧松了一口气。

    看来端木鹰司那边已经成功{走上人生巅峰}了。

    再次抬眸,东方婧冷冷地看着东方夫人,“你说够了吗?”

    她打断东方夫人的辱骂,淡淡的说道:“在找到父亲遗嘱的同时,我还找到了父亲身前的日记本,父亲在日记上已经把所有事都记了下来。”

    闻言,东方夫人浑身一震,愣住了,呆呆地忘记了继续辱骂。

    “我妈妈她根本不是你跟父亲之间的第三者,相反,你才是那个卑鄙的第三者!如果父亲不是东方家的继承人,你恐怕根本看都不会看他一眼吧,你嫁给的不是我父亲,而是东方家的财产{fortune}{property}吧!不是你没有生育能力,而是父亲到死都没有碰过你一下!父亲的遗嘱里已经写得明明白白了,这座东方家庄园是属于我的,东方夫人你能得到的只有每年一百万的赡养费,我希望{xī wàng}你能尽快搬出去。”

    “不!我才是这里的主人,我才是!”东方夫人立刻{lì kè}大喊起来,“你们这些没用的饭桶,快点去把她给我抓住!不要听她满口胡言!”

    “想抓我,也得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东方婧一脚踹翻冲上来的警卫,冷冷地说道:“我劝你们最好先好好想想到底谁才是东方家的主人。”

    本书首发于看书辋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