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从狮子山公园的照片中可见,入口处围着拒马,同时张贴封园告示,虽然公园关闭,但工作{gōng zuò}人员照常上班,食环署人员在公园附近山坡除草
会中邀集台北、台中、高雄、基隆四地政府相关资讯、农政辅导单位,以及小农们一起{with}站出来,共同支持{zhī chí}这个销售平台,以期透过政府力量,媒合小农与业者,藉由业者智慧技术,维护全民的食安与健康
菲利佩六世和王后雷蒂西亚(Queen Letizia)及西班牙总理桑杰士(Pedro Sanchez),与恐攻受害者亲属一同出席在加泰隆尼亚广场举行的感{sense}人追思活动
管如此,吃更多的牛、羊、猪、鸡肉和奶酪来代替碳水化合物,一样会增加死亡风险,一般建议摄取植物性蛋白质和脂肪(如豆类和坚果)会比较健康
近日持续高温,天气炎热令人食?j变差,许多{many}上班族都选择到公司附近的超商购买食物{shí wù},而富含水溶性膳食纤维与b群的燕麦饮,不但可以{can}增加饱足感{sense},也可以{can}增加肠道蠕动,还可以搭配超商的多种食物{shí wù}一起{with}吃,健康又营养,成为{chéng wéi}上班族的新选择
小说 > 恐怖悬疑 > 鬼王为夫 > 章节目录 第665章 :姚洪熙的理论

第665章 :姚洪熙的理论


    “姚洪熙也去?”我不由的一愣,看向了柳奶奶和我爷爷。

    不等她们说话,冥灵的声音已经{have been}飘了过来:“如今袭天声势如此,我们的举手投足都牵连甚广,他作为组织一方势力的代表,自然{zì rán}是要出现{chū xiàn}了。”

    柳奶奶和我爷爷点了点头:“不仅{bù jǐn}是他,明天你师祖也会过来,邱雪瑶应该{yīng gāi}也会到。”

    我皱眉看向了冥灵,却见他目光之中略显担忧的看着重数,重数感觉{gǎn jué}到他的目光,大喇喇的摆了摆手:“这有什么好担心{ dān xīn}的!”

    冥灵听到他的话立刻{gogo}就转过了头,一幅根本就不在意{mind}的样子。重数撇了撇嘴,跟个小孩子一样咧嘴就笑了起来:“你说你这别扭的毛病是跟谁学的?”

    他这一说冥灵的脸色唰的一下就黑了,柳奶奶听到他的话不由的就笑了出来:“有其父必有其子。”

    冥灵斜眼看着柳奶奶:“我哪里别扭了吗?”

    我爷爷冷笑了一声:“你哪里不别扭了?”

    重数立刻{gogo}就站了起来:“小年年,你怎么能这么打击我呢,我现在好歹是个伤员啊!”

    众人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由的就笑了起来,我看着众人脸上浅淡的笑意,心中有些温暖。明明是风雨欲来的架势,但是{But}大家都能保持这样{then}乐观和平和的心态,如果一直这样{then}下去,我们也就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吧。

    第二天中午就被通知{supercup}去组织的那个所谓的仓库,我拉着冥灵的手一直走了进去,刚一进去就发现这仓库完全{wán quán}不像是我印象里面工厂仓库阴暗和堆满杂物的感觉{gǎn jué},相反的,竟然是大理石铺就的地面,还分了好几层楼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个办公大楼,装修的还非常的不错。

    “这是什么情况?”我不由的看向了我爷爷,重数倒是环顾了一周脸上露出了几分怀念的神情:“地方还是原来的地方,但是{But}这装修还真是变的有些大。”

    我们刚一走进去,就看到周静波正满脸笑容的在入口处站着,我们的脸色顿时一黑,当初他在老大那边用重数威胁我爷爷,导致我被迫加入组织的事情{affair}历历在目,如今看到他心里顿时就有些不舒服。

    冥灵的眼光也寒了起来,而重数一个闪身就飘到了周静波的面前:“你还有脸站在这里啊。”

    周静波看到重数,面色如常的笑着:“我是负责{Responsible}请元小姐去楼上办公室一趟。”

    “请我去办公室?”我一愣,随即皱眉:“有人要见我?”

    周静波点了点头,冥灵抓紧了我的手,冷冰冰的看着周静波:“不去。”

    我拉了拉他的手,示意他不要{压嘛碟}着急,转头看向了我爷爷,组织的事情{affair}还是我爷爷知道{zhī dao}的比较多。而且{but}周静波这人脑子太过活泛,冥灵这样的回答,只怕他又出什么阴招。

    我爷爷的面色一沉,随即看着周静波:“是姚洪熙的意思?”

    周静波点了点头,我皱眉这姚洪熙找我做什么?难道他又想耍什么花样了?

    “姚洪熙了不起啊,不去就是不去。”重数看周静波不顺眼,所以周静波说什么他都不高兴,直接反驳。

    但是他这表现{performance}看起来有些浮夸,我大概明白,他并不想在姚洪熙等人面前暴露自己{zì jǐ}鬼帝的身份,而袭天本身就像抓重数,一般人可能{kě néng}会想着将重数推到风尖浪口上,好收渔翁之利,但是袭天如今有了足够的资本,根本就不屑于这样的举动,更加不可能{kě néng}把重数的消息散发出去来给自己{zì jǐ}增加麻烦。

    正想着我爷爷却拍了拍我的肩膀:“去吧。”

    我有些愕然,但是我相信{xiāng xìn}我爷爷的判断,随即冲着周静波点了点头,周静波脸上的笑容顿时更加的浓重起来,带着我就往楼上走。

    我转头看向我爷爷,他示意我放心,冥灵皱眉想要跟上来,但是我爷爷却拉住了他,冲着他摇了摇头。冥灵的脸色一阵阴沉,刚要发作,重数已经{have been}飘了过来,直接勾住他的肩膀,强拉着他就朝着另一边走了过去。

    一上楼周静波想要跟我搭话,我一想到他当日的所作所为只当什么都没有听到。周静波也是个聪明人,不再说话,直接就走到了二楼里面的一个房间前敲了敲门,门吱呀一声开了,周静波冲我比了个请的手势。我直接走了进去,就看到一个身影一身的西装革履正背对着我。

    我不由的一愣,就见那个身影转过了身,只见那人是个面容沉稳的中年人,周身散发出高位者的气息,面容亲和有力,一看到就觉得{felt}这个人行事正派,可以信任。

    但是我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xiāng xìn}的看着他:“怎么是你!”他不就是我第一次去魔罗供修会查看情况,冒充了一个助理,当时安排的好像我就是他的助理,探测完魔罗供修会,直接被带到他办公室坐了一下午的那个ceo么!

    “觉得{felt}很意外?”姚洪熙笑了笑,伸手请我坐了下来,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和煦起来。

    我老实的点了点头。在没有来之前我也想过姚洪熙会是怎么一副样子,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明面上的身份竟然是个ceo。

    姚洪熙勾起了嘴角:“上次见面的时候{shí hou}太过仓促,没有解释清楚,还请你不要{压嘛碟}见怪。”

    “是真的解释不清,还是本身就是一种试探。”我目光一寒看着姚洪熙。按照他的手段,当初要以这样的形式见我一面,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姚洪熙眼眸一闪,脸上的和煦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你现在的戒备心理有些重,还是之前的样子好一些。”

    “这还不都是你们逼出来的。”我目光冷淡的看着他,当初对这个人的印象不错,如今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这样的变化,心里还真是有些蛋疼。

    姚洪熙显然洞穿了我的想法,他微微沉吟了片刻这才开口:“这次找你来呢主要{zhǔ yào}是想解释一下之前强行让你加入组织的事情。”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愣住了,有些不太信任的看着他:“什么意思?”

    姚洪熙笑了笑:“我知道{zhī dao}你讨厌{tǎo yàn}束缚,但是事情的到了那一步,就算是我不想,有些事情却还是要做的。”

    我皱了皱眉头,姚洪熙接口:“很多事情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简单,坐在我这个位子上,一举一动牵连甚广,自己的想法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important},只要团体的利益,以及制衡才是一个组织得以长久存在的方法。”

    我听到这里摇了摇头:“你这样说我并不认同,组织内部的勾心斗角,一旦出现{chū xiàn}了什么大的变动,到了最后不也会跟邪修组织一样吗?”

    邪修组织以前那么强大,但是现在简直就是一盘散沙,而且{but}分崩离析的厉害{Fierce},组织如果长久按照他们主战派这样行事下去,只怕也走不了太远。

    姚洪熙笑了笑:“不愧是元历年教出来的,但是如果按照清虚道长一脉的想法的话,你觉得组织又能走多远呢?”

    他这么一说,我不由的皱眉,姚洪熙看着我:“人心是险恶的,长久做白工的事情一开始{kāi shǐ}可能乐意,但是时间久了人们就会放弃,甚至有些人会觉得自己之前白做工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情,然后心生怨恨,然后想要报复。

    人虽然性本善,但是在这个污浊的社会里面,一旦牵扯到自身的利益,所有{all}的善也都有可能会变成恶,所以善恶本无定论,行事也是一样。”

    我皱眉:“你这是在告诉我你们的行事是对的?”

    “不。”姚洪熙笑了笑,挺拔的身姿坐进了宽大的椅子里面,他看着我:“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一味有情没有机制的组织,只会因为这情而成为{chéng wéi}负累,因为用情管理{managing}和行事终究是带着私情的,到了最后反而{fǎn ér}很容易因为感情用事而导致覆灭。”

    我皱眉,他说的这个道理我是懂的,人心永远没有尽头,今天我对你好,你感谢,但是我一直对你好,你就会觉得理由应当,如果有一天我不对你好了,你不会反思为什么,反而{fǎn ér}会心生怨恨。

    这听起来有点心理阴暗,但是仔细想一想,我们行事当真是这样呢。只是因为零碎的小事太多,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危险信号}到而已。

    我皱眉:“话虽如此,但是这也并不是你们采取这种强硬的措施,就会深得人心的。”

    姚洪熙闻言点了点头:“所以就有了邱雪瑶这个派系。”

    他这么一说我眼中陡然一亮:“邱雪瑶那个派系才是真正的制衡!”

    就拿加入组织的事情来说,从组织的利益出发,姚洪熙是必须要将我收入麾下,这样才能让组织内部的大多数成员安心,甚至为了让更多人的安心,他让周静波的步步紧逼的这样的明显,让所有{all}人都知道我是这样被迫加入组织的,给组织里面很多人都吃了定心丸。

    而我爷爷他们要力保我也是合情合理的,在另一些人看来,组织的水太深,加上本身考虑到我自身的意愿,以及他们坚持的理念,他们都会觉得姚洪熙做的太过分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两边水火不容,而邱雪瑶这个时候{shí hou}表面上支持{zhī chí}姚洪熙,背地里却在帮助我爷爷这边,绝对是承上启下。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