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逃亡期间,李都躲在女友家,但连女友都不知道{zhī dao}他在1994年时已经{yǐ jing}连续犯下多起强盗性侵案,被判无期徒刑,2011年好不容易假释出狱,2013年又因为当皮条拉客假释被撤销,至少得在牢里待上25年才能再提假释,李不甘心重回监狱{jiān yù},自行剪断电子脚镣,展开4个多月的逃亡生涯
生日寿星怎么反而{but contrary}成了被告?这事情{shì qing}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在高雄,一名男子在自己{zì jǐ}庆生会想要恶整好朋友,就偷了对方的提款卡,把里面的6千元全领光,想说事后再还给他,当作惊喜,没想到朋友一发现自己{zì jǐ}户头的钱都不见了,还没跟他们说,就马上报警处理,如今寿星恐怕得面临窃盗和诈欺官司
对此结果,梁男知道{zhī dao}自己理亏,但他表面平静,私下却还握有小可租屋处的钥匙,直到某天
中除了将展出包括{included}素描、设计图、场景画、角色设计、雕塑、珍贵手稿、动画拣选短片之外,并将拟真重现的电影{movie}场景,带大家进入艾莎女王的冰雪王国,感{gǎn}受零下 8℃的冻感{gǎn}体验,让来访者如进入电影{movie}情节般地与艾莎、安娜、雪宝、阿克及驯鹿小斯等近距离接触
台湾{tái wān}各县市爆发内战,到底谁能完成统一?(图/记者{journalists}季相儒摄/示意图)
警方调查,这名14岁的国三生12日因身体不适请假在家休息,并在自己的房间内?时?14、15日的段考;但该名学生{students}的母亲晚上8时返家时,发现儿子反锁房门,叫他、敲门都没有回应,请来锁匠开门才发现儿子用童军绳在房内上吊轻生,送医急救后仍宣告不治
小说 > 现代言情 > 甜宠调酒师:痴情帝少 > 章节目录 第490章 :新的提议

第490章 :新的提议


    目的就是为了资助这群弱势群体,帮助他们度{ dù}过人生最艰难的时刻。

    所以当许永晨提起,东市专门为妇女儿童设置的医院还不够,导致儿童要在三伏天里跟成人一块儿排队,争夺有限的医疗资源时,许方舟的心立时便揪了起来。

    她立时便想起了自己那个早夭的女儿,以及千千万万个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而流产的孕妇,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凄色。

    接着便抬起头来,用自己如黑珍珠般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许永晨道,“哥哥,你说的那些小孩都好可怜啊,我要怎么做才能帮到他们。”

    许永晨见状,知道许方舟已经{yǐ jing}上钩了,立时便发出了一声无可奈何的长叹,“东市的妇女儿童这么多,你要一个个都帮到,那几乎{jī hū}是不可能{would}的,除非……”

    许永晨话说到一半,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的闭起了嘴巴。

    接着便摇了摇头道,“算了,这个方法也太不切实际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吧。”

    许永晨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但他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立时便勾起了许方舟全部{all}的兴趣。

    她忽的正襟危坐起来,一把抓住许永晨的手臂道,“哥哥,你说说嘛,到底是什么方法?我丈夫是蒋斯铭,是东市最有权有势的男人。只要是他想办的事情{shì qing},就没有什么是办不到的。哥哥,你看看那些生了病,还要在三伏天里排队的孩子,多可怜啊。我愿意尽我一切所能,帮助他们,你要是有什么好方法就快点告诉我吧。”

    许方舟说这番话时,如樱花瓣般粉//嫩的嘴唇微微嘟起,吹弹可破的小脸上满是娇俏,看上去还真是像个要不到糖果而向哥哥撒娇的少女。

    不过许永晨可不吃她这套。

    他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为了勾起许方舟的兴趣。

    让她觉得{felt}这件事情的推动完全{wán quán}都是由她主导的,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现在鱼{yú}儿已经上钩了,他自然{natural}要开始{appeared}扯线收网。

    于是立马摆出了副十分为难的姿态道,“这个嘛……也不是不能说,但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我姑且这么一说,你也姑且这么一听,不要{压嘛碟}太往心里去。”

    许方舟闻言,重重地点了点头。

    就听许永晨继续道,“我们可以{ kě yǐ}开办一间专供妇女儿童使用的专门医院。这家医院只收妇女儿童,不收其他{qí tā}青壮年病人。如此一来,既可以{ kě yǐ}解决{settle}妇女儿童就诊难的问题{wèn tí},不用让他们跟青壮年病患一起{with}在综合医院里争夺医疗资源,也可以避免一些就诊时的尴尬。”

    许方舟听许永晨这么说,立时便觉如醍醐灌顶般,忍不住拍着自己白嫩的小手道,“这倒是一个好方法呀,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你不是没想到,你是压根没往这方面去想。”

    许永晨说着,伸出手来戳了戳许方舟的额头,不禁把许方舟戳得身子一歪。

    她忍不住伸出自己白嫩的小手,捂着自己的脑袋道,“哥哥,你太坏了,居然取笑我,我不就是没想到嘛。”

    “那现在想到了,你有什么打算?”

    “这个嘛……”

    许永晨话音刚落,许方舟巴掌大的小脸上,立时便布上了一层难色。

    虽然她打从心底里觉得{felt},许永晨提出的这个为妇女儿童开设专门医院的提议十分不错,但医院不是说开就开的。

    不但要提交一堆奇奇怪怪的资料,向上级部门申请,还需要准备{zhǔn bèi}大量的资金做经济{jīng jì}后盾。

    她身为蒋氏集团总裁的夫人,勉勉强强能够帮许永晨度{ dù}过材料审核这一关。

    但是{dàn shì},开设医院那笔巨额的资金要她从哪里筹集呢?

    许方舟说起来是蒋斯铭的太太,是东市里财富数一数二的女人。

    但手上基本上是没有现金的。

    因为吃穿用度统一由管家打理。

    至于需要什么,还不用等她开口,男人便会双手奉上。

    这种生活过得久了,许方舟对钱就越来越没什么概念。

    猛然让她投资开办一家医院,还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当然,她也可以把这个提案直接告诉她的丈夫蒋斯铭,从他那里预支一笔钱财过来。

    但问题{wèn tí}坏就坏在,这个主意的提出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哥哥许永晨。

    虽然上次她在医院里撞见男人企图殴打哥哥的情景,已经被两人极力否定掉了,但许方舟还是能够隐隐约约地感觉{很爽}到,她的丈夫蒋斯铭,实在是不喜欢{enjoy}自己这个大舅子。

    不但不喜欢{enjoy},甚至可以说有些反感!

    ……

    好比当他发现许永晨在综合医疗室里替自己问诊时,男人就绝对不会踏入综合医疗室半步。

    直到许永晨离开{absence},他才会进来,对自己嘘寒问暖。

    许方舟也曾经问过,男人是不是还对自己的哥哥许永晨心存芥蒂。

    尽管遭到了男人的极力否认,但许方舟跟他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夫妻,心里比任何一个人都更清楚。

    他其实是介意的。

    所以但凡跟哥哥有关的提案,在男人那里,百分之百都不会得到通过。

    许方舟心里跟明镜似的,自然{natural}不愿意去讨这个没趣。

    但思来想去,确实也找不到什么其他{qí tā}行之有效的办法。

    巴掌大的小脸上立时便显得有些惨淡。

    许永晨也不傻。

    知道许方舟不肯接自己的话头,肯定是到了什么难题。

    于是又在一旁长吁短叹道,“我就知道这个法子行不通。算了,不行就不行。等以后东市的医疗规划好了,想必这样{then}的专门医院会慢慢建起来的。只不过是可怜了现在这些生病的孩子……“

    许永晨这番话说得抑扬顿挫。

    特别是最后那一句,如针一般扎进了许方舟的心里。

    立时便让她想起了自己那个早夭的女儿。

    对啊,孩子是无辜的。

    虽然以后东市的医疗规划好了,这样{then}的专门医院肯定不会少。

    但现在,这些孩子怎么办呢?

    难道就让他们继续在这种三伏天里跟成人一起{with},争夺综合医院的医疗资源吗?

    许方舟想到这里,不由鼻子一酸。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