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不过,潘建志也认为,7日前来抗议的新移民,并非社会上的既得利益者,当她们举牌现身时,抗议的不只是柯P这个市长与政府,也抗议现今社会中的
房价涨不停《back again》,政府祭出的打房措施也不断,就是希望《xī wàng》能让居高不下的房价下跌
朱雅勤的善心行为经网友分享,随即引发热烈讨论《tǎo lùn》,不仅《bù jǐn》粉丝团数飙升,还有人因此《 yīn cǐ》将她奉为
高龄产妇并不等于高危险妊娠!陈悦意医师表示,为照护孕妈咪及胎儿的健康,规律产检是最重要《zhòng yào》的事情《shì qing》,定期注意《zhù yì》腹中胎儿变化,羊膜穿刺可于16至18?L于超音波协助下,抽取约20c
小说 > 恐怖悬疑 > 午夜开棺人 > 第四卷[阎王刃] 第七十章 他凄惨的过去

第七十章 他凄惨的过去


    第七十章 他凄惨的过去

    耳鸣,眩晕。

    胡顺唐用手撑住墙,眼前变得有些模糊,从他隐约明白了事情《shì qing》的真相后,心中觉得《felt》一阵阵发堵。是的,又被利用了,幕后控制这件事的黑手不止一个人。

    胡顺唐猛地转身一把拽住况国华,推着他抵到后面的墙壁上,吼道:“胖子!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况国华惊恐地盯着满脸怒气的胡顺唐,完全《completely》不明白他在做什么,摇头道:“我不知道《zhī dao》!我什么都不知道《zhī dao》!”

    “不知道!?你们十几年前就策划好了现在的一切!你竟然说不知道!仿生服装、防冻包、棺材钉、五禽骨粉!还有你这个天生神力,只知道服从却从来不质疑为什么的白痴胖子!”胡顺唐扯着况国华的衣服,莎莉赶紧走过来抱着他的胳膊,让他冷静一些。

    此时,在一旁紧逼夜叉王的判官说话了:“半桶水,这件事与他无关,他只是个执行者,不管你怎么样逼问他也没有任何作用。”

    “还有你!你……到底是谁!和变态王有什么关系!?”胡顺唐一掌推开况国华,况国华失足跌落,莎莉赶紧去扶他,而胡顺唐则冲到判官的跟前,抓住他的后身,却被判官轻易泄力躲过。

    判官似乎根本没有想搭理胡顺唐的意思,只是说:“半桶水,这件事还没有完呢!这件事牵扯有多广,是你根本无法《to be》想象到的!你要恨!就恨盐爷和詹天涯吧!如果不是他们,你不会牵扯进来,而一批又一批的人也不会找上你,因为只有开棺人才《rén cái》能引导他们打开一个又一个的阴间大门!”

    阴间大门!?

    对!是阴间大门!从镇魂棺开始《kāi shǐ》,经过的那个地阴门!寻找牧鬼箱时遭遇的那个伪阴间!一切的一切都与阴间有着密切的关系!而所有《all》的这一切都与开棺人有着扯不清楚的关系。

    一侧的彭佳苑此时走过来,来到夜叉王的身边,拉扯着他的衣角,夜叉王转头看着她,彭佳苑抱住夜叉王的大腿,使劲摇着头。

    判官看了一眼彭佳苑,又看着夜叉王道:“眼熟吗!?贺晨雪死的时候《When》和她一样!同样可爱《ài》漂亮!同样善解人意!就算她当时有父母《Parental》,也与一个孤儿没有任何区别!”

    胡顺唐留意到判官说出这番话来的时候《When》,声音都在颤抖,而就在他眼前,用手轻轻抚摸彭佳苑脑袋的夜叉王眼泪《yǎn lèi》也从眼眶中翻滚了出来,浑身都在颤抖。

    “有的孩子活着,有的孩子却死了,死得不明不白,你可以《 kě yǐ》怨天尤人,你可以《 kě yǐ》去咒骂这个世界《shì jiè》的不公平,但是《But》这个世界《shì jiè》上又有多少孩子是死在……”判官说到这,深吸一口气,好像做了很大的努力才将后面的话吐出来,“死在自己《his》父亲的手里呢!?”

    死在自己《his》父亲的手里?胡顺唐彻底糊涂了!在进入塔内时,判官表示自己叫贺昌龙,而贺晨雪是自己的女儿,贺晨雪又是死在夜叉王的手中?说要复仇。可现在却又说贺晨雪是死在自己的父亲,也就是贺昌龙的手中。

    眼前的两人,到底谁才是那个贺昌龙?

    “放屁!放你妈的屁!”夜叉王扔掉匕首,毫无从前那种只需要站立就有震住周围一切的气场,倒像是个与同伴争辩的孩子。他抬起头来,已是满脸泪痕,“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不知道当时晨雪是什么模样!你不知道她当时有多痛苦!你根本就不知道!”

    夜叉王重复着“你根本就不知道”随即慢慢后退着,退到墙边来后背贴着墙壁慢慢滑落下去,抱着自己的头,而彭佳苑却一步都没有离开《lí kāi》他,无论他用什么方式去推开那个孩子,彭佳苑都依然贴着他的身体,试图钻进他的怀抱中。

    莎莉见状赶紧上前,想要将彭佳苑抱离情绪极其不稳定的夜叉王身边。夜叉王却猛地将彭佳苑抱住,贴着墙向一边退去,瞪大双眼惊恐地盯着莎莉,咬牙道:“滚开!不要《压嘛碟》抢走我的女儿!滚开!你……给我滚开!”

    女儿?什么意思?胡顺唐一把将莎莉给拉回来。

    判官依然一步步逼近夜叉王:“这个孩子不是你女儿,只是一个孤儿,如果你女儿还活着,她已经《have been》读初中了,她是被你亲手杀死的,你必须得面对现实。”

    判官说话时,声音哽咽,虽然脸上没有任何伤感《sense》的表情浮现,可眼泪《yǎn lèi》却顺着眼眶两侧滚落,那张涂满了油彩的脸早已被眼泪给弄花,从下巴处滴落出的泪水都混合着奇怪的油彩颜色。

    “不是!我女儿还活着!我要去找她!我要去找她!”夜叉王精神已经《have been》接近了崩溃,抱着彭佳苑不撒手,死死地抱住,在周围一平米的地方来回迈着步子,一会儿面无表情咬牙切齿,一会儿又嚎啕大哭。

    “是你杀了她!你记得!你给她做了一碗她最爱《ài》吃的番茄煎蛋面!做好之后往里面加了可以让人立即死亡的毒药,一口一口喂给她吃,然后看着她毒发身亡死在你的怀中,这些你都忘了?”判官走近夜叉王,泪已如泉涌,一次次将夜叉王垂下的脑袋扶起来,让对方注视自己的眼睛,“看着我!看着我!”

    胡顺唐和莎莉愣在那,已经将那些从阴间跑出来正在向自己走来的东西忘记了。

    在他们的身边,听清楚怎么回事的况国华起身来,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呆呆地缩在那看着判官和夜叉王,目光在两人身上游走。

    夜叉王抱紧彭佳苑缩在墙角中,脸贴着彭佳苑的脸,脑袋在那轻轻摇晃着:“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不是故意的……晨雪!晨雪!爸爸不是故意的!爸爸不想看你那么难过!”

    “你是故意的!”判官一把抓起夜叉王,干脆凑近他的耳朵,但声音并没有压低,“你是故意的!你没有疯!你很冷静!你冷静到哭着去买了毒药,哭着煮完了面条,你其实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只是硬生生把这些都给封存在记忆中,只让自己记住《remember》有个自己永远都无法《to be》忘记的孩子死掉了,所以你要去找回她,要去打开阴间大门找回她,再见她一次,亲口对她说一声对不起!”

    听完判官的话,胡顺唐和莎莉震惊了。胡顺唐仿佛看到一个父亲站在厨房中,泣不成声,旁边的炉灶上烧着煮面的水,手里端着一碗搅拌好的鸡蛋,目光落在装有毒药的瓶子上,一次次伸出手去一次次又缩了回来。

    判官的话好像真正的刺激到了夜叉王,他猛地站起来,模样又变得凶狠起来,一把抓着判官,吼道:“你知道晨雪当时是什么模样吗?晨雪被人拐走之后!我找了整整一年!我找到她的时候,却发现……”

    夜叉王说到这,整个人已经泣不成声,全身的力气好像也瞬时间失去了,松开判官双膝跪地,许久才带着哭腔将下面的话吼了出来:“她的双手双脚被那些天杀的……人贩子砍了!放在火车站《station》要饭!”

    莎莉一下捂住了嘴,差点惊呼出来。

    怎么会是这样《then》?胡顺唐脑子里面只有这个念头。

    “你叫我怎么办!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呀!?”夜叉王像一滩烂泥一样在那挣扎了一阵,起身又抓着判官,可双手却是那么的无力,“我还是个警察《policeman》!还是个破案无数的刑警!但我的女儿却被人贩子给拐走了!我找不到她!我找不到!找不到!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压嘛碟》!但我不能没有我的女儿!我要找到她,我不要工作《work》,我不要家,什么都不要,我走完了大半个中国《zhōng guó》,当我再找到我女儿的时候,她已经没有手和脚了!”

    夜叉王又一次跪倒在地上抽泣着,而站在他跟前的判官也抽泣着,就那样站着,低头看着身前的夜叉王,眼泪滚落出来,顺着下巴滴落下去,哽咽道,“那你……为什么还要杀了她!”

    四周好像都安静了,没有风声,没有奇怪的声音,也许《Perhaps》是大家都将注意《zhù yì》力集中在了夜叉王的身上,而夜叉王颤抖的嘴唇好半天才开口道:“我找到晨雪的时候,她被那些人贩子放在火车站《station》出站口,跟前放着一个小碗,像个傀儡木偶娃娃一样。我走出火车站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她,当时我大脑一片空白,不断地告诉自己肯定是看花眼了,不可能《would》这么快就找到晨雪了,再看清楚了之后,又告诉我自己那不是晨雪,晨雪怎么会没有了手和脚呢?”

    说到这,夜叉王猛然抬起头来,看着判官,抓着他的裤子:“可晨雪却在人群中看到了我,我清楚的看见了,她流着眼泪在那叫我——爸爸!她叫我爸爸!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感《sense》受吗!?我想杀人!我还没有走过去的时候,在旁边的一个男人冲过来一耳光打在了晨雪的脸上,让她闭嘴!这是为什么?我……在前线出生入死!回到地方,好不容易当了刑警,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肯嫁给我的女人!却因为我没钱,老婆《lǎo po》丢下女儿跑了,而我这个白痴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

    莎莉听到这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拼命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胡顺唐也完全《completely》呆住了,这算什么?这……到底算什么!

    “我忘记了是怎么把晨雪给带回家,我只记得她一路上都在哭,都在问‘爸爸,你为什么不来找我?我好痛啊?那个叔叔为什么要砍断我的手和脚?晨雪是不是做错事了?’……她还在叫那个……叔叔?那个禽兽不如的混蛋……”夜叉王又缩回了墙壁处,用头撞着墙壁,“我没有办法回答她,只是告诉她爸爸带你回家,爸爸现在就带你回家,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

    一切都过去了?真的是那样吗?不是。

    “回家后,晨雪变了,她不让我抱她出门,就连晒太阳都不肯,她不吃饭,不喝水,我不管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我每天晚上就坐在门口听晨雪在屋子里面哭,她还是个孩子,为什么?为什么要对一个孩子这么残忍?我求神拜佛,没有用,我伸张正义,也没有用!后来,终于有一天,晨雪对我说……”夜叉王说到这,呼吸好像变得很困难。

    此时,判官走到夜叉王的身后,蹲下来,轻声道:“她说……爸爸,我不想活了。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却在笑,对吗?对吗!你……回答我对不对!?”

    夜叉王又从哭转为笑,笑了之后又嚎啕大哭:“对!对!她是在笑!笑着对我说,爸爸你杀了我吧,我不想活了!”

    “然后你就买了毒药!下了面条!喂她吃!让她就那么死了对不对!”判官起身抓住夜叉王的肩膀拼命摇晃。

    呆呆站在那的胡顺唐,大脑一片空白,他从未想到过夜叉王会有那么一段过去。在他身边的莎莉捂住嘴,眼泪早已经夺眶而出,顺着指缝向下滴落,喃喃道:“怎么会……”

    夜叉王突然止住了哭泣,又“嘿”地笑了起来:“贺晨雪死了,贺昌龙后悔了,他就那么一个女儿,可这件事怪谁呢?怪贺昌龙自己!是他没出息!没用!丢了自己的女儿!但他要报仇!他要杀光天下所有《all》的人贩子!将他们手脚都砍断!什么法律!都……是在放屁!有人帮贺晨雪讨回公道了吗?在这个国家有多少那种……还在逍遥法外!?抓住了无非就是判个几年,出来之后照样还是丧心病狂的畜生!我要杀了他们!杀光他们!全部《quán bù》杀光!”

    与此同时,那些东西和腐液蜈蚣一起《yī qǐ》,已经来到了城门下方,可没有向周围的众人发动任何的攻击《gōng jī》,那些如墨般的人影从众人身边一一漂浮而过,身下爬行着的腐液蜈蚣也对旁人视而不见。墨影穿梭在他们其中,那股如同鬼哭一样的声音灌入每一个人的耳朵之中。

    判官抓着夜叉王,抓着他的脑袋,让他去看向那些飘过的墨影:“晨雪就在这里面!你去找到她!和她一起《yī qǐ》走!你活着的时候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那么就算你死了,也得去阴间陪她!你知道吗!?”

    “晨雪……晨雪……”夜叉王抬起脑袋来,看着那些漂浮过的墨影。胡顺唐和莎莉也都明白,那些墨影,只是从阴间跑出的一个又一个鬼魂,这些鬼魂没有走过那座奈何桥,也没有被死神活生生拉出活着时候的记忆,所以他们想要回去《hui qi》,想要回到曾经的生活中去。

    夜叉王拿着五色青丝香在那些鬼魂之中四下穿梭,胡顺唐看在眼里,好像看到了很多很多年以前那个背着背包,形同乞丐一样的夜叉王在大街上寻找着自己的女儿,拿着照片挨个问着路人,甚至下跪求求他们帮自己找到女儿。

    好像……没有人可以帮助他,有同情心的人会告诉他会留心,而大部分的人则是冷冷地挥手挡开,继续前进,继续着自己的人生故事,转而就将那个可怜的父亲给忘记了。

    到后来,当这个父亲找到自己根本就不完整的女儿时,他也想把这一切都给忘记了……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