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店内装潢布置得很简单,一看就知道<zhī dao>不是吃气氛,是个完全<completely>依靠味道取胜<win>的直球派
国道警察<policeman>叶家豪(38岁)和郭振雄(50岁)23日凌晨值勤时不幸殉职,其中从警近30年的郭振雄,是同事眼中的大好人,原本预计去年6月就可以<can>退休享清福,退休政策的改变,让他原先的计画延后了3年,没想到还没等到退休,就遇上了死劫
中兴大学学生<xué sheng>餐厅 重新改装,变成校园人气餐厅,中午、晚上用餐时段,人潮抢抢滚,附近民众也来这尝鲜
指出,台湾<tái wān>的MMR疫苗(麻疹、腮腺炎及德国麻疹)接种率相当高,在高接种率情况下,不容易产生大规模疫情,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红烧肉也是我不太爱的偏乾,毕竟我向来就偏好比较肥、比较有油质的红烧肉,比方我最爱的太平市场-阿角红烧肉
当时叶家豪开单、郭振雄警戒,制单完成签收要交给驾驶时,3人站在警车和违规的大货车中间,执勤过程并没有疏失
一名杨姓男子前年和女邻居小花(化名)一起<yī qǐ>饮酒,去趁对方返回住处客厅休息之际,先自行褪去全身衣物,再强行脱去对方裤子,将她压制在地想硬上,直到被对方用木板敲头才罢手!杨男当时因痛到无法<to be>继续性侵对方,才离开<lí kāi>现场,也被桃园地方法院依犯强制性交未遂罪,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
小说 > 玄幻仙侠 > 武极神王 > 章节目录 第1190章 狠毒的女人

第1190章 狠毒的女人


    “星华玉?”

    “是北辰决,你是武宗的人。”

    ……在全场所有<suǒ yǒu>人充斥着震骇的目光下,那一束尖锐的蓝色极光惊艳了每个人的灵魂。

    弈星印!

    像是追击着皓月的千年梭玉,以不可抵挡之势击穿了御剑门罗楼的胸膛。

    ……鲜艳的血雨在高空中飞舞,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在罗楼的胸口绽开。

    这一刻,整个冰殿之内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死寂。

    一个个脸上都充满了前所未有的骇然震惊。

    鲜血飞洒,内脏击碎。

    罗楼眼中尽是不甘以及怨毒,其面孔扭曲的有些狰狞。

    “我杀了你,我要杀你了……”

    “好走不送!”

    楚痕眼神冷漠,掌心隔空探出,“嗤嗤……”十几道相互交织的暗蓝色雷电犹若惊龙般斜贯长空而去……无尽的毁灭性气息倾势而来,罗楼的瞳孔倒映着那尖锐的雷芒。

    “不……”

    “砰!”

    伴随着<Along with>急促而又剧烈的爆响,万钧雷霆之力轰下,在所有<suǒ yǒu>人惊骇的注视下,罗楼的身躯直接是爆碎成一团血雾……御剑门罗楼!

    顷刻间命丧冰殿之中。

    这是谁都没有意料到的变故。

    ……没有任何留手的余地。

    楚痕的手段冷酷而又无情。

    从下到北川之底的蓝洞开始<kāi shǐ>,再到差点害死西风子和诺尼……已经<yǐ jing>是注定了罗楼的下场。

    ……与此同时,遍布于冰殿四周墙壁上的众多亮丽的光纹巨网已经<yǐ jing>是蔓延至到了大殿的门口。

    大殿门口的墙壁竟然呈现出奇异的扭曲状。

    宛如融化的蜡墙。

    大门的范围正在迅速的收敛缩小。

    ……很显然,这道禁制将会彻底的冰封这座宫殿。

    即便再以北川遗族之人的鲜血也无法<to be>再次开启。

    ……“没时间了。”西风子连番提醒道。

    众御剑门弟子已然是准备<ready to>撤离。

    罗楼一死,剩下的程熊几人连向楚痕动手的胆量都没有。

    幻羽殿众人纷纷看向花蛇。

    而,后者的目光仍旧是饶有不甘的盯着楚痕身后的那枚冰神石。

    “咯咯……”花蛇突然换了一副娇媚的笑脸,道,“我说这位武宗的弟弟,把冰神石让给我如何<rú hé>?你提什么什么要求,我都能够满足<meet>你……”

    话音刚落,楚痕眼神一凛,一股寒意从其体内爆发而出。

    其反手祭出碧冉剑。

    “咻……”

    碧冉剑如一抹流光从掌心掠出,朝着楚痕身后方向袭去。

    “嘶……”先是在空气中惊起一抹颤响,接着碧冉剑牢牢的钉在一道庞大的冰柱之上。

    同时连同一起<yī qǐ>钉在冰柱上的还有一条手指般细校糶ǎn>〉亩旧摺

    毒蛇被碧冉剑死死的扎穿身躯,扭动着身躯挣扎,却是动弹不得。

    ……花蛇的脸色一变。

    没想到楚痕的警觉性如此之强。

    当即,没有丝毫的迟疑,花蛇飞身一跃,朝着大殿中央的四方灵池冲去。

    “既然我得不到冰神石,别人也休想拿到……”

    说罢,花蛇掀起一股惊人的澎湃掌力朝着那四方灵池轰去。

    “砰……”

    偌大的四方灵池即刻炸裂开来,池中所汇集的雪魄精就像一股激荡的浪潮掀天而起。

    霎那间,一股森寒到极致的冷冽霜寒气旋朝着大殿的周围升腾铺开。

    恐怖的雪魄精寒气所到之处,顿时凝结出一层层厚厚的寒冰,前方的众御剑门和幻羽殿弟子面色大骇……还未反应过来,直接被雪魄精所蕴含的恐怖力量给冻结成了一座座‘冰雕’。

    肆意呼啸的霜寒一路蔓延,并朝着西风子,龙玄霜所在的位置涌去。

    ……西风子老眼一闪冷芒,泥丸宫内爆发出一股无比浑厚的灵奕力。

    相互交融的灵奕力汇集在其身前,化作一棵闪耀夺目,奢华亮丽的树影。

    “嘶……”

    刺骨的霜寒涌来,冲击在树影之上,凝固成冰。

    ……雪魄精的肆意弥漫,直接是加剧了冰殿大门的封闭速度<attitudes>。

    随着<Along with>浓郁的极寒之力扩散,遍布于墙壁上的所有网状光纹大放异彩,冰殿大门急剧的消融,出口<chū kǒu>瞬间缩小至不到半米之宽……西风子大惊失色。

    “不好!”

    “嘿嘿……”花蛇露出得意的怪笑,其回身瞥了楚痕一眼,“永远的留在这里吧!”

    说罢,花蛇飞速闪掠到消融的大殿门口。

    接着身上涌出一片刺眼的光芒,继而身躯竟是变的细长,直接化身成一条五彩斑斓的细蛇……扭动着身姿,飞速从狭窄的出口<chū kǒu>游了出去。

    “哧!”

    “咔!”

    ……花蛇前脚出去,下一秒钟,整座宫殿大门全部<quán bù>融合在一起<开房去>,最后仅有的出口也完全<completely>封闭起来。

    厚厚的冰层直接是封死了整个大殿。

    一道道光彩夺目的蓝色纹网延伸而上,笼罩着宫殿的每一个区域<qū yù>。

    ……弥漫在宫殿内极寒之气渐渐的平复。

    但西风子的脸上却尽显凝重之色。

    其看了看楚痕,又扫了眼龙玄霜,咬着牙,摇头轻叹。

    ……那花蛇当真是出乎意料的歹毒。

    为了困住他们,竟然连自己<zì jǐ>的同伴一并残害在这里。

    整个御剑门和幻羽殿的众弟子全部<quán bù>都变为了冰雕,临死之前的恐惧,清晰可见。

    只怕他们死都想不到,会是这种死状。

    ……看着肆意弥漫的冰霜寒气,以及遍布禁制光纹的冰殿,楚痕的眼中涌动着丝丝深邃的冷意。

    其与之西风子和龙玄霜对视一眼,竟是什么也没说,转身面向那悬浮在冰封王座之上的冰神石……楚痕脚踏虚空,一步步朝着冰神石走去。

    每靠近一步,空气中传达的温度<attitudes>就越发的冰冷一分。

    到其面前,楚痕缓缓的探出右手朝着冰玄石伸去。

    “嗡……”

    一阵强大的排斥力量从冰神石之中释放出来,螺旋状的寒冰气旋犹若霜刃形成<caused><xíng chéng>的漩涡,散发着极强的绞碎力。

    面对着上面传达出来的恐怖力量波动,楚痕心意一动,一团霸道的黑芒释放而出,覆盖在手臂上下。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