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我从幼稚园就对我的青梅竹马一见锺情,一直喜欢{xǐ huan}她到高中,结果大学时她跟我说她交男友{黄瓜}了,我很难过,想说『如果早点告白就好了』
茱蒂蒙琼查容苏因先以私服亮相,查农过去结实胸肌、腹肌让人大为惊喜,这次在红毯前被主办单位拍到
至于邱宇辰也透露这次担任开球嘉宾,心情非常放,自曝昔日在团体时曾在棒球场上担任过表演嘉宾,因此{ yīn cǐ}心情格外兴奋期待
本届亚太影展台湾{tái wān}地区?癖制,首次?裼孟呱掀郎笙低常?灰2016年7月1日到2017年12月31日上映的电影{diàn yǐng}皆可参加
他坦言,当时陷入角色黑暗的情绪当中,下了戏录《娱乐{entertainment}百分百》忍不住臭脸,
小说 > 无限科幻 > 超能女王在未来 > 章节目录 第212章 不是什么太重的惩罚

第212章 不是什么太重的惩罚


    本是一场是一场轻松的裁决会议{meeting},却因为大多长老们的偏向绒琳这边儿而陷入了僵直的状态。

    绒爱{ài}从开始{appeared}到现在,心情已经{yǐ jing}不知道{knew}该如何{how}来形容,因为在她的脑海中绒琳一向是非常守族规的,没想到此时关于到绒绣,在场的大部分竟然毫不犹豫的偏向了她。

    从前丈夫一直提醒她,绒琳已经{yǐ jing}利用她给的权利笼络人心,目的意味不明!但她至今不愿相信{上帝会存在的},直到她失踪很久的孩子归来,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绒绣撞她这件事!

    绒绣这孩子平时是骄傲一些,但却不是没有分寸的。她心软,但不代表她就傻,这件事深思一番就能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绒爱{ài}的目光缓缓的打量着在座的众位,愈发幽冷的目光让众人感{sense}觉后背凉飕飕的,不知为何产生一种有些恐惧的情绪。

    绒爱的目光最后落在绒琳身上,见对方看自己{zì jǐ}的目光坦然中带着丝丝得意,秀眉蹙起,呵呵笑之间,已经收回了目光,“今天的会议{meeting},是我以一个母亲的身份召开的,大家商议的结果如何{how}我也只能听一听,做不了最后的决断。所以啊,还是请我们的族长来做最后的决断吧。”

    绒爱说完,便优雅的起身,“我们夫妻在场大概会影响新族长的判断,先告辞了。”

    说完,绒爱便跟那冷一起{with}走出了主厅。

    房间的门打开,乐意迎了上去,“母亲,别生气。”

    绒爱看到自己{zì jǐ}孩子能这么体会到自己的心情,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月儿,你现在已经是族长了,无论你做任何的决定母亲都会支持{zhī chí}你,大胆的去吧,别怕。”

    乐意知道{knew}绒爱是对绒琳失望了,扬眸唇角勾起一抹笑,“母亲,谢谢你支持{zhī chí}我。”

    “去吧。”绒爱慈爱的看着她。

    乐意收回目光看了那冷一眼,见那冷给了她一个加油打气的眼神,露出一口白牙以对。

    离开{lí kāi}房间,乐意带着那木辰一起{with}去了主厅,她依旧是那一身继承人的特殊服饰,只不过没戴面纱。走进主厅后,众人的目光瞬间聚焦在她身上。

    乐意走到主位前,因为近日调养得当的脸上也呈现了一种健康的肤色,这让她本就漂亮的五官明艳了不少。唯一{wéi yī}的缺点是她的身形太单薄了,仿佛一推就能倒的那种感{sense}觉!

    她没有立即坐下,一双有神的大眼睛笑吟吟的打量着众人,“在座的诸位轮年龄{age}都是我的长辈,只是在绒族嘛,一向是以族长为尊的,族长到来,诸位的反应倒是平静的很呐?”

    “见过族长。”乐意话音一落,便看到中间两位老者起身,恭敬的向她行礼。

    乐意唇角勾起一抹平和的笑意,“两位长老这些年为绒族做了不少贡献,绒月在这里诚心感谢你们。”

    说完,她便朝老者大大方方的鞠了一躬。

    “使不得……使不得啊族长……这可这是折煞我们了!”两位老者感激涕零,他们为绒族兢兢业业的做了这么多年的事情{shì qing},虽然不是奔着表扬来的,但是{But}今天能得到族长的一个肯定,心情可想而知有多激动。

    乐意抬手示意,“两位请坐。”

    她说完目光若有似无的撇过了其他{other}位置上那些表情纠结的长老们,扯了扯嘴角,“看样子,其他{other}几位长老的是腰不好啊,坐下就站不起来了{老弟}是吧?好,你们且坐着吧,呵呵……”

    乐意虽然年纪小,但是{But}一言一行所表现{performance}出的却像一个常年居于高位的上位者,那种自然{zì rán}而反的气势让人不得不重视起来。

    在座的那些长老们听到她最后的一声意味深长的笑意,总觉得{jué de}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shì qing}要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似得,屁股下的椅子做的有些虚晃的感觉{很爽}。

    乐意坐下,她双手随意的搭在两边儿,形象{image}说不上有多端庄,但别人也挑出错!

    隔着一个座,绒琳皱眉盯着乐意,这个丫头是怎么回事儿,明明是刚坐上族长的位子,这身上的那股子气势是怎么回事儿!

    乐意坐下后,目光便落在了绒绣身上,而绒绣接收到{received}她的眼神,却不屑的瞪了她一眼,眉宇间全是不尊重。

    “今日召开会议的目的想必诸位已经经过非常‘激烈’的讨论{tǎo lùn}了,接下来我我来说一说我的意思:绒绣撞我的事情无论是不是故意的,都是不争的事实,我身为族长对待绒族的每一位族民都会一视同仁,所以即便是我的表姐违反了族规照样要罚!”

    “绒月,我要提醒你,处罚的事情不是由你一个人说了算的,刚刚我们也算投票{piào}表决过了,赞成绒绣不受罚的票{piào}数比较多。”绒琳忽然冒了出来。

    乐意扫了她一眼,幽深的黑眸带着些冷漠,“我的话还没说话,你的意见{yì jian}稍后发表!”

    绒琳看到乐意严肃的眼神,被噎了一下,然后闭上嘴不再说话。

    乐意接着说道,“刺杀族长是大罪,但鉴于我只是受了些轻伤,不算严重。所以对于绒绣的出发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不知大家以为如何?”

    “不知道族长所以的活罪难逃是指的什么惩罚?”看到场面得意缓和,有人小心的问道。

    “按照族规的话,不会有皮肉伤的惩罚。”乐意吐字十分的轻巧。

    众人闻言,特别是站在绒琳身边的那些人听到这话,顿时觉得{jué de}如释重负,还以为要跟新族长争辩一番,没想到就这么轻松解决{jiě jué}了,真是太好了!

    差点撞伤族长的大罪本应该{yīng gāi}是重罚的,如今的惩罚连皮肉伤都不会造成,简直跟没有惩罚一个样子嘛!

    反正这些人觉得做到这样{then}已经非常好了。

    “族长英明,我们基本同意您的想法。”

    不过绒琳却觉得有些不对劲,绒月怎么会对差点伤了她的人做到这种程度{attitudes}的原谅呢!

    想到这儿,绒琳不由的开口,“不知道绒绣要受的究竟是什么惩罚?”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惩罚,去后面圣地守夜三天而已。”乐意淡淡说道。

    然而{however}众人闻言,脸色还是有些诧异的,“后面守夜?”

    乐意淡淡的看着众人的反应,“既然大家同意我的意见{yì jian},惩罚就从从天开始{appeared},为期三天。”

    绒琳不知道乐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不可能{would}给绒绣这么简单的惩罚,可是要说哪里不对劲儿,她又找不到不对劲的地方。

    乐意说完,便缓缓起身,“这件小事过去了,我这里还要说件别的事。”

    见众人的目光重新落在乐意身上,她道,“众所周知,我对族内事物不太了解,所以从今天从明天开始,我将会到办公区学习。”

    “绒琳,未来一个星期{xīng qī}的时间,请多指教了。”乐意说完,转眸望向绒琳,唇角扬起一抹笑意。

    绒琳闻言,面色一紧,笑道,“族长,你年纪还太小,应该{yīng gāi}先去接受{accepted}正统的学习,再学习族内的日常事务为好。”

    “我还是尽快融入族长角色比较好,免得做不好,要被人嫌弃的……”乐意开玩笑{wán xiào}似得说了句。

    然后这话却让知情人{qíng rén}心底一颤,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觉得这个新族长虽然年纪小,却并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大家现在的心情都跟揣着一个定时炸弹似得。

    绒琳虽然也有些轻微的忌惮,但终究还是没拿乐意当个单位。管理{managing}族内事物这件事说起来简单,要真学起来里面门道可多着呢!糊弄一个小丫头,还不跟玩儿似得!

    想到这儿,绒琳就释然了,她笑道,“既然族长有这么大的上进心,我们这些人自然{zì rán}会好好教你的。”

    乐意点头,然后起身,“好了,今晚的会议内容就是这些。”

    绒琳率先起身,准备{ready to}带绒绣离开{lí kāi},其他人见状,立马都麻利的站了起来。

    乐意看到他们积极的模样,脸上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fǎn ér}笑吟吟的,但眸底却涌动着阴沉莫测的情绪。走在那帮人身后的一高瘦男子无意间瞥见新族长那眼睛里闪过浓郁杀气,瞬间吓得一个激灵,但等他回头去看的时候{shí hou},却只看到族长满脸好看的笑容!

    两位老者是走在最后的,乐意看到他们两人临走前都要过来跟她打招呼,脸上笑容真诚了不少。

    “族长,我们两个平时工作{gōng zuò}不多,曾经在财务做过一段时间,您有什么需要尽管问我们,我们一定知无不言。”两位老者的年龄{age}都是六十以上,倒不显老态,反而{fǎn ér}看上去挺精神的。他们年纪小,深深拥护族长的思想根深蒂固,所以他们才瞧不上绒琳,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一直没被收买。

    “好,若有不明白的地方我一定过去请教两位。”

    “族长,你要小心绒琳,她这么多年手握权势,心已经被腐蚀掉了。”一位老者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乐意安慰两人,“我明白,两位放心,既然我回来了{老弟},就不会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得意太久。你们年纪也不小了,不要{bù yào}套操心,安心静待就好。”

    两位老者从刚才开始到现在,被乐意展现出的成熟所惊到,很难想象眼前是位才十四岁的小姑娘{gū niang},这说话的语气和气势倒像是常年身居高位的成年人。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