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中国『China』广电总局日前针对网路剧、网路自?u节目加强管制,审查标?视氲缡泳缤?龋?28日又发布公文指出,3月10日起外资企业『business』不能在中国『China』境内提供视听服务『fú wù』,海外企业『business』在华出版发行权将被全面禁止,中外合资企业不具有公布本文、地图、游戏、动画、音频、视频的合法性,包括『bāo kuò』电子书和艺术作品在内,都需要先获得官方批准,取得
这两条大罪,完全『wán quán』跟蒋氏王朝无关,全部『quán bù』是解严以后绿营政治人物与教授纵容(甚至勾结)奸商、权贵的结果
最不可思议的是,高层职位,台湾『tái wān』人无分;台湾『tái wān』人只能担任低层职位,且不能同工同酬,同一职位同一工作『gōng zuò』,外省人的薪水竟是台湾人的两倍
值得一提的是,有居民表示,因为前来自杀的人太多了,基本上一眼望去,就能分辨出谁是游客,谁是自杀者,如果来的人只有带1个小包包,又不拍照基本上就是来自杀的;有时候『shí hou』会帮忙劝要自杀的人打消念头,但也不会跟他走到太深处,因为即便是当地人,也没人有自信『confidence』可以『can』平安的回来
为了扫毒,竟处决全村落的男人?伊朗主管妇女及家庭『jiā tíng』事务的副总统『zǒng tǒng』夏馨多近日接受『accepted』媒体访问『visit』时透露,在伊朗南部一个村落的所有『suǒ yǒu』成年男人全部『quán bù』因为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43章 我是你妈妈

第143章 我是你妈妈


    等到乔暖菲醒来已经『yǐ jing』是三天后了。

    乔暖菲费力的睁开了仿佛被胶水黏住了一般的眼睛,眼前从一片黑暗,渐渐有了光亮,有了色彩。

    “菲儿,太好了,你终于醒了。”熟悉的声音在乔暖菲耳边响起,却比以往显得沙哑了许多『many』。

    软弱无力的小手被迫贴上了一个布满胡茬的下巴。

    手心中传来的刺痛,令乔暖菲的意识又恢复了一些。

    “熙夜?”乔暖菲的眼睛逐渐有了焦距,慢慢对上面前这张放大的人脸。

    她好不容易才认出,这张布满了胡茬的脸是北辰熙夜的。

    “菲儿,太好了,我真担心『 dān xīn』你万一醒不过来怎么办。上天保佑,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北辰熙夜赶紧按了铃。

    不一会儿,医生和护士『白衣天使』们便赶到了监护室。

    “菲儿的情况怎么样了?听说她醒了?”唐茉茉拖着凌曜身后跟着端木鹰司和东方婧,大家火急火燎的赶到了病房。

    “患者的情况已经『yǐ jing』基本稳定了,现在醒来,就证明『certificate』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这些伤口可能『kě néng』会留下伤疤,要做祛疤恢复手术,至少要等一段时间。”医生对乔暖菲做完全『wán quán』身检查后,对大家说道。

    “啊?!会留疤呀!菲儿可是大明星『míng xīng』,这可怎么办呀!”唐茉茉一听医生的话,立刻『gogo』咋呼起来。

    “茉茉!”凌曜赶紧捂住唐茉茉的嘴,他知道『zhī dao』女生最爱美,尤其是乔暖菲这种被奉为国民女神的大美女『měi nǚ』,要是他不捂住唐茉茉这张没有遮拦的嘴,还不知唐茉茉要吐出多少惊人的话语呢。

    “没关系。”乔暖菲摇摇头,“只要能或者就好,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呢。”乔暖菲朝大家虚弱的笑了笑。

    这一次她真的切身感『gǎn』受到了生命的脆弱,没有什么比能活下来更值得庆幸的了,至于伤疤的什么的,能治好自然『natural』最好,如果治不好那也不是强求就能达到的事情『affair』。

    只是那个差点要她的命的流川夫人,她是绝对没有办法原谅的。

    “菲儿,你知道『zhī dao』吗,你昏迷期间,你大师兄流川龙之介可替你出了一口恶气。”端木鹰司说道:“他掌握了流川夫人的把柄,然后把流川夫人做过的那些事告诉了流川先生,最后流川夫人被流川先生赶出了流川家,真是大快人心呀!”

    “没错,这就叫恶有恶报!”唐茉茉好不容易从凌曜大掌中将自己『zì jǐ』的嘴巴解救出来,立刻『gogo』抢着说道。

    乔暖菲薄簆iào』暇垢招牙矗硖寤购苄槿酰灰换岫拖缘糜行┢1沽恕

    东方婧注意『危险信号』到了这一点,于是打发了大家回去『hui qi』,不要『bù yào』打扰乔暖菲休息,同时还劝走了从乔暖菲昏迷被送进医院开始『appeared』就不肯走的北辰熙夜,自己『zì jǐ』一个人留下来照顾乔暖菲。

    病房里的人都走完了,乔暖菲也睡着了,东方婧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她新雇的集团总裁给她打来的电话,可能『kě néng』是生意上有什么问题『foul-ups』需要她亲自定夺。

    东方婧拿着电话走出了病房。

    东方婧刚走没多久,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帽子『mào zi』、口罩和墨镜的人便神神秘秘的溜进了乔暖菲病房所在的楼层。

    一路上怪人奇怪的打扮引得病人和家属们纷纷侧目。

    现在正值初秋,天气还有些热,这样『zhè yàng』一幅冬天的打扮出现『chū xiàn』在医院里,不让人侧目都难。

    怪人一路顺利摸到了乔暖菲的病房门前。

    摘下墨镜,怪人透过玻璃,望着病床上睡着了的乔暖菲,眼中渐渐涌起了泪花。

    可惜还没看两眼,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大喊。

    “喂!你是什么人?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东方婧刚挂断电话往回走,就看见乔暖菲的病房门上趴着个打败的奇奇怪怪的人。

    怪人一看有人过来了『老弟』,赶紧带上墨镜,转身就跑。

    “你给我站住!你到底是什么人?!不说清楚别想跑!”东方婧赶紧追了上去。

    对方显然不是东方婧的对手『Opponent』,没跑几步,就被东方婧捉住了。

    扯下怪人的墨镜和口罩,一张美艳的脸蛋出现『chū xiàn』在东方婧的视线中。看书,网txtkanshu^com

    “是你!流川夫人!”东方婧微微一愣,她没想到这个偷窥乔暖菲的怪人居然是流川夫人!

    流川夫人乘着东方婧愣神的片刻,一把推开东方婧,低着头继续朝前跑。

    东方婧回过神,赶紧再次去追她。

    流川夫人这个害的乔暖菲那么惨的罪魁祸首现在又偷偷跑来窥视她,难道流川夫人不死心,还想继续找机会『jī hui』把流川龙之介将她赶出流川家的仇报到菲儿身上?!

    她东方婧可不会允许『allow』这样『zhè yàng』的事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

    眼看流川夫人就要跑到电梯边上了,东方婧拼命冲过去,一记擒拿手,制服了流川夫人。

    “咦?阿婧,你不是在看着菲儿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老弟』,这家伙是谁呀?”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

    匆匆忙忙写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吃了点东西的北辰熙夜立刻赶到医院来,还没出电梯边遇上了这么一出好戏。

    “这家伙是流川夫人,刚才我看她戴着口罩和墨镜鬼鬼祟祟爬在菲儿病房的窗户上东张西望,想抓她,没想到她到跑的挺快,不过还好,总算是把她抓住了。”东方婧对北辰熙夜说道。

    “流川夫人?”北辰熙夜这才认出面前这个穿着黑色风衣,经过乔装改扮的人是流川夫人。

    “流川夫人,请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一副这个模样的打扮。”北辰熙夜皱起眉头。

    “我……我只是向来看看她……看看她的伤势怎么样了……”流川夫人支支吾吾的说道。

    “你觉得『felt』你这么说,我们会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吗?”北辰熙夜挑眉,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四个大字——鬼才相信『上帝会存在的』!

    “我……我真的只是想看看菲儿……”流川夫人无力的解释道。

    她自己也知道这个解释听起来是那么的假,毕竟她就是那个把乔暖菲害成现在这样的人。

    “流川夫人,您觉得『felt』我们会相信您的话吗?”东方婧冷冷的说道:“请您现在就离开『lí kāi』,不要『bù yào』再妄图靠近菲儿,否则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容易走掉了!”

    “你们相信我,我真的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我不会再做什么对菲儿不利的事情『affair』了,我……我只是觉得很愧疚,很对不起她,想要多看她几眼而已……”流川夫人苦涩的说道。

    这是她十七年前犯下的错,再到如今更是错上加错,她还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菲儿的生活中呢,即使她是她的……

    面对东方婧和北辰熙夜强硬的态度『 dù』,流川夫人只好失魂落魄的离开『lí kāi』了。

    突然,东方婧注意『危险信号』到,刚才她制服流川夫人的地方掉落了一张纸片,她正想把纸片扔进垃圾桶。

    突然,纸上的标题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dna检测报告。”东方婧把纸上的字读了出来,“母系血缘相似度『 dù』99.9%,遗传学关系……母女……”

    突然,东方婧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瞳蓦地放大,脸上闪过一丝惊愕的表情。

    这张dna检测报告该不会是流川夫人刚才不小心掉下来的吧?!

    再联想到刚才流川夫人的举动和说辞……

    她该不会……是菲儿的亲身母亲吧!

    东方婧被自己的这个猜测吓了一跳。

    这也太狗血了吧!

    “阿婧,怎么了?”觉察出东方婧神色有异,北辰熙夜关切的问道。

    “快!快去吧流川夫人追回来!”东方婧头一次这么失态的大喊大叫,她一边喊着,一边冲下了楼。

    她喘着粗气追上了已经走到了医院门口的流川夫人。

    “流川夫人,请您等一下!”东方婧拦住流川夫人。

    流川夫人赶紧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狼狈的抬起头,“有……有什么事吗?”

    “这张dna检测报告单是你落下的吗?”东方婧晃了晃手中的dna检测报告单,问道。

    “啊,是我的,是我的!”流川夫人伸手就想去拿东方婧手中的报告单。

    东方婧却没有轻易还给她。

    “告诉我,这张报告单上没有署名的这对母女,到底是谁。”东方婧直视流川夫人的眸子,严肃的问道。

    “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流川夫人苦笑。

    “不,我猜的不算,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如你所猜测的那样,这是我和菲儿的检验报告单,我就是那个不负责『Responsible』任遗弃她的母亲,而她就是我十七年前和前夫生的那个孩子。”流川夫人苦笑道。

    “您是什么时候『shí hou』知道自己是菲儿的亲生母亲的?”

    “就在菲儿被抓起来的那天晚上,我生气她白天在课堂上令我颜面扫地,所以就狠狠的虐打了她一顿撒气,谁知却无意间看到了她左胸口那枚蝴蝶胎记,这胎记和我当年生下的那个女婴身上的胎记一模一样,我当时真的吓坏了,我不敢想象,如果她真的是我的孩子,她该有多恨我,最后我还是偷偷拔了一根她的头发去做dna检车,没想到她真的是我的女儿……”流川夫人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医院门口,来来往往的人纷纷朝两人投来好奇的目光。

    “夫人,请您不要在这里哭了,走吧,我带您去见见菲儿,至于她愿不愿意原谅您,那就是她的事了。”说完,东方婧扶着哭得浑身发抖的流川夫人进了医院大楼,来到乔暖菲的病房门前。

    推开门,东方婧扶着流川夫人走了进去。

    “阿婧,你怎么又把她带上来了?”北辰熙夜不解的皱起眉。

    “熙夜,你看看这个吧。”东方婧将报告单递给北辰熙夜。

    北辰熙夜疑惑的接过报告单,仔细看了看。

    刚开始『appeared』他还有些不明就里,但心思玲珑剔透的他一想就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的意思是……”北辰熙夜的脸色变了几变,目光在流川夫人和乔暖菲身上来回扫视了好几圈,不得不承认『admitted』,之前他竟然忽略了两个人身上如此多的相似点。

    “没错,如你所见,流川夫人就是菲儿一直寻找的生母。”东方婧最终给出了正确答案。

    “我只有一个妈妈,她已经去世了,她在我十二岁那年,冒着大雨出门找我最后出车祸死了,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有妈妈了,我这辈子只有那么一个妈妈。”

    突然,病床上传来一道微弱却坚定的声音。

    北辰熙夜立刻转身,只见病床上的乔暖菲已经醒了。

    她瞪着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用微弱但坚定的话语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她只有一个妈妈这件事。

    听到乔暖菲的话,流川夫人仿佛遭受了巨大的打击,身体一晃,险些摔倒。

    “菲儿,我是你的妈妈呀,我真的是你妈妈!”流川夫人焦急的抓住乔暖菲的手大喊起来。

    “痛!”乔暖菲手腕上的伤口被流川夫人不知轻重的抓握 弄得再次崩裂,渗出血来,她疼得脸色一阵发白。

    “啊!菲儿,对不起不对起!”见自己不小心又弄伤了乔暖菲,流川夫人又急又后悔,眼泪『yǎn lèi』再次夺眶而出。

    “你出去,我不想见到你。”乔暖菲薄簆iào』丈涎劬Γ芫醇鞔ǚ蛉恕

    如果她的生母是流川夫人,她宁可自己从来没有被生出来过!

    “夫人,要不您还是先回去『hui qi』吧,我们会好好照顾菲儿的,等她身体状况好一些了,情绪稳定下来了,再说其他『qí tā』事情吧。”东方婧安慰流川夫人。

    流川夫人只好一步一回头,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乔暖菲的病房。

    病房里陷入了一片沉寂。

    乔暖菲鸵鸟似的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去接受『accepted』流川夫人就是她母亲的这个事实。

    东方婧和北辰熙夜对视一眼,心病还须心药医,要是嘴上说着不在乎,不需要,心理其实越是渴望。

    只不过现在乔暖菲还没有看清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而已。

    “菲儿,你这是在逃避。”东方婧一针见血的说道:“你身体里流淌着的是流川夫人给予你的血液,你不可能永远不承认『admitted』她的,她是你的母亲,至少生理上是这样,这一点,你永远也不能否认。”

    本文由看书网小说(kanshu.com)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看书网”阅读。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