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由于『Meanwhile』管理『managing』员始终逮捕不到小偷,使一名女房客亲自砸钱在家装监视器,发现小偷就是同个社区的30多岁唐姓男住户
南宁市大学东路一栋公寓大楼上月29日下午3时左右,邻居忽然听到一声巨响,跑下楼查看发现坠楼的5岁男童当场死亡
这也不是大陆第一次出现『There』假动物园了!安徽宿州野生动物园4月底新开幕,游客却败兴而归,上网抱怨买票『piào』入场却只看到鸡、狗、猪,更扯的是连水池内都放塑胶做的黑天鹅
立法院社会福利及卫生环境、经济『economic』委员会4日再处理《劳基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原民进党团提案并表决通过将开会到午夜12点,但约至晚间10点时,召委林静仪突然宣布表决临时动议,并将《劳基法》修正案保留送院会,将全案打包送出委员会,历经13小时冗长议事程序,最终在晚间10点15分散会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213章 凌爷爷失踪了

第213章 凌爷爷失踪了


    号外号外,市长公子强-奸未成年少女案真相大曝光,白莲花竟是绿茶婊?!

    不到半天,局势就在唐茉茉和凌曜的暗中助力下扭转过来,路易和乔暖甜之间的位置直接颠倒了个个,乔暖甜的真面目终于被彻底揭穿,所谓的强-奸案也变成了一场欺诈案,路易反倒成了大家同情的对象。

    没办法,家世好外貌好还才华横溢,无论哪一条摆出来都足够令女人倾心不已,所以大家很快就接受『accepted』了伯纳德少爷被绿茶婊暗算的事实。

    再加上伯纳德家族从中帮忙,扭转舆论观点简直是分分钟的事儿。

    在这件事沸沸扬扬的闹了一周后,乔暖甜被遣送回国,由于『Meanwhile』还未成年,但罪行恶劣,被送进了少教所。

    随着『Along with』乔暖甜被送进少教所,这起事件也渐渐平息下来,民众的视线很快被其他『qí tā』事情『affair』转移了。

    “这件事情『affair』可真要多亏了凌少爷和唐小姐的帮助,否则我真要和乔暖甜那个心机女结婚了。”路易由衷的感『sense』谢唐茉茉和凌曜。

    “举手之劳而已,说到底还是乔暖甜自作自受。”唐茉茉说道。

    彻底收拾了乔暖甜,乔暖菲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她再次投取篴ttitudes』氲焦ぷ鳌簑ork』中。

    没想到这次却碰上了熟人,乔暖菲这次要参加的走秀主设计师正是路易·伯纳德的母亲,出于对唐茉茉、凌曜和乔暖菲等人的感『sense』激,路易的母亲说服其他『qí tā』设计师,将主秀人选改为了乔暖菲。

    走秀当天,乔暖菲大放异彩,轰动整个巴黎时尚界,再次在全球范围内大火了一把,赢得了很多世界『world』知名一线品牌的青睐,代言合同简直签到手软。

    “看吧,这就是好人有好报。”唐茉茉说道:“虽然之前我确实很讨厌『hate』路易,不过这次我们选择了帮助他,果然老天爷就眷顾上了菲菲。”

    “我在巴黎的工作『work』基本上已经『have been』完成了,之前我跟公司有约定,每个月工作十五天,剩下的时间要回去『get back』陪熙夜,差不多明天我就要返回国内了,茉茉,你和凌曜呢?还要继续留在法国嘛?”乔暖菲笑眯眯的问道。

    “我们……”唐茉茉话音未落,凌曜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凌曜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是凌家的管家打来的电话。

    他起身走到阳台接通了电话。

    “喂?”

    “少爷,有件事我觉得『jué de』必须立刻『lì kè』通知『tōng zhī』您,这件事绝对不能再拖下去了。”电话那头传来管家严肃的声音。

    “出了什么事?”听到管家这么严肃认真的声音,凌曜也立刻『lì kè』正色。

    “三天前老爷出发到缅甸去谈一笔生意,可是从昨天『zuó tiān』下午便和我们失去了联系『links』,我们尝试了各种方法联系『links』随行人员和老爷本人,可是却没有一点线索,我担心『worry about』老爷可能『would』出事了,现在您是凌家唯一『wéi yī』的继承人,是我们大家的主心骨,这件事还请少爷您尽快做决定。”

    “什么?你是说爷爷失踪了?!”听到这个消息,凌曜的心瞬间沉了下去。

    “是的,老爷他在缅甸失踪了。”

    “爷爷他去缅甸是和谁谈生意,谈的到底又是一笔什么生意?”凌曜追问道。

    “这……”管家犹豫了一下,不知道『zhī dao』该不该『never should』告诉凌曜。

    “有什么不能说的,都这个时候『When』了,多浪费一秒钟爷爷就多一分危险!”凌曜说道:“况且我是凌家的继承人,凌家迟早有一天会是我的,有什么事是不能告诉我的呢?”

    “少爷,您说的没错。”管家被凌曜说服了,他继续说道:“老爷这次去缅甸是去见金三角的老大阮雄,明面上是和他谈一笔军火生意,实际上是受总统『zǒng tǒng』君先生的委托,调查一起『yī qǐ』特大毒品走私案,挖出这条线在国内的保护伞。”

    “这么危险的任务你们怎么能让爷爷亲自去呢,应该『yīng gāi』早点告诉我呀!”凌曜一听,心中更着急了。

    金三角是什么地方,阮雄又是什么人,别人不清楚,他们凌家上上下下可是清楚的很。

    那地方就是亡命之徒聚集地,而阮雄则是这群亡命之徒的首领,为人奸诈狡猾、心思缜密、心狠手辣、无恶不作。

    “少爷,现在我们全听你调遣,你得想想办法找到老爷。”

    “我知道『zhī dao』了。”凌曜想了想,对管家说道:“我决定亲自去金三角走一趟。”

    挂断管家的电话,凌曜皱紧眉头,开始『appeared』思索爷爷究竟会遇上了什么事,才会和大家失去了联系。

    “那个……凌曜……”见凌曜接完了电话竟然露出一副这么严肃的表情,唐茉茉立刻意识到一定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凌曜才会这么严肃。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唐茉茉小声问道。

    “没什么事,只不过明天我有急事,要先走一步。”凌曜想了想,没有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唐茉茉,这件事很危险,搞不好甚至会连累唐茉茉,连累唐家。

    “你要去哪儿?”唐茉茉说道:“我跟你一起『yī qǐ』去。”

    “不用了,刚才我接到电话,凌家在东南亚的生意出了点问题『foul-ups』,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dàn shì』必须由我亲自去一趟。”凌曜轻声安抚唐茉茉,伸手揉了揉她的发心,温柔的说道:“我去去就会回来,你要照顾好自己『zì jǐ』,等我处理完了生意上的事,很快就会回来。”

    “真的吗?”唐茉茉将信将疑的问道。

    “放心吧,你好好呆在法国,如果觉得『jué de』无聊,可以『can』回普罗旺斯陪着雪姐和小熊猫他们。”

    “好吧,我回普罗旺斯,但是『dàn shì』你一定要早去早回,一定要注意『危险信号』安全『safest』,我听说东南亚那边不太平,总是出事。”唐茉茉再三叮嘱道。

    “知道了,你就放心吧。”

    当天晚上凌曜便乘飞机『fēi jī』离开『lí kāi』了法国,前往缅甸。

    凌曜走后,第二天唐茉茉又送乔暖菲回了国。

    从机场出来,唐茉茉坐在唐家的车上,朝着普罗旺斯驶去。

    一路上唐茉茉觉得自己『zì jǐ』眼皮一直在跳,心里也有点慌张,好像是有什么事即将『jí jiāng』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似的。

    “好奇怪,我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似的。”唐茉茉呐呐自语,“我的眼皮一直在跳。”

    “小姐,您是左眼皮跳还是右眼皮跳?”司机随口说道:“据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听了司机的话,唐茉茉觉得更加不安了,因为她一直狂跳不止的正是右眼皮呀!

    妈呀,凌曜和菲菲不会出什么事吧?唐茉茉暗暗想到。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fēi jī』终于降落在缅甸仰光市,先一步到达的凌家人马已经『have been』在等着凌曜了。

    下了飞机,他们又转乘直升机向缅甸北部与泰国、老挝接壤的金三角地带前进。

    “怎么样,还是没有爷爷的消息吗?”凌曜问道。

    “是的,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是无法『to be』与老爷取得联系。”

    “没有消息也不见得就是坏消息。”手下对凌曜说道:“少爷,我们已经调查到老爷是在到达金三角当天与阮雄会面三小时候『When』与我们失去联系的,管家已经出面与阮雄交涉过了,但是阮雄一口咬定他与老爷会面后,双方没有谈拢价格『jià gé』,俄罗斯的军火商给出的价格『jià gé』更低廉一些,他们已经决定和俄罗斯人合作『cooperation』了,因此『therefore』老爷决定带人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和老爷联系过了。”

    “阮雄这个老狐狸,他说的话一点可信度『attitudes』都没有。”凌曜冷笑起来,“若是他真的诚心与凌家合作『cooperation』,就不会又冒出个俄罗斯军火商,我看分明是他想暗中神不知鬼不觉害死爷爷,直接吞掉凌家这批货,来个死无对证!我倒要亲自会会这个阮雄,看看这位呢传说『chuán shuō』中的大枭雄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直升机很快就到达了金三角边缘。

    换换在停机坪停了下来。

    几十名荷枪实弹,皮肤黝黑,肌肉健壮,穿着丛林迷彩服,满脸凶相的缅甸男子便围了上来。

    “你们是什么人?到这里来干什么?”十几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凌曜等人。

    凌家的手下们立刻将凌曜紧紧围在中间,迅速掏出枪和这群金三角阮雄的私人军队杠上了。

    “住手。”凌曜淡淡的说道,“把枪收起来,我们来者是客,怎么能对主人家不敬。”

    凌家的手下们这才不情不愿的收起武器,但是依旧虎视眈眈的瞪着对面的迷彩服壮汉们。

    “各位兄弟『xiōng dì』,我是阮先生的客人,我姓凌,来之前我们已经与阮先生预约过了,不信你可以『can』问问。”凌曜淡淡的说道。

    领头的军士长立刻派人去核实了凌曜的身份。

    确认无误,军士长一挥手,士兵们这才收起武器,他对凌曜说道:“凌少爷,按照规矩,请交出你们的武器,前面的路不好走,请上车吧。”

    士兵们仔细检查了凌曜及手下身上的武器,确定他们身上的武器都解除了,这才让他们上了一辆装备精良的越野车,向着丛林深处驶去。

    沿着狭窄弯曲的丛林小路,一路来到一座低矮的山谷中。

    山谷中开满了艳丽的花朵,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花香。

    但凌曜知道,这些美丽的花儿全都是罪恶的化身,带着致命的毒素,它们的名字叫做罂粟。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罓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