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胖得时候《shí hou》总觉得《jué de》身材不好而放不开,现在变得有自信《zì xìn》了,心情也变得好多了
李福轩,美国犹他州立大学电机博士,567大联盟召集人,中国《zhōng guó》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
据说附近曾经有一间为了庆祝曼谷建城 150 ?L年,而建造的戏院Sala Chalermkrung Royal Theatre,当年可是全泰国最先进的戏院,还是第一个有空调的现代化戏院;现在已经《have been》改成了表演传统舞蹈的剧院《jù yuàn》
新鲜的鲜乳卡士达酱内馅:为了追求新鲜,卡士达苹果派使用的卡士达酱是由鲜乳坊纯净鲜乳所?u成,每日于店头烤?u派皮,再填入满满卡士达酱的
可是这是2250万美元《měi yuán》啊!我们的运气好不容易来了《老弟》,却被他们用烂招给扑灭了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204章 因为在意所以愤怒

第204章 因为在意所以愤怒


    唐茉茉喝完咖啡《kā fēi》,和左安辰、米雅聊得差不多了,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his》居然一个人跑出来这么久了,凌曜和大哥嫂子他们一定急坏了吧!

    “糟糕糟糕!”唐茉茉暗叫不好。

    “怎么了?”米雅看唐茉茉这么着急,不知道《knew》她到底出了什么事,也跟着着急起来。

    “我……出来这么久,忘记跟家里人说一下了,他们一定急坏了。”唐茉茉囧囧有神的说道。

    “呃……那你还是赶紧回去《hui qi》吧,这次我们就不留你了,下次有机会《offer》欢迎你再来做客,当然如果能和凌少爷一起《with》来就更好了。”左安辰朝唐茉茉笑笑,说道。

    “好,我走了,再见,下次有机会《offer》我还会再来的!”唐茉茉一边像兔子似的,飞快的跑出了左安辰和米雅的小屋,一边朝两人挥挥手。

    左安辰看着唐茉茉一阵风似的跑走的背影,微微一恍惚,仿佛看到初次相遇时那个生龙活虎的少女形象《image》。

    “喂,人都走了,不要《压嘛碟》发呆啦!”米雅伸手在左安辰眼前晃了晃,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你再这么失神的看下去,我都要吃醋了。”

    “呃,米雅,对不起,我刚才走神了,但是《But》我发誓,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左安辰有些尴尬的回过神来,看着米雅,不好意思的说道。

    看着左安辰一副紧张到要死的模样,米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好啦好啦,相信《xiāng xìn》你啦!”

    唐茉茉飞快的朝集市跑去。

    因为在左安辰和米雅这儿耽误了大半天,集市已经《have been》快结束《End》了,街上不少小商贩都已经准备《zhǔn bèi》收摊了,逛街的人也稀稀拉拉没几个了。

    唐茉茉一出现《There》在集市上,立刻《gogo》引起了唐家保镖们的注意《zhù yì》。

    “茉茉小姐在这儿!”保镖们大喊起来。

    听到保镖的喊声,一群黑西装立刻《gogo》朝唐茉茉冲了过来,这架势着实令唐茉茉下了一大跳。

    妈呀,这些人是什么人呀,该不会想对她不利吧!

    唐茉茉立刻拉开架势,戒备的看着朝她冲过来的黑衣保镖们,虽是准备《zhǔn bèi》开打。

    “茉茉小姐,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谁知剧情骤然一变,凶神恶煞的黑衣保镖们冲到唐茉茉面前之后,突然停了下来,摘下脸上的墨镜,一脸激动地看着唐茉茉,这神情比见了亲娘还亲,还激动呀!

    “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茉茉问道。

    “还不都是因为你这个贪玩的丫头!”黑衣保镖分开一条路,唐启轩扶着凌雪走了过来。

    唐启轩责备了唐茉茉一番,要不是凌雪在场,他肯定要给这个丫头一个大大的爆栗。

    “哥,人家知道《knew》错了嘛,人家只不过在集市上遇到了熟人,所以多说了几句话,这次耽误了时间嘛。”唐茉茉小声撒娇道。

    “好了好了,茉茉回来了《老弟》就好了,大家也不用再忙活了,快通知《supercup》凌曜,让他不用去警局报案了。”凌雪指挥保镖们去给凌曜打电话,告诉他唐茉茉回来了的消息。

    保镖们立刻按照凌雪的吩咐把唐茉茉已经回来了的消息告诉了凌曜。

    还没等唐茉茉上车,凌曜就飞快的冲到了她面前,他一把拉住唐茉茉,对她上上下下仔细检查起来。

    “喂喂喂,你干什么呀,我又没事,干嘛这么紧张,真是小题大做。”唐茉茉不满的戳着凌曜肩头。

    凌曜见唐茉茉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But》又见唐茉茉这么一副满不在乎,对自己《his》擅自脱离大家单独《alone》行动的事一点歉意都没有,瞬间怒火攻心,把原来的担心《worry about》全都冲散到了九霄云外。

    “你还有理了你?”凌曜冷着脸,微微牵起嘴角,露出一抹皮笑肉不笑的笑容,讽刺道:“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worry about》?看来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是不会明白自己的错误的。”

    说完,凌曜一把扛起唐茉茉,也不让她坐唐启轩的车了,而是走到一辆保镖们乘坐的车旁,对保镖们说道:“你们去坐别的车。”

    他将不停《back again》挣扎的唐茉茉塞进后座,自己也跟着做了进去。

    按住不停《back again》挣扎的唐茉茉,凌曜冷冷地对司机说道:“开车。”

    司机被凌曜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震住,不敢多说,赶紧发动了车子。

    唐茉茉也被凌曜身上散发出来低气压吓到了。

    不过她还是不怕死的继续招惹凌曜。

    “喂,凌曜,你发什么疯呀,干嘛要禁锢我?今天这件事,只是一件小小的意外嘛,干嘛这么小题大做?”

    凌曜冷冷地看了唐茉茉一眼,擒住她的下巴,凑近她的小脸,目光冷冷地看着她,“你觉得《jué de》是小事?可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这是很大的一件事,唐茉茉,你根本就是没心没肺,根本就不知道别人有多担心你!”

    温热的气息喷在唐茉茉脸上令她微微有些颤抖。

    但这颤抖不是为了这旖旎的气氛,而是因为凌曜冰冷的目光和认真的语气。

    凌曜好像真的生气了……

    唐茉茉这才意识到,这好像是她第一次见凌曜发这么大的火。

    以前在国内的时候《shí hou》,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then》的他。

    唐茉茉有些心虚的移开了视线。

    看到唐茉茉心虚的样子,凌曜突然放开了唐茉茉。

    他默不作声的坐直身子,一路上一言不发。

    不管唐茉茉怎么看他,他就是不回应。

    两人一路沉默着回到唐家。

    汽车停了下来。

    凌曜走出车子,根本不搭理唐茉茉。

    唐茉茉摸摸鼻子,知道自己这次是招惹了凌曜,可是她又不知道怎么哄凌曜是好,以前两个人生气了,总是凌曜先服软,凌曜宠着她让着她。

    现在两个人倒了个个,难道要她先去哄着凌曜?可是,该怎么哄呢?唐茉茉很烦恼。

    凌曜进了房间。

    唐茉茉则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茉茉,怎么了?怎么站在这里呀?”凌雪也看出唐茉茉和凌曜之间似乎出了什么问题《wèn tí》。

    之前两个人明明好的像一个人似的,走哪儿都形影不离的。

    “我……”唐茉茉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阿曜他是不是生气了呀?”凌雪隐约发现了点什么。

    “嗯……”唐茉茉乖乖点头承认《admitted》。

    “这样《then》呀……”凌雪想了想,对唐茉茉说道:“走吧,先到我们房里坐一会儿,也让阿曜冷静一下吧。”

    凌雪拉着唐茉茉来到主卧。

    主卧比唐茉茉和凌曜住的房间大很多。

    按照欧洲贵族的习惯,婚后夫妻双方其实并不住在一间房间里,所以这座城堡最初男主人和女主人的房间中间隔着一间储物室,各自占据三楼一半的空间。

    不过凌雪和唐启轩显然不是这种封建的古代欧洲贵族夫妻,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好着呢,简直可以《 kě yǐ》说是蜜里调油。

    所以储物室被拆除,两间卧室合并在了一起《with》,整个三楼可以《 kě yǐ》说都是两人的卧室。

    凌雪拉着唐茉茉在沙发上坐下,问明了两人之间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事,以及这次唐茉茉不告而别的前应后果。

    这才语重心长的对唐茉茉说道:“茉茉,其实凌曜这次会这么生气是有原因的。”

    唐茉茉洗耳恭听,眼巴巴望着凌雪,等着听凌雪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的,我们凌家脚跨黑白两道,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在十几年前,我还在上小学,凌曜也才五岁的时候,我们凌家可是彻头彻尾的黑道世家。正是因为我父母《Parental》的死,令爷爷痛下决心,决定洗白凌家,也为了凌家子孙后代能有一个安稳日子,能够善终。”

    第一次听到有关凌曜父母《Parental》的事情《affair》,唐茉茉自然《zì rán》听得更仔细了,她用眼神催促凌雪继续说下去。

    “我父母是死在凌家对手《Opponent》的阴谋中,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时候爷爷的表情有多沉痛,他虽然没有流一滴眼泪《tears》,但是我知道他心里一定更痛更难过,很多人都以为我和凌曜记住《remember》不住这件事,但是事实上相反,在我们记忆中这件事鲜明的就像是昨天《zuó tiān》刚刚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一样,时刻提醒着我们,凌家子孙永远都不是生活在安逸中,危险无处不在,对手《Opponent》、仇家虽是伺机而动,准备着乘虚而入,将我们撕碎。”

    凌雪说道这里,眼神变得更加严肃,“爷爷从我们的父母死后开始《appeared》下大力《vigorously》气洗白凌家,我和凌曜也被他送进凌家的特别训练营,训练各种求生技巧和战斗技术,一次次在生与死的边缘磨练,作为女孩《girl》子,我幸运《桃花运》一些,爷爷对我的要求也低一些,所以后来我进了我最喜欢《enjoy》的武器研究所,而凌曜则一直磨练到成为《chéng wéi》特别训练营无法《to be》超越的传奇,这才回到凌家,回归到正常生活。虽然他已经变得几乎《much》不畏惧任何敌人,但是不代表你和他一样不畏惧这些隐藏在暗处的敌人,你的出现《There》,已经成为《chéng wéi》了他的软肋。”

    唐茉茉在凌雪的注视下,显得有些无地自容。

    她……拖了凌曜的后腿吗?

    “他被你吸引,爱上你,世界《world》的中心《center》变成了你,为你欢喜,为你难过,为你生气,为你愤怒,宠你爱你,会傲娇,会嫉妒,会吵吵闹闹,会像个他这个年纪男孩儿那样生活,我们所有《suǒ yǒu》人真的都很开心,所以大家都期盼着你们能永远这么幸福下去。”凌雪说道:“但是很显然,茉茉,我们忘了考虑一件事,你是否会站在凌曜的立场上,多为他考虑一点,是否会也向他一样,一切以恕短一ㄔ恕符为重心,向他爱你一样拼了命去爱他呢?”

    本书首发于看书蛧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