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分享一系列的照片,他表示,日前全身脱光衣服一边玩Switch《异度(attitudes)神剑2》游戏时,人偶娃娃
电梯里由三尊代表性(dài biǎo xìng)的布袋戏Q版人偶造型为设计,结合非常具柔和感(gǎn)的色彩搭配,让整体的感(gǎn)觉更显特色
公园一直都是溜小孩的首选,部落客葛瑞丝的天堂在《旅游(travel)超爽的!》脸书社团中分享了位在新北市板桥的
一幻拉?I汤头除了原味之外,还有适量豚骨(在鲜虾汤加入适量豚骨)、浓厚豚骨(在鲜虾汤加入较多豚骨),以及将原味虾头汤头调较淡、比较适合台湾(tái wān)人口味的台湾(tái wān)限定汤头
游子在拮据之时也可变卖换取盘缠这也是世界(world)上唯一(sole)可以(can)当作银行贷款抵押品的起司,可见价值不斐啊!
活动自即日起开放电话预约及线上报名,课程时间为30分钟至1小时,限小学五年级以上民众报名,当日课程分别为早上场10点、11点及下午场2点及3点四个时段,每场次40人,共160人,额满为止
有人说孩子是天使与恶魔的化身,睡着的时候(shí hou)是天使,醒着的时候(shí hou),尤其是吃饭犹如打仗般,要让孩子乖乖坐在位子上好好吃顿饭,由如登天困难,加上出外用餐要带的装备特多,出一趟门不简单,想与孩子一起(yī qǐ)度(attitudes)过美好时光,又享受美食,现在许多(many)亲子餐厅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200章 惊艳巴黎的唐家女主人

第200章 惊艳巴黎的唐家女主人


    “小雪,茉茉,我想和你们商量一下,我打算乘着收购案完成的这个大好时机,在唐氏庄园里举办一场舞会,邀请巴黎的富商政要前来参加,一来可以(can)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寻找合作(cooperation)机会(offer),二来,我想乘着这场舞会的大好时机公布我和小雪有了第二个宝宝的消息,同时也将小雪介绍给全巴黎,让所有(all)人都知道(knew)我唐启轩运气有多好,娶了一个多么漂亮贤惠的好老婆(别人家的好)。”

    唐启轩将自己(zì jǐ)的打算告诉了凌雪和唐茉茉。

    凌雪还没来得及开口,唐茉茉就抢着说道:“我同意,我同意。大哥娶了这么漂亮贤惠的老婆(别人家的好)本来就应该(yīng gāi)诏告全天下,让巴黎所有(all)人都羡慕(envy)你们。”

    “其实主要(main)原因还是因为你这个小丫头贪玩吧。”凌雪吐槽道。

    “嘿嘿,人家只是想凑凑热闹嘛,再说了,凌曜肯定不会让我跟除了他以外的男生跳舞啦。”唐茉茉耸耸肩不以为意的说道。

    “知道(knew)就好。”凌曜伸出手臂,搂住唐茉茉的脖子把她拉了回来。

    “反正我也不喜欢(enjoy)跳舞,我只是喜欢(enjoy)看热闹而已啊,而且(ér qiě)这里可是法国巴黎,是小仲马邂逅茶花女的地方,是卡西莫多誓死守护艾斯梅拉尔达的地方,是魅影爱上克里斯汀的地方,是三剑客行侠仗义的地方,是基督山伯爵复仇的地方,这里有那么多浪漫的故事,说不定舞会上也会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shì qing)呢。”唐茉茉陷入了自己(zì jǐ)的幻想中。

    “啪!”凌曜弹了一下她的脑门。

    唐茉茉立刻(lì kè)从幻想中跌入了现实中。

    “你干什么!”唐茉茉瞪着凌曜,“像你这么蠢,哪里是等着看好戏的呀,分明就是给别人看好戏的。”凌曜无奈的摇摇头。

    “哼,才不会呢!”唐茉茉对凌曜的话嗤之以鼻,“我有预感,一定会有好戏看的!”

    “呸呸呸,小孩子家乱说话,你嫂子现在的身子能经得起折腾嘛?小心我把你打包送回唐家。”

    “哇,大哥,你不能这样(zhè yàng),你这是过河拆桥啊,你和嫂子重归于好,我可是立了头功!”唐茉茉哇哇大叫起来。

    一转眼,已经(yǐ jing)一星期(xīng qī)过去了。

    唐氏集团的收购案终于圆满落下帷幕。

    路德维克先生在第二天一大早派人带走了米兰达,据说当时她浑身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身下还塞着电动玩具,已经(yǐ jing)陷入了昏迷,不过好在还有一口气在。

    保镖们按照唐启轩的要求录了满满一银盘的照片和视频,这些东西足够让米兰达再也没有单子出现(chū xiàn)在唐启轩和凌雪面前。

    收购案结束(End)后,巴黎上流社会最顶级的人物都接到了唐启轩的邀请函。

    对于这位来自神秘东方的年轻富豪,大家都充满了好奇,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在欧洲站稳脚跟,而且(ér qiě)还收购了路德维克家族的产业,实力和手段都不容小觑。

    舞会定在晚上八点。

    今天,唐氏庄园在管家等人的精心装点下,显得更加富丽堂皇了。

    不过唐启轩的本意也就在此——炫富。

    要是在国内妥妥的拉仇恨,不过这是在法国嘛,唐启轩就是要让整个巴黎上流阶层都知道,一位来自中国(zhōng guó)的富豪已经强势入住巴黎,谁也不能小看他,他的地位(dì wèi)不容觊觎。

    唐氏庄园今夜宾客云集,庄园的停车场里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简直堪比豪车世博会。

    宾客们打扮的高雅时尚,一点不输给走红地毯的好莱坞明星(superstars)们。

    随处可见世界(world)最顶级设计师的私人订制作品,和男人们相比,女人们不光比衣服,还比首饰,谁的首饰古老悠久,谁的首饰出自大师之手,谁的首饰独一无二,谁的首饰是世间难得珍品。

    这些都在这些贵妇名媛们的比拼范围内。

    唐启轩站在大厅中同这些同样衣着光鲜的绅士们虚与委蛇,手中端着一杯香槟,脸上挂着高傲冷淡的礼节性笑容,从容的游走于整个会场。

    唐茉茉从楼梯拐角处偷偷看着大厅里的一切,然后在女佣们的催促下来到凌雪的专用化妆间换衣服,化妆,戴首饰。

    考虑到凌雪怀孕了,设计师专门为她量身设计了一套宽松轻便的礼服,材料用的是中国(zhōng guó)最顶级的云锦,上面的图案更是苏州手艺最好的绣娘亲手绣上的,美轮美奂,逼真极了。

    至于首饰,则是唐启轩专门派人从缅甸买回来的老坑翡翠,而且是最上等的冰种翡翠,那颜色翠的滴水,仿佛天底下所有的翠色都凝在了这块儿翡翠中。

    唐启轩专门命人将这块顶级翡翠打造成了一套首饰,从发簪到耳坠,到戒指,到项链坠子再到手镯,应有尽有。

    至于唐茉茉的打扮就显得简单多了。

    一套红色小礼服,露出一双修长笔直的长腿,头发高高梳起来,脖子上戴着一条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挂坠,耳朵上是一对小巧的火焰鸢尾耳钉,手上戴着一双黑色的手套,,显得火辣十足。

    换好礼服,画上精致的妆容,唐茉茉对凌雪说道:“嫂子,我们下楼吧。”

    唐茉茉挽着凌雪的胳膊走出房门,沿着楼梯下了楼。

    唐启轩一看凌雪下来了(老弟),立刻(lì kè)停止与其他(other)人的交谈,快步走到楼梯口,仰着头,等待着他最爱的女人走下来。

    唐启轩的举动,令所有人都朝这边看过来。

    他们看到一名美丽动人的东方女子,穿着传统的东方云锦长裙,带着温润华贵的翡翠首饰缓步下了楼。

    女子原本带着淡淡微笑的面容在看到楼下等着她的男子的瞬间绽放出绚烂夺目的光彩,那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爱意与喜悦。

    这令她显得更加美得动人心魄,惊艳整个巴黎最繁华的夜色。

    凌雪下了楼,走到唐启轩面前。

    唐启轩伸出手,凌雪挽上唐启轩的胳膊,两人相视一笑,所有人都能看出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又多深,彼此有多相爱。

    唐启轩和凌雪两人走上主席台,唐启轩微微抬起手,台下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聚集到主席台下。

    唐启轩朗声说道:“各位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前来参加今晚唐氏庄园举办的舞会,今天我们唐氏举办这场舞会主要(main)是 为了宣布两件事,第一件想必大家已经都知道,就在今天上午(shàng wǔ),我们唐氏和路德维克家族签订了合同,收购了路德维克家族在法国的公司,这对我们唐氏这个初来乍到的欧洲商界新手来说,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具有里程碑意义(yì yì)的大事,第二件事,恐怕除了我和我妻子之外,大家都还不知道。”

    说道这里,台下的人被唐启轩的话逗得轻笑起来。

    “第二件事就是我的妻子,唐夫人再次怀孕了,我们将迎来我们两个人的第二个孩子。”

    唐启轩话音落下,唐茉茉立刻带头鼓起掌来。

    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等到掌声渐落,唐启轩继续说道:“今晚是个值得庆祝的大好日子,用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双喜临门,作为主人,我诚挚的祝愿大家,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为唐氏,为我和小雪,也为夜晚在场的所有人干杯吧!”

    唐启轩从佣人手中端过一杯香槟,仰头喝了一杯。

    音乐(music)响起。

    唐启轩牵着凌雪的手走进舞池,开始(kāi shǐ)跳开场舞。

    一曲终了,其他(other)宾客也纷纷带着女伴走进舞池中。

    唐茉茉全程陪在凌雪身边,直到唐启轩和凌雪跳完开场舞,唐启轩担心(worry about)凌雪怀孕了身体弱,于是将她送回了房间,唐茉茉这才开始(kāi shǐ)四下寻找凌曜。

    “该死,凌曜那家伙到哪儿去了呀!”唐茉茉一边找人,一边小声抱怨道。

    “哎呦!”一不小心,唐茉茉与迎面急匆匆走过来的一个女孩(nǚ hái)子撞在了一起(yī qǐ)。

    还好唐茉茉身手灵敏身子一扭,勉强站稳了。

    不过对面的女孩(nǚ hái)子就没那么好运了。

    她狼狈的跌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见对面的女孩低着头跌坐在地上,看上去可怜极了,唐茉茉只好暂时压下不满,客气地对女生说道:“我扶你起来。”

    女生听到唐茉茉的声音猛地抬起头,瞪着唐茉茉,“唐茉茉,是你!”

    “呃……乔暖甜?!”唐茉茉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要你管!”

    两人再次异口同声。

    “该死!”乔暖甜低咒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恨恨地瞪了唐茉茉一眼。

    只见一名身材高大,金发蓝眼的男人朝乔暖甜这边快步走了过来。

    “甜心,你没事吧?”男人担心(worry about)地问道。

    “路易,我没事。”乔暖甜摇摇头,小鸟依人的对男人说道,那模样要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道歉。”男人显然非常见(Common)不得乔暖甜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立刻认定一切都是唐茉茉的错,要求唐茉茉道歉。

    “神经病呀,又不是我的错,我凭什么道歉?”唐茉茉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的法国青年,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他的要求。

    看書罓小说首发本書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