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他说,大批华侨踏上希腊国土只是近10年的事,当他们根基未稳,力求发展之时,希腊爆发债务危机。
虽然他们每天在家里讲中文(zhōng wén),但是(But)读写方面还需要学习。
”张敬龙说,英国华裔地位(dì wèi)的提升与中国(zhōng guó)经济(economic)的发展密不可分,“无论是贸易还是人民币的海外资本投资,英国都在与中国(zhōng guó)发展越来越好的关係。
事情(affair)的最终结果,自然(natural)是这位侨胞缴纳罚款,了结了自己(zì jǐ)8年前欠下的“旧账”。
继明确二套房首付比例不低于五成、贷款利率不低于基準利率1.1倍之后,对第三套房和非本地居民购房暂停放贷的新规接踵而至。
侨居在博洛尼亚德刘宏源先生介绍说,博洛尼亚市中心(center)有明显的震感(gǎn),值得庆幸的是市中心(center)未造成损失,但博洛尼亚郊外的4个小镇损失严重。
伦敦火炬传递将于5月19日开始(kāi shǐ),多达8000名火炬手将在70天的行程里向英国各个社区和角落传递奥运圣火,张敬龙的当选无疑是英国华人社区参与奥运乃至英国社会生活的反映。
在未来一段时间,张敬龙和其他(other)“召集人”的主要(zhǔ yào)任务包括(included)到各地的大学、中学校(xué xiào)园通过讲演、经验交流会等等方式,向更多的“BBC”(Britishi Born Chinese -英国出生华人)、华人和中国留学生(xué sheng)宣传伦敦奥运,并希望(xī wàng)能吸引到更多华人社区的成员成为(Become)华埠迎奥运活动的义工。
小说 > 无限科幻 > 星空至尊 > 第345章

第345章


    时间渐渐逝去,陈浩直视着前方,沉吟不语。

    他看着那个源力风暴的威力,渐渐地从可比第二步修炼者全力一击,到可比第三步修炼者的全力一击……到最后大约(about)一天后,化成了可比第四步修炼者全力一击,正面袭击陈浩所在的方向。

    “这就是源力风暴吗?”陈浩的脸上,现出了极为惊讶的神色。

    由渐至小,由小至大,由大至猛,由猛至烈!

    这个源能风暴形成(caused)(formed)的这一个细节,就值得细细地品味!

    “原来如此,竟然是如此!”陈浩自语了一句后,脸上的神色很快地就又一次沉稳了下来。

    他像是没有什么也没有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一般,很快地就坐了下来,继续吸纳着这一带的源力!

    这一次的吸纳的源力的时间分外的长。

    在这之前,为了避免意外和源体内的可能(would)存在的生命发现异常,陈浩一直都是打一枪就换一个地方,很少在某个地方呆五天以上。

    但是(But),这一次,陈浩原地吸纳了一百天多天的时间!

    就在这一百天的时间内,凌大可以(can)感(gǎn)觉到,这个源体内部的源力减弱了大约(about)百分之十左右!

    “果然是如此!”

    一百多天以后,陈浩终于睁开了双眼。

    “老大!”凌大出声问好。

    陈浩向着凌大微微地点了头回应。

    “不错!”

    陈浩自语一声,道。

    他的源力当量现在已经(yǐ jing)越过了一千倍,达到了一千零五十倍当量!

    “老大,要不要(bù yào)换一个地方?”凌大出声问道。

    陈浩嘴角间,却是一声冷然之色。

    “算了吧,我还是留在这里吧继续吸纳。”陈浩淡淡地道:“反正,那个源体生命,已经(yǐ jing)知道(knew)我的存在了,我对它的实力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dù)一无所知,这里也可以(can)吸纳源力,还是呆在这里安全(safest)一些吧!”

    “是极!”凌大表示无条件的服从。

    于是,陈浩继续开始(kāi shǐ)吸纳着空间的源力。

    大约十几天后,陈浩又一次地睁开双眼。

    “奇怪……这空间源力蝗浓度( dù),怎么突然间上升了?这是怎么回事!?”

    心神微微一动,陈浩的意念操纵力,向内延伸了四万多公里的距离,向外延伸了三十分公里的距离,刹那间,似乎将这一号源星的不少情况,看得一清两楚。

    大约半分钟后,陈浩的嘴角间,微微地露出了一丝冷然的笑容。

    “原来是如此!”

    ——分界线——

    一号源星上。

    不少的机械子体,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很爽)。

    两年前开始,不知道(knew)什么原因源星上的源矿石的的源力就开始慢慢地流失着。而从大约一年前开始,这样(then)的流失速度突然间加快了开来。

    百分之九十,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二十!

    源矿石中的源能的含量,很快就要到达百分之十的不能开采的底线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每一个机械子体,或多或少有一种心惊的感觉(很爽)。

    这样(then)的变故,实在太过于诡异了!

    而在星球的表面。

    马烈的脸上,也是一脸的阴沉。

    这样的变故,他自然(natural)也是知道的。

    甚至,他还知道,这些源力似乎正向着地核的方向流动着。

    星球表面的源矿石的源能在不断地消失减弱着,而地核内部的源力的浓度,在这一段时间,竟然微微地上升了!

    “不,这样的事绝对不能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马裂像是想到了某些事,脸容越加的显得阴沉下来。

    作为一个三代子体,他统冶着无数的机械开采之体。

    而他所在的矿场,也是黑暗宇宙中最大(zuì dà)的源力矿场!

    他所有(suǒ yǒu)的权力,都是来自于他是这个源矿场的管理(guǎn lǐ)者。

    如果没有了这个源矿场,他虽然肯定还会被母体安排到其他(other)的矿场,但是,他手中的权力肯定会削弱!

    “这一件事已经报告给尊祖了,但是,他怎么就还没有一点的动静呢!“?

    马烈的心,变得更加的急躁起来。

    智慧始祖所在星系上。

    当听到尊祖报告的这个消息了,智慧始祖的脸上,依然是一脸的淡然之色。

    它沉默不语,就下令尊祖退了下去。

    “还是忍一忍再说吧。”

    智慧始祖悠悠地叹息了一声。

    地核内部。

    当源力的浓度下降到陈浩吸纳前浓度的百分之七十的时候(shí hou),因为过多从外围涌入来的源力,源力微微有所反弹。

    但是,随着(suí zhe)陈浩继续吸级着源力,大约在二十多天后,源力的浓度又回复了百分之七十左右了!

    然后,随着(suí zhe)陈浩继续吸纳着源力,空间的源力的浓度却是不再下降了。

    但是,源体内的源力体积,就像是被烈日不断蒸发的湖泊一般,面积在渐渐地收缩着。

    原本,源体的源力范围是直径五万公里左右的,但现在渐渐地收缩到九万八千公里,九万七千公里……

    对此,凌大发出一声的感叹。

    “老大,按这样的情况下去,我们很快就要不得不进入到地核的深处了。”

    那一条边线,随着陈浩吸纳着灵力,正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在收缩着。陈浩和凌大,很快地就到了边线的边缘。

    那一位,还是没有动静吗!?

    陈浩的双眼由不得微微地眯了一下。

    他可以想像,在地核生命的最深处,那源体生正试图压迫着他进入到更加深放的地方。

    如果真的这样的话……

    陈浩绝对不会让对方失望。

    “凌大,有一些武法招式,我要教给你。”少有的,陈浩没有直接出声,而是使用某种的意念传音。

    凌大微微地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地脸色回复了正常。

    第二日,陈浩将大约二十倍当量的源力,传导给了凌大。

    地核的深处。

    “那个家伙,怎么还没有来,难道说,他就任由着这个爬虫把我源体外部的源力全部(quán bù)都吸纳干净吗?|”

    “他还真的能忍……那,我就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shí hou)吧!”

    时间渐渐地逝去。

    源力的面积,也渐渐地收缩着。

    陈浩一步步地接近地核的深处了。

    他体内的源力,也在狂升着!

    从一千倍多一点的当量,渐渐地升到了一千五百倍的当量……再到二千倍的当量!

    随着陈浩吸纳的熟练道,陈浩吸纳的速度,也在不断地加快着!

    一千倍当量的源力,陈浩只是吸纳了八个月左右罢了。

    这时,源力的面积,已经收缩到了直径二万公里的范围内。

    陈浩就站在这样的直径的范围内,已经将那个由源力组成的生命体,看得一清二楚了。

    那个生命体,是如同意念一般的存在。

    就在陈浩进入到这个范围的刹那间,那个圆球,突然间看着陈浩所在方向,急速地移动了进来。

    陈浩的嘴角间,微不可见的露出了一丝淡淡冷然的笑容。

    “它来了(lai l)。”陈浩向着凌大道。

    凌大脸上,神色变得极度的凝重。

    “你退后吧。”陈浩微微叹道:“你的实力在他的面前,就像是蜉蝣一般弱小。“

    “老大……”凌大微微咬了咬牙,脸上露出了一丝狠色。

    “愿为老大死战!”

    “不用你死战。”陈浩的嘴角间,微微地上扬一下。

    “它,还不是我的对手(duì shǒu)。你在这里,只会阻碍着我。”

    “老大小心。”

    说完这话,凌大以一个急闪身,很快地就离开(lí kāi)陈浩所在这一片区域(qū yù)。

    地上。

    无尽的源风,烈烈地起了。

    一阵风,就像是无数的刀子一般,狠狠地割在陈浩的脸上,微微带痛。

    那是一个球体,一个直径过千米的巨球。

    陈浩可以感受到,它的移动速度,比他不知道要快上多少倍。

    而且(ér qiě),和陈浩不同,陈浩只能在地穴中行进,而面前的这个存在,却是可以像源力一般,直接地穿过源矿石。

    对于它来说,源矿石就像是空气一般的存在了!

    陈浩嘴角微微地带上了一丝的冷笑。

    进入到了地核中心两万公里的范围后,地穴和地道已经多了起来,这些四通八达的地道,甚至可以直通至地核的至核心处。

    陈浩的在地穴间急闪着。

    他看到,就在他左边大约二千公里外,就有一个巨大的地穴。

    他,要将主战场放到那里!

    想到这里,陈浩的脚步再也不停(bù tíng)留了。

    身形急闪间,他刹那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二千公里以外。

    地穴。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这里形成(caused)(formed)一道道巨大的如同钟乳岩般的物体。

    这里,是地核深较少源石碎片的矿石带。

    “这里,果然是不错!”

    陈浩心中很满意自已将战场选在这里。

    在刚才,他可感受到,那个存在,在追上陈浩后,以一种不急不慢的速度,跟在陈浩一百公里之外。

    “出来吧。”陈浩自语般说了一声。却毫不怀疑那一个存在可以听得到他的声音。

    地源的深处,很快地,就出现(There)了一个直径过千米的球体。

    那个球体,上面的一层如同水波一般波光鳞鳞间,发散出蓝、红、黄等等各样的颜色。

    以陈浩的意念操纵之域,完全(completely)可以感觉到,它体内那储存着的可怕的源能之力!

    这样的源力储量,怕是有五百当量吧?

    “你不应该(yīng gāi)让我进入这个地穴的。”

    陈浩摇了摇头,道:“这里的地形,对于我来说更加的有利!”

    “是吗?”那个存在,口里却是吐出了人语:“你是想以你的武体修为打败我吗?爬虫。”

    陈浩的眉头,轻轻地一皱。

    以他的武体修炼,如果是在源石中的过道中,那么因为源石的阻滞,必定会威力大大减弱。

    所以,他才选了这里。

    “以我那只有修炼者第四步的战力,怎么可能(would)是你的对手(duì shǒu)。”陈浩淡淡地道:“你就是随便制造一个源力风暴,也可以将我斩杀了。呃,你应该(yīng gāi)知道修炼者第四步的战力是什么意思吧?”

    “当然。”球体的存在,嘴角微微地带着一种冷意:“这个字语,我听你还有你下属的那个意念子体,提起了不止一百次……而且(ér qiě),那些开采的所谓的智慧一族的意念子体,它们也经常会提到这个词语。”

    陈浩的眉头,轻轻地挑了一下。

    “是不是对我很好奇!?”那个球体,突然出声问道。

    陈浩淡淡一笑,没有否认。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生命竟然可以以你这样的方式存在。”

    “呵呵。”那个球体存在,发出一阵机械般的僵冷带着金属质感的声音,不用说陈浩也知道了,这样的声音,绝对是跟那些开采意识子体学的。

    “大自然本来就是无奇不有的。我们只是大自然比较特殊的一种存在罢了。”那个球体在,出声冷冷地道:“我们的存在,可能和宇宙是差不多同时产生的。”

    陈浩的眉头,轻轻地挑动一下。

    和宇宙同时产生的?

    这样说的话,那个存在……不是已经存在无数亿年了吗?

    “怎么可能?”陈浩由不得出声道。

    “怎么不可能?”那个球体,冷然地出声道:“我们的本质源,是这个世界(world)的基础,它是这个宇宙最活跃的存在……”

    “而正是因为它的的活跃存在,所以,它们不断地流动间,很有可能就会形成某个组合……这个组合一形成,源,就有了生命,然后,随着时间的进化,源渐渐地变得有自已思想。形成了真正的生命体。”

    陈浩微微地愣了一下。

    他想到了二百五十多前,自已坐在地球课堂内学的那些生物知识。

    据说,地球生命的起源,也是因为可能某次的雷击,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形成了某种无机物,然后,这些无机物很快地在某咱机缘之下,渐渐变成某种有机物。这些有机物有某中可以复制的功能,很快地,细菌出现(There)了,无数年过后,海洋生物、陆地生物……到最后甚至连人类出现了。

    进入宇宙世界(world)后,陈浩曾经怀疑过那些课本的知识的真假……但面前的这一个意念的存在,却说自已很有可能是和生命无机体形态时起就存在的生命。

    这,是真的吗?

    “看要你马上要死的份上,就说几句吧。”

    “你,应该是人族吧?”

    陈浩的双眼和,微微地眯了一下。

    “不用这样看着我,我看出来了(lai l)。”那个流光球体,叹道:“你身体内部的结构,与智慧一族的类人子体,总是有那么一点不相同的地方。”球形存在道。

    “你以前见过其他的人族?”

    陈浩的声音间,微微地带上了一丝阴沉。

    “嗯,是的。”流光球体道:“毕竟,那是一亿年前的事了……”

    陈浩的双眼微微眯一下。

    人族与智慧一族交恶了数亿年,有人族被智慧一族带入到黑暗宇宙,甚至到过源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呵呵,人族,自以为是宇宙内近乎完美的产物,但是,实际上,我们源力形态才是宇宙内最近乎完美的产物。”意念球体淡淡地道:“我们可以通过不断地改进我们内部的源力结构,每隔那么一段时间就进化一次……而像你们人族样的存在,除了修炼之外,根本就没有改变自已身体内部结构的可能。”

    竟然……竟然有这一种说话?

    陈浩的眉头由不得轻轻地挑动了一下。

    “我吸纳了你那么多的源力,你为什么一直到现在才找我!?”陈浩由不得出声问道。

    “呵呵。”那个意念生命,像是看破世尘一般地道。

    “我已经存在不知道有多少的岁月了,对于我这样的存在来说,生命有时候真的很无聊。”

    寂莫,不知岁月的尽头寂寞的存在,才会有这样的寂莫感悟。陈浩心中想道。

    “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小爬虫竟然可以吸纳着源力,我自然是很好奇。”意念生命体,自语道:“我更好奇的是,你到底可以吸纳多少的源力才到达你本身的极限!”

    “本身极限!?”陈浩的双眼微微地眯了一下,心里记住(remember)了这个词。

    “不过……现在看来,人类的源力本身极限,远远地比我想像中要大得多。”那个球体存在,自语般地道:“你这么小的身体,竟然吸纳了这么多源力,也没有撑着,的确是令我感到意外。”

    陈浩摇了摇头,道:“那你不应该现在出手,应该等我吸级了更多的源力看一看我能不能达到极限再出手的。”

    “呵呵……”一阵金属的机械笑声又一次地传来。

    “我的源力都被你吸纳了大半了,再吸纳下去,我就干了。”那个球体存在,淡淡地道:“所以,还是早一点把你给杀了吧。”

    那个流光球体用着一种用今天天气很好的语气,说着冷酷的话决定一个人生死。

    “还有一个问题(wèn tí)……”

    陈浩冷冷地看着那个球体,出声问道。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存在的?”

    “在你还没有进入源洞的时候起……我就知道你的存在了。”那个球体,声音带着一种赞许:“从你收服那个凌大起,你的说的,和所做的,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陈浩的眉头,在这时终于凝了起来。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