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观众本身就是媒体间角力的斗技场,各种意识形态的汇流与冲突【chōng tū】,最后的赢家便能掌控大众
说起糖堆,天津人会兴奋起来,因为天津人一向管山楂做成的糖葫芦叫糖堆
这种发源于西雅图的音乐【yīn yuè】有着强烈的庞克风格【manner】:更重的失真吉他、厌世反叛的性格、粗糙平凡的穿着
我自己【zì jǐ】主要【main】是靠以下四个沟通方法,把儿子从玩玩具的狂热拉回现实,分享给新手父母【fù mǔ】参考
小说 > 历史【lì shǐ】军事【jūn shì】 > 遮天神皇 > 第177章:你快点去死

第177章:你快点去死


    苏夜听此,神色一凝。

    他千里迢迢赶到此地,想帮官府的忙,结果没想到上来就听到了这样【then】的话。

    把自己【zì jǐ】送出去?

    文千钧一脸尴尬,连道:“风长老,这不太妥当吧。苏夜毕竟也是我们龙火郡的人,而且【but】其是龙火郡第一天才……”

    “那又如何【rú hé】?龙火郡第一天才,在我家少主的性命【xìng mìng】面前,屁都不是。”风长老沉声道:“文千钧,你要搞清楚,如果我家少主在龙火郡出了什么岔子,你要担当什么样的后果!到时候【When】你们龙火郡多少条人命都赔不起。”

    文千钧听此,身子一僵,看向了不远处一个面向俊朗的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面容冷漠,目光放在了苏夜的身上:“你就是苏夜?”

    “没错!”苏夜说道。

    青年男子咧了咧嘴,微笑道:“我叫华青云,明都郡官府的少主,事情【affair】可以【 kě yǐ】慢慢谈,先坐下吧!”

    苏夜也想搞清楚现状,找了个位置坐下。

    “文大人,把事情【affair】来龙去脉跟苏夜说下吧,如果他真的明事理,就应该【yīng gāi】做出选择。风长老,先不要【压嘛碟】着急,毕竟让一个人去主动奉献,总得给人一些心理准备【zhǔn bèi】。”华青云淡淡的道。

    文千钧叹了口气:“苏夜,这……我就和你从头说起吧。”

    苏夜不着急,静静等到文千钧发话。

    文千钧迟疑片刻,还是道:“当时古妖族侵入,我确实方寸大乱,心知龙火郡现在兵力缺乏,便向明都郡发出求救信。明都郡的官府华大人,乃官居五品。至于华青云,则是华大人的独子,明都郡官府的少主!”

    “华大人安排兵力前来,确实缓解了不少。只是谁也想不到,古妖族的兵力如此雄厚【strong】。其实古妖族早就可以【 kě yǐ】打入官府之中,始终没有出手的缘故,就是因为这几位明都郡高人的缘故。也正是因为如此,明都郡的这些长老,和古妖族订下了一个协议!”

    “协议?”苏夜不禁道。

    文千钧尴尬的道:“我们各方势力投降,接受【jiē shòu】古妖族的奴役,明都郡的各位,则生还离开【lí kāi】。”

    “这算哪门子的协议?”苏夜神色一冷。

    他们龙火郡接受【jiē shòu】奴役,明都郡的人活着离开【lí kāi】?开什么玩笑【wán xiào】!

    “哼。小子,你又懂什么,你现在不做出这个选择,龙火郡早晚都得被古妖族攻破,而只要我们活着回去【hui qi】,到时候【When】告诉我家大人,我家大人发兵前来,你们龙火郡还有一线希望【xī wàng】。知道【knew】吗!”风长老面无表情的喝道。

    苏夜听此,嗤笑道:“你们当真有那么好心?还是说,古妖族真那么傻?傻到可以放虎归山。任由你们几个大麻烦离开?别是你们和古妖族,偷偷做了什么其他【other】的计划【jì huà】了。”

    风长老表情一沉,有几分慌乱,很快就被他掩饰了下来。

    他没想到苏夜如此聪明,一眼就将他们的计划【jì huà】识破了。

    的确,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他们活着离开,回去【hui qi】搬救兵?

    他们当时和古妖族商谈小緎ense】槭保孛芤丫緃ave been】说过,他们活着离开,起誓绝不再派兵来犯,正是因为如此,古妖族方才同意这个协议。

    至于龙火郡的安危,管他们屁事!

    他们如果知道【knew】龙火郡有这般麻烦,打死他们也不会来此。现在,还是他们的性命【xìng mìng】更为重要【zhòng yào】一些!

    只不过这种话,他岂会说出来,厉喝道:“小子,说话注意【zhù yì】点!我们明都郡官府做是向来光明磊落,岂能容你亵渎。”

    苏夜看向文千钧,不觉得【felt】文千钧会看不出来这些事情的弊端。

    只不过文千钧一群人没得选择,他们横竖都是死,被奴役,等待那一线渺茫的希望【xī wàng】,于他们而言还有一些生机。

    “既然如此,此事和我有什么关系?“苏夜说道。

    “因为你招惹了辽东匪帮,辽东匪帮现在指名道姓要你的命。如果不见到你的人,这场协议就不算成立【chéng lì】!”风长老沉声道。

    华青云看向苏夜,轻佻一笑:“苏夜,你现在可以选择了。只要你死,龙火郡就换来了【老弟】希望,而如果你活着,龙火郡都得为你陪葬。你自己可以掂量着看,大是大非面前,我希望你可以做出选择。当然,你的死不会白死,如果你奉献自己的性命选择大义,我华青云会记住【remember】你的名字!”

    “到时候,我会让人在龙火郡内为你做一尊碑象,甚至对外,我也可以说你是我华青云的仆人。这种荣耀,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享受到的。”

    苏夜听此,一时间气极反笑。

    他还真是遇到了几个极品。

    “你们在和我说笑吗?”苏夜冷笑而出:“还是说,我苏夜的命就这么不值钱?”

    华青云看到苏夜如此态度【attitudes】,表情也阴沉了许多【many】,没有了起初的温文儒雅:“老实说,你的命确实不值钱。你无论活着还是死了,于龙火郡而言都不会有太大变化。但我们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风长老讽刺的说道:“年纪轻轻,到处招惹是非,苏夜。你的事情我已经【have been】听说过了,如果不是你招惹了辽东匪帮,龙火郡今日岂会出现【There】这种状况。你现在,也为你的罪行,付出一定代价吧。”

    苏夜并未着急回答,而是看向四周。

    很多人,对于明都郡官府的言论,都选择沉默不言。不知道到底是同意其做法,还是不同意。

    “哈哈哈哈!”

    苏夜心中很是失望:“明都郡,好一个光明磊落的官府。你们作为官府之人,对待匪帮,就是这种纵容的态度【attitudes】吗?”

    “我只是在说明一件事实而已!”风长老冰冷说道。

    “苏夜,你怎么可以如此自私,你要知道,你现在是为了龙火郡。你的命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命了。”一道声音声色俱厉的响起,却是虚空剑宗之中,与苏夜有过节的龙媚儿。

    苏夜气笑道:“你说的那么轻巧,你怎么不去死?”

    龙媚儿支支吾吾,随即大义凛然的道:“如果我的命可以为龙火郡带来希望,我会毫无顾虑的奉献出去,绝不会像是你一样,畏畏缩缩,自私自利!”

    “苏夜,你确实是龙火郡第一天才,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你的命可以为大家带来希望,你就不能为龙火郡考虑考虑吗?”

    不少虚空剑宗的弟子纷纷说道,言辞犀利。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