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6时15分左右发现,6时30分通报警方协寻,但1小时后竟已接获报案,发现她路倒三芝,马上通知<supercup>家属到马偕医院,最后确认了身分
台北一名侯姓人夫外遇<wài yù>刘姓女同事多年,妻子发现后愤怒提告,不料侯男为了卸责,竟痛骂刘女:
目前,邱男遗体已先行送往台南市立殡仪馆安置,至于详细死因则还有待进一步清,全案由检警调查侦办当中
开太快了吧!这边限速100,给你看一下速度<attitudes>,13点26分测到你速度200,依规定举发
初步了解火灾总燃烧面积约6坪大,消防员在凌晨3点40分扑灭成功<chéng gōng>,初步调查起火点在3楼杂物间,详细真正起火原因仍在调查
,员警询问地点后就派员前往宾馆查看,结果在房间门外就闻到燃烧毒品的异味,在宾馆工作<gōng zuò>人员的协助下入内查缉,当场查获陈姓毒虫(47岁,毒品、窃盗前科)正在吸食毒品,同时查扣二级毒品安非他命1
消息传出,引起网友关注,而承办该案的2名新人税务员听闻消息都崩溃大哭,直接请假
小说 > 历史<History>军事<jūn shì> > 三国之小兵传奇 > 第36章 争执

第36章 争执


    就这样<then>,刘岩等人在美稷城安顿下来,因为没有了官员,刘岩也就名正言顺的接管了这里的一切,并没有人反对什么,就连当时被抓起来的那个张狗子放出来之后,见到刘岩的军队和百姓丝毫无犯,一颗心也活络起来,刘岩并没有处置他,相反还给了他一个屯将的名分,这让张狗子满心欢喜,这毕竟不同于他自己<his>封的什么将军,死寂的美稷城仿佛有有了活力,有那么一点蓬勃向上的意思。

    另外还有那四百多俘虏,虽然不能饱食,但是<dàn shì>也并没有受到孽待,而且<but>刘岩来看过他们,除了训了一番话之后,也就没有在对他们怎样,这让这些一颗心揪着的俘虏算是慢慢的安心下来,能活着谁愿意去死呀,被集中关在一起<开房去><with>,他们能看到校场上,百姓和刘岩的兵士也都是一日一餐,和他们没什么不同,这让这些俘虏还是满感<sense>觉到欣慰的,刘岩对待他们还不错,或者等族人来了<lai l>之后,也许<Perhaps>可以< kě yǐ>生活的好一点,不用被当做奴隶,整日又打又骂的。

    一切步入正轨,刘岩也像是一个真正的将军,领着人策马在美稷城周围巡查了一番,才知道<zhī dao>宋轩口中所谓的四千多亩地是怎么回事,稀稀疏疏的栗米,多远不知道<zhī dao>有几颗,就算是这四千多亩收了,只怕也不够城中百姓吃用的,这么一来,军粮该怎么办?

    想想这些就头疼,以后还要北上朔方,这没有军粮可怎么办?到时候<When>朔方的百姓也需要安抚,没有粮食一切都是白说,让刘岩颇为烦恼,而相对于这四千亩粮食,更让刘岩烦恼的是,周围并没有什么水源,更没有山林,就算是想捕猎也没地去捕杀,当刘岩第二天回到美稷城的时候<When>,也注意<zhù yì>到城中的百姓其实多半是无所事事,每天都是一饱俩倒,这样<then>子可不行。

    回到县衙,刘岩憋着苦苦思索,终于还是决定让这些百姓有点事情<shì qing>做,那就是去植树,这年月百姓可对种树没设有概念,不过既然刘将军说了,也就都扛着锄头领了树苗,在一个兵士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在城北开始<kāi shǐ>栽种本地的一直树木,并不算高,但是<dàn shì>属于丛生的,而且<but>是根生的,只是起了小苗栽种到别处,慢慢的几天之后就形成<caused><formed>了一个林子,一点一点,只等着几年之后,或者这里也能变得一片葱绿。

    至于这些,刘岩安排下去便是做了长久打算,只有保证有足够的树木,才能保护植被水源,慢慢的把这里变作一块绿洲,当然其实美稷城周围虽然多事荒地,但是并不是沙漠,只是沙土多些而已,这里还是有希望<xī wàng>的,如果不改造,又怎么能够将这里变成良田,没有粮食的支撑,就不能发展人口,就不能支撑起军队,想要发展一切都是空谈。

    除了为粮食闹心,刘岩还在烦恼这武器装备,如今有了六百匹左右的马匹,满可以< kě yǐ>组成一支骑兵大队,但是现在的骑兵,并没有脚蹬,甚至于鲜卑人的那些马匹连马鞍都没有,这样的战马就只能靠骑士自身的手段来掌控,便有很多的限制,当然这个时代,所有<all>的马匹还都没有马镫呢,这让刘岩陷入了沉思,取来毛笔在一块破布上勾勾画画,也没有人能看得懂他画的是什么东西,不过就在两天后,刘岩冲出了县衙,火速召集城中的铁匠,开始<kāi shǐ>准备<zhǔn bèi>马镫马鞍马掌,当然刘岩只是出了一个不算是很完美的大体方案,剩下的还是由铁匠完成。

    得了马镫,刘岩美不兹的领着刘辟去试验这东西,虽然说刘岩上辈子听说过,也能琢磨出些东西,但是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还要试验才能成,尽管刘辟不知道这位主公要搞什么东西,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地上了马,给刘岩当试验品,只是一圈骑下来,刘辟登时有些惊喜,多了马镫,再配合着骑术,登时便让战力增长了一大截,毕竟可以倒出一双手来,而不是一只手,这样以前很多不敢想象的事情<shì qing>就可以去做了,同样是冲锋陷阵,一只手和两只手的差别,那就是生与死的差别。

    “主公,你是怎么想出这东西来的,简直就是太妙了,有了这东西,战场上厮杀必定能杀败鲜卑的骑兵。”刘辟大喜过望,并不吝啬对刘岩的赞美,这东西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刘岩神秘兮兮的一笑,这秘密决不能说出来,不过却拎着刘辟的耳朵道:“这可是咱们的秘密,可不能让为人知道了,不然的话对咱们可不利,我已经<have been>吩咐铁匠了,等全做出来,你悄悄地给咱们的骑兵队装备上,到时候给鲜卑骑兵来电厉害<lì hai >的。”

    刘辟重重的点了点头,心中已经<have been>被豪情所充斥,有了这东西,只要稍加练习,这一对骑兵就都能双手使兵器,而且还能坐一下闪避腾挪的动作,让骑兵在马上更灵活了,这是可以让骑兵以一当二当三的宝贝,刘辟怎么能不兴奋,却哪知道刘岩带给他的冲击还不止这些,耳听刘岩神秘秘兮兮的道:“等我再把强弩研制出来,到时候咱们就可以狠狠地和鲜卑干上一场,彻底打出咱们的威风来,我还有招妙计,让鲜卑骑兵引以自豪的抛射成为<Become>笑谈,这件事情到时候再说吧。”

    刘岩一呆,惊异不定的看着刘岩,这位主公到底是干什么的,懂得还真多,让刘辟看来,就绝不是简单人物,不由得心中敬畏之心更胜<win>,却又哪里知道刘岩的秘密。

    回去<hui qi>之后,刘岩便拉着陈宫二人不知道鼓捣些什么,可惜这强弩并不似马镫这么简单,五六日之后,刘岩和陈宫却依旧没有一点进展,不过臂弩却被刘岩给弄出来了<lai l>,只可惜这臂弩只适合近距离偷袭用,却没有强弩那样强劲,不过刘岩准备<zhǔn bèi>了大号臂弩,做成了弩车,一次可以射出三支箭矢,射程也达到了一百五十步,不过这弩车使用起来并不方便,只适合做守城之用,刘岩领着人做出来的十几架弩车都装在了美稷城,想必等下一次鲜卑骑兵来的时候,就会尝到了这种弩车的厉害<lì hai >,其实刘岩还研究过抛石车,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了。

    在不为顿饭发愁之后,宋轩领着人把城墙加固了一下,而典韦却在指导郡兵的武艺,虽然只有短短十日的训练,但是这些郡兵却已经有模有样了,毕竟都是一些上过战场的人,并不会像新兵那样畏惧,一旦有了纪律的约束,便爆发出战斗力。

    又修整了两日,刘岩领着已经全部<all>装备成骑兵的三百人的队伍,开始了新的征程,一路向西,几乎<much>是几百里荒无人烟,好在将多半粮食留在了美稷城,每个人也不过携带了五十斤粮食,也算是轻装上阵,这也够三百人二十天的粮食。

    都是骑兵,速度上就快了许多<xǔ duō>,这一天下来就赶了将近八十里路,到了晚上扎营的时候,刘岩趁着天亮吃罢了饭,入夜之后不见一丝火光,除非是事先知道他们在哪里扎营,否则就根本看不到他们。

    一座大帐里,刘岩与陈宫正在商量着行程,看着地图,二人争执着,刘岩建议先去拿下朔方城和广牧城,然后反过来拿下大梁城,作为鲜卑人的关押之处,不然阿布泰领着族人来了之后,这关押起来也是麻烦,依照刘岩的设想,那就是将普通的族人放在一处,并不让鲜卑骑兵知道,每隔一段时间就带出来一些人和骑兵们见个面,然后在关回去<hui qi>,让鲜卑骑兵们摸不清他们的家人在哪里,但是知道活得还不错,由此牵绊,就能让鲜卑这些人为他们卖命,因为鲜卑人和汉人不同,他们并没有什么民族意识,有的只是部落的利益,一切都以部落利益为重。

    “陈宫,你看这里,如果咱们先去拿下大梁城,到时候万一有鲜卑骑兵侵犯,和美稷城连起来不利于防守,但是一点拿下朔方城和广牧城的话,就等于把鲜卑人南下的路切断了,毕竟五原郡那边还有陈炳支撑着,和朔方连在一起<开房去><with>,西面是一片荒漠,都不是行军的好地方,这才是根本所在。”刘岩指着地图,心中早已经想的通透。

    陈宫皱着眉,原本他们是属意与直接去朔方郡的治所所在临戎所在,那是因为临戎城连着三封城和沃野城,三城互为犄角,而且有毕月湖,而往东是库不齐沙漠,这是天然屏障,鲜卑骑兵根本就不会过库不齐沙漠,所以,这个地方防守好了,是一出绝妙之地,这也是为何陈宫会同意往此地而来,再说有了毕月湖浇灌,哪里有一片绿洲很适合耕作,几千亩可以作为粮库,但是一旦占据朔方广牧的话,这些地方就要分兵防守,而且徒耗时间。

    如果他们有无数大军,和吃不完的粮草那自然<zì rán>是无所谓,但是现在就这点人手,粮草也不多了,最重要<important>的是,占据了这些地方,就要安抚民心,那就要拿出粮食来,朔方广牧二城久受鲜卑袭扰,几乎<much>是绝地了,其实就算是这次拿下美稷城,也非陈宫所愿,但是毕竟美稷城的结果还是不错的,最重要<important>的是那四百多降兵,只要拿住了,有这四百降兵,再加上他们本部人马,就可以异军突起,在朔方站稳脚跟,在并州这个要人没人要粮没粮的地方站稳了脚跟。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