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适用签证(例) 职业运动{yùn dòng}员签证工作{gōng zuò}签证学生{students}签证无效签证(例) 过期签证打工度{ dù}假签证一般观光/旅客签证韩国{棒子}全球菁英联赛
日本{吃屎的国家}游戏大厂KONAMI于近日宣布,经典游戏《ボンバ?`マン》正式移植到智能手机平台上,目前已经{have been}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架!
游戏共130种性格各异的龙宝宝,玩家可以{can}参与捕捉、驯养到控制巨龙的全过程
《LINE POP 2》为《LINE POP》的续作,游戏方式一样是?裼萌?消模式,也就是玩家必须将三个以上相同的图形相连来消除,并且达到游戏
跟普通模式玩法一样,但是{But}增加了4样道具可以{can}使用,让战斗更为刺激,添加多一分的不确定性!(需要付费购买才会开启道具模式)
你也想跟凯特王妃一样在助产师的照顾下生产吗?经过卫福部两年的筹备,
启动,开始{kāi shǐ}试办让助产师重回医院服务{services},提供产妇从产前到产后友善温柔的照顾,把生产视为生理过程,不把产妇视为病人,让产妇有较好的生产经验
小说 > 穿越 > 惑国毒妃 > 《惑国毒妃》全文免费阅读 第84章 救人(3)

第84章 救人(3)


    她身后的原本是多宝柜的地方如今已经{have been}悄无声息地移开一扇门,那黑洞洞的门前静静地站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长身玉立的青年,雨过天青色的袍子,发髻上一只青玉簪子,玉肤露鬓,初看五官略显平淡,但只稍多看一眼,便会发现他的眉目不是平淡,而是清淡——这种清淡,却是用顶尖的徽墨湖笔轻勾慢染而出,就像名家笔下流芳长青的水墨画卷,眉梢眼角清淡到了极致,却恰到好处到了极致。

    只翘起的唇上一点子浅浅薄薄的粉,如那缱绻水波之上一点子落英,却鲜妍无比。

    他只站在那里,便让人想起江南的烟雨之色,葱茏淡然,眉梢眼角,无处有颜色,却无处不是景。

    一线墨色入水青,覆染万千红尘尽。

    “梅大少爷。”秋叶白静静地打量着面前的水墨美人片刻,淡定而肯定地开了口。

    是江南专出这等妙人,还是这梅家汇聚了江南的灵气,这双兄妹则是水乡灵气所蕴成,去过{been}江南,所以她倒是觉得{felt}后面这种可能{kě néng}性比较大。

    “秋大人,果然眼色绝佳。”梅苏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或者说,他更觉得{felt}面前的是一个少年郎,还是个未发育完全{wán quán}的隽美少年。

    当然,也许{yě xǔ}是因为对方身上穿着自己{zì jǐ}的衣衫太不合身的缘故,宽松耷拉,越发地显得他身形单薄,嗯,还有方才他惊鸿一瞥见到这秋大人的半幅雪白的背影,这具身体的线条似也过分优美柔滑了一点。

    当然,亦很赏心悦目,像一枝含苞未开的荷。

    秋叶白看着梅苏唇角勾起一点笑,便似江南三月,清风化烟雨,那淡雅眉目之间的独特的韵致让人移不开眼。

    这是一个风姿和百里初惊心动魄的美截然不同的男子。

    若百里初是那颜色浓稠的绝丽工笔图,那么梅苏便是意境深深水墨卷。

    可惜,她除了想叹气之外,实在有点提不起精神欣赏水墨美人,因为对方越是出色,除了越是衬托得她此刻的狼狈之外,还是衬托出她狼狈到了极点!

    截然不同的气场,让她原本的打算跟对上演的对手{duì shǒu}戏完全{wán quán}发挥不出来,彻底落了下乘!

    “梅大少爷,你不觉得你应该{yīng gāi}对本千座解释一下你为何会突然不声不响地出现{There}在此地么?”秋叶白轻呼了一口气,冷淡地质问。

    如果不是因为她打通了生死玄关,如今五感{sense}灵识葅 dù}旧狭艘桓鲂碌牟忝妫慌乱蔡坏侥窍覆豢晌诺幕叵焐羰侨枚苑阶财屏俗约簕zì jǐ}的真身,此刻怕免不得要来一场杀人灭口的大戏了。

    梅苏敏锐地感{sense}觉到一丝空气里凌厉的波动,他从商多年,对这种波动并不陌生,那是——杀意。

    他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人,这位秋大人方才是真的动怒了?

    但,为什么?

    因为他撞见他更衣,还是因为秋叶白厌恶他人轻易唐突的冒犯?

    梅苏微微垂下睫羽,似歉意地道:“抱歉,在下只是想早一点亲自来确认救了舍妹的大人您安然无恙,所以便抄了近道,却不曾想打扰了大人。”

    秋叶白看着他,眼底闪过一丝讥诮地冷色:“哦,是么,本千座还以为是梅大少爷要么欠家教,要么就是想看看我这来找麻烦的人狼狈仓皇之下是个什么样子,什么秉性?”

    什么抄了近道!

    这藏石阁是个什么样子,他身为主人会不知道{zhī dao}么,楼下没有落脚的地方,要更衣只能上楼!

    梅苏微微一怔,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长了一张清风明月一般面容的年轻千总,竟然这么直接地把话说明白了,丝毫没有顾忌,锐利如一把出鞘的剑,与平日里官宦场上的那些迂回曲折,暗藏杀机全然不同。

    即使面前这个人一身不合身的衣衫,看似狼狈,但那身气势却丝毫不堕。

    只是,此人这么做,似乎也太沉不住气了一点。

    “大人怎么说,就怎么是,总归是梅苏考虑不周。”梅苏不恼不怒,微微一笑,仿佛真是满含了歉意地应道。

    只是他这般一应了,却将秋叶白的质问轻巧地接落,让人只觉得若是再不依不饶,仿佛便是无理取闹一般。

    秋叶白顿了顿,眯起眼深深地看着这江南青天烟雨一般的男子,但对方似乎丝毫不为她近乎锋利眸光所动,只仍旧淡淡然然的含笑模样。

    她唇角缓缓地勾起一丝轻笑来,也没有再执意追问,只道:“到底是梅大少爷,名不虚传。”

    三言两语便化解了她的攻势,梅家大少爷果真如她意料中那般,除了姿容出众之外,心智亦非是常人。

    “梅苏不过寻常商人,不敢自称有甚名气。”梅苏微微含笑,目光在秋叶白身上停了一停:“方才舍妹落水,梅苏失了分寸,竟让底下人误拿了在下的旧衣给大人,还请大人恕罪,我这就让人再去根据大人的身形取一套新衣过来。”

    秋叶白一愣,她倒是没有想到这身衣衫竟然竟然是梅苏的,这种贴身穿着陌生男人衣服的感觉{很爽}……呃……真是有点古怪,她立刻{lì kè}从善如流地道:“无妨,本千座在此等候就是。”

    梅苏的目光似在丈量她的身形一般,似不经意地道:“梅苏看大人文质彬彬,北地人里很少见您这般修长身形。”

    秋叶白点点头,也淡淡道:“梅大少爷好眼光,本千座母亲祖上是南地人士,我早年也在苏州住过一段时日,你们那吴侬软语,倒也能听得懂一些。”

    梅苏含笑,眸光似笼了淡淡轻雾,让人看不分明:“是么,看来咱们果真是有缘,那在下就擅自做主让底下人先去取一套新衣了,我那二弟与大人身形倒也相近,新制了几套夏衫倒倒还在。”

    他目光在她的喉咙处停了停,随后朝她点头为礼,随后径自下了楼,仔细吩咐看门的下人去何处取衣衫。

    梅苏一下楼,秋叶白就忍不住闭了闭眼,松了一口气,低咒了一声!

    今日她真是犯了蠢,多管闲事!

    还好她首先就是拆了满头湿发,简单擦拭之后就绑了起来。

    还好她动作够快,只让梅苏看见了半幅肩头,没有让他看见自己背后绑着的束胸带子。

    还好她方才应对还算得当,否则以梅苏这般阅历的人物,只怕已经认出她是女儿身了!

    想起方才和梅苏看似平淡对话,但句句皆是暗藏机锋,她眼底寒光微闪,这梅家果然是有趣得很。

    先有妹妹莫名跳水,后有爱{love}妹如命的哥哥却放下落水的妹妹,探查敌情。

    梅苏亲自吩咐了下去,下面的人自然{zì rán}动作极快,未多时一整套干净的衣衫就准备{zhǔn bèi}好了。

    淡蓝绣飞鹤初鸣的丝外袍看起来款式精致而秀雅。

    秋叶白试了试,发现竟然颇为贴合自己的身材,只是腰带略长了些,可见是临时取了新衣改的,这梅家的绣娘动作快而且{but}训练相当有素,不但没有耽搁时间,而且{but}修改的地方完全看不出痕迹,只更见精美。

    倒真不愧为第一皇商梅家的绣娘,确实有成为{Become}皇家织造的资格。

    秋叶白穿戴完毕{Complete}之前,梅苏倒是真没有再上楼。

    等着她下楼的时候{When},正见着梅苏站在那些原石之间细细地观看,不时地伸手摩挲一下那些石头的质地,手上还有一把刻刀,不时地在轻敲一下那些石头,听石音。

    秋叶白挑眉道:“梅大少爷的喜好倒是颇为古朴,竟好这些石刻。”

    梅苏听着她说话,并未回头,依旧把玩着他的石头,似自嘲地淡淡道:“梅苏不过寻常商贾,自然{zì rán}比不得高门贵阀之中出来的贵人们风雅,虽然是些顽石,但梅苏只觉得天生天养之物,自有其灵意。”

    秋叶白闻言,倒也明白,京城高门贵公子多喜些诗词书画,古玩鉴赏,要不也是些花鸟鱼{fish}虫的风雅之物,很少有人愿意去琢磨这些石刻木雕,总归是嫌这些东西都是匠气太重,太过跌份儿。

    她款步走到了他身边,看着他手里正捧着一块鹅蛋大小坑坑洼洼的毛石头,便似随意地道:“其实喜欢{xǐ huan}石头也没有什么不好,本千座倒是觉得书画古玩总归人手所制,真正没有匠气的反而{fǎn ér}是这些石头,古朴木讷,不欺人,不瞒人,更无龌龊心思,是也不是?”

    梅苏看了她一眼,薄樱似的唇微微弯起一丝笑意:“不想大人还有这般领悟,果然是高人。”

    他语气悠悠,明明是这样{then}毫无诚意略带讽刺的夸奖,却偏偏能让人只觉如清风迎面,三月微雨一般的温柔,倒仿佛他真的在夸奖你一般。

    秋叶白似笑非笑地也摩挲了下自己手下的一块形态别致的泰山石道:“高人不敢当,本千座还曾听人说喜欢{xǐ huan}石头的人,大约{dà yuē}都是心思城府极深,为人谨慎,不易信任他人之人,正是因为顽石沉默,所以他们才可将自己一腔心思尽托了其间。”

    梅苏手上一顿,看向秋叶白片刻,清浅眸光让人想起西湖淡淡烟波:“秋大人,你一向说话都是这般爽利么?”

    爽利到咄咄逼人。

    秋叶白挑眉:“哦,是么,本千座一向为人温和,竟会给梅大少爷你这般错觉,那倒是奇了。”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