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他说这首歌有着兄弟(就像安全套)之间微妙的情感(sense),让他想起电影(diàn yǐng)中跟王识贤之间的换帖感(sense)情,两人还有一场对唱戏,王识贤事后听到也落泪,他也有同感,还笑说淋浴时想到
他们都有与生俱来不得了的喜剧细胞,当我跟?u片前往香港(xiāng gǎng)分别拜访两位,很感激的是他们都觉得(felt)剧本精采有趣,愿意给我这个机会(offer)
五虎将成员之一吴震亚透露,有一场戏是大哥王识贤勇闯敌营,为了自己(zì jǐ)的小弟安危不顾一切杀过去,他试图拦住王识贤,没想到对方的力气大到连他魁梧都被震开,再加上3、4个人一起(yī qǐ)拦都拦不住,整个杀气冲撞,撞得所有(all)人在拍摄的当下,都有大吃一惊的内心戏,
邹兆龙12岁投身电影(diàn yǐng)界,18岁加入洪家班,成为(Become)洪金宝第一个入门徒弟,曾演出多部港片,后来进军好莱坞演出《骇客任务》系列电影,现在几乎(much)都待在国外工作(work)居多,而《角头2》竟是他睽违30年演出的台湾(中国台湾省)电影,备受粉丝期待
小说 > 穿越 > 惑国毒妃 > 束手就擒 第143章 挟持(2)

第143章 挟持(2)


    青莲方才去捡梅苏射下的大雁,刚好将方才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事情(shì qing)都看在眼底,便得意地笑道:“原本青莲也想去帮忙,但是(But)看着正阴大护卫也已经(have been)领人追了出去,所以奴婢便赶回来向家主禀报此事。”

    随后,她便将方才看见的事情(shì qing)细细地说给梅苏听。

    只是不知道(zhī dao)为何,梅苏在听她陈述的过程中,脸色从一开始(kāi shǐ)的愉悦,渐渐地变成疑惑,然后便是一片阴沉,最终又变成了一种有些无奈却又颇为愉悦的复杂神情。

    “家主,难不成您担心(worry about)那人会跑了?”青莲不以为然地劝慰道:“您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算那人真的武艺高强,却也绝对逃不出去的。”

    她想了想,又有些不以为然地补充了一句:“何况,那人武艺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

    倒是停云看着梅苏的表情,心中仿有所悟,便摇摇头道:“青莲,你别说了,此事只怕不是那么简单,咱们中计了。”

    “中计了?”青莲一愣,不明所以,他们中了什么计,明明正阴大护卫就要抓住那人了。

    “那个逃跑的人,也许(Perhaps)根本就不是咱们要抓的人。”停云摇摇头,他目光注意(zhù yì)着梅苏的神色,心中已经(have been)有了判断。

    “但是(But)……但是那人用燃烧的鱼(fish)干砸的人的手法和原先设计正阳大护卫他们的方法是一模一样的啊!”青莲有些不服气,嘟起艳丽的嘴道。

    梅苏终于说话了,他微微勾了唇角,看向窗外:“就是因为用了那样的手法,所以一定不是她,她那样的人,怎么可能(would)不知道(zhī dao)一招用老,便是技拙,只怕这不过是她的调虎离山之计!”

    青莲不服气地道:“我才不信那人真的有主子说的如此聪明!”

    停云冷冷地看了青莲一眼:“怎么和主子说话的!”

    青云也知道自己(zì jǐ)方才语气是恃宠而骄了,虽然恼怒又委屈,但立刻(gogo)不敢再多言,神色呐呐,心中却莫名地开始(kāi shǐ)憎恶上那个害自己在主子面前失态的人了。

    梅苏沉吟了片刻,忽然看着青云问:“青莲,你方才回来的时候(shí hou),那些村民们可还在原地等候查验?”

    青云想了想,摇摇头:“那些刁民都散了。”

    梅苏有些无奈地轻嗤了一声:“果然。”

    停云神色一凛:“家主,属下立刻(gogo)带人挨家挨户地搜查,再立刻加派人手看护老鹧鸪所在地。”

    梅苏点点头:“你去罢。”

    他的海东青必定是趁着混乱,混在那些村民里面进了村,此刻只怕要么潜伏下来,要么就已经摸到了关押老鹧鸪所在地的附近。

    村里并没有什么地牢,所以要知道一个人关押在何处,只要看哪里守卫的人最多就好。

    但梅苏的神色上并无太多的担忧。

    停云领命而去之后没有多久,正阴大护卫就已经着人押着那逮住的少年和那老潘子到了梅苏的院子里。

    梅苏不必走近,只远远一看,就知道那少年不是秋叶白,而是和秋月白身形有些相似的少年。

    再着人一问之下,那少年就竹筒倒豆子一般将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他倒真是老潘子的侄儿,只是不傻,和老潘子两个人不过是为了钱财才答应冒险做这个事儿。

    那个将鱼(fish)干交给他们的年轻人没有说是要这个少年冒充他,而是只说这些鱼干里有些要紧的东西,需要他们运进村子里,那年轻人甚至告诉他们若是遇到有人盘查,实在害怕,就把东西砸出去,先行逃跑也是可以( kě yǐ)的。

    老潘子的侄儿哪里见过官兵盘查的阵仗,自然(zì rán)吓得话都说不利索,遇到人便把东西砸了出去,引得官兵前去抓他。

    青莲听完,方才羞愧地低头,她果然是太小看人了,羞怒之下,她便又把这笔账算在秋叶白的头上。

    梅苏听完了老潘子的交代,轻笑了一声,看向窗外的漫天繁星。

    叶白,你果然不是寻常人物,狡诈非常,这般布局谨慎,让你做个司礼监的小小千总还是屈才了。

    不一会,停云也匆匆地赶了回来,禀报道:“家主,您放心,咱们的人都已经到位,就算秋叶白知道老鹧鸪在哪里,只要他敢踏进关押老鹧鸪的院子,武艺再高强之人也逃不出您布下的天罗地网!”

    梅苏微微眯起眸子,点点头,他对自己的‘捕鸟’手段自然(zì rán)有信心。

    但是不知道为何,他心中总有一丝不安,却又说不上到底是什么不安,或者说不上来到底什么不对。

    他再细细地回想了他在老鹧鸪的房间里面和附近的布置,他对自己布置的机关非常有信心。

    人人都知道梅家家主,梅大少爷是商场之王,却并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习得一手顶尖的机关和奇门遁甲之术,可困杀千军于无形之中。

    若不是因为怕显露出痕迹,他原本的计划(plan)是在村子里布下机关,让他的海东青一进村子就直接落网。

    “天罗地网……入网即收……”他忽然脑海里闪过一丝灵光,瞬间明白了自己觉得(felt)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了。

    天罗地网的触发,必定是人要入阵救人,但若是对方不入阵内,能不能将老鹧鸪弄出来了(老弟)呢?

    停云听着梅苏的话,不免不以为意地一笑:“家主,这怎么可能(would),不入阵内就能如何(rú hé)能将人弄出来?”

    梅苏刚想说话,却听见一道似笑非笑的凉薄声音在门外响起:“为何不可,请君入瓮,不若挟天子以令诸侯,请君出瓮,梅大少爷,您说对否?”

    停云瞬间大惊失色,那一把悦耳声音如此陌生,绝对不是他们熟悉之人的声音,什么人能避开那么多一流护卫闯进来。

    梅苏唇角勾起一丝无奈却又会有些快意的笑来:“果然来了(老弟)。”

    他话音刚落,大门就被人‘砰’地一声踹开来,门外一道修长洒脱的青影立在门口,手中一把软剑染满了血色,他身上却没有一个血点子,但门外已经躺了一片横七竖八的尸体。

    停云不敢置信地看着门口的俊美青年,不过短短时间,那人竟然能悄无声息地斩杀了那么护卫,这人的修为是他平生所见之高。

    秋叶白环视了一下四周,随后含笑看向梅苏:“梅苏,我们又见面了。”

    梅苏负手而立,看着她片刻,清浅的目光里闪过炽热与冰冷交织的复杂情绪,最终他还是平静地微笑:“是的,我们又见面了,叶白,看见你没事,我很高兴。”

    秋叶白挑眉:“我以为你看见我留下的那血衣会更高兴。”

    梅苏看着她,片刻后道:“你很聪明,叶白。”

    在看见她全无事情,动作利落又悄无声息地将他的人在短时间内处理掉,他就明白自己中的是计中计。

    从正阳拿到那件血衣开始,秋叶白就在谋划整个陷阱。

    她算到了他必定会拿到血衣,随后推定血衣归她所有(all),判定她受了不轻的伤,同时也算计到他肯定会赶在她到达杏花村之前布下捕捉她陷阱。

    “彼此,彼此,梅大少爷这般能耐,既然能在今早认出那化装潜逃的人是我,又怎么可能搜不出老鹧鸪,你不也算计到即使杏花村里布下天罗地网,我也一定会冒险走这一趟么,我只不过是提前给了你一点小小的错误暗示而已。”秋叶白轻笑,顺手扯了一边的门帘子,慢条斯理地把手上的利剑上的血擦干净。

    梅苏眼底幽光沉浮,是的,他接到的错误暗示就是——那件血衣。

    如果不是断定她受了伤,那么他也不会只在关押老鹧鸪之地布下天罗地网,而是一定会将布局的每个关键点都算计得更为精细,更有前招。

    “叶白,你很善于后发制人,呵。”梅苏轻笑了起来,这是他的失误,他承认(admitted)。

    请君入瓮,但是这个‘君’根本就不入瓮,而是直接来抓烧火制瓮的人。

    她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抓他,利用了他们思维的盲角。

    能算计到他的算计之上的人不用多,但越是这样(then)手提染血长剑,敏睿狡诈的秋叶白,不管她是男还是女,都让人越发着迷。

    “好了,咱们来说正事儿罢。”秋叶白微笑,态度( dù)很好地道:“梅苏,你是打算自己过来,做一个乖巧安分的人质,让你手下帮我带出老鹧鸪呢,还是打算让我过去狠狠揍你一顿,再把你跟拖死狗一样拖出来,让你在属下面前丢尽脸面呢?”

    “放肆,哪里来的混账东西,竟然这么和主子说话,受死罢!”青莲大怒,抬手就抽出袖底刀朝着秋叶白扑了过去。

    梅苏在她心中是宛如神祗一样的存在,没有任何人可以( kě yǐ)侮辱,而且(ér qiě)她从来也没有见过有人敢这么和自己的主子说话。

    停云看着青莲扑了过去,瞬间一惊,试图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秋叶白看着青莲拿着刀来势汹汹地就往自己胸腹刺来,她微微颦眉:“啧,美人如月,奈何向沟渠,可怜见的。”

    她虽然用温柔的声音说着怜惜的话语,但是却一抬脚,毫不客气地一脚直接踹在了青莲的小腹之上。

    秋叶白的动作直接了当,甚至没有任何招式,但是青莲明明看着对方一脚就要踹在自己小腹之上,却不知道为何竟一点都躲不开,就这么一脚被狠狠地踹中。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