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美国特斯拉汽车公司执行长马斯克在18日吃上诽谤官司,因为他在7月15日于自己【zì jǐ】的推文上批评,参与当时泰国洞穴救援任务的英国潜水员安斯沃斯有恋童癖且还是儿童性侵犯
关键专利,就是消费者在观看直播影片的同时,画面的底部或侧边栏位,出现【There】该项商品的资讯与购买连结,让消费者可以【can】
同年2月28日,李在?F被独立检察组起诉后,正式审判自4月7日起到最终审判决为止,一共进行了53次审判,期间共有59名证人出席
美国即将【jí jiāng】迎来11月期中大选,这场选举不仅【not only】考验美国总统【President】川普声望,也是北京对贸易战后续观察的风向球

根据《国民日报》报导,文在寅与金正恩离开【lí kāi】顺安国际机场时,分别与贤伉俪金正淑与李雪主搭乘宾士轿车出发
面对美国持续追加关税清单,导致贸易战火不停【bù tíng】延烧,中华【zhōng huá】经济【economic】研究院第一研究所所长刘孟俊直言,中国【zhōng guó】向来面临双重矛盾,国内百姓认为官方对外太温和,国际上却又认为中方过于强硬,导致中美磋商很难达成共识
小说 > 玄幻仙侠 > 大劫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 五大仙门,义薄云天

第一百七十五章 五大仙门,义薄云天


    “你说什么?”

    正是一片欢欣之际,上清山真传忽然说了这么一句,众长老倒是一怔。

    而那上清山真传则是面色不变,继续道:“诸位长老且听我讲来,此前在魔息湖内,我等曾遇一只强横魔物,凶狂难当,尤为可怖,五大仙门真传齐出,都斩它不得,险些害得我等全军覆没。在那时,我们便定下了一个约定,若是谁能斩杀了魔鹰,我们便甘心奉他为五大仙门第一真传,后来形式危急之时,青阳宗方原师弟一剑飞天,斩杀魔鹰……”

    说着将那事叙述了一遍,而后沉声道:“这一战,我等心服口服,自愿尊方原师弟为五大仙门第一真传,此事听来或许可笑,却是生死之间的赌注,还望各位长老成全……”

    “不错,我也正有此意!”

    “这是我们私下里打的一个小赌,但愿赌便该服输!”

    听闻了他的话,百花谷的萧伏苓与其他【qí tā】几大仙门的真传都站了出来。

    “什么?”

    “五大仙门第一真传之名?”

    几大仙门的长老听了此言,却顿时微微一怔,神色都有些复杂。

    倒是青阳宗的几位长老,对视了一眼,眼底皆有喜色。

    在他们这等地位【dì wèi】,自然【zì rán】不会将一个真传弟子的名誉太过放在眼里,可关键是,他们却也知道【knew】,这第一真传之名,实在太难得了,这些修行界里的小辈弟子,一个个都是从芸芸众生里挑选了出来的人尖子,天资过人,却也心高气傲,得有多么难才能出现【There】一人,技压群雄?退一步讲,便是出现了,其他【qí tā】几大仙门也不会承认【chéng rèn】,否则岂不是涨他人威风?

    现在各大仙门,便都有几个当成了宝贝一样的真传大弟子,那些人都是曾经冠绝一时的存在,可就算是他们,也从来没有人得到这个名声,甚至连接近都没有过。因为你说自己【zì jǐ】是第一人,谁能证明【zhèng míng】?难道要凭斗法来决定?可是各大真传都有自己的压箱底本领,等闲切磋,难分高下,若真要分个胜【shèng】负,怕是得拿命去拼才可以【can】,但哪个仙门又舍得?

    这也正是让几大仙门长老都惊讶的地方,如今这各大仙门真传,居然要同时推举这位青阳宗的弟子?

    对于各位长老来说,这自然【zì rán】不是他们想看到的。

    不过看到了自家门下的真传弟子,甚至是所有【all】仙门弟子的认真模样,他们却不好拒绝。

    答应了,凭白便宜了那青阳宗弟子,不答应的话,自家仙门弟子怕也会有些失落。

    因为那样,便好似他们的承诺不值钱似的!

    而在这时候【When】,青阳宗的长老及宗主,则是暂时保持了沉默,没有急着说话。

    本来就立下了大功的方原,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名声,倒让他们有些意外的惊喜。

    “此事,我们会考虑,不过眼下,你们还是休息一日,待明日参与仙宴吧!”

    过了良久,才有上清山的一位长老,轻轻点了点头。

    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明显私下里还要有上一番计较。

    “弟子遵命!”

    其他几位真传都答应了下来,退回人群之后。

    不过退回之时,却都有意无意的看了方原一眼,那一眼大有深意,却明显是在告诉方原,当时那一场赌,他们都是认真对待的,如今在人前当着众长老的面提了出来,也是为了证明【zhèng míng】这个承诺,虽然这是为了给予方原五大仙门第一真传之名,但证明的,却是他们自己的骄傲。

    各大仙门弟子,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一场,不过各仙门长老,却注定休息不了。

    魔息湖试炼已经【have been】过去,但其中究竟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什么事情【affair】,还需要他们细细捋个清楚。

    “什么?”

    “那青阳宗弟子,居然炸掉了咱们的八荒云台?”

    而在夜里,众仙门弟子最为详细的讲述入了几大仙门的耳朵之后,最令人震惊的自然便是这件事,本来他们便因为这第一真传之名的归属,对方原关注的厉害【lì hai 】,又听说他曾做下这等大事,心里顿时更为苦笑了起来,难怪最后发现时,所有【all】的仙门弟子都在一起【开房去】【yī qǐ】啊……

    居然是那青阳弟子,用这种方法将他们逼到了一起【yī qǐ】!

    “不错,虽无实证,此事却千真万确,还望长老示下,该如何【how】决议!”

    百花谷一方,萧伏苓面对着百花谷几位长老,低声回禀。

    白日时,她们一力举荐方原为第一真传,但到了晚上,对他做过的事情【affair】却也无丝毫隐瞒。

    “此子大胆!”

    红丹长老第一个按捺不住,重重一拍案几:“为了他们青阳宗弟子性命【their lives】,便置我们几大仙门弟子的性命【their lives】于不顾么?这青阳宗,还真是教出了一位绝心绝性的好徒弟啊……”

    其他弟子见了红丹长老愤怒的模样,脸色顿时都有些惴惴。

    如今他们都已经【have been】知道【knew】,红丹长老的入室弟子吕心瑶,在魔息湖内遭逢大变之后,已然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但多半已经无幸,再加上听说了之前众弟子们见到她时,她还是和袁崖那堕化之子在一起【开房去】,这使得红丹长老心里本就有着一股子懊恼之意,无从发泄。

    如今,偏又听到了这件事,谁知道她会不会发起火来,与那青阳宗弟子过不去?

    “红丹师妹的意思是……”

    有人苦笑着,向红丹长老看了过来。

    红丹长老一脸冷熬,喝道:“此事断不能干休,要与青阳宗分说个明白!”

    “呵呵,你说什么事呀?”

    但也就在此时,百花谷谷主闻香真人却是苦声一笑,道:“这两个青阳宗弟子能做下这等事来,自然是够大胆,也够聪明,可咱们手上也没什么证据证明是他们做的呀……更重要【zhòng yào】的是,他们毁了的八荒云台,本来就已经被人动过手脚了,具体原因还不知晓,但多半有些隐秘,仙盟已经答应了去查,我们也只能等着,难道你还要越过仙盟,亲自去查这件事不成?”

    红丹长老听了这话,顿时微微一怔:“闻香谷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闻香真人摇了摇头,道:“青阳宗弟子有难,求援到了百花谷,但结果因为咱们百花谷弟子不愿冒险,是以打算冷眼旁观,但结果,被人炸掉了八荒云台,没了退路,这样【zhè yàng】被逼着赶去了青阳宗救援……这件事情的真相,你觉得【felt】一旦说了出去,咱们脸上好看吗?”

    百花谷众长老以及萧伏苓等真传,都顿时怔住了。

    她们已然听出了闻香真人的弦外之音……

    “所以,此事再也休提……”

    闻香真人轻轻叹了口气,脸色倒是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沉声道:“伏苓她们做的没错,但既然已经救援了,那对外人说起时,便只说是我百花谷弟子听闻青阳宗同道有难,主动毁了八荒云台,取其破釜沉舟之意,与青阳宗弟子共进共退吧,与旁人没有半点干系!”

    “这……”

    所有人都呆了一呆,久久说不出话来。

    不过过了半晌,几位长老倒是都沉重的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才是事实!”

    “可是……”

    惟有红丹长老有些不服气:“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成?”

    闻香真人淡淡道:“那就看青阳宗什么态度【attitudes】了!”

    不光百花谷在进行着这等商谈,其他几大仙门,也同样如此。

    而且【but】他们商讨的结果,最终竟然出奇的一致……

    也是在这时候【When】,青阳宗云长老、古默长老等人,同样也在商量着,不过是说了几句话,云长老便命人去准备【ready to】厚礼,一应资源多多筹备,准备【ready to】明日给四大仙门送将过去,陪同几位长老说话的龙吟峰真传孟还真却有些不解:“几大仙门并无实据,咱们不必赔偿吧?”

    云长老笑着摇了摇头,道:“谁说这是赔偿了?”

    长长叹了口气,他起身道:“这一次的事情,明明便是咱们青阳宗弟子先遭异变,谴人往四大仙门求援,而四大仙门义薄云天,为了表示心间绝决之意,自己毁了退路,与你们汇合,五大仙门同心协力,这才历尽艰难,抗过了这一场大劫,其间虽有些幸运【桃花运】,但更多的是因为这份敌忾之心,我们准备这些厚礼,不是陪偿,而是来感【sense】谢四大仙门弟子的侠义之举的!”

    孟还真听得都呆了,半晌之后,才躬身道:“弟子受教了!”

    古默长老也苦笑道:“如此一来,越国五大仙门,怕是要名传万里了吧!”

    云长老道:“本就是你好我好的事,传传名声又如何【how】?”

    说罢了,向着孟还真吩咐道:“去跟小方原说说吧,让他做好准备,明日升仙大会之上,四大仙门一定会赐予他第一真传之名的,这也是他应得的,便让他好好担着此名吧!”

    “好,弟子这便去了!”

    孟还真听了,也是欢喜,笑着答应,便领命去了。

    古默长老等孟还真走了,才道:“方原年纪轻轻的,何必真要给他这份虚名?”

    云长老听了,却只是轻轻一笑,道:“若无这份虚名,他有资格入云浮宫筑基篸?”

    “云浮宫?”

    古默长老闻言也是微微一怔,向云长老投过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云长老只是淡淡道:“小辈做了他们该做的,我们自然也要做好我们该做的!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