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很多第一代移民移居来美,最大『largest』的心愿是给孩子提供一个更好的教育『education』和生活的环境,最大『largest』的希望『hope』是孩子将来可以『 kě yǐ』考上名校,毕业后当医生和律师。
他们一般不参加社会活动,生怕浪费学习时间,毕业后找一份好工作『work』是他们的愿望。
据阿根廷中闻网报道,阿根廷首都与布省交界地区西北部的Villa Ballester市,一名华人超市业主的妻子,在警匪枪战中受困,额头被弹片穿透,伤情严重,在手术后已脱离危险。
赵美心在其演讲结尾希望『hope』大家都能支持『support』奥巴马竞选连任,让“美国梦”离现实更近。
小说 > 穿越 > 随身空间之农女王妃 > 《随身空间之农女王妃》侯府生涯 第一百三十九章 突袭

第一百三十九章 突袭


    本来史举人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哪知道『knew』老天爷竟然真的显灵了,漫天飘扬的梅花花瓣,如飘雪一般,落在人的肩上头上。Www.Pinwenba.Com 吧

    “这……”史举人迟疑了片刻,尽管心里犯嘀咕,却又找不出破绽来,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

    生怕老爷相信『xiāng xìn』了郝班主的话,史家的护卫们全都聚集上来,纷纷将所谓的“证据”展露出来,给史举人看。

    “老爷你看,我脚上的捕鼠夹子现在还没能取下来呢,走路『zǒu lù』都得一瘸一拐的。”

    “老爷老爷,看这里,我头上衣服上到处都是面粉,白灰灰的一层。”

    “老爷,您明鉴啊,我被倒吊在树上,脚腕处还有被绳索勒出来的红印子,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

    一时间,大家都聚集在史举人周围,纷纷撩起裤管,或是挽起袖子。

    “好了好了,我知道『knew』了你们没有作假,行了吧?”史举人不胜『shèng』其扰,双手一摊,将面前的一群护卫分开,气得不行。

    “郝班主,咱们明人做事也就不说暗话了,我就摆明了讲,今儿个无论你这‘富春班’到底有没有窝藏了温翔那臭小子和劫走他的一男一女,也不论你们到底是不是在装神弄鬼闹了这一出,你们都逃不掉!”史举人本就是上门来找茬的,哪知茬儿没寻到,自己『zì jǐ』的人却折戟沉沙,让他颜面无存。

    郝班主心中有数,暗道,这一连串的安排布置,以及方才的落梅如雪,大概都出自那不请自来的一男一女之手。

    现在已是骑虎难下,就算将温翔和那一男一女交了出去,也难保史举人不会为难戏班,为今之计,就只有一条道走到黑,拒不承认『chéng rèn』窝藏了史举人要找的人,并且向史家示弱一番,求爷爷告奶奶地讨饶。

    打定主意,郝班主就哭丧着脸,似乎快要落下泪来一般,向史举人求饶:“史老爷,您就放过我们吧,‘富春班’不过是个小戏班,我们到京城来讨口饭吃已是不易,求您了,就放我们一条生路吧。您要温翔,我们再不愿也都不敢反抗您,巴巴地把他留在史府,这会儿人不见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史举人举目四望,他现在所站的地方,不过是京城城东一个很普通的小院子,是底层人民混饭吃的地方,一股骄傲感『sense』从心底油然而『however』生。

    “呵,我可管不着,我只知道,今儿个我十分不高兴,温翔那小子没搞到手,府邸还被一男一女一匹马糟蹋得乌烟瘴气,这口气我一定要出!但是『But』我现在找不着他们,想来想去,跟他们有点关系的,也就只有你们‘富春班’了,所以,你说我不找你们出气,还能找谁去?还是说……你知道他们在哪儿?”史举人一脸蛮横,温情和杜琨悄无声息地混入史府,劫走了他看上的猎物不说,还教训了他一顿,这让一贯横行乡里的他如何『how』咽得下这口气?

    郝班主心一横,心中打定主意要护住温翔一行人,咬咬牙,**地回道:“没有,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意味深长地瞄了郝班主一眼,史举人摊摊手,装作无奈地讲:“那就没办法了,我如果今儿个不撒气,一定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所以……还得委屈你们‘富春班’了。”

    说罢,他转头向周围的护卫们,恶狠狠地命令『orders』道:“去把‘富春班’的所有『suǒ yǒu』人都给我叫起来,别有什么顾忌,打坏的东西咱照价赔偿,不来的么,只要不打死,拖也要给我拖过来!”

    “哟,山中无老虎,你这猴子也胆敢称大王了啊?”温情看不下去了,施施然站起来,站定在屋顶上,居高临下地扫视着院子里的一干人等。

    “是你!”

    史举人微扬起头,眯缝起眼睛,阴沉着脸色看向不远处的屋顶。

    屋顶上,温情怡然独立,而她的旁边,则坐着同样放松的杜琨。

    许是觉得『felt』面对史家的追击太没有挑战性了,杜琨嘴里还叼了一根狗尾巴草,这会儿正翘了二郎腿,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

    “是我没错,我又回来了『lai l』,难道不欢迎吗?”风吹过,扬起温情的发丝,翩翩然似黑亮的瀑布,配上弯弯的细眉,和嫣红的薄唇,一颦一笑都是动人的美。

    “欢迎,欢迎,怎能不欢迎呢。”史举人阴测测地讲,心里盘算着怎么将这两人骗下来,好好整治一番,以便挽回自己『zì jǐ』的颜面。

    温情下颔向前微倾,不惹人注意『zhù yì』地指了指史举人的方向,扬手做了个抛帽的动作。

    杜琨立刻『gogo』心领神会,在史举人还未反应过来之前,指间准备『ready to』了半晌的飞刀就出手了,“唰”的一声,没有伤到史举人,却将他的戴在头上的帽子『mào zi』给击落了。

    “史举人,这算是咱们俩送你的一个见面礼,希望你能喜欢『xǐ huan』。”说罢,温情自己也捱不住了,朗声大笑起来。

    大家本以为史举人戴着帽子『mào zi』是因为冬天的晚上冷,但帽子一落,众人立刻『gogo』就发现自己想错了——史举人戴帽子是为了掩饰自己那畸形的头发。

    在史家院子里,杜琨的一手暗器,削去了史举人的半边头发。

    没了帽子之后,大家都看到了史举人的头顶现在是一片光秃秃,周边还残留了几缕长发,长短不一,看上去颇为好笑。

    那些个史家的护卫们,第一反应便是觉得『felt』好笑,但笑声刚出,接触到史举人那能够杀死人的冰冷眼神,又一个个偃旗息鼓了。

    “给我抓住他们,抓住一个我奖励一百两银子。”史举人气得牙痒痒,挨得近的人都能听见他“咯吱咯吱”的磨牙声。

    温情不怒反笑,携了杜琨调笑道:“啊喂,咱们两个加起来也不过区区二百两银子,是不是有点太看不起咱们了啊?”

    杜琨也配合她:“是啊是啊,这么点银子都做什么呢,稍大一点的房子买不了一座,青楼的漂亮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包不了两夜,真是鸡肋啊。这么点儿银子,实在不符合咱们的身价,还是别被他抓住吧。”

    “哼,要不要『压嘛碟』被抓住,可由不得你们说!”史举人已经『have been』快被温情和杜琨这两人气疯了,气得直跺脚,反而『fǎn ér』把自己的脚底板给跺疼了。

    “今儿个还真由我们说了算。”

    没等温情开口,杜琨就冷冷地回了他一句,再次出手,将身上的最后一枚暗器甩了出去,恰好抵在史举人旁边的门柱上。

    暗器扎进门柱的声音,听在史举人耳里,颇有些惊心。

    史举人刚刚被惊吓到的心还提在嗓子眼,不曾落回肚子里,忽听得门口大开,一阵“哒哒”的马蹄声此起彼伏,并且有愈来愈近的趋势。

    不过片刻的功夫,“富春班”小小的后院就被包围了,一列又一列的人马涌进来,将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大当家的,我们没有来晚吧?”走在最前面的是一袭白衣的宋安,自从听了温情的建议之后,他不仅『not only』身体变得更加强健,还找准了自己在山寨的定位,不适合做打头的急先锋,而更适合做退居二线的出谋划策者,成为『Become』任建的接班人,因而他在清风寨的地位『Brydon』也愈来愈重要『zhòng yào』。

    “没有让史举人跑掉,还不算晚。”杜琨爽朗地笑起来,清风寨的人马就是他的筹码,至此,在与史府相对,他就用不着躲了。

    长手一伸,杜琨揽住温情的肩膀,将她平稳地放在地上。

    “将院子里这些没长眼睛的人,统统给我抓起来,咱们慢慢玩。”杜琨饶有兴致地望着史举人,同他直直地对视,“不要『压嘛碟』以为只有你才会玩以多欺少的游戏。”

    “你们可要想好后果,不要仅仅为了逞一时之勇,最后遗悔不已。你们还年轻呢,这算是一个长辈,对你们的忠告。”史举人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物,自己命悬一线,却仍旧临危不惧,反威胁了杜琨一把。

    “啪”,他的话刚说完,脸上就挨了一巴掌,是温情打的。

    “妈的,原来大人这么疼啊。”那一巴掌,温情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挥出去的,打完之后,反而『fǎn ér』自己手掌心红了一片。

    杜琨心疼地将温情的手掌拽过来,给她吹了吹,像是安慰小孩子一般:“没事儿,你打手疼,就换成我来打吧,我皮厚,不怕疼。”

    话音未落,还没让史举人从先前的那一耳光中回过神来,杜琨又“啪啪啪”地一连打了好几个耳光。

    待他停下手来的时候『shí hou』,史举人的脸颊已经『have been』绯红一片,肿的像是猴子的屁股。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脸颊肿了,就连说话都有些不太清晰,大概自打出生以来,史举人都没有遭受过今日这般的侮辱。

    “你欺辱我弟弟的时候『shí hou』,有没有想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今儿个不打你,我会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所以只好委屈史举人一番了!”

    温情学着史举人之前调侃郝班主的腔调,细眉一挑,倨傲地道。

    史举人握紧了拳头,衡量了一番周遭的境况,粗略地一算,院子里大概多了三十多人,而自己这边也是三四十人,便生了放手一搏的心。“是可忍孰不可忍,给我杀,出了人命我来担待,回去『get back』重重有赏。”史举人几乎『much』是从牙缝里迸出这句话的。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