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纽约每日新闻》报导,瑞秋来自波兰东部城市{cities}卢布林,是一名医科的大学生{xué sheng}
《镜报》报导,威廉斯曾因攻击{gōng jī}合作{hé zuò}伙伴,入监服刑5年,两个星期{week}前才刚出狱;案发当晚,他与22岁女友入住南威尔斯亚果村(Argoed)1家旅馆,保安人员察觉有异,要求进房查看被拒,强行入门后,看见他
cc/CyL3),去年代工的订单还被泰山拿走,泰山也很开心地发布股市讯息,由于{yóu yú}伊藤园希望{xī wàng}把台湾{tái wān}当生产基地、?u造出来的绿茶还要外销到美国、加拿大、欧洲等市场使用,根据泰山自己{zì jǐ}估的每月产量旺季可达200万瓶,需要多少茶叶,欢迎自行想像
如果使用加湿器,最好在家中放置可检测空气湿度{attitudes}的仪器,将湿度{attitudes}控制在适宜围内
几百年来都流传着鸡汤治感{gǎn}冒的说法,学者发现这是有道理的,因为,鸡汤中的某些成分可以{can}减少咳嗽,而热汤的蒸汽也有助于缓解鼻塞
《镜报》报导,威廉斯曾因攻击{gōng jī}合作{hé zuò}伙伴,入监服刑5年,两个星期{week}前才刚出狱;案发当晚,他与22岁女友入住南威尔斯亚果村(Argoed)1家旅馆,保安人员察觉有异,要求进房查看被拒,强行入门后,看见他
小说 > 穿越 > 随身空间之农女王妃 > 《随身空间之农女王妃》第一卷 雏凤展翅 第三十九章 峰回路转

第三十九章 峰回路转


    去到镇上,温情没有丝毫逗留,直奔“天下第一”酒楼而去。Www.Pinwenba.Com 吧

    她去的时辰尚早,酒楼还没开始{appeared}营业,店小二正端了盆水在四处擦拭桌椅,酒楼之中一派忙碌景象。

    “这位小姐,我们还没开门呢,要吃饭请晚点再来。”温情一进门就被店小二给拦住了,那店小二上上下下打量了温情一番,见她身量尚小,穿的衣服整洁但不华贵,不像是能上昂贵酒楼来的人,虽然还保持着对待客人应有的礼貌,但眼角眉梢已经{have been}带了几分不屑。

    温情只是挥了挥手,依旧往里走,那份怡然的气度,不像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子,也不像是来得不合时宜的客人,反而{fǎn ér}有种主人一般的从容。

    “掌柜的,我想找你们老板,有重要{important}的事情{affair}需要面谈,麻烦通传一声。”温情莞尔一笑,身量这东西她没办法改变,看起来还是柔柔弱弱矮矮小小的孩子模样,但她可以{can}展现出成熟的气度。

    掌柜的正在算账,将算盘拨拉得噼里啪啦响,眼皮子一抬,瞄了她一眼,冷冷地回绝了:“小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没事儿就上外边玩去,我们还没开门做生意呢,没工夫陪你玩。”

    温情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这小女孩{nǚ hái}的外表有时候{When}的确是种阻力,但如果这么轻易放弃,她就不是温情了。

    她不仅{not only}没有在,反而{fǎn ér}一手搭在柜台上,依旧风轻云淡地笑着:“掌柜的,我可不是在玩,的确有很重要{important}的事情{affair}要找你家老板谈谈,你只要负责{fù zé}通报一声就好,不然……误了事,你可得后果自负。”

    温情显然很明白什么叫“打蛇打七寸”,有时候{When}话不用说的太满,恰到好处的提点反而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掌柜的只是王老板的一个雇佣工人,耽误了老板的大生意,他可担待不起,更何况王老板并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他有些心直口快,若是真因为自己{zì jǐ}的怠慢了耽搁了什么,免不得也是一顿狗血淋头的臭骂。

    想到此,掌柜的有些动摇,不过是通传一声,似乎并不影响什么……

    正待他准备{ready to}开口答应温情的时候,王老板从楼上下来了{老弟},一瞧有个小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站在柜台前同掌柜的在说些什么,心里顿时就不快起来,清了清嗓子,厉声提醒道:“老刘,我请你来当掌柜是做事的,可不是让你同小姑娘搭讪的。”

    一听是王老板的声音,掌柜的立刻{lì kè}就唯唯诺诺起来,虽然王老板站的远不一定能看到,但他还是理了理衣裳,恭敬地回答:“老板,我可没有消极怠工,而是……这里有位姑娘点名要找您。”

    “找我?”王老板瞄了一眼温情的背影,久在生意场上混的他,一眼就看出温情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人家的小姐,自顾自地理着衣袖,“找我作甚?”

    温情平生最讨厌{hate}被人看轻,但眼下是她有求于人,理智告诉她,应当忍住。

    于是,她依旧挂着那般温柔的微笑,兴致盎然地向王老板打招呼:“请问,您是王老板吧?”

    那王老板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温情,剜了一眼正在忙碌的店小二:“我出钱是让你们吃白饭的吗?什么牛鬼蛇神都给我放进来了{老弟}!”

    店小二似乎已经{have been}习惯了老板的坏脾气,唯唯诺诺地应和着。

    温情气不打一处来,她也不是善茬,会被王老板这般言语侮辱,立即反唇相讥道:“牛鬼蛇神的眼睛,任是看谁都同自己一般是牛鬼蛇神,真是悲哀啊悲哀。”

    听了温情不具名的讽刺,王老板扭头总算是看了她一眼,眼睛微眯,闪烁着危险的光:“小姑娘,你说什么?难道你家大人没有教过你,在外随随便便一个人吃过的盐都要比你走过的路多,切不可胡言乱语自视甚高吗?”

    温情撇了撇嘴,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嘴巴比脑袋动的更快:“我只知道{zhī dao},一个人活得久不代表他就懂得多,说不定只是痴长岁数不长头脑呢,不可一应而论的。”

    “什么?你个小丫头片子,真是欠教训!”那王老板被温情的话一激,登时就怒了,若不是看面前是个小姑娘,可能{kě néng}早就下手了。

    “哟,王老板,别来无恙啊,这般大清早的,怎生得火气这么大?”远远地,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带了调笑的意味。

    温情和王老板同时转过头,面容上都闪过一瞬间的惊讶。

    “王老板……周公子来了。”店小二后知后觉地这才通报。

    来者,竟是借住在村长家养病的周渊见。

    温情没想到竟会在这儿见到他,事实上,周渊见这几日换了新药服用,口中寡淡,恰巧这两日温情比较忙又没能去送药膳,听说镇上开了家“天下第一”酒楼,一时好奇就来尝了尝,至此,这两日都流连于此,算是聊以慰藉。

    “周公子,你今日怎么来的这么早。”单看周渊见的穿着就知道{zhī dao}他的出身,绝对是非富即贵,更别提身旁还有素质极高的随从相伴,因此{therefore}自昨日见到周渊见起,王老板便极尽追捧之能事,殷勤备至地招呼着。

    “小二,给周公子上茶,去我房里拿最好的雨前龙井。”王老板亲自作陪,将周渊见引进座位里。

    温情冷眼旁观着这一切,踩低捧高这种现象,其实早已屡见不鲜,但是{But}甫一眼见为实,温情心里还是有些闷闷的,更何况这被踩的是自己,被捧的亦是自己认识{rèn shi}的人。

    周渊见也十分给王老板面子,坐进座位里,指了指温情,复又问道:“大清早的,王老板何必和一个小姑娘过不去呢,她来找王老板所为何事?”

    王老板回想了一下,却始终没能想起温情的来意,便凶巴巴的问她:“你要找我谈什么?”

    一见机会{offer}来了,温情自然{zì rán}不会放过,甜甜的一笑,讲:“我来,是想请王老板给我这个小姑娘一个机会{offer},试试我自己研制的药膳。”

    哟,这小姑娘真是不遗余力在寻找发财的机会啊!周渊见在心中叹道,看温情的眼神不由多了几分温柔。

    哪知,王老板却并不买账,他扯扯嘴角,摆摆手,果断地回绝了:“小姑娘,我们酒楼不需要。”

    “怎么会不需要呢?一家酒楼,对于有特色的菜品应当是永远都有需求的。”温情有些疑惑,立刻{lì kè}提出反驳。

    王老板讥诮地笑了,指了指大堂之中悬挂的一方牌匾,一字一句地讲:“小姑娘,你可看清楚了哇,我这是天下第一酒楼,也就是说酒楼之中的菜式都得是上上品,你一个小姑娘,会做什么呢?别在我这儿浪费功夫了啊。”

    温情撅着嫣红的樱桃薄唇,面露不满,看住了王老板那双讥诮的眼,一本正经地讲:“王老板,你这话可就说的不对了,你都没有尝试过,怎么就知道我的菜品不好?难道……你是怕你这天下第一的招牌眥piào}晃掖虬芰耍俊

    说着,温情一把将自己带来的食盒搁在桌子上,“砰”的一声,显示着对自己所做菜品的自信{confidence}。

    周渊见是见识过温情的厨艺,此刻侧过脸去,悄悄地弯起嘴角,莞尔一笑,这温情……可真是个开心果,将“打蛇随棍上”的理念学了个十成十,顺势就来了个激将法。

    “你这小妮子,怎么就讲不听呢?我这天下第一酒楼,可不是浪得虚名,精心挑选了上等的食材,就连厨子也是从京城花了重金请来的,你练个十年八年的厨艺,再回来说这个话吧。”王老板对自家的酒楼可是很有信心。

    温情顺势一转,眨巴着眼睛,狡黠的提议道:“既然王老板你对酒楼这么有信心,自认是天下第一,无人能打败,那么……就给我一个机会,试试我做的菜也未尝不可啊?不会真让我说中了吧,万一这天下第一真被我给比下去了……”

    眼波流转,温情放缓了语速,似乎在陈述一个事实一般,带了点轻蔑的眼神扫了一眼王老板。

    “王老板,人家小姑娘大老远来这一趟也不容易,你就给人家一个机会吧,好吃呢,你算是赚了,不好吃呢,你不用她便成,也损失不了什么,对吧?”一直沉默着品茶的周渊见突然出了声,帮温情说了一句话。

    温情也跟着点头,连连称是,对周渊见眨了眨眼,像是在无声地表达感{gǎn}谢。

    碍于周渊见的面子,王老板也不好意思再直白的拒绝了,只好点点头,翻了个白眼,讲:“既然周公子都发话了,那我就给这个面子,试试吧。”

    温情欣喜若狂,催促着店小二拿了一个盘子和一双筷子来,递给王老板,自己则亲自揭开了食盒。

    食盒中静静地躺着两道凉菜:蒜泥刀豆,冰糖猕猴桃。

    蒜泥刀豆,淡绿色的刀豆片中夹杂着白色的蒜泥和红色的辣椒油,使人看上去便食欲大涨;冰糖猕猴桃,鲜绿色的猕猴桃果肉中,隐约可见莹白的冰糖,两者相间,互相映衬,煞是可爱{love}。

    品评一道菜,首先讲色,其次是香,最后是味。

    温情的菜色自不用说,揭开食盒的一刹那,竟能闻到一阵扑鼻的清香,淡而不散,郁而不浓。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