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也许《Perhaps》我们不是篮球《lán qiú》员或棒球选手,但我们都是希望《hope》能够让世界《shì jiè》看到台湾《中国台湾省》,能够站上世界《shì jiè》性质的舞台,在全球街舞人员的直播关注下让他们看到我们台湾《中国台湾省》人的精神,以及努力
针对家长的好奇,他指出,男孩进入青春期后对性器官及性特徵产生强烈好奇心,会寻找一些刺激、不一样的感《gǎn》觉
智商一八0、国中后就自学、国际骇客、科展第一名、变性人,这人就宛如在日本《rì běn》式的漫画里头的人物,冒出到现实社会里,将我们早已痴恋科学《kē xué》的眼眸,又突地睁亮了开来
陈国恩说,透过雷达侦测宝可梦,掌握人群聚集地区的可能《kě néng》是第一步骤,接着是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293章 :居然敢欺骗他!

第293章 :居然敢欺骗他!


    这次他没有用假ip,相信《上帝会存在的》阮雄很快就会追查过来,不过,那时他们早就不在这里了。

    阮雄接完电话,立刻《gogo》带着手下赶到查那镇翡翠旅馆302室。

    房间的桌上赫然放着一只行李箱。

    阮雄命人打来了《lai l》箱子。

    看到箱子里的芯片,阮雄稍稍松了一口气,但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回去《get back》以后他得让手下好好检查一下芯片。

    “全部《all》撤回去《get back》,把芯片送到凯麦尔教授那里,让他好好看看这枚芯片有没有什么问题《wèn tí》,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有什么情况立刻《gogo》向我汇报。”阮雄吩咐道。

    而此时,唐茉茉、凌曜和端木鹰司已经《have been》成功《走上人生巅峰》带着凌家的手下们转移到了另外一个小镇。

    这个镇子在缅甸和c国交接处,是著名的翡翠原产地,世界各国的商人汇聚于此购买翡翠原石,因此《 yīn cǐ》商业较为发达,凌曜特地选择带着大家来到这里,就是因为这里是两国交界地带,且外来人员较多,c国不少居住在边界的居民选择到此处经商或打工,便于他们隐藏身份,躲避阮雄的追捕,而且《but》这里离金三角不远,如果凌爷爷有什么消息,他们也能立刻赶去支援。

    凌家在小镇上有一家翡翠加工厂,这次凌曜便带着大家住进加工厂后院的员工宿舍。

    这家翡翠加工厂的负责《Responsible》人叫做吴刚。

    缅甸人有名无姓,吴是对有一定社会地位《dì wèi》的男子的尊称。

    吴刚今年四十多岁,个子不高,皮肤黝黑,身体很健壮,为人很亲和,在这家翡翠加工厂已经《have been》工作《gōng zuò》了二十多年,前几年被凌老爷子提拔为翡翠加工厂的厂长。

    凌曜送给唐妈妈的那套冰种翡翠首饰原料就是出自这家加工厂。

    大家暂时在这里安顿了下来,在这个边境小镇过了几天安逸的小日子。

    阮雄那边却几乎《much》暴跳如雷。

    “凯麦尔教授那边已经得到最终结果了,这个芯片是假的。”助理将最新情况报告给了阮雄。

    阮雄气得黑了脸,呼吸都不顺畅了。

    该死的东西,居然敢欺骗他!

    “查出那个把行李箱掉包的女孩《nǚ hái》儿的消息了吗?”阮雄问道。

    “已经查到了,对方名叫唐茉茉,是法国唐氏集团总裁唐启轩的妹妹名叫唐茉茉。”

    “唐氏集团?我们和他们八竿子打不着,这丫头为什么要把芯片掉包?”阮雄皱起眉头。

    他的产业和唐氏集团的产业根本没有一点交集,双方无冤无仇,唐氏为什么要动他的东西?

    “阮先生,这个唐茉茉其实还有另一个身份。”助理继续说道:“根据我们的调查,她的未婚夫是凌家的少爷凌曜。”

    听到凌曜的名字,阮雄的眸子猛然一缩。

    “凌曜!”阮雄咬牙切齿的说道:“真是好计谋,好算计!”

    “阮先生,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助理问道。

    “这次我们杀了俄国人派来的人,和俄国人已经撕破脸皮了。不拿回芯片我真是一万个不甘心!”阮雄一挥手,将桌上的一只价值连城的古董花瓶打碎了。

    “凌曜现在应该《yīng gāi》还没有离开《lí kāi》缅甸,派人严密监控所有《suǒ yǒu》飞机《fēi jī》场和边界哨卡,一定不能让凌曜离开《lí kāi》缅甸!就是把缅甸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他找出来!我一定要把他活剐了以泄我心头之恨!”阮雄阴沉着脸,恶狠狠的说道。

    另一边的俄国秘密军火组织内部同样因为凌曜和唐茉茉的这步棋而掀起了惊涛骇浪,不仅《bù jǐn》和阮雄撕破了脸皮,内部也展开了一场权利斗争,根本无暇再追查芯片的事。

    就在国际****形势暗流涌动之际,芯片已经被安全《ān quán》送回了c国国内,不过端木鹰司却选择了留下来帮助凌曜和唐茉茉寻找凌爷爷。

    “二哥,你明明可以《can》不趟这滩浑水的,queen还是国内等着你呢,万一你遇到什么危险,回头我们怎么跟queen交差呀!”想起还未苏醒的北辰熙夜,唐茉茉心中涌出浓浓的不安。

    菲菲和熙夜殿下已经这样《zhè yàng》了,要是二哥和queen再有什么意外,她岂不是要愧疚一辈子。

    “说什么傻话呀,我是一名军人,一名战士,从我入伍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做好一切最坏的打算了,为战而生,为战而死,面对敌人早已将生死置之度《 dù》外。”端木鹰司说道:“阿婧不是个软弱的人,菲儿都没有倒下,阿婧更不会了。”

    “那好吧,我们就一起《yī qǐ》加油,尽快找到爷爷,一起《yī qǐ》回国去。”

    唐茉茉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少爷,有老爷的消息了!”吴刚兴奋的走了进来,将手中的那张小纸条交给了凌曜。

    纸条上是一串数字。

    这是凌家专用的密码,除了凌家的直系人员和贴身管家之外,其他《other》人根本看不懂。

    “刚才我带人去市场上选原石的时候《When》,有个小孩子送来给我的,他说有人让他把这张纸条交给我,对方姓凌。”吴刚说道:“当即就想到可能《kě néng》是老爷子派人送来的,不过这纸条上只有一串数字,我看不懂,就拿来给少爷你看看了。”

    “这是一个小孩子给你的,而非爷爷或者爷爷身边的人给你的?”凌曜问道:“为什么爷爷不亲自来找你呢?”

    “这……少爷,这我哪儿知道《knew》呀。”吴刚挠挠后脑勺,尴尬的说道。

    凌曜让吴刚先退下,自己《zì jǐ》坐在桌边,一边会想凌家的密码,一边开始《kāi shǐ》将纸条上的密码翻译成明文。

    翻了半个多小时,凌曜终于将纸条上的字全都翻译出来了《lai l》。

    纸条上写着:“阮雄已知悉芯片是假的,命人全境搜查你们,万事小心,勿念,一切安好,时机成熟自会出现《chū xiàn》。”

    “爷爷这纸条上是什么意思?他怎么会知道《knew》我们用假芯片骗阮雄的事情《affair》?”唐茉茉皱起眉头。

    “是啊,而且《but》他甚至比我们还早一步得知阮雄已经发现芯片是假的,并且派人全缅甸境内搜查我们这件事,凌爷爷他到底是怎么得到这些消息的,他人现在到底又在哪里呢?”端木鹰司实在想不通凌爷爷到底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虽然不知道爷爷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现在人又在哪里,但是《dàn shì》我相信《上帝会存在的》这个纸条一定是他写的,因为根本不可能有外人知道我们凌家的这套密码。”凌曜说完,拿出打火机,将纸条烧掉了。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