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俄罗斯总统〖zǒng tǒng〗普京在克里姆林宫会见王毅,王毅首先转达习近平对普京当选连任的祝福,随后表示,中俄互为彼此唯一〖sole〗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两国拥有最高水平的政治互信,关?S连续迈上新台阶,这不仅〖bù jǐn〗得益于两国元首着眼世界〖shì jiè〗大势作出的英明政治决策,更是基于两国自身发展的长远内在需要
的艺术家史达尔玛(Mark Starmach)和科芒德尔(Elizabeth Commandeur)表示,希望〖xī wàng〗这台机器能让心理和精神问题〖foul-ups〗更受到关注,因此〖therefore〗所得将全数捐至相关慈善机构和思觉失调症(Schizophrenia)的研究当中
此前陆师傅在美团外卖做众包(兼职外送员),3月31日是他在美团送外卖的最后一天
感〖sense〗谢用户,商家和骑手在试运营期间的支持〖zhī chí〗和信任,?b于市场反应热烈,随着〖suí zhe〗各方面条件的成熟,我们将快结束〖End〗试运营,正式全量上线,不负用户、商家和骑手的信任,让更多的用户体验到滴滴外卖的优质服务〖services〗
受害者的家人因其失踪多日而向警方报案,最终揭发这一起〖yī qǐ〗骇人听闻的命案
很喜欢〖xǐ huan〗这样〖zhè yàng〗的角落,好像秘密基地般专属于我们,再加上那屋外的自然〖zì rán〗光,坐在这里喝杯咖啡〖coffee〗、吃点布丁,好有诗意:)
很喜欢〖xǐ huan〗这样〖zhè yàng〗的角落,好像秘密基地般专属于我们,再加上那屋外的自然〖zì rán〗光,坐在这里喝杯咖啡〖coffee〗、吃点布丁,好有诗意:)
但是〖But〗仍有多数使用者认为,自己〖zì jǐ〗被系统监控且筛选言论,脸书甚至会根据使用者的喜好,推广
小说 > 恐怖悬疑 > 傲娇鬼夫夜夜袭 > 章节目录 第50章 :妖各有志,动我妹就是不对

第50章 :妖各有志,动我妹就是不对


    “那就对不起了,我的孩子是连胜〖shèng〗用命换回来的,在没有生下来之前,就委屈你了。”叶丽箐的手上迅速吐出银丝,开始〖appeared〗包裹我的身体。

    又来?我欲哭无泪的了看着她,这蜘蛛精真狡猾,居然算准封尘和我哥出去的时候〖shí hou〗来找我,难道有间谍?

    就在这时候〖shí hou〗,我左手上的鸳鸯红玉,忽然热了起来,发出微微的红光。那些缠绕在我身上的银丝,竟然慢慢退了回去〖get back〗。

    “怎么会这样,昨天〖yesterday〗都不是的。”叶丽箐脸色大变,警惕的看了眼四周。

    “将计就计,没听说过么?”熟悉的声音,在房间里面响了起来,便见两道身影,从二楼跳了下来。

    居然是封尘和我哥。

    “你们不是出去了吗?”我又惊又喜,高兴说道。

    “一出门我想你,所以就回来了〖老弟〗。”封尘眨巴着那双勾魂的桃花眼,娇羞的看着我。

    “咳咳。”老哥一脸严肃的咳嗽了两声。

    “呵呵,鬼泣,感〖sense〗情昨天〖yesterday〗你是在演戏么?”叶丽箐厉声对着封尘说道。

    “不怎么做,怎么能试探出你的老底呢?你这小蜘蛛精,居然敢找那些徒子徒孙偷听小爷说话,聪明反被聪明误,当我眼瞎么?”封尘一边说,一边嫌弃的右手一甩,便见一个透明袋子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小蜘蛛。

    难怪叶丽箐时间算的那么准,原来是让这些蜘蛛给她做眼线,一直监视我们。

    “卑鄙。”叶丽箐愤怒道。

    “我们不过是将计就计,你这蜘蛛精,还有脸了?”老哥冷着脸开口道。

    “你这小狐狸精,算起备份,你都得叫我姑奶奶,你要插手这件事?”叶丽箐皱眉道。

    “本来妖各有志,你做什么,都和我没关系,可是昨天你敢动我妹妹,那么我唐无忧就不会坐视不管了。”老哥说完眼神一暗,双手便开始〖appeared〗长毛。

    讲道理,虽说哥的话很感动,可是突然说变就变,我还是没有适应过来。

    叶丽箐这边也不含糊,直接衣服一裂开,其余四肢手脚,又长了出来,伴随着〖suí zhe〗毛茸茸的黑毛。她的两只手伸手想要过来抓我,却被封尘抢先一步,把我搂入怀里。

    “同样的错误,我不会犯第二次,回房等我。”封尘快速把我推到楼梯门口,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

    我乖乖的回到房间,叶丽箐的道行很厉害〖Fierce〗,昨晚我哥带着四方会的蜈蚣精都被她逃跑,我不想成为〖chéng wéi〗负担,只得坐在房间,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就在这时,一阵奇怪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只觉得〖felt〗头痛欲裂,肚子也隐约开始不舒服,让我忍不住呻,吟起来。

    叶丽箐似乎也在外面惨叫着,而我早已疼出一身冷汗,房间的门忽然开了,便见封尘一脸着急的走了进来。

    “该死,我就知道〖knew〗。”封尘不满的低吼着,一把从背后搂住了我,把我抱在怀里,感觉〖很爽〗到背后传来源源不断的冰凉,我的头痛减缓了不少,后来那奇怪的声音消失了,我整个人顿时松了口气。

    “淼淼,你没事吧?”充满磁性的声音带着三分紧张。

    “嗯,好多了,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也会头痛,肚子也不舒服,你没事吗?”我偏头看着封尘,刚才那声音悠远古老,像是咒语什么的,速度〖 dù〗很快,一点也听不清楚。

    “你哥请龙婆来帮忙了,现在已经〖yǐ jing〗收了叶丽箐。”封尘轻轻的抬手帮我擦拭着额头的细汗,一双桃花眸写满担心〖worry about〗。

    “淼淼,你怎么样?”老哥也走进了房间,脸色有些苍白。

    “我已经〖yǐ jing〗没事了,为什么你们都没事,我会不舒服?”我疑惑的看着老哥,他和封尘一个是妖,一个是鬼,按道理龙婆的咒语他们害怕才是,为什么会是我有反应。

    “没事就好,快吃个安胎丸。”老哥不再看我,扫了眼四周,拿起床头柜的白色药丸倒了出来。

    “死狐狸,你?”封尘看见那药丸,眼神微微有些变化。

    “只要淼淼没事就好,快吃吧。”老哥一边说,一边把白色的安胎丸放在我的嘴边。

    吃下去之后,一股温润滑入,整个人似乎精神了不少,和封尘传给我的鬼气不一样,老哥给我的安胎丸总是很温和的感觉〖很爽〗。

    “别废话了,龙婆还在外面,我去看看。”老哥见我没事,转身重新走了出去。

    “刚才你要说什么?安胎丸有问题〖foul-ups〗么?”我不解的看着封尘,不理解他为何吃惊。

    “我只是怕阴阳相冲,不过看来我儿子吸收的很好。”封尘嘴角扬起一丝好看的幅度〖 dù〗,双手放在我的肚子上,继续道:“兔崽子,你看你妈妈怀你多辛苦,以后你要是敢不听话,我非打断你的狗腿。”

    尼玛,如果儿子是狗腿,他是什么,真是日了狗了,封尘有时候也挺傻的。

    等我出去的时候,老哥和龙婆都已经不在了,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地上的一袋死蜘蛛。

    “叶丽箐会怎么样?”我皱眉问道。

    “去她该去的地方,接受〖accepted〗应有的惩罚。”封尘淡然道。

    作为地府鬼泣,他一生已经抓过太多类似的灵界罪犯,早就麻木,可是对于我来说,心里始终无法〖to be〗淡然自若,原本以为及时抓住了蜘蛛精,封尘的事情〖shì qing〗,就不会传出去。

    可是一周之后,我们家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一件奇怪的事情〖shì qing〗。

    封尘作为我的同事身份,天天和我早出晚归,日子过得开始像一个正常人,周妈对封尘也很喜欢,有点丈母娘看女婿的样子,越看越顺眼,还一个劲儿的唠叨老哥,让他也早点给我找个嫂子。

    我们并没有把怀孕的事情马上告诉周妈,一时怕她太过惊吓,二来也担心〖worry about〗被其他〖other〗不安分的灵界异类知道〖knew〗。

    但是〖But〗该来的,还是来了〖老弟〗。

    那天是周末,我和他都不用值班,慵懒的在家里看着电视,最近我总是很困,这是怀孕初期的正常现象,就在我躺在封尘腿上昏昏欲睡的时候,门铃响了,居然有封尘的快递。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网上购物〖gòu wù〗了?”我从周妈手里接过快递,好奇的摇了摇,很轻。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