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据了解,有生3个以上孩子的家庭<family>事后十分后悔,因为他们为了照顾这些孩子,结果导致生活变得更加贫困
报导指出,事后海伦才想到,梅西在校成绩虽然十分优秀,但只有几个好朋友,梅西生前疑似有透露自己<his>和朋友之间出了点问题<wèn tí>
赫福德的母亲表示,原本还以为女儿是重训而死,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些高蛋白健身产品<product>
52岁柏格森(Doug Bergeson)回忆说,日前他在家里?时敢?私ū诼?保?蝗欢で估锏亩ぞ蜕涑隼矗?幼哦で沟舻降厣嫌址⑸淞艘淮危?3?及氲某ざぶ敝辈褰?他的左胸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214章 对阵金三角大毒枭

第214章 对阵金三角大毒枭


    山谷的花田中,有不少棕色皮肤的当地居民正在辛苦的劳作,他们看上去面色很平静,对于外界来说是无比罪恶的东西,对他们来说确实赖以生存的依靠。

    凌曜和凌家的手下们坐着车来到山谷中央的一个寨子里。

    寨子里随处可见手持枪械武器的壮汉在来回巡视。

    这里就是金三角大毒枭阮雄的大本营。

    “凌少爷,请下车吧。”军士长将凌曜送到这里就返回停机坪去了。

    凌曜带着手下了车,很快就有阮雄的手下上前再次对他们进行搜身,搜完身这才放行。

    凌曜跟着阮雄派来的手下走进了寨子里最豪华的一幢小楼,阮雄就住着这里。

    “欢迎欢迎,凌少爷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了。”阮雄大笑着走了出来。

    他有着东南亚人特有的棕色皮肤,个子不高,却很强壮,短袖衬衫露出强壮的手臂,五官看上去很平常,一双眼睛却比毒蛇还狠厉,就算现在脸上带着笑,但那笑意却丝毫传不进眼里。

    “阮先生久仰久仰。”这是凌曜第一次亲眼见到阮雄本人,只一眼,他就立刻<lì kè>判断出,眼前这个人绝对没有他平凡的长相那般看上去无害,是个绝对厉害<Fierce>的狠角色。

    凌曜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同阮雄问了好,在阮雄的邀请下进了屋子。

    由于<yóu yú>东南亚多雨潮湿的气候特点,这里的房屋大多都建有两层以上,第一层一般不住人,第二层才开始<appeared>住人,阮雄的客厅就在屋子的第二层。

    上了楼,阮雄在主位坐下,邀请凌曜在他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阮雄一挥手,一名身材高挑火辣,面容姣好的东南亚美人变身姿摇曳的朝凌曜走了过去,在凌曜身边半蹲下来,手中捧着一杆烟枪,双手奉给凌曜。

    凌曜微微挑眉,心中却警觉起来。

    这地方的烟他可不敢随便抽。

    见凌曜不接,也不说话,只是转过脸平静的看着他,阮雄一拍大腿,哈哈大笑起来,美人招招手,美人立刻<lì kè>起身,走到阮雄身边,阮雄接过烟枪,美人为他将烟枪点燃了。

    阮雄吸了一口,慢悠悠的吐出一圈烟圈,微微闭着眼,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凌曜知道<knew>做这行的人自己<his>是绝对不会碰那些东西的,那么阮雄既然敢抽这烟,那就证明<zhèng míng>这烟没有加那些东西。

    看来刚才是阮雄在试探他。

    “凌少爷,其实不必担心<worry about>,这东西叫水烟,是这儿的特产,清凉润喉,一点不伤身,不是外头种的那些东西。”阮雄放下水烟,拍拍美人的脸蛋,对美人说道:“去,给凌少爷送过去,让凌少爷也尝尝看。”

    美人朝阮雄抛了个媚眼,这才起身,再次走到凌曜身边。

    凌曜这次是不能再拒绝了,否则就是不给阮雄面子,他神色淡定地接过水烟,等美人给他点燃了烟筒,也学着阮雄的样子吸了一口。

    辛辣的味道一下子猛地刺激到咽喉,凌曜被呛到了,忍住咳嗽起来。

    “哈哈哈哈,是不是很够味?”阮雄看到凌曜的窘态,大笑起来,说道:“第一次抽这玩意儿,都会觉得<jué de>劲儿大,习惯了就会觉得<jué de>每天抽一抽浑身都舒坦。”

    好不容易等那股辛辣褪去,嘴里只留下一阵清清凉凉的感<gǎn>觉,有点像薄荷的感<gǎn>觉,但是<dàn shì>又比薄荷味道更绵长。

    凌曜可没心情跟阮雄讨论<tǎo lùn>怎么抽水烟更舒服,也没计划<plan>以后继续抽。

    正好乘着被呛得咳嗽的机会<offer>,将水烟还给美人,示意她自己不想再尝试了。

    美人这才起身退了下去。

    “阮先生想必已经<have been>知道<knew>我这次来的目的了。”凌曜开门见山的说道:“我爷爷在您的地盘上失踪了,我希望<xī wàng>您能允许<yǔn xǔ>我在金三角搜查我爷爷的下落。”

    “凌少爷。”阮雄听到凌曜的话,突然猛地眯起眼,声音也冷了下来。“您这恐怕就有些强人所难了。换做是你,你会同意我在凌家的地盘上打着找人的名义四处搜查吗?更何况这里可比你想象的要危险的多,弄不好,一个不小心就会丧命,我可不希望<xī wàng>凌家的继承人在我的地盘上出什么事。”

    “这么说来,阮先生是打算直接拒绝我喽?”凌曜挑眉。

    “凌老爷子本来就不在我这儿,你搜也找不出什么,何必非要苦苦纠缠不休呢?”

    “那以阮先生的高见,我爷爷一大把年纪了,会去哪儿呢?”凌曜不动声色的紧盯着阮雄。

    阮雄摊手,一脸无奈,“我又不是凌老爷子肚子里的蛔虫,这我可就不知道了。”

    凌曜微微眯起眼,似乎在思考阮雄话里到底有几分真实度<attitudes>。

    “既然如此,那今日就算是我叨龋糰ttitudes>湃钕壬恕!绷桕灼鹕恚匀钚鬯档溃骸叭钕壬蛉帕恕!

    “凌少爷着急寻找凌老爷子的心情我可以<can>理解,祝凌少爷早日平平安安找回凌老爷子。”阮雄微笑起来,用最真诚的语气对凌曜说道。

    “阿义,我们走。”凌曜带着手下下了楼,阮雄亲自送他们出了寨子。

    坐上车,沿着原路返回了停机坪,凌曜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连脸色都和进来时保持的一样。

    直到上了直升机,凌曜才露出狰狞的表情。

    他握紧双拳,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还在直升机上,他简直想暴走了。

    爷爷分明就是在阮雄的地盘上出了事,现在阮雄非但不管不问,甚至还不许他去找,只是一口咬定凌老爷子已经<have been>离开<lí kāi>了。这事儿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阮雄这个老狐狸!”凌曜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有预感,爷爷就在山谷的某处!”

    “少爷,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按照之前的计划<plan>,今晚潜入山谷中,从爷爷之前住的地方开始<appeared>查起!就算是把这里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到爷爷!”

    “是,少爷!”

    夜色渐深,凌曜带着一队身穿丛林作战迷彩服的手下们悄悄绕过丛林边缘的守卫,潜伏进了山谷中。

    一路上凌曜等人侥幸躲过守卫的巡查,在被迫干掉一名守卫后终于来到凌老爷子曾经住过的小楼。

    凌曜仔仔细细将屋子搜了一遍,却丝毫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该死,爷爷会到哪儿去呢?

    凌曜正想着,突然,他发现门背后有一些细小的粉末。

    凌曜走过去,捏起地上的粉末,搓了搓,又放在鼻端轻轻闻了闻。

    这东西应该<yīng gāi>是涂料。

    突然,凌曜注意<zhù yì>到门框是旧的,门却新换了。

    凌曜心中瞬间闪过了一个念头。

    这间房间里一定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过什么,并且重新装修过!

    很快,凌曜便在墙角发现了几处弹痕。

    “果然如此!”凌曜终于证明<zhèng míng>了自己的猜想,阮雄对爷爷动手了。

    想到这里,他觉得或许从阮雄身上入手能更快找到关于爷爷的线索。

    凌曜带着阿义两个人悄悄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潜伏进了阮雄的屋子。

    阮雄的房间里灯还亮着,隐约可以<can>听见屋里有人正在交谈。

    凌曜屏息凝神静静地听着屋内的谈话。

    “怎么样?还是没有找到凌家那个老家伙吗?”阮雄问道。

    “对不起阮先生我们还没有找到他。”手下紧张的说道。

    “废物!都已经找了五天了还没有找到那个老家伙,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那老家伙受了伤一定跑不远的,我相信<上帝会存在的>他还在山谷里,只不过躲起来了<老弟>,只要我们仔细找,一定能找到他。”阮雄脸上露出一抹阴狠的笑容。

    听了阮雄的话凌曜心中一惊。

    爷爷果然还活着,只是可恶的阮雄竟然敢伤害他!这个仇他一定要报。

    “对了,”阮雄又说道,“凌曜那小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阮先生,凌少爷现在带人住在山谷外的小镇上,情况一切正常,请您放心。”手下说道。

    “凌曜那小子年龄<nián líng>虽小却也是个狠角色,你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阮雄嘱咐道,“反正为了吞掉那批货,我们已经下决心干掉姓凌的那个老头子,那么这次凌曜既然敢来,我们就不必心慈手软,必要的时候<When>可以连他一起<with>做掉。”

    哼,竟然连他也不放过,这个阮雄的胃口也太大了吧,凌家可不是他能随便招惹的!

    凌曜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他朝阿义使了个眼色,两人悄悄溜出了阮雄的小屋。

    带着人马悄悄回到小镇,凌曜开始和手下们商量怎么样找到凌爷爷,当然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联系<lián xì>上他。

    按照阮雄的说法,凌爷爷现在应该<yīng gāi>受了伤,这没医没药的,爷爷年纪又大了,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凌曜真是不敢想后果。

    可是他要怎么和爷爷联系<lián xì>上呢?凌曜思索了一整夜,突然一个念头浮现在他的脑海中,阮雄不是贪心想要吞掉凌家吗?那他就假装掉进他的陷阱,再杀他个措手不及!

    虽然这个办法非常危险,但是<dàn shì>不得不说值得一试。

    凌曜打定主意,明天一早就开始实行自己的计划。

    远在普罗旺斯的唐茉茉突然没来由的眼皮子一阵猛跳,她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affair>要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

    本書首发于看書罓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