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地表最贵金属价格〖jià gé〗价格〖jià gé〗再度〖 dù〗刷新!由于〖Meanwhile〗持续供应短缺,钯金自去年8月以来已飙涨超过80%,又因南非?窨笠蛋展ね?胁引发市场对钯金供应短缺的担忧,钯金周二(26)继续飙升,当前现货钯金已突破1550美元〖měi yuán〗,再创新高价
警方专案小約ense〗∽槿嗽北硎荆拥髟穆房诩嗍悠饔敕貌槟炕髅裰谒捣ǎ信信硬⒎撬婊比耍怯姓攵缘ヒ欢韵笮行祝饺衔?聪尤羰撬婊?杀人,被害者应不只1人,且彻夜过滤监视器画面,查出?词窒冉车停在宫庙前的公园,再步行1、2公里抵达作案现场之人行道,行?春笤偃?3、4公里回停车处牵机车,涉案过程有故布疑阵干扰警方办案之嫌,研判是
公主们是不被允许〖yǔn xǔ〗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hūn yīn〗,无法〖to be〗与平民自由恋爱〖ài〗、共结连理
事发后,海西电商圈的陈总管表示,出这种事情〖affair〗令人非常遗憾和震惊,而螺丝动是个别案例,
小说 > 穿越 > 惑国毒妃 > 鬼公主 第106章 大师和水鬼(2)

第106章 大师和水鬼(2)


    秋叶白:“……”

    周宇:“大人,属下可以〖 kě yǐ〗把这个蠢货丢进河里么?”

    秋叶白:“不可以〖 kě yǐ〗。”

    周宇很愤怒:“那属下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秋叶白沉吟,决定安抚一下自己〖his〗新表了忠心的属下:“你可以把他揍一顿。”

    周宇暂时还没有想好到底要怎么揍这个吃他豆腐占他便宜的和尚,索性直接一巴掌把和尚从自己〖his〗腿上给抖了下去。

    和尚掉下地滚了两圈,漂亮的额头撞上了船舷,但是〖But〗他这一回倒是乖觉,竟丝毫不觉得〖jué de〗疼一般,翻手就抱住了船舷,把头搁在船舷上,寻了个舒服的姿态……继续入定深眠。

    这等不管世间万物生死明灭,本佛自巍然不动的境界,让阴川公也忍不住佩服得五体投地!

    周宇桃花眼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才忍耐住自己冲过去将那个不知所谓的家伙踹下船的冲动,随后看向一边的秋叶白,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大人,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秋叶白微微一笑,单手支着下巴,看着前方一片泛着细碎银光的黑暗河面:“自然〖zì rán〗是需要去会一会这片运河上的阎王水鬼,才会需要阴川公来摆渡。”

    不渡幽冥河,怎么见水阎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每一片广阔的水域除了水里的鱼〖fish〗王之外,还有统治人的水鬼阎王,简单来说就是三十六路水脉,每一脉都有瓢把子掌管着着这一脉水路上大小贼头!

    “今儿可是三十六路总瓢把子——水阎王的四十大寿,淮南一代的瓢把子大水鬼也设下七天大宴,庆祝总瓢把子的大寿,咱们今儿自然〖zì rán〗是去贺寿吃酒了。”秋叶白轻笑。

    周宇听得一怔一怔的,有点明白了秋叶白为什么要让他带着那一袋子鸡鸭鹅肉了,不过……

    “大人您怎么会知道〖knew〗得这么清楚?”

    周宇有些怀疑地看着秋叶白,大人明明就和他一样是京城世家子弟,知道〖knew〗的,也就是些走鸡斗狗的事情〖affair〗,哪怕是在乡下养大,也不该〖never should〗能知道这些事情!

    秋叶白微微斜了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说呢?”

    那清冷的目光里幽幽沉沉,却没有一点子笑意,看得周宇心中一个激灵。

    他定定地看着秋叶白没有说话,脑海中电光火石之间,回想起对方那一身奇高的武艺修为,想起对方那杀伐果决的手段,想起自己喝下的那杯毒酒……一点点,一片片的浮光掠影凝聚成了一个模模糊糊的结论。

    “你……”

    阴川公‘桀桀’地一边摇橹一边又怪笑起来,嘲笑着周宇的蠢笨:“看来自己跟了什么样的人物都不知道,夜四少怎么会收了你这样〖zhè yàng〗蠢的狗腿子!”

    周宇怔然地看着秋叶白,到底还是沉默了下去,什么也没有再继续问,因为不必问就知道秋叶白必定在江湖中颇有身份地位〖Brydon〗。

    自己那杯毒酒,只怕就是效忠酒了。

    周宇心底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原本就觉得〖jué de〗对方才智见识眼界都在自己之上,如今看着仿佛更有差距。

    走马横刀锋破月,醉笑依青萍的洒脱也好,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果决也好。

    那是他们这些纨绔们曾经无数次在话本和说书人的说书里见识过的江湖,少年心中的热血之地,是官府也不会轻易去触碰的地带。

    只觉得那些江湖侠客们或者江洋大盗们都该是粗莽凌厉的汉子,或是仙气翩翩,胡须一把的道长与佛爷。

    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自己身边就有这样〖zhè yàng〗的江湖客,而且〖but〗是白衣翩跹,朗月清风一样的贵公子姿容。

    他心底感〖sense〗觉很复杂,跟着江湖客,以后便是腥风血雨,自不会少。

    正如阴川公所说的,自己的武艺很是一般,大人能让武艺那么差的自己跟在身边,有意让他看穿他的身份,无非也是看上他的家世罢?

    江湖客就算能纵马江湖,收割人命如割草,但是〖But〗却绝对插手不了朝政之事。

    周宇莫名地有一种被秋叶白算计了的感觉〖很爽〗。

    但是自己难道又真的甘愿一辈子做那平庸的贵族子弟么?

    自己不向往这些说书人口里的江湖么?

    秋叶白看着周宇沉默了下去,心中自然是明白他必有挣扎,她也并不开口,只继续懒懒地坐着,笑嘻嘻地看向阴川公:“阴川公,前路漫长〖long〗,晚辈心中烦忧,不若有一壶好酒以解忧才是!”

    她可是记得阴川公的彼岸酒味道极为清冽,幽香馥郁,最合适女子饮用了,哪怕是酒量不佳的她,也能喝上一坛子。

    阴川公一边慢悠悠地摇橹,一边冷哼:“你小子酒量不好,又贪杯,这是惦记上老夫的彼岸酒了罢,上回乘船时候〖When〗说给老夫带的酒种也不曾见你拿出来!”

    秋叶白继续笑眯眯地道:“阴川公好记性,这样罢,今次我用一只烧鹅换一壶子酒可好?”

    阴川公一顿,没有说话,周宇看着阴川公的样子,暂时抛开了自己的那些小心思,只暗自思忖,那烧鹅不过味道寻常,到处都可以买得到,这怪老头的酒想必是什么罕见的好货,大人就算拿出十只烧鹅来,阴川公大概也未必会同意。

    哪里想到,阴川公却忽然干笑了几声,很是干脆地道:“好,成交!”

    周宇呆愣住了,这怪老头怎么看就算不是说书人书里那种世外高人,也是那种掌握了很多武功秘籍的怪人,怎么……怎么那么轻易地拜倒到一只普通烧鹅下!

    秋叶白立刻〖lì kè〗看向周宇,吩咐:“去拿一只烧鹅出来!”

    周宇一边心中琢磨着方才那个疑问一边去取烧鹅,完全〖completely〗没有发现自己在秋叶白的一个指令下一个动作。

    阴川公见了那只拿出来的烧鹅,立刻〖lì kè〗干巴巴难听地大笑两声,一伸手,就将周宇手里的烧鹅接了过来,一边用枯瘦如骷髅一般的爪子抓着烧鹅放在鼻子底下陶醉地闻着,一边笑骂:“夜四少,你这小子还是那么奸猾,居然还能记得老夫的这个……弱点!”

    秋叶白才不理会他讥讽自己,只过耳不闻地伸手:“酒,一手交鹅,一手交酒。”

    阴川公也不啰嗦,抬起橹往船边一挑,一个小酒罐子立刻从水里冒了出来,不偏不倚地落在秋叶白的手里。

    秋叶白也不计较酒坛子**的弄湿了袖子,伸手一拍那酒坛封口,将小酒坛子拍开,低头嗅闻了一下满意地就着坛子就是一口,清冽的香气瞬间蔓延肺腑,她极为满意地眯起了眸子:“嗯,阴川公手艺还是这么好呢!”

    开坛子的瞬间,那种香气,让周宇一下子也闻到了。

    他正郁闷自己怎么又听了那个算计自己的人的话,此刻忽然闻见那股子香气,顿时忍不住就看了过去。

    却见秋叶白不但正在那品尝美酒,顺带还在看着阴川公表演——狠撕鹅肉,吐满地的诡异表演!

    阴川公一手摇橹,一手抓着那鹅肉,骷髅似的脸孔上满是陶醉又痛苦的神色,张着大嘴不停〖bù tíng〗恶狠狠地撕咬着他手里的鹅肉,简直像在撕咬仇人的骨肉一般,但是他咬了下来,却吐了满地都是,若不是他和秋叶白坐的远些,只怕就要吐到了他们身上脸上来。

    不过有一头猪就没有那么幸运〖桃花运〗了——浑身湿漉漉还能睡得跟头猪一样的蠢和尚,满头满身都是阴川公吐出来的碎肉片。

    但是看着那和尚的表情,周宇和秋叶白瞬间觉得心情很微妙,那如优昙一般绝美面容上面浮现出一种非常享受的表情,然后他张开嘴舔了舔唇角,呢喃了一句。

    “阿弥陀佛……”

    阴川公继续痛苦而享受地撕咬他口里的鹅肉,再喷得他脚下的和尚满身满头碎肉,而他脚下沐浴着鹅肉口水雨同时一脸享受的和尚这种画面充满诡异而**的和谐感,瞬间让秋叶白想起了壁画里罗汉从口中喷出甘霖救助即将〖jí jiāng〗干渴而亡信众的天降甘霖佛光普照图。

    秋叶白感叹:“世界〖shì jiè〗真奇妙,一肉一世界〖shì jiè〗,我佛诚不欺我。”

    周宇忍不住低嚎:“佛祖说过这种话么!”

    不管如何〖rú hé〗,这段让周宇觉得惊心动魄,不断地毁灭自己前半段人生的各种信条的旅途终于到了终点。

    周宇看着远远那一处水中小舟上蔓延的灯火琉璃,还能看见不少带刀和飞爪的人影驾着那些岸边附近小船来去巡逻,再远点的依着洲心矮山上的那些建筑上还有人在飞檐走壁,心中忍不住又是惊叹又是兴奋又是彷徨。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来到江湖人的地盘!

    秋叶白则是笑看着那一艘速度〖 dù〗奇快地向自己靠近的箭头哨船。

    那哨船还没有走近,上面一人已经〖yǐ jing〗足尖一点飞身而起直接落在了秋叶白的船上,然后没好气地抱怨道:“四少,你也来的太慢了!”

    周宇定睛一看,那一身利落短打的英气少年,竟然——小七?

    那个矮小又贼眉鼠眼,唯唯诺诺的小七?

    秋叶白笑着伸出手指在他额头上一弹:“说话还是这般没大没小的!”

    小七捂住额头看了眼周宇,挑眉:“四少,你真的收了他暖床么?”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