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大陆抛出台湾(tái wān)民众来往大陆免签注以及实行卡式台胞证,台湾(tái wān)有舆论认为这项政策是让
查阿扁总统(President)不是第1天,已经(have been)快10年了,国务费案判无罪,外交零用金案判无罪,龙潭案证明(zhèng míng)是用伪证判的冤案,海外洗钱案查无不法结案
混合制学校(school)的上课亦打破班级建制,课程内容是依学生(xué sheng)能力而分班上课,到十二年级对不合格学生(xué sheng)都不被允许(yǔn xǔ)参加大学申请
在决定离开(absence)香港(中国香港)的前夜,我再次登上了太平山顶,看着中环鳞次栉比的霓虹灯倒映在维多利亚湾,我突然感(sense)到一股浓浓的怅惘和失落:为自己(zì jǐ),也为香港(中国香港)
还有人希望(xī wàng)蔡英文(English)上任后,可以(can)马上帮在中国(zhōng guó)的台劳返回家乡,一个也不留,也不要(压嘛碟)再让中国(zhōng guó)人去台湾吃剩菜,还叮咛她务必要做到,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91章 凌曜棒棒哒

第191章 凌曜棒棒哒


    凌曜一脚踢(play)飞五师兄手中的小竹筒,并且迅速朝后退去。

    竹筒从五师兄手中飞出,筒口朝着天空飞去。

    噗!一声轻响。

    无数细密的牛毛细针飞向天空,一接触到空气便霹雳啪啦一阵爆响,在天空中绽放出五颜六色的美丽火花。

    “这……这真的是暴雨梨花针不是烟花么?”大家目瞪口呆地看着传说(chuán shuō)中唐门最顶级的武器在天空中绽放美丽的花火。

    “没想到还是失败了。”五师兄有些遗憾的从地上爬起来,他仅仅只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显然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研制(piào)┯昀婊ㄕ胧О堋

    “原来这还是个半成品呀!”唐茉茉有些惊讶。

    五师兄走到六师兄面前,六师兄扶着他的肩膀,正在给他正骨。

    只听“咔咔”两声,六师兄就把五师兄的手臂装回了原处。

    五师兄活动了一下手臂上的筋骨,觉得(jué de)一点都不疼了,才又回答了唐茉茉的疑问,“嗯,那种传说(chuán shuō)中的武器怎么可能(kě néng)一下子就做成功(chéng gōng),不过虽然这次又失败了,我却多了点新的设想,不过还需要再进一步研究完善一下。凌曜,这次勉强就算你赢了,下次我们再较量,到那时,我一定能研制成功(chéng gōng)真正的暴雨梨花针。”

    “随时奉陪。”凌曜微微牵起嘴角,自信(confidence)的接下了五师兄的战书。

    “下一个轮到我了。”六师兄扶了扶鼻梁上架着的眼镜,对凌曜说道:“我知道(zhī dao)凌家是亚洲黑道王族,想必你的枪法一定非常厉害(lì hai ),就让我领教一下凌家少主的本领吧。”

    “六师兄承让了。”凌曜接过六师兄递给他的一把手枪。

    两人并肩站着,目标是前方五百米外挂在树梢上迎风飘扬的一条黄丝带。

    这个距离已经(have been)超过了手枪的射程,能否射中既要凭经验也要靠运气。

    “三发子弹,以射中的数量为依据,决定胜(shèng)负。”六师兄淡淡地说道。

    “好。”凌曜颔首。

    “六师兄,凌少爷,你们准备(ready to)好了吗?”九师姐作为这一局的裁判,对两人说道。

    “准备(ready to)好了。”

    “准备好了。”

    凌曜和六师兄迅速的换好弹夹,拉开保险。

    “先从六师兄开始(appeared),一人一枪。”九师姐说道:“六师兄,请吧。”

    六师兄举枪瞄准五百米外的黄丝带,眼睛微微眯起,平光镜反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

    突然,六师兄抓住黄丝带静止的瞬间,猛然扣动扳机。

    砰!

    一声枪响,黄丝带被打中了。

    “太棒了!”九师姐鼓起掌来,佩服的说道:“下面轮到凌少爷了。”

    另一头,七师兄已经换好了新的黄丝带。

    凌曜同样举起枪,他感(sense)受着手中这把枪的重量(zhòng liàng),计算着风速、距离,以及这把枪的平均(an average)射程、弹道数值,迅速在脑中计算出最佳角度( dù)。

    凌曜赶在风向风速改变前迅速开枪,同样成功打中了黄丝带。

    “虽然不是我惯常用的枪,不算太顺手,但好在平均(an average)数值还算比较准确,这枪不错。”凌曜给出中肯的评价。

    “只是平时防身用的枪,不能跟凌家比。”六师兄同样谦虚的说道。

    “第二轮,开始(appeared)。”九师姐一声令下。

    六师兄再次瞄准,射击,同样精准的射中了黄丝带。

    凌曜也不甘示弱,紧追六师兄的脚步,两枪全都射中了。

    到了最关键的第三轮。

    六师兄发挥稳定,冷静地射出第三发子弹,和前两发一样,射中了目标。

    凌曜已经不敢再小看自己(zì jǐ)的这位对手(duì shǒu)了。

    和平常摸惯了枪的凌家人不同,这位唐茉茉的六师兄,本职是医生,却也能如此娴熟的运用枪械,若是干了杀手行当,绝对是最冷血无情的世界(shì jiè)顶级杀手,可惜他干的却是与之相反的救人的行业。

    凌曜举起枪,瞄准目标。这是最后一发子弹了,如果打中,他和茉茉的六师兄也只能算是平手,若是打偏了那可就输了。

    凌曜正想着,突然,风向改变了,风速也加快了。

    黄丝带在风中忽上忽下的飘扬着。

    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凌曜能应付这突发状况么?唐茉茉有些担忧。

    凌曜眯起眼睛,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感受着风的速度( dù)和力量,揣摩着对面黄丝带飞舞的轨迹。

    两发子弹下来,他已经基本掌握了这把枪的弹道轨迹和子弹的力度,剩下的即使努力让自己和风融为一体,抓住风,化作风,就能掌控风。

    此刻凌曜已经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

    他持着枪一动不动,保持着这个姿势。

    四周静悄悄的,大家都屏息凝神,等着凌曜开枪。

    突然,凌曜瞳孔猛地一收缩,手指迅速扣动扳机。

    “砰!”

    子弹的硝烟味弥漫在空气中。

    “打中了!”五百米外,传来七师兄大喊声。

    “这一局算是平手?”唐茉茉问道。

    “呃……”九师姐这才反应过来,“六师兄,你看还需不需要加赛呀?”

    “不必了,凌少爷的枪法确实非常厉害(lì hai ),刚才风向突然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变化,也能迅速改变角度抓住时机,可见平日定然是经过刻苦练习的,所以才能有这么丰富的经验。再比,我可没把握获胜(shèng),不如就算这次打了个平手吧。”六师兄说道。

    凌曜也觉得(jué de)今天这个比试确实存在太多变数,比赛(match)的题目本身就很刁钻,再加上风向风速变化多端,再比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百发百中。

    “我也觉得这局算作平局就好。”凌曜说道。

    “好吧,既然大家都这么觉得,那这一局就算做平局好了。”

    “凌少爷的枪法真厉害,刚才我可是亲眼看着子弹射穿黄丝带的。”七师兄慢吞吞地说道,“接下来就轮到我了,凌少爷千万不要(压嘛碟)客气,我这人跟大家比没啥特长,也就拳脚功夫还算拿得出手。”

    “七师弟,你就不要谦虚了,你的成绩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的,先不说五年前你在中泰拳王争霸战上打败了泰拳当家拳手,为国争过,单就自从你担任了龙先生的御用武术指导之后,那几部全球卖座的大片,都足够证明(zhèng míng)你的能力了,唐家可没有一个弱者。”六师兄说道。

    “是啊,七师兄,你那几部片子可都被影迷奉为经典了,我都看了好几遍了。”九师姐也点点头表示赞同。

    “说道外家功夫,虽然凌家的功夫不如唐门精妙,但更注重实战,七师兄不必客气,经管尽全力攻击(gōng jī)我吧,我也好久没有好好活动活动筋骨了,若是能再遇上个旗鼓相当的对手(duì shǒu),反倒正合我意。”凌曜活动了一下手腕脚踝,捏捏拳头,抱拳对七师兄说道。

    “好,凌少爷,那就承让了。”

    众人退到一边。

    将空地让给凌曜和七师兄。

    九师姐一声令下,比赛(match)正式开始。

    既然是外家功夫拳脚的比试,自然(zì rán)比前几场比赛更加刺激。

    比赛一开始,凌曜就朝七师兄展开了进攻。

    凌家功夫更看重实战性,获胜是唯一(wéi yī)的目标,因此(therefore)也就更加狠辣,专攻人的要害部位。

    七师兄也不是什么善茬,他立刻(gogo)展开了严密的防守,将凌曜的攻击(gōng jī)一一化解。

    双方你来我往,只能听到一阵拳脚撞击的闷响。

    凌曜打得酣畅淋漓,很久没有人跟他这么旗鼓相当的打过架了。

    好斗的本性被激发出来,凌曜就像一头被放出牢笼的狮子,渐渐红了眼,眼前只有一个目标,攻击,攻击,再攻击!

    七师兄眼神也越发凌厉,手脚功夫丝毫不敢怠慢。

    他心中对凌曜的评价非常高,这样(then)的对手足以让他大气十二分的精神来对待。

    七师兄被凌曜压着打得很不爽,他暗暗咬牙,必须要压制住凌曜的这种疯狂打发,否则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状态,迟早会败下阵来。

    七师兄一边小心避开凌曜的锋芒,一边抓住凌曜一击不成的漏洞,渐渐夺回主动权。

    好在凌曜反应也快,很快便由进攻转入了防守,同样不讲究章法,但却很好的保护住了重点部位的防御手法令七师兄不由的心中一赞。

    两人你来我往,打得大汗淋漓。

    其他(other)人站在旁边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攻击,一点分出胜负的迹象都没有,不由得替两人叫好。

    打着打着,凌曜突然发现了七师兄的一处弱点。

    七师兄似乎左脚总是不敢对他进行太猛烈的攻击。

    难道说他左脚曾经受过伤,所以不敢用力太猛?

    凌曜一想到这一点,立刻(gogo)试探性的露出右边的空档,想引得七师兄攻击,可惜七师兄果然如同凌曜预想的一样,犹豫了一下,竟然放过了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jī hui)。

    凌曜心中有了底,便专门抓住这一点,朝着七师兄左脚部位展开了进攻。

    “看来凌曜是看出七师弟的弱点了。”六师兄冷静地说道,他指着凌曜的动作,向大家解说:“你们还记不记得,七师弟三年前之所以会转行去做武术指导,是因为他的左脚脚踝受过伤,作为一名职业拳手,他已经再也无法(to be)超远原来的巅峰状态了,所以他选择了退役,加入龙先生的团队,而凌曜在刚才的一番猛烈打斗中发现了这个小小的细节,看来胜负很快就能分晓了。”

    看書辋小说首发本書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