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两韩领导人金正恩、文在寅27日在两韩军事【military】交界线会面,用良好的互动拉开了历史【lì shǐ】性两韩高峰会的序幕
甜点陆续上桌啦!满分点的饮品是夏日小公主,渐层色系还没喝就好疗?K,夏日小公主是蝶豆花搭配鲜奶,杯里的红色颗粒是草莓【strawberries】珍珠唷!搅拌一下,味道鲜甜还不赖,草莓【strawberries】珍珠很Q很好吃滴~
直到2015年7月两国又建立了对彼此的外交关?S,欧巴马还在2016年访问【fǎng wèn】古巴,也是88年来首次拜访古巴的美国总统【President】
*费用:二人费用三小时$1,600澳元(台币35887元),含销售税,加$800澳元可安排两人乘搭私人水上飞机【用来打的】
今天天气非常的好,彷?吩谧:匚颐堑募?面一般,朝鲜半岛的春天也即将【jí jiāng】来临
金管会今天正式公布开放纯网路银行,纯网银商机有多大?从现在一般银行推出的数位存款帐户,可以【can】了解民众在网路或行动装置使用金融服务【fú wù】的习惯
Ice Honey是一间梦幻甜点店,提供各式蛋糕、冰淇淋礼物盒和丰富饮品,Ice Honey入馆每人低消$200,整体餐品价格【jià gé】约$80~220之间,因甜点价格【jià gé】不同,要同时满足【meet】喜好及低消很伤神,可能【kě néng】会为凑足低消,要选不一定想吃的餐品唷!Ice Honey比较特别的甜点就是客?u化礼物盒,其实一开始【appeared】满分也不知道【knew】怎么点,就依服务【fú wù】小姐的意思,选了礼物盒及冰淇淋配料,冰淇淋的选择还蛮多滴,害满分超难选择,点完餐后,就可以【can】开始【appeared】尽情拍照啦!至于甜点饮品嘛,就先等候期待?
至于外界好奇金正恩的老婆【lǎo po】李雪主是否会出现【chū xiàn】,《韩联社》报导,李雪主拟在台湾【tái wān】时间下午5时15分左右抵达板门店
小说 > 穿越 > 惑国毒妃 > 《惑国毒妃》全文免费阅读 第37章 斗兽

第37章 斗兽


    香烟燎绕之间,一道穿着暗金绣麒麟补子一品大员服饰的背影正将香插上鎏金香炉,之前红衣大太监在一边恭敬地伺候着。

    秋叶白心知这位就是掌印大太监,司礼监督公郑钧了,她依照规矩单膝着地,不卑不亢地抱拳行了参见礼:“下官秋叶白参见督公大人!”

    过了好一会,一道沙哑得仿佛石磨的声音才慢慢地响起:“既然来了【老弟】,磕三个头,给祖师爷上一柱香。”

    小颜子立刻【lì kè】递了三支香给她。

    秋叶白接过来,也并不迟疑,对着上首牌位磕了头,随后起身去插香的时候【shí hou】,瞬间一愣,错愕地看着那香烟燎绕的牌位后的一幅画。

    那是一幅半人高的画像,用笔精细,人物描绘栩栩如生,上面的高挑男子一身紫色华美的绣龙官服,懒散地坐在华美的长榻上,蟠龙官帽之下,飞眉修目勾勒着重紫,一张艳美到极致,也阴郁到极致的面容带着一股深浓黑暗的气息毫不掩饰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下意识地低头。

    但是【But】最让她震惊的不是画上黑暗系的大美人,而是那画完全【wán quán】摒弃了传统国画的求意之风,全然西洋写实油画,底下还标着花式的字母缩写签名——xlm。

    这代表了什么——

    秋叶白的异样明显是引起了郑钧等人的侧目,只是落在他们眼中,则另有了一番解释。

    郑钧有些耷拉下来的眼睛里闪过异色,和那红衣大太监互看了一眼。

    他盯着秋叶白看了一会,忽然就吩咐了下去:“既然是太后娘娘指的人,你就先去看风部罢。”

    秋叶白回过神来,正巧瞥见小颜子怜悯的目光,她垂下眸子,恭敬地抬手:“是。”

    没有任何拜见与参见的礼仪,没有任何上司的交代,秋叶白就这么被打发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帘子外,那红衣大太监忽然道:“督公,您说这姓秋的,方才看见祖师爷的画像那副样子,难道他竟真的是杜太后心腹,所以才知道【knew】祖师爷就是……”

    “不管他是不是,咱们司礼监虽然没了祖师爷时候【shí hou】的风光,却也容不得什么猫儿狗儿都进来撒野,若是不想死,外人终归是呆不久【shortly】。”郑钧拢手入袖,神色莫测地冷道。

    出了香房,小颜子瞥着秋叶白也不说话,只闷头前行。

    秋叶白察觉到对方异样的沉默,便先收了那还在香房画上盘绕的心思,打量了下小颜子,随后忽然唤住了他:“小颜子,我初来乍到,对司礼监看风部也不甚了解,可否为我解惑?”

    小颜子被她唤住,回过头来就见自己【his】手里多了一锭金子,他怔了下,似没想到秋叶白会这么大方,惊喜地掂量了下,发现分量还不轻,立刻【lì kè】小心地收进了袖袋里,随后笑眯眯地对着秋叶白道:“哎呀,秋千总真是客气了,小的不过是个门吏,千总吩咐,自然【natural】是对千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她看着小颜子狗腿的模样,心中好笑,却也明白如今司礼监早已没有当年的风光,这些小太监们也多是不易,既然能用钱收买,便有利她的行事。

    小颜子收了金子,心情极好,便放慢了脚步跟秋叶白细细地说起司礼监内部的一些组织构架和一些不太为外人道的内情。

    司礼监的批红大权如今早已没有,许多【many】机构也被裁撤,如今也就保留着监管宫内造物、司掌冠婚丧祭礼仪、赏赐笔墨书画、督导光禄司供应皇宫筵宴等事务这些不算太重要【important】琐碎杂物的几个尚司,最让人忌惮的的监察百官、刺探监听、诏狱稽拿的这些部分如今也只剩下三部在管。

    分别是听风部、看风部、捕风部。

    听风负责【Responsible】侦缉,看风负责【Responsible】分析情报,捕风则为司掌刑狱。

    但是【But】如今听风部的千总鹿襄是个有能耐的,侦缉到的情报在他手上迅速就能归纳整理,直接上呈禀笔或者随堂大太监,再请督公裁夺,而捕风部的千总杜宁乃是杜家远亲,司掌诏狱。

    秋叶白心中渐渐有数了,这等于是说看风部被彻底的架空了,就是个光吃饭不干活的地儿,但是……

    “既然如此,那看风部又是个什么情形?”

    小颜子见秋叶白问了,自然【natural】知道她是个什么意思,便干笑了下:“看风部如今闲情的人多些,您也知道太后娘娘看重司礼监,总会放些各路精英进来,只是精英多了,自然多少有些不太平。”

    秋叶白无语,感【gǎn】情那地儿就是个装闲杂人等的地方。

    等到她再听到那上任看风部千总之所以被调走,原来是因为那前任千总和旗下一个役长的人为了红袖招的花魁争风吃醋,结果被那役长在花魁床上捉奸在床,生生阉了命根子去之后,她终于明白小颜子给她那怜悯的眼神是个什么原因了。

    若是她没有猜错,那看风部不但在司礼监里被其他【qí tā】部和司尚的人都看不起,而且【ér qiě】内部争斗更是激烈,端看一个四品的千总竟然被底下七品的役长给生生阉割了,这简直忤逆欺上,其罪当斩都不为过。

    但是如今的结果那千总被调离,役长只是被抽了八十鞭子也就无事了,可见其间猫腻之大。

    更有可能【kě néng】就是那七品的役长背景不凡,惯了嚣张,或者说是有恃无恐,那前任千总背景不够强悍,只生生忍受奇耻大辱,沦做他人垫脚石。

    难怪据说这个位子那么久都无人上任,果然是个烫手山芋。

    那小颜子见秋叶白神色沉静,也不知在想什么,摸了摸自己【his】袖子里的金子,他难得遇到这么大方的金主儿,便开口安慰:“秋千总,您是太后娘娘亲自指的人,自然和别人不同。”

    不看僧面看佛面,那些人不管背后是谁,总要给太后几分薄面。

    她自然知道小颜子的想法,只轻嗤了一声,没有说什么,心中却明镜似的,想来杜珍澜是知道这其中猫腻的,难怪昨夜那般有恃无恐,怕是等着自己今日吃个大亏,然后回去【get back】求她出手。

    小颜子看着秋叶白的样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再细细告知,如今这看风部底下的人不算多,三百号人,分成三组,各自由三个役长领着,看风一组的役长唤作司徒宁,为人沉默,很少惹事,就只好一件事儿,赌!

    看风二组的役长唤作周宇,向来是个嚣张跋扈的,花天酒地,走鸡斗狗,**弄童,上回阉割了前任千总的就是他,乃是周家长亭侯的嫡出小儿子。

    看风三组的役长则是唤作蒋飞舟,是蒋家旁支,与周宇不睦,好勇斗狠,最喜欢【xǐ huan】一个东西——钱,整日里就钻街走市,整些纳币,说白了就是个收保护费的小流氓。

    秋叶白心中暗自思咐,周家、蒋家,居然都和秋家一样是仅存不多的开国功臣世家,虽然都已经【have been】日薄西山,没有太多实权,但是世家大族,老树根长,撼之不易,太后和皇帝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两人一路细谈,秋叶白走了许久,才发现这司礼监占地极广,后面还连绵了一片极大地地方,秋叶白甚至看见了一大片湖水,湖中还有小塔,假山琳琅,花园亭榭,据说是当年司礼监首任督公居所,可见当日之辉煌鼎盛,只是如今大片的地方都已经【have been】没有人手和经费打理,许多【many】院子都荒芜了下来,杂草丛生,一片苍凉。

    真真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而看风部就被塞在了湖边的一大片院子里,风景虽好,离开【lí kāi】神武后堂远的不能再远了。

    秋叶白还没有走近,就远远地听见里面一片嘈杂喧嚣,还有女人尖叫嬉笑,远远听见恍如一片低俗的市井街巷。

    她忍不住挑眉,难怪郑钧把看风部塞进这破落地来,只因为里面全部【quán bù】都是一群没用的破落户。

    小颜子看着那一头的喧嚣,也只好对着秋叶白干笑,并不说话。

    秋叶白站在远处,想了想附在小颜子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小颜子错愕地看着秋叶白,正想要摇头,忽然一锭金子又落进了他的手里,他想了想,还是狗腿地点点头,折了身子又领着秋叶白循着小道出去了。

    过了一刻钟,从小道里钻出来两个小太监,一个是小颜子,一个是……乔装改扮的秋叶白,秋千总!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满意地笑笑,和小颜子分别捧着一个托盘大剌剌地向看风部里头去了。

    小颜子自然是走在前面的,刚进门就被一个懒洋洋地坐着的番子拦着了,那人叼着一只苹果,笑嘻嘻地朝着小颜子道:“哟,这不是前门的颜公公么,你今儿不是去伺候我们的千总大人了么,怎么人呢?”

    说着,他的目光朝着秋叶白身上扫去。

    小颜子不耐地哼了一声:“你们那位秋千总如今还被督公在香堂里罚跪呢,督公打发我过来给三位役长送了今季的贴银过来,要不我和小白子才懒得跑那么远。”

    那番子一听有银子,目光就往两人的托盘上贪婪地扫了一扫,随后便笑嘻嘻地让小颜子和秋叶白进了看风部。

    进了门,秋叶白算是大开眼界了,里头的厂卫们三三两两地四处做一堆,要么聚在一块赌钱,要么就是几个人在那抱着青楼女子嬉笑打闹,吃酒看唱小曲。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