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立法院9日三读通过《劳动事件法》,赶上在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前完成立<was founded>法
民营经济<economic>从小到大、由弱变强,在稳定增长、促进创新、增加就业、改善民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important>作用
哈尔滨惊传恶煞沿街砍人事件!一名男子今(8)日中午13时许手持双刀当街拦路,并砍砸沿路车辆,一名送餐快递员只差几公尺差点被砍;当地商家见状吓得赶紧报警,目前该名男子已被警方制伏
杨过等小龙女你知道<knew>吗?我也16年离开<absence>立法院,这16年来有谁认为我们是一个人才<rén cái>,没有的
小说 > 都市异能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二卷 游戏帝国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我也讨厌你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我也讨厌你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我也讨厌你

    当林风和埃里森一脸憔悴,风尘仆仆的再次出现<There>在公众<Public>面前时,外界早就闹翻天了。

    十天,林风和埃里森整整消失了十天。一个年轻的不像话的世界<shì jiè>首富,一个誓言打败“微软”的软件大亨,俩个人离奇的失踪本就会引起外界的轩然***,何况还是在俩人正面挑衅美国总统<zǒng tǒng>布什之后。尤其又是在美国总统<zǒng tǒng>大选的日子。

    外界对布什的***压力之大,绝对是外人所无法<to be>想像的。因此<therefore>,当布什得知林风和埃里森消失十天后重新出现<There>在公众<Public>视线之时,几乎<much>泪奔。太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他这个美国总统也太不容易了。

    每天清晨醒来,就可以<can>看见报纸上,杂志上,网络媒体上铺天盖地的都是记者<jì zhě>对他的讨伐,都一致认为是他导致林风和埃里森的离奇失踪。而好不容易吃完早餐,去白宫办公,结果屁股还没坐热,就接到中国<China>,英国不停<bù tíng>的电话追魂,声讨自己<his>,要求释放林风和埃里森。好不容易捱过白天的苦命日子,回到家,家人也是一脸的好奇,询问自己<his>是否真的关押了林风和埃里森。这让布什苦不堪言。

    而最后临到睡前,则会接到各种有关自己的负面消息。尤其自己的支持<support>率,在这十天几乎<much>降到冰点,不但已经<yǐ jing>落后克里,更是几乎和唐纳德-特朗普持平。这对布什来说,就是一种羞辱。

    但是<dàn shì>对此,布什无可奈何。曾经,布什也冲冠一怒,拍桌而起,宣称这一切与自己无关,更是发毒誓,赌咒,扬言若是自己对林风和埃里森动过任何一点手脚,自己就死后下地狱。可惜,就是这样<zhè yàng>的赌咒,都无法<to be>换来外界的信赖。外界依然认为自己抓走了林风和埃里森。这无疑让布什很受伤。

    若不是布什生在美国,而在中国<China>,恐怕小齐的《很受伤》会成为<Become>布什的疗伤心灵鸡汤。

    因此<therefore>,当布什得到林风和埃里森现身的消息时,其内心的激动可想而知。

    “快,给我立刻<gogo>安排行程,我要去见林风和埃里森。”布什火急火燎的吩咐说。

    秘书也能理解布什为何如此着急。自从林风和埃里森再次现身之后,所有<suǒ yǒu>媒体,全球所有<suǒ yǒu>媒体都立刻<gogo>聚焦在俩人身上。毫不夸张的说,林风和埃里森所临时下榻的酒店<hotel>,几乎被包了,被所有记者<jì zhě>包了。他们长枪短炮的将所有麦克风对准了林风和埃里森,寻求着他们二人失踪这十天的真相。

    可是到目前为止,俩人一直保持沉默,拒绝回答任何记者的提问。而林风和埃里森越是沉默,记者就越是疯狂。俩人如此沉默究竟其中隐藏着什么内幕?俩人是死里逃生,还是劫后余生?俩人保持沉默是不想受到骚扰,还是害怕某些力量?这都是众多记者所猜测的。

    不过依林风和埃里森过往的性格和作风来看,显然俩人绝不是不想再受骚扰,这其中肯定别有隐情。——众多记者对此深信不疑。外界民众对于这点也是颇为赞同。

    你说,这种情况下,如果林风和埃里森稍微说点什么,哪怕只是含糊其辞,布什都将遭遇重创。虽说想要让布什因为这件事倒台,那还欠缺许多<xǔ duō>证据,但是<dàn shì>让其无法获得连任却是板上钉钉的。在克里和唐纳德的联手打压下,布什阵营如今遭遇史前的重创。支持<support>率仅仅维持在31%。

    31%,这是布什这一辈子都没有想过的可怕的支持率,太低了!所以布什必须尽快和林风以及埃里森谈一次。为了他的总统连任谈一次。虽然说,林风和唐纳德的关系匪浅,岳父女婿的关系,但是他也必须谈一次。这个世界<shì jiè>,就没有不能谈判的事。只要能够给出足够的利益,一切都是可以<can>谈判的。

    何况,林风和埃里森保持沉默,不也就是在向他传递信号么!——布什敏锐的看出这点。

    一天后,布什乘坐一辆雪弗莱轿车抵达林风和埃里森下榻的酒店<hotel>。

    “埃里森,他来了<老弟>。”林风接到布什秘书的电话,轻声说。

    埃里森一笑,拍拍林风的肩膀。

    “这次你是主角,我帮你演戏!”埃里森嘿嘿一笑。

    虽然埃里森一贯狂妄,一贯的嚣张,但是他还从来没有嚣张到去敲诈总统的份上。不过自从两天前,俩人终于从那该死的无人区走出来时,埃里森想要狂笑。这次飞机<fēi jī>失事,非但没有让他命丧黄泉,反而<fǎn ér>让他因祸得福,居然还得到了1吨黄金。

    1吨黄金,乖乖,那可是好几亿美元<měi yuán>。这可是一笔横财。虽然对于埃里森来说,并不算多大个数。但任谁能够找到一吨黄金,总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

    而就在埃里森准备<ready to>召开一次大型party庆祝自己劫后余生,因祸得福时,林风却阻止了埃里森,并且让其对这件事保持沉默,不要<bù yào>对媒体宣扬发现一吨金块的事。起初埃里森有点不理解,这不是他的性格。他的性格就是高调,这么富有传奇性的事情<shì qing>,如果不和公众分享,那会让埃里森郁闷的。尤其这次还意外发现一吨金块,这要说出去,那保罗-艾伦等人铁定会羡慕<envy>死。如此富有煽动性的话题,却不能向旁人道明,你说埃里森会不会郁闷。

    不过在听闻林风准备<ready to>以此次事件去和布什总统谈判时,埃里森顿时一口答应下来。相对于他的炫耀,能和美国总统面对面坐下来谈判,那可是不可多得的机会<offer>。这一辈子,埃里森就还没有这样<zhè yàng>辉煌过。

    望着眼前双眼带有血丝的布什总统,埃里森心中甭提有多自豪了。这一辈子,能够敲诈美国总统,恐怕除了林风就没有别人。而他埃里森能够恰逢其会,绝对是这一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

    “开门见山,我不说废话了。我不管你们这十天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什么事,但一切都和我无关。”布什总统冷声说。

    林风微微一笑,并不言语。

    “我希望<xī wàng>你们明白一点,在美国如果想要诬陷他人,是重罪!”布什继续说。

    林风保持微笑和沉默。

    布什眉头一皱。此刻他已经<yǐ jing>没话可说了。他来这,就是想告诫林风,不要<bù yào>想借此机会<offer>造谣生事。本来他可以话语之间委婉点,他也准备了很多婉转的言语来和林风沟通,希望<xī wàng>林风能够向媒体澄清一切事实,还他清白。但是当布什看见林风时,那准备校約ense>砭玫拇氪识济涣耍呐铝蠲闱康奈⑿Χ技凡怀隼础

    看见这个生平最为讨厌的人,布什感<sense>觉自己实在无法去对这个人微笑,哪怕是应付的微笑。因为,他——太可恨了!比如现在,自己堂堂美国总统屈尊过来说了半天,浪费半天唇舌,林风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你说可气不可气。看见林风这张脸,布什总统就想要揍他。当然,这个念头也仅仅实在脑海里转了转而已。

    沉默!房间一片沉默。

    埃里森望着一脸微笑的林风,满面冷煞极力控制心头怒气的布什总统,心中一阵感叹。难怪布什总统会那么恨林风,的确林风有的时候<shí hou>真的很可气,气起人来,足以让人抓狂。若是此刻埃里森和布什换个位置,恐怕埃里森都想揍人了。不过埃里森就是埃里森,不是就是不是,所以埃里森此刻很可乐,当然这种可乐表面上是不能表露出来的。

    不过最终,埃里森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指着布什那张满面含煞,想要扭头就走,却因为有所顾忌不能走的神情,大笑不止。

    “林先生,望你好自为之!”布什此刻哪还受得了埃里森这大笑,起身扭头就走。

    不过到门前时,却被林风一句话给喊住。

    “布什先生,你难道不想连任美国总统了么?”林风轻飘飘的一句话,有如定身咒一般把布什给定住。

    连任美国总统?怎么不想,布什做梦都想连任美国总统。但是,唐纳德-特朗普不是林风的岳父么?林风不帮唐纳德-特朗普,会帮自己这个仇敌?——布什不信林风会这么好心。

    “布什先生,坐下详谈。”林风一笑,指着面前的沙发。

    布什犹豫片刻后,坐下。

    “布什总统,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很讨厌我,对吧!”林风一笑。

    布什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何止是讨厌,简直是深恶痛绝。大有处置而后快的***。

    “相同的是,我也很讨厌你!”林风耸肩说。

    嘶!——布什的秘书和一旁的埃里森猛吸一口凉气。讨厌美国总统的人很多,但是能够当着美国总统的面说讨厌他的人,林风恐怕是第一人。

    布什控制住心头的怒火。

    “但是甭管是你讨厌我,还是我讨厌你,现在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对手<Opponent>——克里。”林风说。

    布什想了想点头。作为自己来说,克里是直接竞争对手<Opponent>。而作为林风来说,克里上台恐怕是对他最不利的事。因为,林风敲诈美国政府的事,是布什和林风达成备忘协议。但是一旦布什下台,这个协议就无效了。到时如果克里针对林风采取行动,恐怕林风会很头疼。

    所以,从这方面来说,林风和布什拥有同样的敌人。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