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习近平7日在大连和金正恩举行会谈,并举行欢迎晚宴,两人还一同散步【walks】、出席午宴
我也觉得【jué de】这新娘无辜滴,这天花板分明就是个豆腐渣工程哦这鲜花才多重啊?
据美方统计,中国【zhōng guó】是美国除北美地区外最大【largest】的出口【export】市场,也是美国增长最快的主要【zhǔ yào】出口【export】市场之一
据报导,微博等地方6日也出现【chū xiàn】起大连交通管制非常严重等内容,一些人指出可能【kě néng】是中国【zhōng guó】政府为迎接正在大连建造的中国首个国产航母试航,邀请了北韩高层人士,甚至一度【 dù】传出高丽航空客机降落在大连机场,但尚未确认是否属实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88章 拜见岳父大人

第188章 拜见岳父大人


    听了唐茉茉和美人的对话,凌曜瞬间惊醒。

    美人虽美,但是【dàn shì】听声音怎么是个男的呀!

    “他是男的?!”凌曜惊讶地问唐茉茉。

    “错!他才不是什么男人,他就是个伪娘,人妖!”唐茉茉气愤地说道。

    从小到大,和她最不对盘的就是个四师兄望月了。

    两人每天一见面就免不了互相讽刺一番,她骂他伪娘死人妖,他骂她假小子男人婆,甚至一言不合常常大打出手。

    直到唐茉茉逃婚离家出走,两人之间延续了十几年的战火这才稍稍消停下来。

    如今再见面,简直是天雷勾动了地火,一发不可收拾呀。

    真要说起两人之间的恩怨,那可要追溯到十几年前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When】了。

    还是小包子的望月,就已经【have been】长得玲珑剔透分外惹人爱怜了,看上去比同龄孩子漂亮多了,简直就像是画报里走出来的福娃,看到这么漂亮的小朋友成了父亲的徒弟,唐茉茉可高兴了,幼小的她只觉得【jué de】既然对方长得那么漂亮,那肯定应该【yīng gāi】是师姐啦,所以一口一个师姐叫得早慧的望月彻底黑了脸,偏偏这丫头还不省心的四处宣传望月是女生的消息,害得他老是被人误认为是女生,苦口婆心解释了自己【his】是男生,还要被其他【other】好奇的师兄弟【xiōng dì】们扒开裤子看小鸟,确定他到底是不是男生。遭受这种奇耻大辱,望月和唐茉茉的梁子算是结大了。凡事望月都要和唐茉茉对着干,惹得唐茉茉直说他是蛇蝎美人,阴险歹毒,从此两人就成了水火不容的冤家。

    唐茉茉迅速的将自己【his】和望月之间的“深仇大恨”告诉了凌曜,拉着凌曜站在她这边,一定要和她同仇敌忾,一起【yī qǐ】叫望月死人妖。

    听到唐茉茉的敲门声,唐家的老仆人唐忠为唐茉茉打开了大门。

    “忠叔,好久不见,我是茉茉,我回来了【老弟】。”一看到忠叔,唐茉茉立刻【lì kè】兴高采烈地跟忠叔打招呼。

    “啊,原来是茉茉小姐回来了【老弟】,快进来快进来。”忠叔一边招呼唐茉茉进门,一边好奇地打量着陪在唐茉茉身边的英俊男子,“这位是……”

    “忠叔,他是凌曜,是我的……未婚夫。”唐茉茉脸颊飞上两抹红晕,有些羞涩地说道。

    “未婚夫?凌曜……哦!我知道【zhī dao】了,您是凌家的少爷吧!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快请进快请进!”忠叔一看为了逃婚而离家出走的唐茉茉竟然主动带着未婚夫凌家大少爷凌曜回了唐家,心中万分诧异,但又很高兴。

    在忠叔心中,只要唐茉茉能平安回来就好,其他【other】都是次要。

    “忠叔,哪里有梯子,快帮我找一把来!”唐茉茉急匆匆地对忠叔说道。

    “梯子?茉茉小姐,你要梯子做什么?”忠叔不解。

    “我要上房顶!”唐茉茉咬牙切齿地说道。

    “上房顶?”忠叔一愣,抬头朝房顶一看,望月正悠闲地抱着胸,居高临下睨着唐茉茉。

    “呵呵,小姐和望月还是这么喜欢【xǐ huan】闹着玩啊。”忠叔大笑起来,觉得唐茉茉还是和以前一样,离家出走这么久了居然还是一副小孩子心性,一被望月撩拨就上火。

    “搬梯子?果然是唐门最没用的废柴。”望月鄙视地说道,说完,他轻轻一跃,从屋顶上跳了下来。

    轻轻弹了弹袖口那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望月说道:“不用你上去了,我自己下来了。”

    说完,他仔细打量起唐茉茉身旁的凌曜。

    凌曜被这么个雌雄莫辨的大美人直勾勾地盯着瞧,饶是他脸皮够厚,也忍不住手脚局促起来。

    “够了够了,不许看,他是我男人,再看也不会变成你的,死人妖,你快点觉悟吧!”唐茉茉挡在凌曜面前,阻断两人的视线。

    “哼,都说了,本大爷不是gay!”望月恼羞成怒。

    “那我这么多年也没见你喜欢【xǐ huan】过哪个女人呀?”唐茉茉据理力争。

    “那是因为本大爷遇到的女人全都是肤浅粗鄙像你一样的!”

    “切,得了吧,这世上长得比你貌美的女人简直是凤毛麟角,照你这么说,你这辈子就不打算谈恋爱了吗?!”

    “好啦好啦,望月,茉茉小姐,你们两个别吵了。”见两人又吵得不可开交,忠叔急忙出来打圆场,“茉茉小姐,这两天山里经常变天,老爷喊着关节疼,夫人正在帮他做按摩,幸好两个人今天都没外出呢。”

    “知道【zhī dao】了,忠叔,我这就去看爸爸妈妈,哼!臭望月,下次我再和你算账!”唐茉茉气呼呼地拉着凌曜朝唐爸爸唐妈妈住的院子跑去。

    唐茉茉熟门熟路的进了唐爸爸唐妈妈住的院子,一口气跑到父母【Parental】的卧室门口,深吸一口气,一下子推开了大门。

    “爸妈,我回来了!”

    “啊!”

    房间里正搂在床上亲成一团的男女听到唐茉茉的声音,惊呼一声赶紧分开。

    “唐茉茉,你这个死丫头,进门之前不知道先敲门吗?!”唐妈妈尴尬的一边迅速拉拢衣襟,一边大声训斥唐茉茉。

    唐妈妈秀美的脸上还带着一丝红晕,唇有点肿,她狠狠得瞪着唐茉茉,被唐茉茉撞破好事,唐妈妈又羞又气。

    唐妈妈保养的极好,几乎【jī hū】看不出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和唐茉茉的莽莽撞撞不同,唐妈妈是真正的大家闺秀,端木元帅悉心教养出来的掌上明珠,平日里端庄大方,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老妈,我这不是太着急了吗!”唐茉茉讪笑着挠挠后脑勺。

    另一边,唐爸爸也赶紧从床上一翻身,下了床,只不过还光着膀子,虽然已经【have been】年近五十,但身体锻炼的极为结实,一块块肌肉壁垒分明,身上涂了药油,看上去更加油光发亮了,再加上唐门平常很注意【zhù yì】养生,因此【therefore】唐爸爸看上去非常成熟有活力,一点不比小年轻差。

    唐爸爸赶紧披了件外套。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回来,立刻【lì kè】笑容满面的将唐茉茉搂紧怀里。

    “茉茉,你这个小丫头终于在外面玩够啦?回来之前也不提前跟我和你妈说一声。”唐爸爸笑呵呵地说道:“待会儿让你妈给你做几道你喜欢吃的菜。”

    “老爸,你和老妈不用忙,这次我主要【zhǔ yào】是带凌曜回来,亲自拜访一下你们。”唐茉茉指着站在门口,一脸尴尬的凌曜说道。

    “呃……凌曜也来了呀!”唐爸爸这下有些尴尬了。

    “咳咳,岳父岳母,这次我和茉茉是专程来拜访两位的。”凌曜轻咳一声,定了定神。

    “好了好了,都别在这傻站着了,茉茉,你先带凌曜去收拾下住处吧,待会儿咱们在前厅见。”唐妈妈说道。

    “知道啦。”唐茉茉也觉得在站在父母【Parental】的卧房里不合适,赶紧拉着凌曜灰溜溜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唐茉茉虽然有一段时间不在唐家了,但她的房间每日唐夫人都会让下人仔细打扫。现在两人回了房间,只是稍稍收拾了一下行李,便没有事情【shì qing】可做了。

    唐茉茉和凌曜大眼瞪小眼了一阵,都觉得刚才不小心闯进唐爸爸唐妈妈的房间撞见两人亲热的画面,实在是太囧了。

    “茉茉。”凌曜回想起刚才的画面就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他声音微微有些沙哑,轻声叫了唐茉茉一声。

    “嗯?”唐茉茉应了一声。

    她被凌曜火热的目光看得不好意思极了。

    她怎么会看不懂凌曜目光里的含义,只是一想到在自己家里,在自己的房间里和凌曜独处,她就有点又紧张又期待。

    “我可以【can】吻你吗?”

    凌曜抬起唐茉茉的下巴,轻声说道。

    不是在询问,只是在说明他想要吻她而已。

    不等唐茉茉答复,凌曜便贴上了唐茉茉粉嫩的唇瓣。

    轻轻厮磨,慢慢吞噬,发出啧啧水声。

    唐茉茉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伴随着【suí zhe】凌曜唇舌的入侵被一点点从身体里抽离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久到唐茉茉神智已经开始【kāi shǐ】有些迷离了,凌曜才放开她。

    等唐茉茉靠在凌曜怀里喘息了半天,终于平静下来,两人相视一笑,彼此眼中心【center】中更加甜蜜了。

    “茉茉小姐,凌少爷,夫人让我叫你们到前厅去。”门外传来佣取 dù】说纳簟

    “知道了。”唐茉茉带着凌曜走出房间,来到前厅。

    唐爸爸唐妈妈已经换了身体面正式的衣服。

    唐爸爸一身黑色唐装褂子,一条蓝黑色绸裤,脚上穿着唐妈妈亲手做的布鞋,正威严地端坐在主位的红木椅子上。

    唐妈妈穿着一身端庄的碧色旗袍,坐在唐爸爸身边,两人下手边一溜坐着许多【many】青年男女。他们就是唐茉茉的师兄师姐,这些人各个身怀绝技或者出生不凡,平日里却很低调,从来不透露师门,因此【therefore】外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居然是同门师兄弟【xiōng dì】。

    凌曜一进前厅就被眼前这幅画面镇住了。

    简直就跟拍武侠电影【movie】似的。

    前厅里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唐爸爸唐妈妈身上的绸缎衣衫,一众目光锐利,精神抖擞的青年男女,真跟电影【movie】里的古代武林门派似的。

    当然,从某种意义【meanings】上来说,唐家,唐门武馆,本身也可以【can】算是一个隐居现代都市之外的武林门派了。

    本书源自看书蛧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