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正当他们?厢逦拮胖?剩?蝗挥幸恢幻ㄟ涑鱿帧禩here》?谒?们车子前面引路,有如天使般带领他们返回主要《main》干道
我们向大陆举债来发展基础建设《jiàn shè》,包含机场、公路、桥梁等,这些都是不必要的,马路到底要通到哪里去?机场根本空空无人
值得一题的是,当金与正和北韩名义上国家元首、高龄90岁的金永南一同抵达仁川机场时,两人在接待室因为
等四大面向为目标,已在印尼、越南《yuè nán》、菲律宾及马来西亚有良好的成效,累计四地总共吸引近10万名参观者造访,促成近2亿美元《měi yuán》商机
她在2016年7月时,到一艘捕鲑鱼《yú》的船上工作《work》,5天后返回港口,没多久她发现眼睛红肿,便照镜子观看情况,结果发现左眼皮
按照盒马的计画,如果门店全部《all》开业,那么北京市基本可以《can》享受盒马免费的30分钟送达服务《fú wù》
参与出清活动的分店指出,特价将从7折开始《kāi shǐ》,之后可能《kě néng》会有更多折扣,而特价商品包括《included》玩具、儿童家具、桌游等
反过来看看台湾《tái wān》,夹报广告虽然已经《have been》逐渐减少,但是《dàn shì》送到办公室的传单,似乎是可以《can》思考的方向
小说 > 玄幻仙侠 > 太上剑尊 > 章节目录 第53章 顿悟

第53章 顿悟


    理论上,这一剑,根本就不是引灵境所能施展而出,必须要引动灵府之力,才能将威力真正展现出来。

    窦毅虽然没有动用灵府之力,可却引动了手中寒月剑本身的力量。

    要知道《knew》,寒月剑本身就是灵器!

    你一个灵府境的弟子,用寒月剑与人家交手,本身就已经《have been》是沾了兵器的便宜了,如今竟然还引动灵器本身的力量来攻击《aggressive》,从本质上,这就已经算是犯规了。

    当然,按照论剑的规矩,只要没引动灵府之力,规则《regulations》上他就不算败!

    可论剑这种事,本就是公道自在人心,即便是你靠着灵器之威赢了,又能怎么样呢?

    不但不会给你带来丝毫美誉,反而《but contrary》在真正知情人《给我来一打》的眼中,会大幅降低对你的评价。

    打到这种地步,可以说,窦毅已经彻底失去理智了。

    一个内门中的佼佼者,却把一场论剑弄到如此地步,实在已经太丢人了。

    暗自摇头,已经有长老准备《zhǔn bèi》出手打断这一场比试了。

    然而《rán ér》,就在下一刻,白乐的眼中却陡然透出了一抹慑人的光华。

    与窦毅交手之前,他还有些压力,可一旦真正将灵犀剑诀施展开来,他却陡然发现,所谓的内门弟子,也不过就只如此而已。

    这样《zhè yàng》的战斗,对于他理解灵犀剑诀帮助其实根本不大。

    可如今这一剑,却再次让白乐感《sense》受到了面对灵府境强者时的压力。

    那是一种仿佛能够在顷刻之间将他碾碎的力量。

    漫天的月华几乎《jī hū》是一触即溃!

    如此一来,接下来的灵犀吞月没了这些月华之力支撑,已然根本就施展不下去了。

    不得已之下,白乐只能强行变招,直接化为第八式,追星逐月。

    这一剑,也已经是白乐如今对灵犀剑诀理解的极限了。

    剑如流星,正面迎着那一抹银虹撞了上去,恐怖的剑芒骤然在身前爆开。

    引灵八重的力量,在这一刻彻底释放而出!

    然而《rán ér》,即便如此,身前的剑芒也依然还是不断崩碎,尽管削弱了一些银芒的力量,可却终究还是无法《to be》化解危局。

    那一抹银色的惊虹,就像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一切挡在面前的存在,都会被这一剑刺穿。

    一刹那间,白乐体内的魔气已然开始《kāi shǐ》沸腾!

    那意味着,那一刻白乐已经真正感《sense》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即便已经竭尽全力,可这一剑,白乐也依然还是挡不住。

    这一刻,徐峰已经飞身而起,甚至手掌都已经抬了起来,这样《zhè yàng》的斗剑,弟子之间可以收不住力,但是《dàn shì》他们这些旁观的长老,却不会允许《allow》任何意外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

    一旦有可能《kě néng》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危险,立刻《gogo》就会强行出手中断比试。

    当然,一旦出手,也就意味着这一场论剑依然还是白乐败了。

    窦毅的行迹虽然令人不齿,可严格来说,却依然不算犯规。

    只是,就在徐峰准备《zhǔn bèi》出手的瞬间,白乐却突然闭上了眼睛。

    看上去就像是白乐已经被吓傻了,闭目等死一样,可眼界如徐峰这般的强者,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在这一刻,白乐身上的气势陡然便的更为锐利!

    那不是白乐已经认输放弃了,甚至恰恰相反,那意味着,白乐再次突破,已然有了应付的把握。

    这样的顿悟,可遇而不可求!

    若是这种情况下强行出手打断,很可能会中断白乐的顿悟,导致失去这次突破的机会《offer》。

    一闪念间,徐峰便选择了再次相信《上帝会存在的》白乐,当然,他也有自信《zì xìn》,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When》,一样可以救下白乐,最多不过就是让白乐受伤,吃一次大亏而已。

    当然,白乐可不知道《knew》这么多!

    面对窦毅这一剑,虽然剑芒再三被打碎,可却也陡然让白乐意识到了,原来灵力还可以如此运用。

    寒月惊虹,这一剑,本质上,其实已经可以算是灵府境的力量了。

    那是一个白乐还没能接触到领域!

    之前白乐一直卡在灵犀剑诀第八式上,怎么都无法《to be》突破,其实本质上,就是因为灵犀剑诀的第九式,已经与前八式截然不同,真正踏入了另外一种层次。

    那是属于灵府境的力量。

    如果没有窦毅这一剑,白乐自己《zì jǐ》去琢磨,或许几个月都很难捉住其中的关键。

    可这一剑,却等于是强行为白乐打开了一种思路。

    原来即便不动用灵府的力量,也可以将灵力催动到这样的地步。

    白乐并不知道,其实窦毅能够做到这一步是借助了寒月剑本身的力量,对于他来说,这就是一种全新的对于灵力的运用方式。

    就仿佛一点灵光,骤然在脑海之中迸发。

    灵犀剑诀的前八式,一瞬间在白乐脑中流转,化为了一个清晰的整体。

    意到自成!

    这一刻,白乐才终于体会到了灵犀剑诀当中所说的意到自成的意义《meanings》。

    之前白乐一直以为是将剑意参悟到一定程度《attitudes》,便会自然《natural》修成!

    直到此刻,白乐才陡然发现,其实自己《zì jǐ》的思路一直太狭窄了,一心钻研剑意,却反而《but contrary》忽略了,灵犀剑诀本身其实并不是剑技,而是一门修行功法!

    想要获得最后的突破,需要的不仅《bù jǐn》仅是剑意上的突破,还有境界与眼界上的突破。

    理解不了灵府境的力量,达不到足以开辟灵府的地步,根本就不可能悟出这最后一式。

    徐峰曾说过,灵犀剑诀极难修成,可实际上,就算是徐峰本身也并不知道,这种极难,可不仅《bù jǐn》仅只是针对如今缺乏了核心心法传承的弟子!即便是在当初灵犀剑祖尚在的时候《When》,想要修成灵犀剑诀也同样极难,从速度《attitudes》上来说,甚至远要比修炼其他《other》功法慢上一倍以上。

    这本就是因为灵犀剑诀需要最凝实的积累,才能达到厚积薄发的效果,完成蜕变。

    别看白乐这一路修行的极快,甚至在短短两个月之内,就达到了引灵八重的境界,可实际上,从根子上来说,白乐是作弊了的!

    通天魔功的修行速度始终比灵犀剑诀更快,可以说,白乐一直都是在本身的力量已经达到更高的层次之后,才回过头来修炼灵犀剑诀,如此一来,自然《natural》就显得容易的多。

    甚至就算是此刻,若不是白乐本身就已经将通天魔功修炼到了引灵九重,随时可以冲击灵府的层次,即便是看到了窦毅这一剑,也根本不可能意识到这一点,自然就更谈不上因此《 yīn cǐ》顿悟了。

    可正是因为通天魔功,这一刻的白乐却根本就是一点就透,灵光乍现,便是水到渠成的顿悟。

    (本章完)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