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许多《many》人经常会将招福猫与招财猫搞混,实际上,招福猫是举右手,招财猫则是举左手并有拿钱币,因为供奉许多《many》招财猫在寺院内,豪德寺也与新宿的自性院、浅草今户神社列为东京三大猫寺
乐高积木在许多人的儿时回忆都?子芯僮闱嶂氐牡匚弧禕rydon》n?出现《There》了可以吃下肚的积木!位在台南的
秋天正是螃蟹最肥美的季节《jì jié》,蟹黄蟹膏美味取禷ttitudes》眯矶嗬削野定》上它,而来自中国《China》大陆的大闸蟹更是许多人的最爱《ài》
Matthew Ma说,对于有财务问题《foul-ups》的航空公司来说,可能《would》航班会临时被取消,特别需要提高警觉
在2013年曾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陆桥坍塌,造成女子摔伤,之后的修复将新旧桥身相连,成了如今绵长的中山《Zhongshan》陆桥
小说 > 其他《qí tā》类别 >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 222 为一个女人

222 为一个女人


    窗外,月上西楼。 X

    他坐在轮椅上,漂亮的脸上,已分辨不清是哭是笑的表情,汪四平将这个消息带给他的时候《When》,他差点蹦起来。

    什么!我哥跳楼了!

    汪四平小心翼翼地补充道,是爬窗跳的,跳完就跑了……

    程天恩愣在那里,自从四天前,她在医院里醒来,程天佑回来嚷嚷要娶她,程家就乱成了一锅粥,理所当然的,这个“胡闹”的大少爷就被关进了“小黑屋”。

    程天恩觉得《felt》自己《zì jǐ》回不了神,大哥是怎么将封住的窗给打开的?还爬墙……跳楼……他三岁吗……为了一个女人……真的是……太丢脸了……

    程天恩摸了摸自己《zì jǐ》的脸,他觉得《felt》自己的脸都被丢尽了。

    更让他觉得丢脸的是,刚刚他的大管家汪四平同学还跟他借钱!让他差点想驾着轮椅撞死他算完——你一个堂堂的程家数一数二的人物……居然!居然借钱!借2000块!程家给你的工资少吗!工资不必很多啊!程家的关系网里的油水还不够你捞的吗!你看看程家那一堆人,看看哪一个不是油里面捞出来的!而且《ér qiě》……你还是脸看起来最大《largest》的那一个!

    汪四平挺委屈,他上有老,下有小,妻子常年多病,而且《ér qiě》他为人耿直,从不捞外快。

    程天恩几乎《jī hū》想喷他一脸,说,谁让你不捞的!

    等等,好像没有老板对自己员工说这样《then》的话的!

    这一刻,程天恩有些混乱,一时间,不知道《zhī dao》程天佑和汪四平,谁更给他丢脸。

    好吧,抛开平,说程天佑,他大哥……哎……我去……他竟然翻墙……为了私会小情人《qíng rén》……还是个*……我去……

    他揉了揉脸,说,我怎么觉得我都比他像大哥呢……

    汪四平一听,连忙凑上前,一副我是狗腿的模样,说,二少爷!你还真该考虑做程家的老大!这样《then》我就不必被你嫌弃不会捞什么外快……

    程天恩脸一黑,说,滚!

    汪四平很不甘心地离开《absence》了,老二这家伙,总是嫌弃自己耿直,其实自己还不一样,耿直得犯傻,白长了一副伶俐的狐狸模样。

    可不管怎么样,二少爷还是可爱的。

    汪四平虽然“滚”得委屈,倒也觉得同自家二爷算是英雄惜英雄。

    汪四平走后,房间里只剩下程天恩自己一个人。

    他抬手,按下遥控器,关了灯。

    有多久?习惯了这样,只有黑暗陪自己的日子?

    从少年时腿被截去的那一刻吧?

    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那个小男孩,在黑暗之中抱着空空的被子哭,是的,被子下面,空空的,再也不能跑,再也不能跳,再也不能追逐,更不能和他的哥哥,一起《yī qǐ》打篮球《Basketball》,那个被他视作天神一般的亲人……

    他多么想过去,抱住那个暗夜里哭泣的少年,告诉他别怕!

    别怕,多年之后,你会习惯这黑暗,习惯腐朽,习惯失去双腿……

    甚至,习惯……学做男人……

    汪四平突然推门进来,看着他几乎《jī hū》消失的喉结,不忍心却还是提醒他,说,二少爷,您别忘记吃药啊!

    药!他突然像暴怒的狮子!暴跳如雷地将遥控器重重地摔向门边,爆破肺腔般地嘶吼着,滚!!!!!!!!

    暴怒之后,是死一般的静寂。月光多无情,浸满西窗,连这点可以同他做伴的黑暗都不肯给的彻底。

    他突然笑了。

    真的是!

    如此看来,自己最敬爱的男人要和自己最讨厌《tǎo yàn》的女人结婚了?这个令人讨厌《tǎo yàn》的女人要成为《chéng wéi》自己的大嫂了?

    不对!是不是混进了什么不对的词眼?

    敬爱?呵呵。

    要知道《zhī dao》,就在一周前,医院里,他跟他解释,他只是派人去惩罚钱至!并不知道她也在车上啊!那个自己最敬爱的男人,可是用手抓住他的衣领,暴怒得如同想杀掉他一般,咬牙切齿,说,她要是醒不来!……

    那一刻,他看着他,目光渐冷,多想知道后面的话,要是她真醒不来……这个男人会怎样?

    会为了一个女人,连手足之情都不要《bù yào》了吗?!

    他亲手夺去自己一双腿,自己都不曾对他说过这么狠绝的话——相反,被推出手术室的那一刻,麻药未消,一个少年挣扎着安慰着另一个少年,哥!手术不疼……真不疼,你别哭……

    空荡荡的被子知道,截去的腿知道,这伤多么疼!

    时光之中,一个少年努力地笑,一个少年狼狈地哭。

    去你妈的不疼!

    他的心被撕扯得稀巴烂,他多么想走进这时空,问问那个在当年哭得如此狼狈的少年,如果他误伤了你的女人,如果你的女人醒不来,你会怎样?

    会怎样?!

    程天佑!为了不过一个女人!你怎么对得起我这份最敬爱!

    ……

    悲愤的巅峰,他努力地克制,再克制,紧紧握起的拳,指甲陷入掌心,终于,情绪渐渐平复。

    结婚就结婚吧。爱怎样怎样。

    不过好在,自己最讨厌的那个入侵者得到了报应!

    那个讨厌的入侵者!

    他怎么可以也姓程?!

    这两个男人一个女人的戏,就此落幕了?

    想想突然有些怪可惜呢?

    再想想祖父真应该《yīng gāi》对自己好一些,分给自己的东西多一些,你瞧,这场爱情年度《attitudes》大戏里,自己多清白,一点都不参与。

    要是自己再插一脚……要死要活地也去爱那个什么姜生……简直……贵宅真乱……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