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1977年,叶焕荣的弟弟叶利新也从牙买加来到英国,叶氏三兄弟{xiōng dì}组成了叶氏兄弟{xiōng dì}公司,很快就把荣业行变成了英国最大{largest}的中国{zhōng guó}货商店。
他希望{xī wàng}政治纷扰不至于影响到大陆台商正常的商业发展。
当日沪深两市再现普涨格局,仅20只交易品种告跌。
“我到英国创业没继承什么财产{fortune}{property},但却继承了家族做生意的头脑。
我们觉得{jué de}事有蹊跷,在与上海的希腊领事馆查验之后,发现这些人的名字都列在一张非法移民的黑名单上。
各国旅游{lǚ yóu}业的推介攻势都着力于突出自己{his}的特点。
小说 > 无限科幻 > 暗黑诸天 > 第九章 多年前的恩怨

第九章 多年前的恩怨


    清脆悦耳的声音响彻在宽阔的海面上。

    “日月光照,天鹰展翅,圣焰熊熊,普惠世人。这里是总堂堂主,那一坛在烧香举火?”

    这句江湖切口可不是谁都能说的,偌大的天鹰教中不过只有寥寥四人有这个资格,殷天正父子,和李天垣父子,其中代表的是绝对的身份和地位{Brydon}。

    而现在竟然出现{There}了第五个?

    尤其还是一个清脆好听的女声……

    周围年轻的天鹰教教众听了顿时感{gǎn}觉到怒火冲天,来人竟然敢在钟馗面前扮鬼,在天市堂堂主面前冒充天鹰教高层,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不提底下的教众,苏楚听到这句陌生又熟悉的切口,眉毛不禁微微一挑,心中暗道:“不会那么巧吧?”

    转头望向一旁的青龙坛坛主程啸风。

    果然,他也是神色间带着一丝不敢置信和激动之色,明显也想到了什么。

    于是对着他点了点头,示意上前按照规矩答话。

    程啸风得到肯首,立即大喊道:“天市堂堂主率领青龙坛坛主在此,阁下何人?快快禀明身份,以免误伤……”

    很快,远处原来一道满是激动的悦耳之声:“紫薇堂堂主在此。”

    “紫薇堂?”

    “啊,是殷姑娘{gū niang}……”

    “是殷姑娘{gū niang}回来了{老弟}……”

    顿时,除了苏楚麾下之人,青龙坛底下的教众彻底乱了起来,一副议论纷纷之色。

    一旁的二俞则是一愣,互相对视一眼。

    俞莲舟沉思了片刻,低声说道:“看来应该{yīng gāi}是那个和五弟一起{with}失踪的殷姑娘回来了{老弟}。”

    俞岱岩点了点头,立即明白师兄的意思,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喜色说道:“一会一定要问清楚五弟的下路。”

    “不错,这么多年过去了,五弟一直没有丝毫消息,是生是死总要有个交代。”

    二俞齐齐点头,目光满是期待的望着远处海面的小黑点。

    而苏楚此刻再无怀疑,果然是够巧的,竟然第一次出海,就碰到了主角一家归来!

    殷素素的突然出现{There},在场之人全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武林至尊的诱惑可要重于一切……

    顿时,苏楚和俞莲舟的战斗已经{have been}变得微不足道,所有{all}人全部{quán bù}都目光炯炯的盯着远处的海面。

    不大一会,众人眼中出现了一个制造粗糙的木筏,唯一{sole}值得称道的是,这个粗烂的木筏在主人掌控中平稳的滑行,即便遇到了风浪,也丝毫没有打翻的意思,由此可见掌控木筏之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之辈。

    看到木筏即将{is about}要往天鹰教大船行去,苏楚连忙开口道:“可是殷姑娘在筏上?不妨来此一叙。”

    很快,木筏渐渐的靠近,上面站着三个人,两大一小,其中一名女子双目通红满是激动,正是刚刚喊话之人。

    然而{however},不等她开口,一直在掌控木筏的中年汉子却是激动无比的看着大船上喊道:“是二师兄和三师兄吗?”

    俞莲舟顿时双手猛地一握拳,即便事先有了些许的准备{zhǔn bèi},心中还是不可避免的升起一种难以言表的激动和忐忑之情:“这个声音……还有这种称呼……难道说……”

    转头一望,立即看到俞岱岩亦是同样的表情看着他。

    “我是俞莲舟,你……可……可是五……五师弟吗?”俞莲舟不太敢确认的望着木筏上的那个‘不修边幅’的野人。

    木筏上的三个原生态野人正是历尽千辛万苦,从冰火岛上回来的主角一家。

    去的时候{When}是三个人,回来的时候{When}还是三个人,只不过那个满头长毛的瞎子,变成了一个目光纯净的小正太。

    此时,那个小野人正躲在殷素素后面,眼中满是好奇和害怕的打量着众人,一双小手正紧紧的抓着他妈妈那只能遮住重要{zhòng yào}部位的原生态兽裙……

    苏楚面上一副郑重和好奇之色,心中却满是古怪,脑袋中忍不住乱想,这个小家伙要是一激动,将他面前这个衣衫褴褛,姿态秀丽美妇的兽裙给拉了下来,那可就有意思了……

    想到这里,苏楚心中恶趣味大增,就在他刚要吓一吓这个小家伙之时,却见张翠山将手中的木棍所做的桨一扔,拉着殷素素的手带着小野人,纵身一跃,身姿矫健,轻而易举便来到到了大船之上。

    俞莲舟和俞岱岩齐齐上前,仔细打量着分别十余年年的五师弟,立即认了出来。

    兄弟情深,此番相见,顿时激动地热泪盈眶。

    三双男人的手紧紧相握,一时间竟然泪雨凝噎,说不出话来……

    让一旁看戏的苏楚撇了撇嘴,暗中吐槽了句:“武当山上都是老玻璃,没几个正常的!”

    不再管那边一个野人加两个壮汉组成的基友三人组,苏楚将目光转移到面前这个身姿卓越的美妇身上,看着她身后那个虎头虎脑正在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的小鬼头。

    嘴角的笑容渐渐的扩大起来,苏楚神色郑重,伸手恭敬的一礼到底,说道:“恭喜师姐回家,不知师姐可还记得我?”

    从殷素素登船开始{kāi shǐ},便一直在暗中打量着苏楚,倒不是说他真的是多么的俊秀好看,而是他的站位和气势与众不同。

    天鹰教之人明显以他为主,在他没有开口之前,其他{other}人即便在激动也不敢有丝毫的逾越,并且周围之人看向他的目光中不住的躲闪,明显都带有或多或少的畏惧之色,并且他随意的往那一战,便给人一种鹤立鸡群,引人瞩目之感{gǎn}。

    此刻,船上再度{attitudes}响起刚刚那道悦耳的声音,只不过此刻却含有一丝明显的颤抖:“你……你是……恒儿吗?”

    “师姐,是我。这么多年,让你受苦了……”

    说道这里,苏楚看着双目通红满是清泪的美妇,一时间也不由感到一丝唏嘘之感。

    若是说他真的对‘从未蒙面’的殷素素有什么感情,那绝对是扯淡,但是{But}在其他{other}人面前,李恒小时候和殷素素绝对是极为熟悉,自然{zì rán}不能一副淡漠之色。

    殷素素之所以能够猜到李恒,也是从刚刚程啸风的称呼上推测出来,天市堂本就是李天垣之物,而现在天市堂主变成了眼前年轻人,自然{zì rán}不难推测出来。

    然而{however}此刻听到李恒承认{admitted}后,尤其是看到他眼中的关怀和怜惜之色,立即忍不住眼中一红。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